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前行

 

  前行(藏音为Ngöndro)是密乘各宗派修行人的基础课,更是修大圆满必须的前行,在汉地,我们一般把它称作五加行。按藏地的传统,精进的修 行人一天四座,大约4个月就修完了。在汉地,由于不同的因缘根机,许多人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才能修完。那么,一个年过六十的美国人又是怎么修五加行的呢?

  偶然地,我在大宝法王美国主道场的FACEBOOK上看到一份转帖,是一个美国人讲他两次修五加行的经历和体会。Ngöndro,他说,修起来就好似“地狱之火”。

  Michael原是个天主教徒,长大了渐渐为佛法的开放和中庸吸引,便转皈了佛教。后来,他慢慢了解到佛法里也有不容含糊的东西,譬如修行。因 此,刚听说五加行这一修法时,他实在不明白好端端人为什么要受那番苦,觉着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修的。于是,他只是试着去禅修。但几年下来,他觉得连打 坐的边门都没摸着。所以,当他的金刚乘上师叫他修五加行时,尽管万般地不愿,还是老老实实地照做了。111111次念诵皈依偈加长头,111111次发菩 提心,111111次百字明,111111次供曼扎,再有111111次莲师心咒,这是他要完成的。那时的他还在壮年,每天两座很认真地修,却仍是花了好 几年才修完。

  修完后,他并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太多的不同,就还是接着学禅修。之后的每一年,他总要忍不住问他的上师,上师啊,现在我是不是该修些什么特别的法呀?他的上师就笑眯眯地对他说,不用啊,这样子修就可以了。

  有一天,他依止了三十多年的上师突然问他,弟子,想不想知道如果我是你的话,会怎么修?当然想啦!于是他的上师就说,那我就会再修一遍五加行。 愕然之余,他还是又照做了,这时的他已六十出头,其间的辛苦可想而知。不过,这次修完后,他觉得自己不一样了,因为,他居然对禅修有了一些些的体念。

  在他看来,这个对藏地修行人来说是作为正式学禅修的前行,对他们美国人来说,却好似一个“正行”。因为,他们的心已经封闭到极点,看任何东西都 好似隔着一层积垢很厚的玻璃,什么都看不清;需得先学着让自己去习惯所谓的打坐,在失败中慢慢意识到只有用一个更猛烈的法子,去擦掉玻璃上的尘埃,才能让 自己的心体验到一个更真实的世界。而五加行,正是这样一个猛烈而有效的方法。

  多年前,我自己也曾问过如太阳般的上师,上师啊,大圆满法好高,我没想即身成佛,只要能往生极乐就行了,还要求大圆满吗?师说,这样会快一点。 又过了几年,还是在上师的扎西持林闭关中心,有一天听说有几个从海外来的师兄专程来向师求大圆满。面对旧事新境,我一时百感交集,一头栽进莲师千佛殿痛哭 起来。师经过殿堂,问我为什么哭。我说,上师啊,我很失败,既不会世法,也不会学佛,连该跟师父求什么法都不懂。师笑了。几天后的下午,师在莲师千佛殿给 在扎西持林的全体汉族弟子传了麦彭仁波切的《前行念诵仪轨•开显解脱道》。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并不是修五加行本身有多难,而是要意识到我们心的状态有多难堪。只有意识到这点,我们才会去找对治的修心法门,譬如五加 行。”(“The difficulty of ngöndro practice is not what I am trying to convey here, rather that when we begin to realize the difficulties of our mental situation, sometimes strong medicine is needed. Mind-training practice also has that available for us in the ngöndro.”)这是Michael第二次修完加行后的感慨。看一看,在这个“我们”里,是否也有自己的影子?

 

希拉拉姆
于2014年10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