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两个梦的自白

  加班一周后,我终于可以毫无内疚地睡上整整一天了,更合适的是孩子被爸妈带去他们身边玩儿两天,我可以关掉手机,不被打扰地好好睡一觉,最好让我昏过去似地睡一觉。我想这是我睡着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了。

  而现在,十四个小时后,正如我所愿,我睡得果然身上的每个关节都松开了,肌肉和骨头也分开了,最新奇的是,我觉得自己的梦也和肉身彻底分开了,没有互相纠缠,打扰,别扭着,这才是睡了一个好觉啊。现在想起来都感到知足而得意。

  最有意思的是我做的两个梦,一个在天花板上,一个在千里之外。

  先说那个在天花板上的。简单地说,我似乎回到了二十岁的样子,当然,我在梦里就知道这是梦,因为我在天花板上可以看见四十岁的正在睡觉的我,于是,二十岁的我决定别打扰四十岁的我,因为她睡的好香而且憔悴可怜。

  那个梦里的二十岁的我在一个美丽的街道边骑自行车,身边是我喜欢的男子,也骑着自行车,他的脸年轻而英俊,我们偶尔相视一笑,没有说话,没有语 言,但分明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这时候,街边又有一个男子微笑着打招呼,是我的大学同学,他的模样也是年轻而美好,他惊讶地看着我,表示好久没见,我们交 换了礼物,好像是书,都很喜悦地离开了,这个梦,没有瑕疵,对我来说,就像晴天里的美好阳光,照在我们每个人身上。一切祥和而纯净。

  于是,二十岁的我在梦里想:那么轻盈,没有浊重的梦,我觉得可以常做做。

  这时候,躺在床上睡着的四十岁的我却冷笑了下:做一万次也是梦啊,美什么,好幼稚!

  现在,我却看到那个梦,那个睡醒一刻的我,和此刻。都是很有趣的梦哦。

  那个千里之外的梦,就没那么轻松了。

  四周都是雪山和荒原,不知道是不是藏地,路上满是积雪,偶尔有车路过,也是艰难而吃力。我犹豫该不该继续往前走,这时候,一个老人,问我去哪里?我觉得不该告诉他,但是身边又没有其他人,就说:“想去看看我师父,但是山上这么冷,我可能会被冻死。”

  老人问我:“你皈依了?”

  我回答:“是的。”

  老人指着我面前的山路说:“哦,很好!这条路没有退路!你走到底,也许可以看见你师父。”

  这时候我醒了,念头竟然接上老人的话,想到师父说过:“皈依,不是修行的起点,它是整个修行!”

  每一天,每一时刻,我都该牢记这句话的,这让我们坚定而保有初始的决心,没有犹豫和逃避的机会。

  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已经休息,入睡了,我这个城市已经华灯璀璨,看着窗外繁华的世界,还有夜间的赛车手狂飙而去的轰鸣,我却因为藏地修行人一个睡前把碗倒扣着的动作,顿时觉得他们才是最酷的民族,最亲近无常的人,所以,我打算收拾行装,上山看师父去……

  愿众生皆有祥和,光明!

 

希阿拉姆 合十
2013年10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