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相信阿弥陀佛

 

全世界最高的铜制弥陀佛接引像

  2007年我十九岁,在外地打工。这一年秋收时,我做了个决定:再也不想见到我的父母。我要离开他们去做生意,在外面安家立业过自己的生活。

  事情的起因是,有一天我接到妈妈的电话,她说她和爸爸大吵了一架。他们不是第一次吵架,之前也吵过很多次,就是这次吵架让我感觉特别伤心难过。 爸爸是工匠,给人盖房子,每天在脚手架上爬上爬下很辛苦;妈妈除了做家务还要种田种菜,因为我们家田地很多,她也特别辛苦。爸爸脾气暴躁,令我妈妈很受 气。我想劝劝他们、希望他们能和睦相处,就打电话给我爸爸,结果他在电话里振振有词,一点也不接受。我特别生气,觉得很痛苦,自己厌倦了过这种生活。

  产生这个想法后,我又总感觉自己太狠心。爸爸妈妈为家庭付出这么多,尤其是我妈妈——我和哥哥都是她带大的,她还要做这么多农活,非常辛苦。我决定还是先回老家去,他们需要什么就帮助做什么,最后努力地付出一次——就当是给自己良心一个交代,让自己走之前好过一点。

  回家正赶上秋收农忙,家里特别忙,爸爸在外忙工匠活,农活只有妈妈一个人做。我尽心尽力地帮着干农活,出了很多力,也流了很多汗,希望可以减轻妈妈的重负。

  我家堂屋供着观音菩萨。从小,我就知道在佛菩萨面前不能说假话。这次回家,每天晚上和妈妈收工回来后,我都在厅堂站一会,看着观音菩萨的画像默默地说道:“佛祖,父母一辈子辛辛苦苦,我做这些是应该的。”

  很小很小时我就对阿弥陀佛很有兴趣。据说以前“家家拜弥陀,户户有观音”,我们家保留了一些这样的传统。小时候我常看妈妈拜观音菩萨,每月初一 和十五,她都要在厅堂前的观音菩萨像前恭恭敬敬地上香;等我稍微长大,个子够供桌高,妈妈就让我去进香。我学着她的样子,恭恭敬敬地在清油灯上燃香——观 音菩萨庄严漂亮,令我心里总是充满欢喜。我相信佛菩萨,在心里时常会和观音菩萨说说话。

  我的性子随我爸爸,脾气冲,个性强。有一次因为一点小事和工友发火,吓着了人家,我自己很懊悔,就在心中跟观音菩萨检讨,我说,观音菩萨,这个 事情我做得真的是太过了。而这一次我在佛菩萨面前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很不好的决定。直到假期结束,我也没和父母说出自己的打算,而是直接登上了南下的 火车。

  佛菩萨慈悲,刚一上火车就令我遇到善知识。他的出现为我打开了一扇门。

  这位善知识就坐在我旁边。他说的话我都很爱听,特别有智慧。旅途很长,不知不觉,我把自己和父母吵架、心生厌烦的事讲给他听。他跟我讲了很多道 理,比如父母对我们的生育之恩、抚养之恩等等。其实这些我都懂,但是平时忙忙碌碌,为了工作、为了生活,自己竟然疏忽了这些做人最基本的道理。这位善知识 有智慧有德行,关键是把做人的重点说了出来——做人就是要尽孝道。我如梦初醒,认识到自己真的大错特错。我在心里向父母忏悔,忏悔自己不孝的念头。

  我问善知识的宗教信仰,他说信佛。我觉得很欢喜。

  虽然我人还是到了目的地,但是放弃了之前出走的想法。我是被善知识给拦回去了。如果不是遇到善知识,我跟父母怄气去做生意,结果可能也是一塌糊涂——一个不孝的人做什么能做成呢?

  我很恭敬地问了善知识的名字和电话。他姓魏。我相信魏师兄的智慧和德行,内心对他非常尊敬,和他一直都保持联系。以后,每次我遇到一些自己没办法解决的人生问题,就会请教他。遇到善知识,我感觉到自己很安宁、很舒服,十几年来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感觉。

  我继续留在原来的单位上班。虽然我只有初中毕业,但工作如意、稳定,进的都是名牌企业,不用像别人那样东走西走地找工作。在读书时,我的成绩没 有特别之处,不会比别人太好,也不会比别人太差;考高中之前我生了一场病,一直忍到考试结束才去外地治疗,结果高中开学一个礼拜我才回来,就没去读了。对 于我来说没上高中也无所谓的。我找工作找得很顺利。工厂里面,工人有很多机会可以考“领导”,下面带七八个人;我觉得工作嘛,要我做就做,要我不做就不 做,规定多我也不会触犯,工作稳定又不缺钱,所以对考领导也没什么兴趣。

  对于学业、工作,我没有特别在乎过什么,一切都顺其自然,但对于火车上遇到的善知识给我讲的这些做人的道理,我内心却非常向往。

  有时,仅仅一件事,就看出人的命运、人跟善法的缘分到底如何。因为工作,我要到广州出差两个月。春天,景色很好,同事们自己组织周末旅游。白云 山是很大的景区,我看路标上写着“能仁寺”,就没跟他们一起,而自己往“能仁寺”方向走——只有一个女孩子愿意跟我同去;可到寺庙门口她也不走了,我只好 一个人买了门票进去。进去后我看见《玉历宝钞》《寿康宝鉴》等很多善书,我很欢喜地把它们请了回来。

  我开始读这些善书,读佛教经典。善书里面讲的话,像善有善报、因果还有其他道理我都相信。后来,我辞职回老家,也一直在看佛法方面的善书,抄 《地藏经》。我开始吃素,每天不吃肉,我妈妈也挺赞同的,她每天都会为我把青菜做得非常好吃。生活里,遇到问题的时候,我知道了要向佛菩萨认真地祈祷,结 果都是出乎意料地圆满、如意,这也一次次坚定了我对阿弥陀佛的信心。

  有一次,我的哥哥和嫂子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需要到我嫂子老家开一个证明。我跟爸爸去办这件事情。出发前,他们都很担心办不成,而我什么都不想。我相信阿弥陀佛会加持,相信他在关键时刻一定会帮忙,于是一路祈祷。

  我和爸爸跑到嫂子家乡找那儿的领导。第一天找到了主任,巧的是他和我同姓。我说:“我们是从外地赶来的,请您帮帮忙。”没想到主任却说:“我要 调查一下,你先回去吧。”这是让我回老家去呀?!出来后我没有回去,找了一个旅店住下,继续祈祷。第二天,我又去找他,看见门锁着,就给他打电话。电话里 他让我中午过去,而我上午就跑过去了,坐在那里跟他讲我们的情况。我还说了很多看过的经典里面的话,学了多少就用了多少,都讲给他听。

  这个证明关系到我哥嫂一家人的生活,但是真的太难办了,我们自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可这个主任替我们全部想到了,比我们想得周全的多。最后他问我们这样处理行不行,我们说:“好、好。”他就写了单子盖了章交给我们。

  我跟主任聊天告别,我看着他,突然觉得他的眼神好像阿弥陀佛。他发现我在看他,对我说:“你不要执着,不要执着啊,呵呵。”他的意思是说我学佛 学得着相了嘛?我更吃惊地看着他。“不过你挺用心的。”他又说,我笑了。走之前,我跟他说了很多感激的话,祝他好。后来,办哥嫂的事情时,全部过程跟主任 说的一模一样。他给我们开的证明特别好,十分合适、如意,事情超乎想象的顺利。

  学了一些经典后,我用心体会到,我们从小尊崇的一些很好的传统,随着我的成长丢失了很多。我认真地反省以前做过的事,产生了很多新的认识;学佛也使我的内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踏实……佛菩萨,真的很慈悲。

  其实在很小的时候,我就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到底要什么。我很茫然、很无助:在我们家门前有一棵千年樟树,从我家大门出来走五六步就能踩到树 根,树上有很多鸟,其中一种叫声很奇特的鸟,我一听到那种鸟叫就很怕;爸爸妈妈一直在我身边,我不像个别亲戚的孩子爸妈不在身边,但我觉得自己没有人家幸 福;还有一次,我在石头上用笔写着自己的名字,然后又写两个字“去死”……

  二十四周岁这一年,到了结婚的年龄,说媒的给我张罗找对象。我认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找对象嫁人是肯定要的,我也希望这事顺利,不要左挑一个 右挑一个。在我心目中,男方的人品比长相重要,一个人如果品德好、能心存善良,有爱心有同情心,孝顺父母、珍惜别人的劳动,他脸上即使有一个很大的疤也是 帅的。最主要的是,我祈祷佛菩萨,希望我的婚姻生活不要妨碍我信佛学佛。

  因为我一直和魏师兄有联系,所以在找对象的时候他给我提了醒,推荐了《信佛人生细讲弟子规》让我看。书里面就是教怎么样做人、做事,怎么样找对象,怎么样理智智慧地做抉择的。当时我看是看了,但是没有用上,在相亲这件事上我马虎了。现在想来,其实还是自己的福报不够。

  第一次相亲,一下就相中了对象。对象大学毕业、在外上班,我们彼此都不认识,主要看的是双方家庭。我妈妈对他的家庭比较了解,说他爸爸德行挺好,说他奶奶德行挺好——他奶奶念阿弥陀佛、念观音菩萨念了一辈子、一个月吃五天斋,只是他妈妈脾气不怎么好。

  相亲之后,我们定的是2011年正月初十结婚。正月初二正是过年,我就发现有问题——他不是我想象的样子,于是很郁闷。我爸爸看了出来,说: “你怎么唉声叹气的呀?”我和父母说:“初十就要结婚了,我打电话给他,他还不知道我是谁。”后来他来拜年,我们那里的传统是晚辈要对长辈下跪拜年。他没 拜我父母,我妈妈生气了。我提醒他说:“你先给我爸爸妈妈拜个年再吃酒嘛。”一大桌人在那儿,他说:“我不可以吃了饭再拜呀?”

  我爸爸给他爸爸打电话,说要把婚礼推迟,让我们两人再互相了解一下。他爸爸就和我爸爸表示会好好说他儿子。他爸爸很会说话,他说:“到时候我也 要跟你女儿谈一谈。”他说有点担心学佛会影响我的人生。听他话里的意思,是有点拿将来是否让我学佛来威胁我们这边。我爸爸听到他这样说,就来征求我的意 见。

  做人,该忍的时候还是要忍,该让的时候还是要让。按照我们这里的传统,看人家、订婚、小看、大看,然后才是结婚。走到结婚这一步了才发现问题, 再提出悔婚、退婚,那是很麻烦的。我是无所谓,但是会给我爸爸妈妈带来很多麻烦,还要赔偿,各个方面弄得很复杂,对以后也不好。我心想,初步了解时一个人 可能也不会太全面,日久才能见人心。毕竟我们还年轻,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我自己也有缺点毛病,互相包容也是应该的。我忍了一下,就结婚了。

  结婚之后,我发现我们两个怎么努力都合不来,十句话有九句话说不到一起。两个人过得很不如意。我知道眼前的家庭生活不适合我,根本就不是我所需 要的,所以经常很郁闷,但我不能说出来,因为一说出来家里人会更郁闷,还要为我担心。我始终觉得,作为一个成年人,要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每次面对工 作、面对生活,即使再郁闷,我也会告诉自己要勇敢一点,该怎么面对就怎么面对,该做的事情还要去做,该上班的时候要好好上班。我相信佛菩萨的力量,我相信 他会帮我做安排——我没有学佛之前脾气不好,这是佛菩萨在加持我对治嗔心、增进安忍。

  佛菩萨真的很慈悲,我希望通过学习经典提升自己,希望婚姻不要阻碍我学佛。真的很灵验,之后我有大把的时间学习。那个时候我没有师父,但我开始自己给自己安排做早晚课、读经、听经。有时候我觉得对象是冤亲债主,有时候我又觉得他是佛菩萨,总之很不可思议。

  我跟魏师兄描述了我的生活情况。他教我多祈祷,祈祷多遇善知识和大善人、能有比较好的学佛环境——他说他以前也是这样诚心祈祷,很灵验的。我祈 祷之后没有几个月,就认识了我们本地很多善知识,而且都是十多年二十年的修行。我每次见到他们都很欢喜,他们也很慈悲,说到佛法就很欢喜。这就验证了真 理,佛菩萨有求必应。

  我一直听净空法师讲经,但我知道自己业障重,遇到很多问题还是会解决不了。比如,在工作的时候,我遇到了感情方面的诱惑——虽然懂恶因必有恶 果,很怕自己犯错的我祈祷阿弥陀佛加持,希望对方能转迷为悟,但是观照自己内心还是很乱。我比较相信魏师兄的智慧,就请教他。他还是教我祈祷,还讲了一些 道理,说一切唯心造、要修出离心呀,各方面的。我没达到魏师兄那个境界,这些道理我说不出来。我不停祈祷。果然,家乡的居士在关键时刻出现了。

  在我感情最危机的时候,善知识们来了。我上班的地方,一到节假日人流量就很大,人多生意就更忙,他们放假了过来给我帮忙,然后给我讲佛法道理, 提醒我。别说听他们说道理,光看到他们的人,我感觉就不一样——内心很平静。结果,后来对方看到我就走,佛菩萨的加持让我有力量对治自己的贪欲,这个诱惑 消失了。

  这些加持都是我一步步经历的,真的不可思议。佛菩萨的加持到了我心里。感恩这些善知识关键时候指点,否则我就不会有机会走到后面这一步。

  后来,魏师兄跟我联系,我听出他是在跟我告别。他要出家了。两年前我妈妈就说过:你要是放得下去出家,我不反对你。前一段时间我自己也在想这个 问题。我这样告诉自己:不管生活怎么样,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障碍和考验,我都不会放弃学佛和对阿弥陀佛的信心。我对寺院的规矩不怎么了解,要单独一个人去出 家,觉得自己暂时没有这个力量。这个时候,魏师兄却说他要出家。我一直把魏师兄看成是菩萨,每一步都是他在引导我——我当下就马上决定,说:“我也要去, 我放得下。”

  他或是不太相信,或是为了激励我,就反问我:“你放得下吗?你妈妈两年多前都给你提过,看来你是放不下。”我说:“我放得下!”他引用了大德的句子,意思是说:决定了,心动就要行动。就这样,我跟他聊了大概四五十分钟,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

  那天下了班我没有马上回家,我好欢喜,老板惊讶地看着我。回到住处,我想既然万事万物时时刻刻都在变化,既然做出了决定,这项决定又是对的,就 要马上行动,于是立马打电话跟老板辞职。辞职之后怕有障缘,我一直待在家里,除了特别需要出去的时候我才出去一下。我一直祈祷,希望我出家这条路不要有违 缘障碍。

  我还没有决定出家的时候,魏师兄给我介绍了菩提洲网站要我学习。一打开网站,看见上师法相——上师很欢喜的样子。见到上师开怀的笑容,我也开心 地笑呀笑。之前我听净空法师讲经,第一次听到“净空法师”这四个字我觉得很熟悉;而今,第一次看到大恩上师的法相我也觉得很熟悉,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我 跟魏师兄说了,他说他也是。我决定出家后,就请求魏师兄教我按次第修行,他说:“好,你先学外前行,修出离心和菩提心。”我就在家学习,我没有系统地修学 过,但深知出离心、菩提心对修行人真的很重要。

  我们特意选定了日子出门,六月十九,观音菩萨出家的日子。我和这位我尊敬的善知识,当年从火车上一别,事隔多年还是第一次相见。我们一起踏上了拜见上师的路。

  7月17日傍晚到了扎西持林,7月18日我们一起去见上师。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第一次见到上师,我自己表达能力不行,跟上师说话的时候觉得自 己内心不够恭敬。魏师兄向上师表达了他想出家的想法,上师点了下头,转过来对我说:“你呢?”我说:“我也是想出家。”上师问我之前来过这里吗?我说: “没有。”然后上师问我了解这里吗,我说:“没有。”……

  上师问我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低下头。我觉得自己言语上失礼了,初次见面我说得太直接了。我从家里出来没给自己留一点后路,希望一路出家 不要有障碍,但初次见上师不应该这么直接,好像我在逼上师,有点上师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的意思。我觉得要恭敬上师,而且不是恭敬“一点”,是要 特别恭敬。

  上师语气很慈悲,说:“出家先观察六个月好不好?”然后站起来打开窗户,一边看着窗外一边说:“这里没有长住的汉地出家人。有很多人观察了六个月还没有剃度。你们先回宿舍去好不好?”我们说:“好。”

  我相信阿弥陀佛会安排的。我一点都不担心;可听到上师这么说,魏师兄却很担心。我跟他说:“不要担心未来的事,好好修行,佛菩萨会帮助安排 的。”从家里出来到见到上师,一切都那么顺利,我知道佛菩萨又在加持,我确实从来没担心我出不成家。本来我是好怕冷的人,听他们说这里冷的时候有零下二十 多度,按理说要考察六个月,我的衣服根本不够,但我什么都不买,我相信到时候会很如意的。结果真的很快就剃度了,感谢佛菩萨和上师三宝。

  在扎西持林,我看到一座庄严的佛殿——师兄说是莲师坛城。那天我们爬上去看,门都上着锁,当我们正在迟疑中,挎着一大串钥匙的喇嘛己站在了我们 面前。真巧。坛城里庄严肃静,第二层是观音殿,三层是阿弥陀佛殿——阿弥陀佛是莲师的法身佛。在里面,内心会感觉到一股清净而欢喜的力量,特别相信自己, 也特别相信阿弥陀佛,我想:亲近佛菩萨感觉就是好。以前我做功课念佛,忙的时候只要念少了心里就会不安;在扎西持林,念佛时间因发心工作少了许多,我却没 有以前的那种不安——这是因为我觉得佛菩萨就在我身边,一切人、事、物都是阿弥陀佛,全是阿弥陀佛的加持……从莲师坛城出来时也巧,刚好有牛毛一样的细雨 洒下来。

  我和魏师兄,认识这么多年就只见过这两次面。第一次是前面说过的,在火车上。第二次是约定一起出家坐火车来圣地。他对上师的信心非常大,在火车上给我讲了很多上师的故事。他说他自己一直把上师看成莲师,而我一听就深信不疑。

 

弟子 扎西卓玛
于2014年9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