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脉传承 > 传承祖师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麦彭仁波切

    全知麦彭仁波切(1846──1912),父名杰滚波达吉,母名穆波东渣仲羌玛,于藏历第十四胜生丙午年(1846),在多康河(今石渠县内)旁 的雅秋当羌地方诞生。他从小对佛法就极具信心,尤其具足出离心、大悲心及智慧等大乘种姓之力,此等皆是与生俱来。尤其是,他在七岁这年著写了汇集显密甚深 精要的窍决藏──《定解宝灯论》。全知麦彭仁波切在依止具宿缘的部主上师蒋扬亲哲旺波时,以财、侍、修行三喜亲近依止,上师视他为唯一的心子,恩赐玛底白 文殊开许灌顶为主的一切共与不共法门。后来,上师近传了显密殊胜教典,与大密金刚乘的教传、伏藏传、智慧净现等所有成熟解脱的法要,如同满瓶泻液般,全部 传授。还有一切窍决、修法和直接的教授,也一并传付。全知上师麦彭仁波切后来在圣地嘎姆达仓修行十三年,在此其间现示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功德。

    全 知上师麦彭仁波切对共同的佛法与不共的旧译密教,具有使其慧命得以延续的殊胜恩德,如同对垂死之人,有得到续命之方便一般。他并无真正开取的地下伏藏,但 为了特别的需要,便从其意藏中流出,如生起、圆满、窍诀、事业等为以前所无的甚深法要,皆著论加以弘扬。因此成为一切伏藏法要之王,且于甚深、广大的意 藏,能得自在,故尊称为伏藏导师之王。

    壬子年(1912)春,全知麦彭仁波切对其弟子堪布根霍尔,给予甚多教诫。一日告诉弟子: “于此浊世未法之时,若说真实语,则无人听,若说诳语,则反以为真实,故我从来未向人说及此事,今实告你:我不是凡夫,而是乘愿再来的菩萨,为共同佛法和 众生,尤其是对旧密,应作极大饶益的缘故,而来应世。

    但是宁玛派诸子,福德少而障碍多,受此缘起影响,令我身染重病,故对各方利 益,尚觉未达理想。在解释论等方面,已成功不少,但现在对《中观总义之广大详明疏解》一书,本拟着手起草,惜未能成,但已无关重要了。”三月廿二日,复 说:“现在我身体的不调,已经痊愈,绝不感觉痛苦,昼夜所见妥噶明体,均是虹光明点,此为佛身与法界的明现。”他的弟子和施主,从 各方而来谒见,请求住 世,上师麦彭仁波切说:“我绝不住世亦不转世,我要前往香巴拉刹土。”壬子年四月廿九日,全知上师麦彭仁波切双足跏跌,左手定印、右手说法印,无漏之意, 融入法界。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上师曾说:“全知上师麦彭仁波切所著的显密诸论,在七世之内,其无比善说之加持,一世比一世殊胜增上。”又说:“凡是我的传 承弟子,乃至得到点滴之成就,如于三宝生起刹那信心,皆来自于全知上师麦彭尊者的加持与恩赐。所以我的弟子,皆当于全知上师生起不共不退之信心,应当昼夜 精勤祈祷求加持。”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