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信与愿(下)

  在离家的路上,我接到上师侍者的电话,问我母亲的情况。我回答道:“妈妈很难过,我们子女一个个都离开了,她又很冷清了。”他教我如何安慰母 亲:“你可以跟妈妈说,我们离开是因为您老人家身体好起来了,以后只要您需要,我就回来看望您。”听了师父的教导,我惭愧不已,落泪不止。我离家前是怎么 跟母亲说的呢,我说:“妈,我这次陪您好几个月了,下次有什么事就不一定回来了,要看因缘了。您到时候不会怪我吧?”母亲当时很难过,沉默良久。我却以为 自己是出于对众生的悲心,觉得自己发愿此身献给众生了,不能老惦记着母亲一个人,不能把时间都花在母亲身上。可是,对父母不慈悲,又何谈对众生慈悲呢?

  我考虑如何能让母亲对上师的信心稳固。自己当初是读了《佛子心语》后毅然决定皈依上师的,于是我请了《佛子心语》和上师法像准备给家人寄去,寄 回家之前我请堪布为它们念经加持。堪布念经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像母亲这样得绝症的病人很多很多,他们都曾做过我们的父母,绝大部分不信佛法,绝望无奈中忍 受着病痛,不由得生起慈悲心,发愿所有如母有情能离苦得乐,远离病痛折磨;发愿所有见闻触摸到这本法宝的众生都能对上师三宝生起信心并皈依上师三宝。我知 道自己的这份慈悲心是来自堪布的加持,相信堪布也一定能加持我家人。哥哥收到《佛子心语》后,每天都给母亲读,读了几天之后,他们问我为什么这么多人见到 上师会哭?

  今年四月份,母亲身上的癌细胞扩散到多处。随后,医院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书。于是我立即请僧众为母亲念经,安慰母亲和家人不要太担心。家人要我回 去,我却有点怕,怕自己修行不好,可能在母亲的问题上很难避免跟他们冲突,很可能会违背上师教言让家人生烦恼。我决定在寺院为母亲闭关念经,母亲和家人同 意了,此后一个月,除了电话询问母亲病情和请僧众念经两件事情之外,我基本上严格闭关,对上师三宝的信念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虔诚和猛烈。

  母亲这次真的没有生命危险。手术和住院持续了一个多月,母亲觉得手术没什么效果,病房的病友基本都在做化疗,这是一种看上去比放疗更痛苦的治疗 方式。母亲观察了那些病人,对我说道:“佛说的没错呀,生老病死真的无一不是苦!化疗后身体往往特别虚弱,他们又不学佛不懂因果取舍,为了补身体又杀生很 多,吃很多野味滋补。本来就已经遭受很多罪了,每天还不断造杀业,造很严重的罪,太可怜了!”母亲坚决不肯吃荤食补身体,说:“宁愿死了,也坚决不吃其它 生命来换取自己的寿命。”母亲对病友生起很大慈悲心,发愿为不信佛的病友念佛,病友们听到母亲念佛都很欢喜,说:“听到佛号,心安了很多,痛苦也减轻好多 了。”母亲每天都把功德回向给这些病友,并发愿代病友承受所有的病痛。母亲这段时间一直在输液,她把上师法像挂在吊瓶那里,一边看着上师法像一边念阿弥陀 佛。她的内心应当是非常宁静的。最初得知母亲患癌症时,我劝说母亲修自他相换菩提心,母亲一直没这么做,现在不用我苦口婆心,母亲自己生发出菩提心了。喇 嘛钦!

  六月中旬,上师的侍者告诉我,母亲可以去学院拜见上师,我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要去学院呢?随即突然想起了半个月之前的一个梦。

  梦中我要回家看病重的母亲,没见到母亲,只见到袅袅升起的烟,听见海螺法鼓声,周围有很多穿红衣服的喇嘛在忙碌。我礼拜法王如意宝的唐卡,法王 如意宝从唐卡中慢慢走出来,全身放着金色光芒,显现上特别年轻,来到我面前,对我开示母亲生病一事,法王开示了很长很长时间,然后在一片光芒中徐徐回到唐 卡里。醒来后,我只记得一句:“你一定要转告母亲,母亲生这个病不是坏事,帮她消了很多业障,对她修行有特别大的帮助,对她去极乐世界有特别大的帮助。”

  想起了这个梦,我立刻打电话给母亲,问母亲想不想去学院见上师,母亲的身体因为胸腔积液手术又变得特别虚弱,上师在学院停留的时间不长,母亲若 要去学院就得赶紧动身,我没有做太多说服工作,想让她自己做决定。母亲自己也担心时日不多,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上师了。于是特别坚决地要 哥哥带她去学院,说见到上师后此生就没有任何遗憾了。哥哥不敢答应,害怕母亲在旅途中出问题,要我问问上师。我在心里向上师祈祷了好长时间,才给上师老人 家发了短信,心里很忐忑。半天过去了,上师没有回复,我推断上师老人家是默许,于是高兴地给哥哥打了电话:“买机票去学院吧。上师老人家特别慈悲,如果妈 妈去学院有问题,一定会阻止的,现在没阻止就一定没问题,上师老人家一定会加持的!”哥哥同意第二天带母亲去学院。

  他们坐飞机到康定后,只能坐车前往学院,而且只包到一部小轿车,一路颠簸很厉害,母亲有点头晕和高原反应。司机停下车,让母亲对着路边的白塔磕头,母亲边磕头边祈祷上师和观音菩萨,过了一会,头就再也不痛了。

  草原景色特别美,路况却实在是不好,还下着雨,车开到一条窄路上,迎面来了一辆大货车,小车司机急忙让路,眼看车要撞到山崖时,母亲却不慌不 忙,赶紧向上师三宝祈祷道:“弟子这次是去学院朝拜上师,是为了求法,为了要好好修行,请上师三宝加持弟子。”母亲坐的车子重重撞上了崖壁,一车三人安然 无恙,车撞坏了,却不影响继续赶路。我把这件事告诉上师的侍者,他说:“非常吉祥,这样一来,你妈妈心头的恐惧就没了。”此后在学院待的几天里,母亲一直 没有高原反应,也没有任何身体不适。

  第一次见上师的情景,母亲记得很清楚。因为不认识上师的住处,等母亲和哥哥赶到时,屋子已经坐满了人,他们只能在很靠后的位置坐下,距离上师很 远。上师问:“荣姆的妈妈和哥哥来了吗?”母亲和哥哥赶紧答应。上师侧过身,用力朝母亲这边望,问母亲:“您是荣姆的妈妈?”母亲听到这句话,禁不住流 泪。母亲事后对我感叹:“上师太慈悲了!太慈悲了!”上师问哥哥“你就是荣姆的哥哥”时,哥哥也哭了。听到这段事,我既感动又偷着乐,当初他们读《佛子心 语》时,问我为什么那么多人见到上师会哭,我说你们以后见到上师可能就知道了。

  见母亲跪着,上师连连说:“不用跪,不用跪,您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怕母亲听不懂,上师特意指定一位出家师父给母亲做翻译,去年年初母亲对 将来到藏地言语不通确实有过顾虑。与母亲说话期间,上师一直用力挺直身子,望着母亲。上师对母亲开示道:“一定要对阿弥陀佛有信心,一定要对极乐世界有信 心。”上师还开导母亲:“子女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决定,您就不用担心了。”以前哥哥曾问过母亲:“您真的想去极乐世界吗?对极乐世界有信心吗?”当时母亲 有点迟疑,沉默半晌,回答道:“想,当然是很想了。”母亲似乎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信心。这回,上师把母亲的问题都点出来了,再三地强调:“一定要有信心, 一定要有信心。”后来听说当时周围的很多人都感动得哭了。

  上师问母亲有什么要求,母亲说想求居士五戒,上师特别高兴地说:“可以给你授,你完全能做得到。”母亲患癌症之初,我跟母亲讲过五戒的功德,母亲早就做到五戒了,却从来没有得到戒体,我当时觉得太可惜了。

  上师特意给了母亲很多袋甘露丸,叮嘱母亲每天早上起来吃一点。临别时,上师交待哥哥一定要带母亲去转绕学院的坛城,“要转完110圈才能走”。第二天哥哥与母亲一块顺利完成上师要求的110遍坛城,还超额完成了任务。

  从藏地归来,乡邻和亲朋好友感叹母亲气色变好了!

  最近我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自己生活能自理了,吃的简单也很满足,心情平静而快乐。我惊讶于母亲突然不在乎吃什么了,母亲说:“因为从藏地回来 后每天很开心,就不在乎吃了,而且我们吃得比学院那些藏人好多了,实在是应该知足。”我有点哽咽,上师不经意间就加持母亲克服了这个难题。过去,母亲心里 总有点争强好胜,不愿意服输,现在母亲完全变了,对人宽容,特别注意防范口业。有时邻居们在聊天,她也会想开口参与进去,但马上能意识到若涉及是非会造下 口业,就闭口了。我想起了梦中法王对我的开示,便问母亲:“生病以后,您修行是不是比以往几年进步还要大?”母亲连连说是,说现在经常能觉察到自己的起心 动念,烦恼妄念能很快调整过来。生病真的是母亲修行的助缘。喇嘛钦!

  回忆近一年来,因为我的一些执着,给家人特别是母亲带来了很大的烦恼,所幸,母亲对上师生起了坚定地信心。再看看母亲的修行进步和精进,我都自愧不如!有上师的加持,我不需要对母亲过分操心,我要操心的是尽女儿的本分,行持好人道。

  感恩上师三宝!

  感恩所有加持过母亲的善知识!

  感恩所有关心帮助过母亲的僧众和道友!

  愿所有跟弟子有缘的众生都成为上师三宝的弟子,成为菩提道上的道友!

  

愚钝弟子荣姆写于2014年10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