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生死时速

  七月十五于我而言是一个殊胜的纪念日,本也没什么好庆祝。但因缘巧合,参加了藏地的一场放生,以此供养上师,以报如海恩德。

  早上八点过,等我匆匆赶到菜市场时,堪布已不知用不熟练的普通话跟鱼市老板讲了多长时间的价钱了。当天,物命的单价突然高了几毛钱。一开始我还愚痴地认为,一斤多几毛钱也没关系吧,赶紧买了再说。但堪布的意思是,同样的钱,为什么不多救一些生命呢。

  这让我想到之前有次在城市里放生,大家在集合地点等了很长时间迟迟不见购买物命的师兄回来,有些师兄略显急躁。比约定时间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这 位师兄才赶到,一脸抱歉地说:“不好意思,一直在跟老板讲价,想让大家的放生善款救更多的生命。”在道友们一起为佛法、为众生做事的过程中,只要发心是清 净的,很多误解最终都会得到理解。

  后来一些围观的师兄也自发帮着跟鱼贩砍价,但始终无法再低一毛钱。眼看就要中午了,担心有越来越多的人为了口腹之欲来市场买鱼,所以,堪布们决定不再为价格耗费时间,开始过秤。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参与购买放生物命,而且以前也从未在鱼市场停留过这么长时间。这里到处弥漫着腥臭的空气,肮脏的工具随处摆放,污浊的水在地面上肆意流淌,以及一种说不清的恶劣气氛……让我几次想逃离。

  一个师兄一边在电子秤旁边记录重量,一边忍不住劝说鱼老板不要再做杀生的生意了,杀一个生命需要五百世偿还命债。但是对方非但不为这因果铁律所 触动,反而沾沾自喜地说:“我家好多年了都做这个,人都很长寿,在我们当地出了名的,老人活到八十多也从来不吃药。”我在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看着老板满 不在乎的表情,心里更加的悲悯。上师曾经开示“杀生的人也很可怜,因为杀生的业障最重。有些人出生在世代以杀生为业的家庭,子承父业,或者实在没有其它的 技能,只能靠杀生养家糊口。想想他们真是可怜,同样是为了生存,别人可以做轻松体面的工作,他们却必须成年累月地呆在令人作呕的腥臭里。”因果不会错乱, 前世的福报耗尽后,他们该怎么办啊。

  由于条件有限,运输物命只能租用机动三轮车,在车后斗里覆盖一层塑料膜,先倒进去一些水,再把过完秤的鱼放在这临时的“水池”里。堪布们站在车 旁,一边念诵仪轨,一边用系解脱加持刚从生死线上解脱的鱼儿们。此外,还要检查有没有已经死掉或“假死”的鱼,经过一番抢救后实在救不活的,就单独拿出来 念经超度并从总斤数中减去。每一条确定死去的鱼儿都经过堪布的特殊加持——“人工呼吸”。以前在菩提洲上也看到过给濒死的生命做人工呼吸的画面,但这次是 亲身经历,顿时就被堪布们无伪的菩提心所震撼。堪布扎贡用手伸到水池里去找濒死的鱼儿,一旦发现哪条有危险,就捧在手里,毫不犹豫地对着鱼嘴吹气,帮助它 们能再次用鳃呼吸。直到鱼鳃有规律地一张一合后,堪布才放心地把鱼放回水池运走。

  一车的数量差不多了,就由堪布或一起来的老喇嘛带着车去把鱼儿放生到城外的河流里。留下的人继续装第二车,这样一直不停地忙活到下午五点才吃上今天的第一顿饭。

  按照原计划,我们买下了全部的鱼,大概有五千斤左右。先是用大渔网把四五家鱼贩的储藏池全部捞空后,最后再换小网在黑黢黢的水池里过滤一遍,看是否有遗漏,这个时候做“漏网之鱼”可不是一件幸运的事啊。

  菜市场人来人往的难免都会看一眼我们这边称重和念诵的大阵仗,有些围观的人看到是在放生,堪布们也什么都不解释,藏民们也不问,直接从兜里拿钱 交给负责人,随喜放生。我观察了一下,基本上每个路过的藏民或多或少都会随喜一些,有的已经走远了,又返回来塞钱。以前放生时看惯了的形形色色的眼神,在 这里完全找不到。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这片土地的原因,它不颠倒。

  本来这是一场各方面都很圆满的放生,但我心上却有一丝遗憾。还在谈价格的时候,我发现鱼贩店铺门口的阴沟里有一条小鲶鱼,在很浅的水里扭曲着挣 扎。因为当时也不知我们打算买下所有的鱼,所以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把它救出来。救,它就会被买走残忍地杀掉,不救,就这么在阴沟里大概也活不长时间。就这样 来来回回地纠结了一会,决定还是先把它捞出来放回水池,心想如果不在这家买生,我就单独把它买下,似乎有不一样的缘分。

  过了一会儿,老板娘在鲶鱼池里捞出来几条放在袋子里,也没过秤,拿起来就往外走,我拦住她:“你拿它们去哪里?”她说:“有人要放生,我送过 去。”她走后,我越想越不对劲:哪有放生的鱼连一点水也不加的?急忙追出去,但是菜市场人太多,根本看不到老板娘的影子。几分钟后,远远地看见她数着钱往 回走。顿时我就懊悔地哭了,为了错过解救机会的这几条鱼,尤其是不知从阴沟里救出来的那条小鱼有没有被买走,如果有,那我真的是害了它。于是沮丧地走到堪 布面前说了这件事,并祈请加持。

  当天回到山上后,还在想那条小鱼和这件意外,看来行持善法的过程中智慧是必不可少的。虽不能让世间人觉得我们“不可理喻”,但是想想自己的发心是为了救助众生,被人讥讽嘲笑又算得了什么呢。

  普贤放生百日共修已经开始,上师也在新书里开示了集体共修的利益。所以有机会我也得多多参加放生。哪怕就像路过的藏民,他们虽然只是随喜了一毛钱,或者站在车边诚挚地念一会儿观音心咒,上师说“每个人都能得到全体的功德”。

 

彭措卓玛
2014年10月8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