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希阿荣博上师长久住世法会纪实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13年11月希阿荣博上师长久住世法会纪实

  具德上师的长久住世对佛法和众生来说非常重要。在藏地,各教派都有为祈祷上师长久住世而专门举行的法会。早在几年前,格鲁派桑珠寺的诺顿喇嘛就 多次表示,希望能以格鲁派传统的仪轨为他深具信心的希阿荣博上师举行长久住世法会。格鲁派长期以来也是以这同样的仪轨祈请本教派的持教大德长久住世的。这 个倡议得到了桑珠寺僧众的积极响应。

  希阿荣博上师与桑珠寺的渊源,要从上师的母系说起。

  桑珠寺是扎阔地区一座古老的寺庙,隶属于格鲁派。希阿荣博上师母亲的族系与这座寺庙有着甚深的因缘,家族中有人在桑珠寺坐床,成为寺庙的住持。 上师的童年几乎是与外婆一起度过,对这位老人有着很深的情感。读过上师传记《喜乐的曼达拉》的人都会记得这样的一个情节:上师六七岁时,外婆病危,上师便 独自来到荣擦河对岸的一座被捣毁的玛尼堆旁,磕大头转绕玛尼堆,为外婆祈福。老人家后来还是去世了,举行天葬那天,上师没有随同家人前往天葬场,他一个小 孩又跑到玛尼堆那里,磕大头,心里祈愿以自己这些善行的力量,能帮助到外婆。

  十几年后,因为哥宁活佛的离世而不得不离开札熙寺四处求学的上师只身来到扎阔地区,跟随根容堪布学修《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入行论》等修心法 门。当时的条件异常艰苦,年轻的上师将自己全部的时间用于学习和修行。人们经过他简陋的草棚,总看见他在那里正襟危坐专心修学,不由得生起信心,纷纷将刚 采来的鲜花向他的住处抛撒,并唱出悠扬的赞歌向他做供养……

  转眼间,几十年的时光已经过去。古老的玛尼堆依然矗立在荣擦河边,就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静静地注视着人世间的种种变迁。而当年只有六七岁在 这里用磕大头方式为逝去亲人祈福的孩童,那个只身来到扎阔地区,苦行不辍精进修行的年轻喇嘛,如今已成为了引领无量众生趣入解脱正道的上师。因缘真是让人 觉得难以思议,在匆匆流逝了几十年的时光后,希阿荣博上师曾经修学的扎阔地区的诸多寺庙和信众,越发增上了对上师的信心,这其中包括桑珠寺和昭炯寺。

  昭炯寺也是格鲁派寺庙,寺中的落桑宁扎格西是新龙乐莫寺虹身成就者阿琼仁波切和格鲁派大格西索南彭措仁波切的殊胜心子。1998年阿琼仁波切示 现圆寂,在仁波切法体停留七天后,身体全部虹化,甚至连指甲和头发都未留下。圣者这一不可思议的示现令世人震惊,也让更多人对无上密法生起信心。落桑宁扎 的另一位上师大格西索南彭措尊者也在格鲁教派中享有极为尊贵的地位,尊者与希阿荣博上师更有着一段感人至深的因缘。藏历木鸡年(公历2005年),出于对 上师的信心,尊者亲自为上师写下了一篇住世祈祷文——《不坏金刚帷幕》,在祈祷文的最后,尊者以至诚之心写道“此住世祈祷文由宿世菩提心成熟所驱,为了众 生无上了义吉祥怙主大智圣者希阿荣博长久住世,如是祈祷。”几年前,大格西索南彭措尊者也示现圆寂。

  也许是自己两位上师的圆寂,让落桑宁扎格西更深刻地感受到善知识长久住世会对末法时期的众生有着不可估量的利益,于是格西便与桑珠寺的僧众一起向上师祈请,希望在因缘具足时为上师举行长久住世法会。

  经僧众多次劝请,希阿荣博上师最终同意了大家的请求。大家商议,长久住世法会就定于2013年11月在圣地扎西持林举行。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