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长了“亿牙”的藏族老太白玛康珠(上)

  

  

  第一次遇见白玛康珠,是在2014年冬季“百日放生”的一天,在放生牦牛的现场。

  初时,这位外表普通的藏族老太太并未引起我们太多的注意。放生结束后,我们驱车来到了上师的住所,发现在放生现场出现的那几位藏族信众——白玛康珠和簇拥着她的三位,也到了这里。他们与每次来拜见上师的藏族信众一样,被安排在一楼的房间里等候。

  老人拄着拐杖在房门边站着,我们让她在小屋内床边上坐着歇会儿,老人一个劲儿推辞,还念叨着:“喇嘛睡的,不敢坐。”直到我们再三解释说,这张床是没人用的,老人才挨着点床沿坐下来,一手扶着拐杖,一手拨着念珠。“老人家多大岁数了?”“八十多数了。”原本是我们冲着她家人的一句寒喧问话,倒被老人以清楚的汉语回答了。讶异于她这个年岁的藏族老太,竟然能讲这样流利清楚的汉语,十分难得。于是我们跟老人话起了家常。“真看不出来!看着您身体很硬朗。”“我身体还可以,我原来还跟堪布去过五台山呢。”“您还去过五台山?是跟哪位堪布去的呢?”“色达堪布。”色达堪布?那不就是法王吗?我们赶紧接上一句:“那您能跟我们讲讲当时的情况吗?”我们伺机开始了一次聊家常式的采访,老人的话匣慢慢打开。原来这位外表普通的藏族老太太,竟然是有着非同一般的过往。

  白玛康珠,甘孜人士,生于1933年。她让我们称呼她白玛,说平日里大家都这么叫她。白玛似乎很明白我们想知道些什么,思路清晰、时间线索分明地跟我们讲起了她的这一世平生。

  白玛一生经历坎坷,幼年时期父母便双亡,和两位哥哥相依为命。按她的话来说,“我都不知道我妈妈长得是什么样子。”父母双亡后,比她长几岁的大哥便出家,大哥的上师一直抚养照顾着他们,直到白玛十三岁。从小,白玛就对三宝十分虔诚,七八岁时就开始念经。“那个时候穷,没有钱,没有念珠,我就用手指头计数。一个手指是5遍。那个时候念度母念得多。”白玛回忆着半个多世纪前的日子。

  1951年,18岁的白玛结婚了。次年,她便和丈夫一起当起了修路工人,参与修建当年那条举世瞩目的川藏公路甘孜到拉萨段。两年后川藏公路修建通车,白玛和丈夫就留在了道班工作。1958年,为了让日渐长大的孩子们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白玛从道班辞职,在甘孜县城安了家,丈夫则依然留在道班工作。

  当时,几个孩子年幼,丈夫远在百里之外,一家数口的生活琐事全由白玛独自承担。同时她还会时常去做一些短工,贴补家用。尽管夫妻分居两地、生活清贫,但日子倒也算过得安稳。在那些岁月里,尽管生活艰苦,白玛也没有放下修行。时常在独处时,抓紧时间悄悄地念经。晚上安顿好孩子们睡下后,白玛才开始了每天的磕头修行。

  然而,好光景总是过得匆忙。1971年,白玛的丈夫在修路时,从运泥土的马车上摔下来,受了重伤,送到医院后不久便抢救无效亡故了。家中失去了顶梁柱,日子的艰难可想而知。“那个时候,最大的娃娃才16岁,一共四个娃娃,肚子里还有一个,我又没有工作,真的是很困难。”于是,白玛开始在甘孜县城里四下打短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这一年,白玛38岁。

  尽管丈夫早逝、生活拮据,可对于物质钱财,白玛始终是“一家人饿不死就行了”的态度。白玛也时常教育孩子们不要有贪念,不要过多追求金钱。在独自抚养五个孩子过活的日子里,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然而即使这样,白玛也没有中断过日常的佛法修行。长年累月的修行,让白玛养成了一种坚定的安忍。无论多苦多脏的活,她都安安静静地做完;别人干完活工具扔满地就撤了,她一声不吭地收拾整齐;有人对她说长道短,她也不争不辩。因为良好的脾性、麻利的手脚和干活质量好,让白玛收获了好口碑与好人缘,很多人有短工活儿时都会叫她。得益于三宝的护佑加持,每每遇到困难,白玛总会得贵人相助度过难关。因此,一家孤儿寡母的生活倒也平顺。

  时光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市场经济的开放,在藏地已算是步入老年的白玛开始做起小买卖。开过铺子卖布;开过小吃店专门卖汤圆,遇到困难之人来吃,她会不收钱;开过旅馆,价格实惠又干净。有僧侣去住的时候,白玛会收最低价,房间打扫得十分干净,还会专门熏香。不管是做哪项营生,白玛都因为她的心善与实诚而受到赞誉。随着孩子们的逐渐成年、工作,白玛一家的生活得以改善。这时的白玛开始把更多的时间花到修行上。在她63岁那年,孝顺的孩子们说什么都不让她再操劳,“强制性”地关闭了她的小旅馆,让她在家安享晚年。

  第一次见到法王如意宝具体是哪一年,白玛有些记忆模糊了。但她十分清楚地记得,“是那年班钦活佛(音)来了甘孜以后,堪布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到处讲经、修庙子。我还去见了班钦活佛的。我见过他两次,甘孜一次,北京一次。”经过反复询问,我们才反应过来,老人口中数次提到的“班钦活佛”,原来就是尊贵的十世班禅大师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后来我们翻查《法王如意宝传记》,里面有这样一段记录:“1985年夏,十世班禅大师视察藏区时,来到色达会晤法王。在绿草如茵、鲜花绽放的喇荣大草原上银白色的帐篷里,两位志同道合的大尊者,畅谈着藏地佛教的兴盛,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班禅大师诚恳深切地说:‘您在佛法再弘时期树立起了再兴佛法的丰碑,为佛教所作出的卓越贡献有目共睹,尤其是在如今浊世末期中,能大刀阔斧地创建佛学院,在这神山圣地建立道场,培养僧才,实在可喜可贺,我衷心地希望佛学院不断发展壮大,名扬天下。’”

  而正是因为随后展开的弘法事业,法王来到甘孜讲经传法,白玛前去听受,才结上了这份珍贵的法缘。1985年,白玛52岁,她第一次见到了班钦活佛。据我们推测,也应该是在这年,她第一次见到了法王如意宝。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