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长了“亿牙”的藏族老太白玛康珠(下)

  “我们是坐火车去的五台山,中间还去了趟西安。那次跟着堪布去五台山有好多人哦。在五台山的时候,堪布跟我们说,如果遇到衣服穿得破烂的汉人(乞丐),不要瞧不起,要恭敬,因为有可能就是菩萨来了。这些人里面,肯定有菩萨的。人家有些人见到了,我们没有见到。晚上我们就住在小旅馆里,白天就挨着去转,五个台都去了。还去转了那个大的高高的塔子。”当听老人回忆起法王如意宝的教言时,我们也不由想起2012年追随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前往五台山朝圣时,上师也给我们做过相同的开示。
“从五台山下来,我们就接着去了北京。去拜了释迦牟尼佛的舍利,我们住在安定门附近,离那里很近。还去见了班钦活佛。我都很意外能见到活佛。我们十多人去的,大家挨着上前去见,活佛就一个一个地加持我们。见完了要离开的时候,我走在最后面。活佛专门把我喊回去,说:‘阿婆,你要多念嘛呢啊。’我说:好!然后我就听活佛的话,从那以后,一直都念嘛呢。现在我每天都念。”
看来那一趟殊胜的朝圣之旅应该是老人毕生中最难以忘怀的经历,尽管事隔二十多年,老人讲述起来记忆犹新,好似这一切就发生在昨天。1987年,这一年白玛54岁。

  1993年藏历四月一日,法王如意宝在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召开第一次极乐大法会。白玛康珠有幸参加了这一场盛会,成为当年四十万与会信众之一。那一年她刚好整60岁,是生平第一次去喇荣五明佛学院。“那个时候,学院还没有这么多出家人,大部分都是在家人去的,藏区各个地方的都去了,没看到有汉族人。法会开了八天,我们念了八天的经。堪布在法会上说了很多,我现在说不全了。堪布说这八天大家都要好好念经,每个人都要发愿念一百万阿弥陀佛圣号,念这圣号很好,念了就不会去阴间。我就开始念。后来一共念了两个亿。”老人边说边伸出两个手指。
“两个亿?!”我们惊呼起来,有点怀疑是我们听错或是老人家说错。“是,两个亿。就是炯丹迪得因夏巴扎炯巴央达巴作波桑吉滚波奥华德美巴拉香擦洛巧多嘉森切沃。”老人很清楚地回答我们,怕我们没听明白,还把藏音的阿弥陀佛圣号念了一遍。正在参加菩提洲网站百万阿弥陀佛圣号共修的我们,深知藏音阿弥陀佛圣号念诵的不容易,每天能完成数千遍或是上万遍就算是很不错了,百万遍在我们的心里已是很了不得的量了。然而,白玛老人的两个亿,对于我们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这时,陪在一旁的老人的家人说:“她念完一个亿的时候,嘴里长了颗新牙。”“真的?!”一直听说藏区有这样的现象,很多老年人因为修行精进,持诵圣号心咒上亿遍甚至数亿遍,这样的老人往往会长出新牙,如儿童的乳牙般,称之为“亿牙”。藏地的信众把这种“返老还童”的现象归结为“因为精进修行获得了上师三宝的巨大加持。”而没想到这个一直只是耳闻、不曾见识过的“奇迹”,就发生在眼前这位普通的藏族老太太身上。不由得,对老人的一份肃然起敬从我们内心生起。

  老人笑眯眯地看着我们的大惊小怪,依旧安详地继续讲述她的故事。
“您一共见过几次堪布呀?”这里的见,是指拜见。
“我一共见过七次。除了第一次去学院参加极乐法会。后来堪布在新龙、炉霍(道孚)开法会,我都跟着去了,都参加了。人多得不得了。天气冷得很,下很大的雪,地上堆起很厚的雪。我的脸都冻烂了,我也没管。在新龙开法会天上掉舍利子,我捡到了,放在家里供起来,它还长了。后来,就是去学院听课的时候,遇到堪布见人,我就去见。但有几次去学院,堪布没有见人,我就没见到。”
“您在学院都做些什么呢?”
“早上天不亮起床,磕头,转经,然后去听堪布讲课。堪布每天早上讲经,讲经的时候他也喜欢开玩笑。
“那您最后一次见堪布,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吗?”我们和老人一问一答地“闲聊”着。老人很有耐心地回答我们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应该是1998年。那个时候我正好在学院,他们就通知说堪布要见人,让我们那个时间去。当时堪布在住处接见我们,我们排队挨个走到窗户前面,法王在窗口给我们加持。轮到我的时候,我赶紧说:‘堪布,您要求我们念一百万遍圣号,我已经念了两个亿。’堪布高兴得很,边拍我的头加持,连声说:‘哦呀哦呀,好得很,还要念哦’,然后又跟我聊了几句,我记不得是啥子内容了。当时后面还有那么多人都等着见堪布,堪布还能花时间和我说那么多话,我心里欢喜得很。那个时候,他还好好的,没有生病。”说到最后一句时,老人垂下了眼帘,看着手上拨动的念珠,语气间透着一股淡淡的哀伤。    1998年,这一年白玛65岁。

白玛康珠在喇荣五明佛学院,拍摄时间1998年


“那您是什么时候认识希阿荣博上师的呢?”
“  就是在学院的时候。我们甘孜的人在一个小组,堪布讲课的话我们听不太懂,希阿荣博是玉隆的人嘛,他的话我们听得懂。堪布就让他来教给我们。那个时候,他教我们怎么磕头、怎么念经,还给我们讲,要好好念经,做好事情,就能去极乐世界。他那个时候很年轻,脸是胖胖的,不像现在。”老人边说边拍拍自己的脸颊。

  “希阿荣博的寺庙,我也很熟悉。原来在道班的时候,就住在那里附近,我对那里周围的人和事情都很熟悉。”老人所提到的寺庙是札熙寺。据老人介绍,当年因为修川藏公路以及后来在道班工作,从1952年开始她前后差不多有十八年的时间生活在玉隆阔。
“寺庙里有一个很出名的活佛,叫索嘉活佛。这个活佛是个有故事的人。他的最小的女儿叫嘎荣拉姆,是个仙女,说起来我还曾经救过她一命。后来她去了亚青,再后来听说在那里往生了。当年我们道班在那里,我跟札熙寺周围的人很熟。我还曾经有机会向索嘉活佛供养过糌粑,和他说过话。当时索嘉活佛对我说,你是个好人,你的寿命会很长。活佛授记了,所以我现在这么大年纪了还活得好好的,除了腿有点痛其他啥子病都没有。”说到此处,老人眯着眼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老人所说的索嘉活佛,正是诸多伏藏中授记过的持明成就者索南嘉措尊者。
听着老人讲述这些殊胜际遇,我们心下感慨。不仅敬佩老人历经一生始终没有舍弃心中的善良,没有退失对上师三宝的信心;更加令人赞叹的是,索南嘉措尊者、十世班禅大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如此具德的大成就者们,能值遇其中任何一个已是罕见稀有,而白玛老人却是如此福报深厚,皆能得以结缘。这定是老人宿世累积善业成熟的果报现前。

  据白玛的家人介绍,老人这一生,最爱做的事情就是修行。尽管现在已是八十二岁的高龄,但白玛仍旧是每天早上四点就会起床念经,从不懈怠。每日里家中佛堂的供水供灯都是老人在操持,白天在家也基本上是在持咒诵经,无闲言杂语。在藏地的时候,除了在家念经,老人每天都会去附近的寺庙转经。如今因为白玛已是高龄,为了老人的身体着想,每逢冬季,在汉地安家的女儿就会把她接出来过冬。尽管女儿家的生活条件十分好,但老人仍然是生不起欢喜心,“这里不安逸,没有地方转经,我就想去转经,转经的时候能看到很多菩萨。”老人在一旁嘟囔着。很多菩萨,是指寺庙的墙上绘有若干佛菩萨的法相。
十多年前全家人去西藏旅游时,到了拉萨,其他人都去游玩了,白玛一个人跑到一个正在修建的寺庙去帮忙,背石头背泥巴。当走到青海时,正赶上塔尔寺开法会,白玛又愉快地在那里参加了三天法会。“我到哪里都是除了最基本的吃和住花钱,其他的东西我啥子都不买,我就请活佛们念经的磁带。我现在都还有很多堪布(法王如意宝)讲经的磁带。”说起这些珍藏的法宝,白玛两眼发亮。“我妈平常是身上有一分钱都会供养到庙里面,最不喜欢在自己身上花钱了。她心里面想的全是佛菩萨。”老人的女儿边说边细心地拍去母亲裙边沾上的灰尘。

  回顾白玛老人的这一生,幼年孤苦无依,中年丧夫艰苦度日,现如今的白玛已是有着一个安逸的幸福晚年,殷实的物质条件、孝顺的子孙、和乐的家庭氛围。然而,老人并没因沉溺在当下的世间幸福中放逸、懈怠,仍是孜孜不倦地精勤修行。      
“我要去极乐世界。”这句当年参加极乐法会时,在法王面前发下的誓愿,才是老人心里最终的目标。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