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梅朗措:哪怕死在路上

  藏地每一个修行人从踏上修行之路的第一天开始,就想好要远离家乡,去到无人之地,随时准备死在沟壑之中。 

 ——希阿荣博堪布

  

觉姆梅朗措,2014年8月摄于其家中

  “梅朗措又摔了,怕是快不行了,堪布您去给她念颇瓦吧!”几位老觉姆急迫又恭敬地敲开达森堪布的房门,堪布从打坐的垫子上起身,小跑着往大转经筒的方向赶去。

  见堪布赶到,围成圈念经的出家人连忙让出一条道,只见一个瘦小的老年觉姆昏迷在转山的路上,像是刚从山坡上滚下来,右手附近的草地上散落着一个手摇转经轮,念珠因为被一根挂在脖子上的链子拴住而没被甩出去,静静地垂落在左手附近……

  达森堪布刚到一会儿,梅朗措便慢慢苏醒过来了,老人家朝着所有人羞涩地笑了笑,像致谢,又像致歉。这时候,她从前的丈夫、同在扎西持林养老院出家的老喇嘛也从山下赶来了,他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一边帮觉姆们一起为伤者擦掉脸上的血迹,一边关切地说:“身体那么差就不要出来转山了,在家里坐着转阔罗(转经轮)就好,假如哪天晕倒没人看见,你死了我们都不知道。”

  梅朗措嘴角略微动了动,没能说出话来,又过了一阵才柔声答道:“人身那么难得,来了扎西持林不修行,时间就浪费了。我不管死在哪里,死了就死了,不用管我。”

  老觉姆梅朗措这是第几次昏倒在转山路上,扎西持林养老院的人们早已记不清了。人们只记得每次滚下山,梅朗措与自己的念珠都从未分离过。

  梅朗措待人礼貌而周到,她似乎时刻都在关照着别人的感受,说话柔柔的,动作也总是缓缓的。从我们踏进家门起,小小的房间里就始终充盈着老人家自然流露的热情与温存。

  62岁的梅朗措来自扎阔地方,她和丈夫很早就有了出家的想法,然而直到四年前,两人才在扎西持林养老院得偿所愿。二十年前梅朗措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频繁地休克跌倒,常常磕得头破血流,有时昏迷一天一夜才醒得过来。就在我们到访前不久,老人家刚从汉地治病回来,然而疗效似乎并不明显。

  沉重的病痛加上频发的昏迷使梅朗措活得如履薄冰,然而但凡能起床,她总会欢欢喜喜地和老人们一起去转山,找不到伴儿的时候就独自上路,昏倒时正巧有人看到就会把她背回家,更多的时候从山上滚下来没人发现,苏醒了又爬起来接着转。路上无论遇到谁,她都会投去真诚的笑意,难以想象如此温暖的笑容背后,是一个长年被病苦摧残的生命。

  有次转山,梅朗措昏倒很久才苏醒过来,手中的转经轮被甩出去弄丢了。她太了解自己的身体,只要出来转山,昏倒就在所难免。密法行者惜念珠如生命,得想办法来防止那串用了三十多年的念珠甩丢,她找来一根金属链子把念珠拴起来挂在脖子上,这样,就算从山上滚下来,只要人在念珠就在,无论活着还是死去,她都可以与修法的所缘物永远在一起。

  坐在我们对面的梅朗措一直在边念嘛尼边拨动念珠,三十年来老人家念珠从不离身,只有睡觉时才会摘下来挂在床边。岁月的刀剑下,这串普普通通的椰壳念珠已经磨损到只剩原来三分之一的长度,甚至要被计数器的绳长超过了。每个珠粒都已磨成小薄片,必须三指并用才能拨动起来,除了它的主人,外人根本无法掌握要领。椰壳质地何其坚硬,靠日复一日的肌肤揉捻使其一丝一毫地缩小,变薄,行者的精进不言而喻。

  这串文物般的念珠,或许是梅朗措在这世间最可宝贵的物品,不仅用链子牢牢挂在脖子上,从前在甘孜县城有人执意用一串新的名贵珠子来交换,也被她断然拒绝了。

  

梅朗措的念珠

  梅朗措的女儿也被母亲这样拒绝过,女儿对母亲的身体状况始终放心不下,一直想把她劝回家好生照顾,但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我活要活在这里,死也要死在这里。”看梅朗措身体孱弱,达森堪布几次劝她不用参加受八关斋戒,她还是一次次强撑着来到经堂。

  对于梅朗措这样时刻被病痛折磨的人来说,睡觉这件事并不意味着放松和休息,因为身体躺直了反倒不舒服,她就在自己那张短得无法平躺下去的小床上半坐着睡觉,一醒过来就开始做功课。所有醒着的时间都被用来祈祷上师三宝。

  谈到病苦,梅朗措微微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们,病痛实在太厉害的时候自己也会躲起来哭一阵,但更多时候,别人帮助、照顾自己的那份善心,更容易让自己感动落泪。

  说到这里,梅朗措眼眶湿润了。这时候,为我们充当翻译的老觉姆多噶喃喃地说起自己也常年受心脏病困扰,实在难受想哭的时候她就一个人沿着门口的小河一直一直走……或许相似的感受被唤起,屋里此时一片沉默,两位老人静静地拭泪,手中的念珠仍是拨动不息。

  虽然我们在这里见到的每个人都是笑嘻嘻的样子,但病苦确实是养老院老人们普遍面临的考验。修行的生活何其具体。

  “去转山意味着随时可能昏倒,会不会害怕?”我们打破沉默问道。

  梅朗措快速地合掌,爽朗地笑了起来:“会有点害怕,但是转念一想,反正已经到了上师跟前,心里就很欢喜,死就死吧,死在路上也没什么,上师和堪布还能给我念颇瓦呢。”

  此刻老人家的眼泪和欢笑令人动容。毕竟作为凡夫,身体上的折磨无疑会带来巨大的痛苦,承受不了的时候难免会落泪。但是,一想到这样坚持修行下去必定能解脱,欢喜和勇气便油然而生。

  梅朗措每次出门转山前是否都要这样鼓励自己一遍,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明天一早,梅朗措又会再次拿起转经轮上路,哪怕随时可能死在路上。

  

参加法会时的梅朗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