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长大≠成长(上)

  我出生在桂林阳朔下面的一个小镇。听我妈和村里人说我小时候嘴特别甜,很会叫人,很乖,村里人都很喜欢我。

  大概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妈和爸感情不合,就离婚了。本来家里条件好像还不错,后来我妈打牌,教会了我爸,我爸就老打牌不干活,还总是输钱。后来,爸妈闹离婚闹了四五年,闹得厉害时,两个人都操刀子。再后来,家里东西都拿去卖了,连种田的工具都卖了。再后来,妈和爸都不回家了,就我、我哥、我奶在家。我和哥哥跟着奶奶相依为命时,奶奶已经八十多岁了,我们只有挨饿的份,空荡荡的水泥房里没什么家具,没有生活来源,家里经常连油和米也没有,菜也很少,要出去借点米也借不到,借了后拿什么去还呢?我姑偶尔背着姑父偷偷拿一点米过来,我们三人就靠这一把米熬成的稀饭过一天。因为经常饿着肚子干活,所以从小就很瘦。

  因为穷得连饭都没的吃,就更交不起学费了。中途我有一年半没上学,跟我爸去了矿山。爸在矿山挖老鼠。还记得有一天晚上,爸爸不知去哪里了,我跟哥睡在床上,旁边点了蜡烛等爸回来。我们醒来时看见爸在扑火,被子已经烧起来了。我们都被吓坏了,我和哥哥差一点就被烧没了。

  妈从家里出走后,我想找妈妈,盼着妈妈回家。有一次我听村里人说我妈回来了,就跑回家去看,并没有妈妈,我挺失落的。村里人总说我是没妈的孩子,慢慢地我就不爱叫人不爱说话了。妈离家四年后的一天,我在村口的商店附近碰到了她,她终于回来看我们了,我连一滴眼泪都没掉,那一年我12岁。

  妈在另一个矿区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男人成家了。我管这个男人叫叔叔,叔叔家在深山里面。妈其实也心疼惦记我和哥,但妈只能接我一个人去叔叔家,没法接我哥,叔叔家如果一下增加两张吃饭的嘴生活会很困难。

  在妈的新家我有书读,学费也是借的。我白天上学,晚上回来做饭、喂猪,做很多事情。有一次我吃完饭坐着看书,妈叫我收拾碗筷,我说等我把那个书看完了再洗,妈走过来拿起书摔在了地上。我生病时妈也顾不上我,我想是她太粗心。我的邻居跟我是同学,她妈老跟她谈心,母女俩特别开心,我挺羡慕的。

  我在叔叔家待了五年。一次一个姨来妈家住,我跟她相处了几天,她走时我竟然哭了。当年我妈走我都没哭。还有一次,我姑来妈家找我,姑说我走的当年奶奶就去世了,我听后哭了很久。我小时候可爱哭呢,照相眼泪都挂着的,生怕爸妈把我扔了,但自从爸妈都离开家后,我记得只哭过这么两次。

  妈和叔想把我留在家里,再招个上门女婿,我不愿意。初中毕业我说到同学家玩,就偷偷出来了,没打算再回去。一来觉得妈家不是自己的家,二来怕回去就再也出不来了。爸在家里不干活,光是出去打牌,家里原来的房子由叔住着,我回去也只能在亲戚家借宿。我不太想家,不爱回家,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一个真正的家。

  这段经历对我和哥都有比较大的影响,我们都变得比较自卑。我哥不太说话,也不叫人,常会发脾气。后来我很喜欢看电视,我自己分析,看电视时能够忘记——我大概曾试图忘记我没有家,忘记不开心的童年。

  22岁那年我去印度学瑜伽。之前我在电视中看到一个人学瑜伽的故事,他很用心地练瑜伽,感觉特别特别的静,我对那种感觉很向往。那里有一个圣湖,四面是山,湖水很绿,很静。同行的朋友看到圣湖都哭了,我没有什么感觉,我想他们肯定是有些东西被触动释放出来了。那个时候我不懂佛法,印度很多圣地我都没有去。

  我喜欢旅游,认识了好多驴友。每次旅行时,我都是带着大包小包,有些东西即便我自己不需要,也会为驴友带上,等同伴们果真用上的时候,我就特别高兴。我喜欢给予的感觉,它让我快乐,我封闭的心一点点打开,性格也慢慢开朗。

  我驾车去旅游,向陌生人问路,到过很多少数民族聚集的地方。我觉得这个世界这么大,人们生活在不同的地方,风俗习惯不一样。有些地方的孩子穷得读不起书。有一次去印度孟买,宾馆很贵,条件却很差,我们住的屋子跟旁边屋子中间隔了一条小缝,缝隙里住满了鸽子。同去的朋友受不了,想换宾馆,我却觉得无所谓,这使我明白了人的接受能力跟经历有关。我对自己童年的不幸经历慢慢释怀了一些。

  我真正爱上过一个人。可能是能量场比较契合,我们只要在一起就很快乐。我因为从小到大总是被挑剔,很自卑。他欣赏我的纯净,很少有人这么欣赏我。有一次我们在郊外捡栗子,栗子很熟,都裂口了,直从树上往下掉,我很开心,忙跑过去捡。他只是在一旁高兴地看着。我感受到一种柔和的东西,如同音乐在我心中流动,有一段时间我连说话的声音都柔柔的,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柔和的。从这次恋爱之后,即使提起我的家乡,也有了温馨的感觉。我皈依师父就是在那段时间。见上师时,听到播放上师心咒,心里有种悲悲的感觉,用藏语念诵出来的经文,我也很喜欢听。而上师的笑很具感染力,直入我心里。

  后来我们的感情出现了波折。自己一直苦苦追寻这种美好,越想抓越抓不住。他没有真正属于过我。没有一样东西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理论上是懂,真正做到却很难。我想放下却放不下,其实并不是放不下这个人,而是放不下跟他在一起的感觉。这种感觉也跟我小时候家庭温暖的缺失有关系。


弟子 希绕喜
于2014年10月

 (未完待续)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