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哲嘎和颇露:三十年后再同路

 哲嘎与颇露   摄于2014年8月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哲嘎和颇露两姐妹就是这样,年轻时即先后随父亲在大成就者才旺晋美堪布座下修行多年,世事变迁,姐妹殊途,三十年后两人又先后来到扎西持林养老院,同住一方小木屋,续写她们此生同证菩提的缘。

  在扎西持林养老院,77岁的哲嘎和66岁的颇露都算得上精进的老人。一个下雨的早晨,我们来到两姐妹合住的小屋,了解一些她们的修行故事。
       通常,养老院的老人们都会把所有时间用在修行上,白天极少在家,若不是因为下雨,姐姐哲嘎提前转完山回家,我们多半要扑空。妹妹颇露在养老院的工地上发心干活,哲嘎便向我们讲起了往事:
       哲嘎和颇露的父亲是一位虔诚的修行人,对大成就者才旺晋美堪布具有不共的信心,两姐妹自幼就在父亲的影响下开始修行。父亲后来发心护持堪布的弘法利生 事业住进了道场。之后为了让哲嘎和颇露两姐妹也深沐佛恩,父亲先把颇露带进了道场,之后又把哲嘎也带了进来。虽然都没正式剃度,父女三人在才旺晋美堪布座 下已经过着接近出家的生活。
       就这样,两姐妹在道场结伴生活了八九年,父亲过世后,两姐妹相继搬出了道场,这时候,颇露准备绝决红尘专注修行,自己当下就把头发剪了,只待机缘成熟正式剃度。不久后,姐姐哲嘎也自己剪了头发。

  2007年养老院建立的时候,妹妹颇露就搬来出家了,姐姐哲嘎则是2013年才从马达村搬来养老院。此前,颇露曾多次劝姐姐来出家:“你来这里 修行吧,生活上不用担心,我比你年轻些,还能照顾你,你可以和我一起住一起修行。”姐姐哲嘎虽早有出家意乐却一直有顾虑,她担心自己不识字不能很好地闻 思,还担心来了没有地方住,便始终没有响应妹妹的召唤。妹妹只好暂时作罢,心里却很是遗憾。
       然而因缘不可思议,三十年后,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姐姐突然来到了扎西持林养老院,两姐妹再次聚首,开启了此生第二次的并肩修行。

  时光走到2013年,一天,扎西持林养老院正要为一批老年人举行剃度仪式,哲嘎的亲戚、精进又直性子的觉姆扎西曲珍用麻布口袋装了一套法衣,从 扎西持林搭上一辆外出办事的拖拉机来到马达村,拖拉机刚一停稳就火急火燎地直奔哲嘎家,掏出法衣往哲嘎面前一放,不由分说地喊道:“快,穿上这个跟我 走!”正忙于家务的哲嘎顿时愣住了:“呃,我一个字也不认识,穿上这个(出家)能行吗?”
      “解脱事大,不要多说,赶紧把衣服换上跟我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或许是扎西曲珍的坚决打动了她,哲嘎顾不上多想,放下家务,一咬牙换上了法衣,握住扎西曲珍伸过来的手,跳上了返回扎西持林的拖拉机,拖拉机径直开到了剃度的地点。
       手持剪刀的达森堪布看着焕然一新的哲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下你终于来了!你就和妹妹住一起行不行?”
      “没问题,我们本来也没什么行李。”哲嘎欢喜而恭敬地回答。堪布当即安排姐姐住进了妹妹的房子。

  两姐妹共住的房子原是个单人间,但哲嘎告诉我们她俩从不觉得拥挤。小小的房间里居然还设了个佛堂,占据了房间的大部,佛堂布置得格外庄严,供奉 着法王如意宝和希阿荣博上师仁波切的法相,还供了水果罐头和鲜花,旁边是一个金灿灿的大转经筒。姐姐的床放在门口靠窗的位置,紧挨着炉子,这样的安排,一 定是妹妹为了让年长自己十岁的姐姐更暖和些吧——于细微处,妹妹兑现着自己当初的承诺。

  颇露根本没想到姐姐会突然来养老院出家,当哲嘎一袭僧衣出现在妹妹面前,妹妹又惊又喜。三十年后,两姐妹又一同走在解脱的路上,两次都是妹妹先行一步,姐姐跟上来。而这次,两人都换了身份——一袭红色的僧衣。

  回忆起出家时的戏剧一幕,哲嘎忍不住笑出声来:“要不是扎西曲珍那天找上门来,说老实话,我可能还真下不了这个决心。在这里住着比在家好太多 了……”看得出来,老人家此刻仍在庆幸当初“稀里糊涂”迈出的那一步。虽说藏族人普遍含蓄,不擅表达心底的感情,但我们仍能感受到老人家对这位晚辈当初那 个“强硬”之举的感激。正是那关键的一拽,老人家才得以从红尘抽身,在解脱的路上跨出不可思议的一步。

  如今,哲嘎和颇露这对金刚道友老姐妹在养老院的修行生活过得寂静而欢喜,每天四点钟两人各自起床,洗漱后盘坐在床上止语打坐,然后各自念经做功 课,直到五点半解除止语,各自外出或转山或转经或发心干活,晚上又回到小屋一道打坐修行。妹妹身体相对好些,常常先起床照顾姐姐。姐姐在天气不好或生病的 时候,便在家附近的转经房默默转经,妹妹不放心,总少不了抽空回来看一眼。两姐妹每天的功课也基本一样,主要念诵金刚萨埵心咒和观音心咒。

 
       就在哲嘎向我们讲述自己出家经历的时候,工地到了茶歇时间,妹妹颇露快步迈进了家门。她看上去格外消瘦,深陷的眼窝甚至让人怀疑其健康状况,但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老年人身上不多见的劲。大概因为干活专注,法衣上沾了无数泥点子。
       说起姐姐,颇露的欢喜溢于言表:“姐姐来的时候把我高兴坏了。以前我跟她说了好几次,让她来养老院出家,结果她很不听话。”话音未落,两姐妹已各自会心而笑。“现在我们一起住在这里修行,高兴得不得了。”颇露边说边合掌,姐姐也随之闭目合掌,微微低下了头。

  颇露自剪烦恼丝,已是近四十年前的事了。才旺晋美堪布示现圆寂后三年,颇露离开了堪布的道场。此时,舍弃今生专心修行的想法已愈发清晰。四十多 岁时,颇露曾和两位道友步行到拉萨朝圣,当时她只背了一个小小的行囊就风风火火地上路了,几年后三个人又以相同的方式再次圆梦。两次朝圣的经历更加坚固了 颇露自剪发以来萌生的出家修行的决心,扎西持林养老院一建好她便搬来出家了。
       自少女时代起,她就从未想过要像周围许许多多小伙伴一样学习家务,精心打扮,再找个小伙子结婚生子相守一生。她很小就发愿终生不嫁,一心一意学佛求解脱。
      “我可不想找老公。我本来就懒,真不想整天围着一堆家务打转,再说我长得又难看,男孩子们估计也看不上我。我这个样子,背个娃娃走出去自己都觉得不像 那么回事,而且我估计我也带不好孩子,所以干脆就一个人过,能吃饱穿暖就行了……”颇露的坦率性情在言语中一览无余,收起“自嘲“的表情,她极其认真地接 着说:“这些过日子的事情真的没那么重要,很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找男人、生娃娃、供男人、养娃娃这样的事好没意思,还是每天念嘛呢更自在,解脱才最重 要啊!”说到这里,颇露略带羞涩地笑出声来。

  当我们问起害不害怕死亡,两人同声回答:“害怕啊,害怕得很,现在还怕呢!”
      “念了那么多嘛呢,还害怕啊?”我们有些诧异。
      “害怕!”说完两人都讪讪地笑了。
        哲嘎和颇露都跟我们说了相似的感受:“早点死了更好!在养老院,上师给我们提供了那么多帮助,可以安心修行什么都不用操心,但是自己年纪越来越大,别人发心干活的时候自己却干不动,想起来觉得心里很过意不去。”
      “如果姐妹俩谁先死了,另一个会很难过吗?”我们接着问道。
      “难过会有一点,但是没什么,有上师在,有堪布在,安安心心地,高高兴兴地面对就是了。”妹妹颇露率先回答,姐姐哲嘎在一旁点头,再一次低下了头。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