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打开儿时的心结(下)

 

  闻思佛法在尝到一些甜头之后,对佛法的信心就增强了,自然就很期待皈依。2011年农历二月十九日,观音菩萨生日成道日那天,我如愿以偿地皈依了。皈依那天北京天气很好,皈依后的心情也格外好,身上由内到外透着清凉,脚步显得无比轻盈和自在。皈依意味着自己的生命已经重新找回心灵的归属,一张原本空白的纸上开始勾画一个美好的未来。

  皈依后一年左右我开始吃素,闻思和定课也更加精进。有幸得几位老师指导,我学会了站桩和打坐,一直坚持到现在,算起来有两年以上时间了。吃素加上站桩,久治不愈的静脉曲张神奇般地康复了。自从学佛后体质好了很多,很少生病,每天都感觉很轻松,这实实在在的受益,更让我对三宝生起信心。

  但是我一直很难从那两个难忘的场景中走出来,林老师告诉我:我们每个人都像一棵树一样。树的营养通过根来吸收,同样,人的福报也是来通过根来摄取。我们要立足,要立住根,根就是自己的父母和家庭。根是伸到自己的父母家族里面去。他说我的根伸不进去,做事就不稳,连走路都没有脚跟。我后来思维觉得这是很有道理的,虽然表面上不能直接看出来,但我能体会到,没有福报整个人都是漂浮不定的。佛法提倡观人功德、念人恩情,就是观功念恩,我很用心地去观。通过日复一日的串习,根深蒂固的“观过”和 “抱怨”心态开始扭转,平时因为喜欢和讨厌所带来着迷和埋怨也逐渐减轻。最重要是,这慢慢扭转了我与叔叔的关系。我真的做到了。

  一开始我观两个内容,一个是我对叔叔的不好,一个是叔叔对我的好。我观到了什么:我工作后赚到了点钱,在福州买房子,其实他一直觉得我比较有出息,老想让亲戚多来我家看看,他自己觉得这样很有面子。他每次和我表述一点点这个意思征求我意见的时候,我都很冷淡。虽然话没说那么绝,但是拒绝了他。我观想到这里时,就觉得自己当时没有考虑他的感受,我自己感觉到很惭愧,内心非常不忍。

  他的不容易我也观到了。他是一位经历很多苦难的人,但他为人正直,做事从来不会贪小便宜,给别人做木匠活从来不会克扣什么,包括他对我的态度,男人是粗线条,有些事他不一定能领会到。本来我们这种家庭我就会很敏感,本来人生存在的问题就很多,把问题都归于他,那他无形中承担了所有的责任,这对他很不公平。我原来真的是把很多不幸的事和他关联起来……

  思维到从小到大叔叔从小到大对一家人的关心和辛苦的付出,学会换位思考,设身处地想想当时他要面对的压力和困境。其实他何尝不想成就自己的孩子呢,可是他也是一名凡夫,他的智慧不够,他无法摆脱烦恼,从头到尾困扰着他的痛苦一样也没有少,他确实已经尽到最大努力了。通过观他的功德,我真正认识到他其实给过我很多,我原来不会这样想,问题就卡在这个地方,这个结打开后我发生了很大变化,内心真的放下了。

  母亲是给我生命的恩人,叔叔是供我饭吃、供我读书的恩人,他对我同样恩重如山。从那之后,我改变了对叔叔的态度。我希望能报答叔叔。

  我跟叔叔说要接他们来北京一段时间,叔叔知道要来北京很开心。我给他们在离寺庙很近的地方租房子,这样他们可以去寺庙做做义工,积累一些福报。皈依那天母亲和叔叔都如愿皈依了佛法僧三宝。

  人和人都是相互的。我和叔叔关系的改变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情发生,以前我不怎么和他说话,现在能开开心心地和他说话,经常和他开玩笑。这些点滴的改变,叔叔感觉到了,他对我也特别疼爱。因为我婚姻的事情,叔叔比我妈妈还着急,说要给我找对象,我问他要到哪儿找,他说要到公园的相亲会去给我找对象。我觉得很好笑,但是我内心真的非常感动。上师说:“我们可以有意识地让自己的目光柔和起来,学着用柔和的目光看人、看物、看风景、看世界。很奇妙的,目光的小小改变,能让整个人从精神到身体立刻放松下来。随时随地可行的减压方法。久而久之,人的气质都会变得温润清净河。人生不是一场较量,那样的锋利、紧张和抗拒是不必要的。学会欣赏美好,怡然自乐,多好啊!遇到的每个人都可以是你的一亩田,你以慈悲播种,收获的是安乐。”

  我们每个人都活在无明之中,做了很多错事,我们现在再去怪和抱怨就真的不应该了,叔叔是生活在我身边活生生的人,我更应该同情他、帮助他,慈悲地对他。正如上师书中写到,“持续的修行使你安静而敏锐,不仅更能欣赏一个人的好,也更能觉察他身上的局限性,并因此悲悯疼惜,你知道他因局限性而烦恼受苦,不自知不自主。每个人都或远或近是另一个人生命的一部分,他的局限也是你的局限,他的苦也存在于你的生命中,而你的清净会给他带来清凉,你的精进修行也指向他的幸福、自由。”

  想起知遇大恩上师的点点滴滴。与上师的殊胜因缘,要从公司里的师兄说起,他们是工作单位的领导,很早就听说他们是佛弟子,可就是没有因缘能向他们请教佛法。偶然一次,当我路过领导工位,看到这位领导位置正上方放有一本杂志,杂志封面是一位智者和他豁达的笑容。我开始上网百度这位智者,看菩提洲网站和他的微博,他就是通达显密教法的希阿荣博堪布。

  对堪布一点一滴不断增长的信心要从一本书《次第花开》说起。这本书在很多寺院都可以请到。当我第一次看到这本书时,我难以于置信,文字的美妙不可言喻。我看了之后除了折服就是赞叹。书里每一句法语甘露都像是刻在我心里,让我惊叹文字般若的神奇和魅力。这本书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我作为与人结缘的法本。看过此书的很多师兄也对上师大加赞赏,这无形中也增加了我对上师的信心。2013年五月份《生命这出戏》出版了,书里的每一句乃至每一个词语,都能震撼到我内心深处。每次看这本书感觉整个人都要蹦起来。上师是这样写的:“人要能够看破眼前。一时一事的得失好坏放到整个人生中看,都显得渺小短暂。很多事情,当时觉得多么重大,而隔着时间空间回头看,就知道人生充满选择和可能性,不走这条路,可以走那条路。若心态和见地不改变,那么尽管过程不同,生命的品质,也就是你的幸福感、满足感、人生的修养和境界不会有大的不同。”这让我的视野逐渐开阔起来。这本书我百看不厌,经常是一字一句读诵,书拿起来就放不下,至今还是如此。之后我也一样迫不及待与其他师兄结缘和分享这本新书。不瞒大家说,我以前可写不出什么心得和体会,如今偶尔也能写上几句。这或多或少都归功于《次第花开》和《生命这出戏》的加持和启示。

  因缘不可思议,那是一个奇妙的日子,2013年5月7日一早,我刚从睡梦中醒过来,耳边就传来“滴答滴答”手表的声音。我心里纳闷,停了很久的手表,怎么开始走起来了呢?。起床后无意中从衣服口袋里翻出一张供千僧斋的收据。这两件事巧合出现,似乎很不寻常,隐隐约约中感觉是在等待一件什么重要的事。一直期待着,就在下午三点,一个喜讯来了:堪布来北京了,明天可以皈依。

  与上师见面的因缘一定是注定的。2013年5月8日,那是一个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上师。之前心里期待早日见到上师,当上师真正来到面前时,感觉自己特别拘谨,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问。在见到上师之前,我本以为上师一定很严肃,而实际上师特别的自在,上师的一言一行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上师与弟子的沟通很特别也很自然,如果弟子在远处,上师会习惯性挥挥手打招呼,如果弟子在近处,上师总是用法本敲打弟子的额头。不管是谁,能得到上师这样厚重的加持,特显沾沾自喜。上师的任运和自在颠覆了之前我所有的想象和猜测。上师爽朗的笑声留给我太多回味,笑声里似乎有一股力量,那也许是身语意集中一处产生的力量。上师的豁达启发我对生命意义的重新思考和定位。最后上师在走的时候,提了提我两个耳朵,可惜我太愚钝,没有祖师大德的慧根被敲三下就知道夜里三更去见师父的心领神会。十天之后我第一次参加普贤放生,那是5月18日,放生让我更进一步感受到不同道生命的周遭世界。

  回首往事历历在目,苦难犹如须弥山,快乐犹如爪上土。面对苦难和挫败,扪心自问,有些确实是自己这辈子直接造成的,而大部分不是自己所能左右,它们总是悄然而至,不经意中降临。表面上看恰似一时倒霉,命运不公,而实际上这一次次苦难里蕴含着极其相似的轨迹,就好像火车在轨道上行驶,虽然出发的时间不同,而火车经过的路线完全是“地面铁轨”在决定。每次碰到痛苦都以为是不够努力造成的,于是又加倍努力,在努力中又陷入痛苦。

  幸好遇见了佛法,遇见佛法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境遇,遇见上师是我生命中美妙的时刻。如果没有遇见佛法,我一定还在苦苦挣扎,根本不知道人生的目标和方向。父母带给我生命,滋养我身体;佛法教会我快乐,培育我人格。学佛之后是真正开启一个新的生命。正如上师说:“佛法教人以豁达务实的态度看待人生,知道人这一辈子,沟沟坎坎是填不完的,快乐不是没有,转瞬即逝,多好的缘分,轻易也就散了。放下或不放下,一切都是转头成空。看到人生的这一面,心里天高地阔,山远水长。”

  

弟子:有生之年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