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更多>>

我为何吃素——Jill Linta

  我已有多年没吃红肉了,但却一直无法成为真正的素食者。1997年的劳工节那天,我参加位于宾州Hegins市反对射杀鸽子的活动。那是我一生 当中最糟糕的一天。射杀活动中的观众是由当地居民所组成,每当一只鸽子被射中但没有死时,人们就会快乐地欢呼。这表示会有一位10至12岁的小孩必须跑到 现场去折断那只鸽子的脖子。

  我们的工作是跑在那些小孩子前去抓起受伤的鸽子,然后将它带到兽医的旅行车上治疗。这些观众当中有许多人也许是喝醉了,竟威胁要伤害我与我妹 妹。其中有许多人还拥有来福枪。开车回家后,我觉得如果我愿意冒生命的危险来救那些鸽子,但还继续吃其它鸟类的肉的话,这是不合乎道理的。从此之后我成为 一位真正的素食者。

  ——凤凰网(2011年9月5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