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07年7月希阿荣博上师江达弘法纪实

  2007年7月4日清晨,太阳从远山缓缓升起,先是两侧的雪山,再是半山的扎西持林,最后整个马头金刚神山全部笼罩在旭日的光辉里。周围神山上朵朵祥云像吉祥的哈达,随着清风向扎西持林飘来。早起的藏民一手拿着转经轮,一手拿着念珠,赶着自家的牦牛、羊群,穿过层层薄雾,向着远处的牧场出发。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藏地总让人感觉有些神秘,其实真正到过这里的人都会发现,藏民的生活就是这样简单:他们的日常生活与佛法的修持融为一体,千百年来从未改变。

  朝阳升起,扎西持林的僧人们也结束了各自的早课或禅修,如往常一样,开始在邬金任运殿堂和觉沃佛殿供水、供灯、供香,然后准备上课。僧人们一天的修行生活也这样开始了。

  今天希阿荣博上师即将远赴西藏江达,主持在那里召开的法会,所以僧人们供水完毕后,都来到扎西持林大门口准备与上师告别。

  两年前江达格普寺吉美堪布在喇荣学习期间曾向上师发出邀请,但上师因法务繁忙一直未能成行。2007年6月,上师从五明佛学院返回扎西持林,带病主持召开了金刚萨埵法会。法会刚刚结束,吉美堪布再次打来电话,希望上师能在当地藏民7月份集中耍坝子时,赴江达主持法会。显然,堪布并不知道上师正在病中。也许是赴江达弘法的因缘已经成熟,这一次,上师接受了邀请。

  从扎西持林到江达一般走川藏路,途经德格县城,其中要翻越号称“川北第一险”、海拨超过六千米的雀儿山。那里山高路险,几年前上师在冬季去江达放生,刚刚翻过雀儿山,所乘的北京吉普车轮胎就爆了,险些连人带车翻下山崖。正是那次事故之后,上师弟子中一对居士夫妇出于对上师人身安全的考虑,发心供养并坚持请上师接受了一辆新的吉普车,也就是我们现在坐的这辆车。

  “几天前,一个汉地来这里收虫草的老板在返回汉地时,就在这里翻车了,车上的几个人全死了。后来听说他们车上有一百多斤虫草。一百多斤虫草,他应该是一个很有钱的老板吧。他回去的路上想的肯定是如何如何发财,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人生真的很无常啊。”翻越雀儿山时,上师给随行弟子讲了几天前发生在这里的事故。

  听完上师的话,车里安静了。作为希阿荣博上师的弟子,我们平时听到上师讲得最多的就是寿命无常,“如果现在不抓紧时间修行,想一想死亡来临的时候你怎么办?”——相信即使是刚刚皈依的弟子也都会从上师那里听到过这样的话。

  翻过雀儿山,车很快就进入了德格县城。为了能让上师在到江达主持法会前不被打扰,土登特意将上师安排到自己父母在德格县城的家中休息,这样的安排也体现了土登作为上师侍者的细心与周到。

  江达法会定于7月6日召开,所以上师还可以在德格县城再逗留一天。7月5日一早,上师让随行的弟子们去德格印经院朝拜转绕,自己则去办理第二代身份证。土登父母的家距办理身份证的地方不超过二百多米的距离,但没想到,就是这二百多米的路途,让土登的精心安排落了空。原来上师去办身份证时,还是被当地人认了出来,于是大家口耳相传,不久来拜见上师和祈请加持的人便络绎不绝,直到深夜。这其中就有笔者熟悉的札熙寺住持亚玛泽仁活佛。

  活佛来德格办事,得知上师在德格后,马上前来拜见。当听说笔者要跟随上师去江达开法会后,活佛笑着对笔者说:“你马上就要见到真正牧区的藏民了,那里可和你熟悉的措阿乡完全不一样,由于地处偏僻,他们至今还保持着藏族最原始的生活状态,世世代代以放牧为主,民风淳朴彪悍。有这么一个故事:那里多年前有一位上师从外地带回了一盏照明用的汽灯,当地人看到后觉得非常神奇,认为是上师在显现神通。现在一般人听到这样的故事可能会觉得可笑,但你想一想,对上师有这样清净信心的人,将来的往生是不会有任何障碍的。不过这些年那里的牧民当中确实出现了一些不好的现象,听说当地的寺庙也很难调伏他们,这才请上师去,看来这次上师会很辛苦。”活佛的介绍,让随行弟子对此次江达之行多了几分期待,但也不免有些担心。

  7月6日,上师一行向着江达行进。车子刚出门,正遇上一个结婚的车队。只见新郎身着西装手捧鲜花,从装束上已经看不出他是汉人还是藏人。他招呼着由不同车辆组成的迎亲车队。藏地有个说法:出门时如果遇到人结婚,可能是产生违缘的预示,所以不少人出门时不巧遇到有结婚的,会马上念诵一些遣除违缘的经咒。“你们觉得我们刚一出发就遇到一对结婚的人,缘起怎么样?” 看到结婚队伍,上师突然问了一句,车上的弟子谁也不知如何回答。“这和缘起没什么关系,我开玩笑。”听上师这样讲,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车继续在川藏路上飞驰,不到一个小时著名的岗托大桥就出现在眼前。桥下奔腾咆哮着金沙江水,两侧耸立着如刀削斧砍般的崖壁,整座大桥给人以强烈的冲击感。

  过了岗托大桥,道路明显比前面窄了不少,路面也变得坑洼不平。这里平均海拨四千多米,气候无常。所有走过川藏路的人都会对这里原始的高原风貌留下深刻的印象。通往圣城拉萨的路上时常会见到虔诚的修行者一路磕大头的身影。不论你是不是佛教徒,都会被他们的信心和毅力感动。每当在路上遇到这些修行人,上师总会停下来,拿出一些钱供养他们,随喜他们的功德。“我们有时候一天做一点点功课都觉得很难很累,但看看他们,就知道自己的差距有多大,我们真的要好好忏悔才是。”回到车里,上师说道。

  继续向前走,路越来越险峻。我们的车时而驶在高山之上俯看白云,时而在深深的峡谷中穿越溪水。天色慢慢阴沉下来,车外又下起了小雨,雨水让道路变得更加湿滑泥泞。这时上师好像想起什么,从行李中拿出了一台随身听CD机,放入光盘:“这是法王在2003年极乐法会上讲课的录音,也是法王留给我们最后的教言,法王对我们的恩德太大了。”说到法王如意宝的名字时,上师双手合十,然后打开CD机开始聆听。车上的弟子们此时也都拿出转经轮开始转绕,车里安静了下来。

  大约中午时分,我们抵达江达县城。此时车上显示外面的气温只有八摄氏度。所谓县城,其实只是一条一二公里的街道,冷雨让街道看上去更加陈旧萧条。格普寺的吉美堪布前一天已经来到县城等候,见到上师,简单寒暄后,随即上了一辆车在前面引路,两辆车先后驶出了县城。刚一出城,吉美堪布与车上几位前来迎请上师的僧人立即下车,来到上师车前,向上师顶礼并献上吉祥的哈达。随后,堪布向上师介绍了寺庙和法会的准备情况:法会明天开始,格普寺僧众与寺庙周边八个村的藏民都来参加。简单地介绍完,吉美堪布的车在前面引路,两辆车驶下川藏路主路,开始向着江达草原深处驶去。

  坐落在江达草原深处的格普寺,海拔四千多米,是一座有几百年历史的古老寺庙,属竹巴噶举教派,多年来这里寺庙的僧众一直秉承着噶举派注重苦行的传统,在高寒的草原上过着清苦的修行生活。

  两辆车在草原上行驶着。如果说在川藏路上偶尔看到的一二个无线通讯发射塔还能不断地提醒人们,这里距离现代社会并不遥远,那么在江达草原上所看到的则是真正的原始风貌。这里的道路只是顺着河流自然延伸的土路,正所谓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而河流更是在草原上恣意流淌,一会儿汇成一条大河,一会儿又分成几条小溪。透过车窗,经常会看到草原鼠、雪猪子这些小动物,有时看到汽车,它们会慌不择路地四处乱跑,见此情景,上师时常提醒开车的土登多加小心,不要碰到这些小小的生灵。而与这些胆小的动物不同,那些天空中飞翔的雄鹰显然是把自己当成了这片草原的主人,看到车辆马上聚拢过来,在车前飞来飞去,甚至有一次一只苍鹰直接俯冲到车辆前挡玻璃上,所幸车速极慢,它才没有受伤。

  在草原上颠簸了几个小时后,终于到达格普寺所在的字呷乡。距离寺庙几公里的一片草坝子上,几百名当地信众早已骑马候在那里,看见上师的车,他们手持哈达迎上前,右绕上师的车,一边挥舞手中的哈达,一边高声喊着“上师吉祥”。一时间,信众们的呼喊声、骏马的铃铛声汇成一片,平静的草原顿时热闹起来。随后,信众的马队在前面为上师领路。迎请仪式时间不长,但非常隆重。藏民对佛法的虔诚和对善知识的恭敬让人钦佩。

  此时格普寺的僧人也在路两边排队恭迎上师,寺庙前燃起供养的桑烟。在一片法号梵呗声中,希阿荣博上师在希麦活佛的劝请下,登上了格普寺经堂正中的法座。刚刚坐定,活佛拿出一顶象征噶举派尊贵地位的法帽,请上师戴上。上师稍稍迟疑,说道:“我这一世从来没有戴过白教的法帽,今天坐在格普寺的法座上,因为缘起的关系我不说不戴。”得到上师开许,活佛马上为上师戴上了噶举派特有的白色法帽。

  经堂里此时已经挤满了人。几位身穿红黄色法衣的僧人来到上师的法座前,顶礼后开始念诵寺庙僧人自己撰写的《祈请希阿荣博上师长久住世祈祷文》。诵毕,一位年老僧人拿出寺庙制作的一篇对格普寺极具恩德的传承上师的名单高声颂读。虽然寺庙属噶举派,但僧众们对宁玛派的希阿荣博上师的信心却非常巨大。随后寺庙僧人开始向上师供养佛像、佛经和金刚铃、金刚杵等法器,祈祷上师长久住世、常转法轮。希麦活佛还亲自向上师供养了曼扎,几十位僧人一起念诵曼扎供养仪轨。迎请仪式的最后是格普寺的僧人向上师供养辩经。在听到辩经僧人们很有意思的观点和论据时,坐在法座上的上师与经堂内的信众时而开怀大笑,时而大家又一起屏气宁神,仔细聆听。辩经是藏传佛教中特殊的法供养方式,僧人们相信对善知识这样的法供养会为寺庙将来的闻思修行事业遣除诸多违缘障碍。

  迎请仪式后,上师稍事休息,又重新来到了经堂。此时格普寺几十位出家人早已静静地等候在这里。希麦活佛祈请上师重新登上法座,这一次上师拒绝了活佛的祈请,与众僧人一起席地而坐,开始了此次江达弘法之行的第一次开示:“这是我第一次来格普寺,是应吉美堪布几年前的邀请,到这里我没有什么个人目的,主要是希望因为我的到来能让更多的人相信因果、断除恶行。我们作为释迦牟尼佛教法下的出家人,有责任教化当地的信众,今后不要再做杀生、偷盗、斗殴等恶行。”

  “现在大家都在寺庙的佛学院学习,这非常好。我们修行佛法,首先应该好好地闻思,一个人不闻思,佛陀讲的很多道理就不能明白,这样没有办法弘法利生。在闻思过程中,有时可能会遇到各教派高僧大德的观点在显现上不完全一致的情况,这时我们决不能诽谤任何教派的高僧大德,要知道各教派高僧大德在本体上是完全一致的,不会有任何的冲突,只是由于他们所度化众生的根基不同才会在显现上讲解的内容与方法有些不同而已。如果一个修行人在修行过程中由于自己的分别烦恼,对高僧大德进行诽谤,果报非常可怕。出家人在一般信众的眼里是正法的代表,出家人行为不如法,对佛法的负面影响是很大的。所以作为出家人,我们要比一般在家人更严格地要求自己。我看到格普寺佛学院的出家人不是很多,人多少没有关系,比如说像法王如意宝,他老人家只是一个人,却创建了五明佛学院,让全世界众生都得到了无量利益。以后可能你们当中也有人靠单个人的力量就让整个地区的众生获得利益。有人认为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能力小也没关系,我们至少可以让自己的家人弃恶从善,这也是弘法利生。只要能弘法利生我们就无愧于佛陀。”

  “还有一个问题想和大家讲讲,就是我们这里虽然是牧区,且距离县城很远,但我还是希望大家以后能做到吃素。这些年我去过汉地很多的寺庙,看到那里的出家人全部吃素,一些居士也在他们的影响下发愿终生吃素,我从心里赞叹随喜他们的功德。法王如意宝当年专门写过一篇教言,呼吁雪域人民不要伤害众生。你们一定要听法王的话。我知道在这里由于环境与习惯的原因,不吃肉可能会有些困难,但也绝不是完全做不到。”第一次为僧众们开示,上师就提出了要求。

  “今天到格普寺,看到这里是一个真正闻思修的道场,我非常欢喜。因为我们作为出家人,应该没有什么世间的工作可做,弘法利生对我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不知不觉中天色已晚,经堂内的光线慢慢地暗了下来,在听完上师的开示后,僧众又向上师祈请传法。于是在噶举派格普寺的经堂上,希阿荣博上师为僧众们念诵了法王如意宝在五台山所作《忠言心之明点》的传承,此法是法王如意宝于光明定界中智慧的自然显现,极为珍贵。得到传承后,在场所有僧人都在上师面前发愿:今后依教奉行不再吃肉。这一要求在汉地或许容易做到,但对于生活在海拔四千多米的牧区的僧众来讲,实在是难能可贵。而格普寺僧众的这一举动,肯定会让生活在江达草原上的众生获得无量的利益。

  晚饭后,吉美堪布和希麦活佛一同来到上师的房间,向上师介绍当地的情况:“喇嘛仁波切,我们这里属于牧区而且地处偏僻,对佛法的闻思很少。一些青年还染上了喝酒、抽烟、斗殴等不好的习惯。寺庙周围一共有八个村,平时我们虽然也为大家宣讲佛法,但效果不是很好,佛法的影响日渐衰微。这次寺庙迎请上师前来,就是请上师对这里的信众施恩教化。希望能以佛法的加持,让大家断除那些恶习。”

  听完介绍,上师对这里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我这次来江达,第一是想为这里的信众讲一讲佛法,让大家明白取舍因果的道理。如法取舍因果对大家的今生后世都会带来利益。第二是希望大家在明白因果不虚的道理后,发愿今后不再造恶业,特别是不再杀生。大家能够发愿,我这次来江达才有意义。”希麦活佛表示同意,但他的表情上却有些犹豫。“在格普寺几百年的历史上,还没有哪位上师能让这么多人发愿不再造恶业。”活佛后来这样讲过。

  也许当初僧人们为了便于修行,特意把寺址选在远离村镇的地方,这里没有电,甚至连平时最常见的老鼠都没有,不用说与喧闹的城市,就是与德格县城相比,这里都好像是另一个世界。夜幕降临,一望无际的江达草原上,格普寺显得有些孤单。

  晚上与僧人们聊天时,我们得知此处距第十七世噶玛巴乌金钦列多杰尊者转世的地方不到十公里,这一带的寺庙也几乎全属噶举教派,信众们对圣者噶玛巴都具有很大的信心。

  世间的因缘真是不可思议,希阿荣博上师此次在噶玛巴家乡弘法之行后不久,2008年1月祈祷文几经辗转到达上师手中时,恰逢藏历十一月十五日阿弥陀佛圣诞。

  第二天法会的地点距格普寺有十几公里。法会前格普寺特意请上师为寺庙即将迁往的新址赐予加持。

  美丽的江达草原,放眼望去,远处巍巍的雪山,近处清澈的河水,自由自在的牦牛和羊群在碧蓝的天空下徜徉。草原上一些不高的山峰,至今留有早年祖师们修行的圣迹。“这是当年莲花生大士与益希措嘉空行母修行的地方。”“那个山洞是一位祖师修行过的地方。”一路上,上师不时地向我们介绍着。正所谓“一方水土一方人”,只有真正置身于此,你才可能体会到在这片圣土上生活的民族对佛法特有的情感与虔诚,佛陀的教法已经深深地融入了这个民族的血液中。

  车行大约一二个小时,眼前出现了一片平坦的草地,刚刚建成的几座白塔和堆放的建筑材料告诉我们这里应该是格普寺的新址了。上师观察四周的山脉和河流,对寺庙将来的建筑提出了建议,然后开始在寺庙规划的地基上念经加持。

  生活在江达草原上的牧民平时居无定所,哪里的牧场好,他们就将牛羊赶到哪里,哪里就是家。每年的夏季,这里几个村庄的藏民都会自发地聚到一起,唱歌跳舞耍坝子。格普寺的法会现场,就是牧民耍坝子的地方。那里距寺庙新址还有几十里。

  就在我们快抵达法会现场时,忽然看见路边站着四五个僧人,看样子是专门在等候上师。见上师的车驶近,其中一位年长者带头上前顶礼并供养哈达。上师似乎并不认识他们。这时,年长的僧人开始轻声地向上师解释道:“上师您好,我是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多底堪布,当年在佛学院学习时在您面前求过法。现在我在江达生达佐钦寺为寺庙的僧人授课,我们当地的僧众和信众对法王如意宝和您都有很大的信心。昨天我们听说上师来江达主持法会,就决定在这里恭候您,希望上师能到生达佐钦寺转法轮。”接着,多底堪布向上师介绍了几位随行的出家人,他们全是佐钦寺的堪布、活佛,代表佐钦寺祈请上师前去弘法。在得到上师的开许后,几位僧人高兴地离开了。上师一行继续向法会现场行进。

  格普寺周围八个村的藏民已经等候在法会现场,见此,上师顾不上休息,直接登上法座,开始为民众讲法。

  “今天来了不少人啊。”上师语调轻松欢快地同法座下几百名藏民打招呼。“我这次来字呷乡,可能只住一两天。几年前格普寺的吉美堪布就希望我来这里给大家讲一讲法。我想作为佛弟子,最主要的就是要知道人身难得、因果不虚的道理。现在这里的几百人中,可能有人今年明年就不在了,再过几十年,这里所有的人就都全部离开这个世界了,那时我们会去什么地方呢?这个问题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现在精进修行,这一生结束时往生极乐世界应该会比较容易,但我想大多数人恐怕还是会继续在六道中轮回,甚至堕入恶道。原因就是很多人不相信因果。不信因果,人就可能造下很多恶业。释迦牟尼佛告诉我们因果不虚,自己造下的恶业无论经过多长时间,将来都会在自己的身上成熟。这个道理你们一定要记住。”上师的开示让现场安静了许多。

  “在所有恶业中,杀生最为严重。我们作为佛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杀生。为什么呢?第一、根据佛陀的教言,杀生的人如果不忏悔,今生不会得到安乐,死后不能往生极乐世界,下一世肯定会堕入恶趣感受无边的痛苦。第二、释迦牟尼佛与龙树菩萨等许多祖师都宣讲过,六道轮回中的众生没有一个未曾做过我们的父母。你们有的人在亲人死后也曾问过一些具足神通的上师,上师都会非常准确地告诉你死去的亲人转生到什么地方。你们可能不止一次地听过这样的事,一个人死后,他的亲人去问阿秋喇嘛仁波切,喇嘛仁波切告诉他,你今年杀了一只什么颜色的牛,或者你家中有多少马,其中有一个什么颜色的马就是你去世亲人的转世,当这个人回家观察时,发现喇嘛仁波切所说的与实际情况丝毫不差。我们的亲人死后因为执着家庭和财产,就会转生为自己家中的牛羊等等。我没有神通,但根据经论中的教言,这种可能性很大,大家想一想,我们家中饲养的牛羊,肯定与我们的因缘很近,说不定就是我们前世的父母,父母对我们的恩德有多大我不用多讲,所以我们不能伤害它们。第三、就是这里处于草原深处,有很多野生动物,不伤害这些野生动物不仅是佛法上的要求,世界上很多国家也都制订了法律来保护野生动物,现在很多不信佛法的人都发心保护野生动物,我们作为佛弟子更不能伤害野生动物。所以不杀生应该是佛教徒应遵守的最基本的原则。”藏民们认真地听着,生怕漏掉扩音器里传出的每一个字。

  “另外还有一部分人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很大,也很想修持佛法,但不了解正确的修法方式。如何修法,这个问题要讲起来可能几天也讲不完,今天只能简单地说一说。修法前先端正自己的发心,比如说你在每天开始修法前可以想一想现在我修持佛法,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的安乐,而是为所有六道众生得到解脱、最终成就佛果,修持佛法。如果你一边念经一边心里想,这个人对我不好,我希望他不吉祥,这样的发心,无论修什么法都不会有功德。第二,在修法过程中要尽可能地放弃执着心,做到专心致志,不能外散,所有的精力都要专注在正法之上。最后在修法结束后,不要忘记将我们修法的功德如理如法地回向一切有情众生。回向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回向,功德很容易灭失。比如我们挖一袋人参果,保存时绳子没有系紧,人参果随时都会洒在地上。一样的道理,修法时回向就像系紧了袋子一样,功德不会毁灭。回向时也可以观想阿弥陀佛、文殊菩萨、自己的大恩上师怎么回向,我也像他们那样回向,也可以念诵《普贤行愿品》回向,一面念,一面观想,发自内心地想把功德回向给所有在六道中轮回的众生。你们不要舍不得回向功德。回向可以让我们的功德像一滴水融入大海永远不会干涸,直至成佛。三殊胜的修法非常重要,大家一定要重视。你们有的人平时卖虫草,为卖一个好价钱,都会再三考虑应该怎么和别人谈生意,那么关系到自己今生后世的修行就更应该仔细考虑。没有三殊胜,不用说这几年修的法,无始以来修法的功德都可能灭失。《入行论》中说‘一嗔能摧毁,千劫所积善’,有三殊胜摄持,我们所行持的善法功德都会成为我们解脱与成就之因,否则一旦遇到违缘,功德就很容易损毁。”今天是上师第一次与这里的信众见面,但上师的开示显然具有针对性,抓住了在场所有人的心。

  “这里属于牧区,大家平时主要的事情就是放牧。我听说很多年轻人常常聚在一起抽烟酗酒、打架斗殴,这非常不好。我若说你不是佛弟子,你可能会不高兴,但释迦牟尼佛亲口讲过:喝一滴酒的人就不是我的弟子,我也不是他的上师。抽烟也一样。你们如果还认为自己是佛弟子,就不应该再有这些不如法的行为。抽烟喝酒对我们将来的解脱也会产生障碍。我们这一世得到人身并遇到佛法是多么难,如果因为自己的不良习气而丧失解脱的机会是太可惜的事情,所以希望来世往生的人要仔细想一想以后该怎么做。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做到这些对一个信仰佛教的人来讲,应该不是很困难的吧。我希望大家都能够发愿从今往后断除这些恶习。今天在场的有几百人,大家一起发愿,功德很大,你们不要错过这样的机会。”虽然上师讲法时信众们听得专心致志,但当上师要求大家发愿今后不再抽烟、酗酒、斗殴时,举手发愿的人却寥寥无几。这是在上师以往主持的法会上很少看到的景象,看来昨天希麦活佛与杰美堪布的担心不无道理,字呷乡地处草原深处,几十年来信众们对佛法的闻思确实非常欠缺。

  当晚,大病初愈的上师感觉身体不适,疾病有再度来袭的迹象。随行弟子们不免紧张,赶快找来几床棉被,帮上师抵挡从帐篷的缝隙里不断吹进的寒风。

  第二天,上师看上去脸色很不好,但还是坚持登上法座。今天来聆听上师开示的人明显增加了不少。法会刚开始,不知何故,扩音器突然坏了。找人来修也没修好。为了让台下不断增多的信众都能听见,上师不顾抱病的身体,一再提高嗓音。

  “大约两年前吉美堪布曾祈请我来这里讲法。后来我放生的时候也来过这里,但真正和大家接触,结上法缘,这还是第一次。”

  “我从色达来到这里是想给你们讲一些佛法,还有就是希望你们今后不再造恶业,但昨天发愿的人并不多,看来我来这里可能没有太大的意义。让你们今后不造业不为别的,只是为你们好。你们死去的亲人有的生前造业很严重,比如喝酒、偷盗、杀生,有的还造下其它严重的恶业,他们死后也许一些上师对你们讲他们已经往生了,但这可能是上师在安慰你们。如果一个人在世时肆意杀害众生,又没有按照四对治力忏悔,死后很容易就可以往生,那岂不是没有因果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的智慧和神通可以与释迦牟尼佛相比,杀生的果报佛在许多经文中都讲过,依据这些经教,根本不用问什么有神通的上师,你们自己就应该知道这些亲人死后的去处……”上师的语气严厉,与昨天明显不同。看来这里的众生只能以另一种方式调伏。没有扩音器,但法座下的藏民一个个听得更加全神贯注,现场异常安静。

  “我从二十几岁讲法以来,像这样的法会主持过很多次,但从来没有遇见过像你们这样的弟子!上师给你们讲法,劝你们不要再造恶业,希望你们发愿,你们却不肯发愿,这是打心里不相信因果的显现。如果其他人来这里让你们为世俗的事发愿,我想你们可能会发愿的。本来我们建立上师与弟子的关系后,我不应该这么说你们,但正是出于上师对弟子的爱护我今天才这样讲,这和家长对待自己孩子的道理一样。今天在座有不少老人,你们可能很快就离开这个世界,想一想自己这一生所造的业,你现在应该怎么办?”上师的语气缓和了。一些信众由于惭愧,低头哭起来。

  见现场的气氛有些沉重,上师笑了笑说道:“我一九九四年在法王如意宝面前发愿,这辈子就算饿死也不向别人化缘要钱财,但我没说不要别的,今天在这里我就想向你们要点儿东西,算是化一点儿缘吧。我要你们保证以后不再造恶业,并尽自己的能力行持善业,还有就是今后相互团结,不再酗酒打架。你们从那么远处请我来,我满足了你们的要求,来这里给你们讲法,你们也一定要满足我的要求……”

  上午的开示结束后,上师回到自己的帐篷休息。刚坐下不久,希麦活佛与杰美堪布便兴冲冲地过来说:“喇嘛仁波切,刚才听了您的开示,村民们都想来拜见您,一是向上师忏悔,祈请加持,二是想在上师面前发愿,今后不再伤害众生并行持善法。”这时,一些藏民已经等在上师的帐篷外,有几个心急的甚至不等上师开许,就把门帘掀开,探进头来想赶快让上师知道他们后悔了。当地几个村的村长带领村里各家的代表,手捧哈达依次来到上师面前,跪倒在地:“上师,我们以前因为没有闻思佛法,不知道因果是这样的严重,现在听了上师的开示,明白了因果不虚的道理。现在我们向上师发愿,今后不再造杀生打架等恶业。”看到他们的转变,上师非常欢喜,手持经书放在每一位信众的头上念经加持。

  各村发愿的藏民刚刚散去,又有几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来到上师面前,从身上拿出烟、火石、酒壶等放到地上砸碎踩烂,发愿今生绝不再与这些障碍解脱的东西沾边,同时也祈请上师赐予加持。听完几个年轻人的话,上师示意他们抬起头,然后对着每个人的头顶重重地吹了几口气,又为大家摩顶加持。扔下障碍解脱的业障,带着上师的加持,几位年轻人满意地离开了帐篷。

  一个中午,上师的帐篷里村民们供养的哈达就堆成了小山。上师让随行弟子把哈达打成一个个金刚结,准备发给信众们结缘。

  在即将离开时看到信众们的转变,上师也非常欢喜。虽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上师却重新登上法座:“刚才你们大多数人在我面前发愿,断除杀生、喝酒、打架等行为,我很感谢大家。现在我们已经是上师与弟子的关系,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德格和江达距离很远,我们今后有可能见面,也有可能见不到,但不论是否见到都没关系,我虽然没有很大的能力,我给你们讲的法却都是法王如意宝传承下来的,只要你们按照我讲的法好好修持,将来肯定会有一个结果。我即使以后不能再来这里,也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说着,上师将一尊古老的释迦牟尼佛佛像拿在手里,开始为大家宣讲佛陀的恩德,然后藏民们正式在上师和释迦牟尼佛佛像前举手发愿:今后一定依教奉行,不再杀害众生,不再饮酒吸烟、打架斗殴。几百只手臂随着上师的话音一起举过头顶,发下终生不变的誓言。

  藏民们发愿后,上师开始为大家传承百字明。金刚萨埵修法被称为忏悔之王,修持此法可以清净无始劫以来的业障。传法后,上师又带领大家一起念诵百字明。

  接着上师示意大家围拢过来,“虽然我是一个普通的出家人,但在离开之前还想给大家念一些经,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信众们开始向上师的法座围过来,双手合十,跪倒在地。上师开始念诵“破瓦法”和长寿修法仪轨,为所有的信众赐予加持。

  诵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随后,侍者们拿出刚刚打好金刚结的哈达请上师加持后发给大家结缘。格普寺的出家人也拿出上师带来的法王如意宝的唐卡和法王几年前所著劝导大家戒杀放生的《给雪域人民的一封信》,与上师的法相发给在座的每一位藏民。法会圆满结束。

  晚餐后,一场暴雨突然降临。因为上师明天就要离开,格普寺的吉美堪布和希麦活佛冒雨来到上师的帐篷。两天的接触已经让他们对上师生起了巨大的信心。活佛代表寺庙僧众对上师表示感谢:“喇嘛仁波切,您此次来江达非常圆满。一开始看到您让大家发愿时,我们也有些担心,但没想到后来大家在您的劝导下都发愿断恶行善,真是太吉祥了。在格普寺历史上,还没有哪位上师能一次让这么多的信众一起发愿。我们非常感谢上师的恩德。”

  上师主持完格普寺法会后,如约前往一百多公里外的生达佐钦寺。

  生达佐钦寺建于第五世达赖喇嘛时期,属宁玛教派,寺庙的活佛、僧众对法王如意宝具有很大信心,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几位堪布也曾先后到此广转法轮。寺庙的僧众修行精进,周围的信众深信因果。此次为迎请希阿荣博上师,寺庙与信众们特意准备了盛大的迎请仪式。仪式结束已经是下午时分。上师顾不上休息,匆匆来到寺庙的经堂。

  与刚刚离开的格普寺不同,佐钦寺经堂正中悬挂着法王如意宝的巨幅唐卡,足有三四米高,让人倍感亲切。寺庙的丹比嘉参活佛请上师登上安放在法王唐卡前的法座。附近信众聚集在经堂外,等待聆听上师的开示。见此,上师示意将法座移到经堂外。待上师重新登上法座,主持法会的丹比嘉参活佛拿起了话筒:“这就是五明佛学院的希阿荣博上师,如果是其他的上师来这里,我可能要给你们介绍一下,但希阿荣博上师我不用给你们过多地介绍,上师不但在色达、德格,就是在整个西藏地区都是声名远播,上师所到之处,除用佛法教化众生外,还劝导信众们发愿断恶从善,利益了无量的有情。希阿荣博上师是法王如意宝最信任的弟子,也是喇荣五明佛学院最伟大的堪布之一,所以对希阿荣博上师你们不用再进行观察,他是我们真正可以依赖和依止的善知识。我们这里地处偏僻,上师却不辞辛苦来为我们讲法,这是我们无始劫以来所积福报的显现……”丹比嘉参活佛讲话后,与佐钦寺的活佛堪布们一起毕恭毕敬坐在了上师的法座下面。上师说道:“这次我来这里时间比较紧张,两天就要离开,但我会尽可能地给大家多讲一些法。你们在听法的时候不要闲逛闲谈,让心安静下来。本来在听法时念经转经等事情都不能做,更何况其它的行为。听法的人如果对讲法的人和所讲的佛法没有恭敬心,过失非常大。《普贤上师言教》中讲过‘于不敬者面前勿说法’,所以佛法要在恭敬中求,你多一分恭敬,就会多一分功德。有的人可能会想,上师讲课内容我要全听懂可能会有些困难,这样听法会不会有意义?如果讲法的内容能够完全听懂当然很好,如果不能全部听懂也要坚持听。只要你对佛法和上师有真正的恭敬心,认真听法,功德就很大。要知道佛法的加持是不可思议的,很多经书上都讲过就是旁生听到了讲法的声音也不会堕入三恶道,更何况我们人道的众生。所以听法时大家的恭敬心非常重要。另外,在你们听法以后,回去一定要按照上师所讲的内容去做,这才真的有意义。”

  现场安静下来,上师继续说:“我们修学佛法最重要的就是修菩提心。如果没有菩提心,不用说成佛,就是往生极乐世界也是不可能的。好比一个人想去拉萨,但没有车、没有脚,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相反,一个人如果有菩提心,不管他是一位上师还是普通人,我们都应当向他顶礼。另外,菩提心对我们忏悔业障也有帮助。如果不生起菩提心,即使你很精进地修法,业障也很难全部清净。菩提心的功德我们讲几天也讲不完,以后佐钦寺的堪布还会给你们讲,现在我给大家念诵一下《佛子行三十七颂》的传承,得到传承后,你们每天要持诵至少一遍,将来最好做到能够背诵。这样坚持修持,一定会在相续中生起菩提心。”虽然相距只有一二百公里,这里的信众与字呷乡的信众根基显然有很大差别,今天的开示上师直接宣讲了菩提心的功德。接着上师开始为在场的所有信众念诵《佛子行三十七颂》的传承。《佛子行三十七颂》是西藏著名的大成就者无著菩萨所作,以圣者不可思议的发愿力,所有修持此法的人相续中都会生起菩提心。

  传法后,上师继续开示:“雪域西藏是大悲怙主观世音菩萨的道场,因为这个原因,在这里出生的孩子在学会叫阿妈的时候就会念诵观音菩萨心咒,早在松赞干布和赤松德赞时期,还颁布了行持十善业的法律,那时人人行持善法,相信因果,人们的生活也非常安乐。但后来情况有了变化,有的人为了一点点世间利益开始杀生打架。不用看别人,就看我们自己的父母。他们为了养育我们,会因为几块钱去打妄语,有的甚至还会去杀生。他们死后,我们做儿女的,没有能请出家人为他们念经超度,也没有为他们做什么功德。现在他们的处境肯定非常悲惨,在三恶道中感受果报是一定的。想一想,父母生前把最好的衣服、食物全都给了我们,这样的恩德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报答。现在报答他们恩德最好的方式就是努力修持佛法,不再用他们给予我们的这个人身去造恶业。明白了这个道理你们就知道应该要按照大恩佛陀的教言去做,不要再造恶业。”

  天色渐晚,上师在生达佐钦寺第一天的开示结束了。已经劳累一天的上师刚刚准备休息,又有几十位信众前来拜见和祈请加持。有的人怀里还抱着不大的孩子。上师开始为大家一一摩顶加持。信众们离开后,不少出家人开始来拜见上师。虽是初次与大家见面,上师却像老朋友一样与众僧人交谈,还不时地开着玩笑,气氛非常轻松亲切。

  第二天法会继续进行。信众们知道上师很快就要离去,早早便在经堂前等候了。上师说:“今天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在昨天讲课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听课的人中老年人比较多,老年人可能一两年以后,甚至有的人可能会在一两个月以后就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无常到来时,所有的财富名誉等都没有用,要想解脱,只有赶快修行,命终之后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往生极乐世界的主要障碍是五无间罪和谤法罪。乔美仁波切在《极乐愿文》中讲过:犯下五无间罪和诽谤佛法罪的人不经过忏悔,是无法往生的。其中五无间罪中的杀父、杀母、出佛身血、破和合僧、杀阿罗汉等,现在一般人其实并不容易犯,但接近无间罪业还有很多,比如不孝敬父母甚至打骂自己的父母,对出家人不恭敬等等,这些虽然不是五无间罪,但因果很大,同样会障碍你的解脱。有没有这个情况你自己想,如果有一定要赶紧忏悔。接下来讲一下谤法罪,直接诽谤佛法我相信大多数学佛人是不会做的,但有的人由于自己的分别心,会说在佛法中有的法门高,有的法门低;有的法殊胜,有的法不殊胜。大家注意这也是谤法的罪,因为所有的教法都是佛陀为利益众生而宣讲的无伪善说,你诽谤任何一个法门都不会解脱,这是释迦牟尼佛亲自讲的。另外还有的人讲这个寺庙好,那个寺庙不好;这个出家人的行为不如法,这些出家人已经破戒了等等,说这些话的业障非常严重。因为僧众是严厉的对境,在那么多的出家人中肯定有佛菩萨的化现,释迦牟尼佛圆寂前曾说,为了利益众生,将来他会化现为善知识的形象重新来到世间利益我们,所以出家人中肯定会有释迦牟尼佛化现。经文上也讲过诽谤一个菩萨的果报比杀掉三界众生的业障还要重。你诽谤出家人,对出家人本身是没有任何影响的,只会让自己造下非常严重的罪业。还有一些人,他们有时会以三宝为对境发誓,比如以生达佐钦寺为对境发誓,但如果做不到自己还要发誓,这也是舍弃佛法的罪业。比如拉喇曲智仁波切就曾经讲过:以大藏经为对境发誓,如果做不到,就违反了誓言,那就要重新刻一套大藏经才能清净业障。所以你要是随随便便就以三宝为对境发愿,果报也很大。”

  “今天来这里听法的人,不想解脱的人可能一个也没有,所以大家听完法以后一定要认真思维,比如在晚上安静的时候,躺在床上想一想,我如果现在就死了会去什么地方?这样的话,你们可能会想到自己这一生到现在还没有做过什么功德。这样认真思维会对你的修行有很大的帮助。”

  上午的开示结束后,也许是认为这样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一些信众在上师中午休息时又来到上师的房间。寺庙僧人们想让大家等一等,但上师还是开许信众单独见面。

  这已经是上师连续第四天主持法会,此时已经非常疲惫。下午法会仍然继续。

  “我这次来生达乡时间很短,明天就要离开这里,所以我想利用这两天的时间给你们多讲一点。上午讲了如何才能往生极乐世界。也许有的人会说我这个人很善良,从未打过佛像,也没有诽谤过上师三宝,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业障,将来往生没大问题。其实你们自己想一想,凡夫人在世间生活,如果贪嗔痴没有断除,要想不造恶业是很难的,为了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家庭都很容易造业,死后这些果报肯定要由自己承受。举例说杀一头牛的因果是堕入号叫地狱,那么杀害更多的牛的人死后应该去什么地方,不用我说你们应该很清楚。地狱中的痛苦是我们现在无法想象的。对我们恩德很大的父母当年为了养育我们造下业障,现在有的在地狱中感受果报,有的也许就转世到我们的家中做牛做马。佛陀的弟子嘎达亚那尊者看到一家人在轮回中相互杀戮时的情景,曾经写道:食其父肉打其母,怀抱杀己之怨仇,妻子啃食丈夫骨,轮回之法诚稀有。很多祖师们也曾经讲过,前世的父母由于因缘,大多会转世到自己的家中。所以我们不但不要杀生,还应该发心,希望大恩父母能早日脱离痛苦,获得佛果。”

  “现在是末法时期,众生的烦恼很重,有的人看到动物生下来,就像看到一个食物降生下来一样。现在我强烈祈请大家不要再杀害众生了。当年法王如意宝有感于这样的现状,在藏历铁龙年写了一封给雪域人民的信,劝大家不要再伤害那些无辜的生命,铁龙年到现在已经七八年了,雪域的信众大部分人都明白了法王讲的道理,发愿不再杀生。我也听说生达乡的人民在法王的教化下已经比以前有了很大进步。”

  “有的人认为西藏和其它地方不一样,这里自然环境非常恶劣,不杀生很难生活。这些年我去过很多地方,也有很多地方的信众在我面前发愿不再杀害众生。从实际情况看,大家发愿不杀害众生以后,生活会越来越好,吃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四五年前我去拉萨地区的扎那寺,当时那里的藏民发愿将家中的所有牛羊用于放生,今后也不再做与杀害众生有关的买卖。前一段时间他们和我联系,说戒杀后生活越来越富有,希望我能再去他们那里为他们讲法。几十年前,在道孚和康定有一位非常著名的上师,让大家发愿不再杀生,当时大家都发愿不再杀生,现起几十年过去了,他们那里大部分人生活很富有。一九八六年我跟随法王如意定去多康地区时就经过他们那里,亲眼看到他们的生活过得很安乐。其实我们从佛法因果的角度上讲,不杀害众生不造业的果报肯定是越来越好,大家看看他们的例子就很清楚,你戒杀放生这辈子平安健康,下辈子往生西方是最有帮助的。我这次来这里希望大家发愿今后不再杀害众生,不再做与杀生有关的生意。”

  “另外,不再造恶业不仅仅是男人的事情,女孩子也要发愿,不要觉得这些事与你们无关,因为你们管理家务,掌握着家里的经济,权力还是很大的。”上师幽默的开示引来信众们阵阵欢笑。此时已近傍晚,就在法会即将结束时,一场风雨光临法会现场,信众们有些骚动。“大家不要动,为了求法淋点雨没关系,而且在雨中听法,对大家清净业障会有很大的帮助。”听上师这样一说,原先想找个地方避雨的藏民马上又坐在原地,有带着孩子来听课的,也只是用衣服为年幼的孩子遮挡一下风雨,而佐钦寺的僧人们更是在寺庙活佛堪布的带领下坐在原地丝毫不动。风雨并没有让法会中断。

  “下面我希望大家开始发愿,首先发愿今后不再杀害众生的请举手。”上师话音刚落,在场的藏民一个个迎着风雨举起了自己的手,在上师面前庄重地发下了此生断恶从善的誓愿,情景让见者感动。

  接着上师又开始带领大家念诵金刚萨埵百字明,忏悔无始以来的业障,为将来往生极乐世界遣除障碍。风声雨声诵经声形成了一曲美妙的交响乐。

  暮色四合时分,法会圆满结束。

  连续四天的法会与藏地变化无常的天气令上师刚刚从病中恢复的身体疲惫不堪,但看到字呷乡与生达乡的信众们都发愿断恶从善,上师心中非常欢喜,晚上的时光也变得非常轻松。次日一早,佐钦寺的活佛与堪布早早来到上师住处,希望上师能前往寺庙的闭关房为在那里闭关的十几位僧人赐予加持。

  闭关房坐落在寺庙背后的神山上,每年都有一些僧人上山闭关修行,而每一期的闭关都非常严格,时间是三年三月三天。闭关的僧人们也发愿,在闭关圆满前即使遇到生命的违缘也绝不出关。

  在活佛与堪布的引领下,上师登上了闭关房所在的神山。除上师和闭关指导堪布外,其他僧人甚至寺庙的管家也不能进入闭关房。上师应僧人们的祈请,为大家传法加持并就闭关中的问题做了开示。

  从闭关房出来,寺庙的几位活佛又请上师为寺庙的大经堂加持。佐钦寺经堂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经堂内一尊尊古老的佛像和一座座灵塔庄严肃穆,令人恭敬之心油然而生。从经堂出来,上师来到客堂,几位管家手捧佛像、佛经、唐卡等物排队来到上师面前做供养。不知是不是为观察缘起,上师让拿唐卡的僧人将唐卡展开。这是一幅二米多长的手绘本师释迦牟尼佛唐卡,画工精湛,不可多得。上师看到后非常欢喜,笑着对身边一位老管家说:“你别紧张啊,这回我可真要接受你们的供养了。”听着上师幽默的话,大家都笑了起来,离别的伤感被冲淡了。与在格普寺一样,上师将寺庙供养的物品全部留在了寺庙,并代几位弟子向寺庙支付了几天的饭费。寺庙的管家和活佛们一面恭送上师,一面祈请上师以后再来弘法,上师答应了大家的请求。

  这时寺庙的几十名僧人已经等候在院内。经过几天的相处,大家对上师生起了强烈信心。见上师出来,大家马上围拢过来,拿出哈达供养,不能挤到上师面前的就将哈达系在上师的车上。不一会儿,几十条哈达在车上被僧人们系成了一个花的形状。

  离开生达乡,已近中午时分。因为法会开得十分圆满,我们回家一路上的心情分外轻松愉快,时间也过得快起来。不久就看见路上有来往的车辆了,这说明我们离江达县城已经不远。正当我们以为当天下午就能到家时,车转过一个弯,突然看见面前的道路被几块四五米高的巨石阻断。“奇怪,刚刚还有过来的车,这里也没下雨,怎么一下子就塌方了?”土登一边下车查看,一边嘟囔。这个路障似乎专门给我们这辆车设置,几块巨石像刚刚被人从旁边的山顶上抬下来,端端正正摆在路上。令人纳闷的是几块巨石间的缝隙还可以自由自在地通过摩托车,又好像是故意给路人留出一条小路,而只是不让汽车通过。这里地处偏远,修好这样的塌方,没有十天半个月根本不行。看着这堵“石墙”,上师向对面过来的人询问了一下情况后吩咐土登掉头回去。大家只好重新上车,又向着佐钦寺的方向驶去。

  “今天这个事很吉祥!”一上车,望着附近山坡上自由自在吃草的牛羊,上师忽然笑着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大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车又重新返回佐钦寺,听到回江达的路上塌方,寺庙的管家建议上师走青海玉树,绕道石渠返回德格。他们还提醒说去玉树的路上,大概距离寺庙十几公里处,也有一段路有泥石流,车子经过时要格外小心。

  稍事休息后,我们重新上路。路上不时有佐钦寺的僧人乘着摩托车或其它各种车辆从车旁急驶而过,渐渐泥泞的路也在提醒大家:距离泥石流发生的地点已经越来越近了。等我们终于看到阻断道路的泥石流时,绝望地发现泥石堆在路上足有一米多高,但让我们惊讶不已的是,几十位佐钦寺的僧人已经提前赶到这里,用石头在软软的泥石上垫出了一条路!原来一路上不断从我们身后超过的乘摩托车的僧人是为了赶在我们前面去修路的。看到上师的车,大家纷纷停下手中的活与上师打招呼。车子就在这条刚刚在泥石流处铺设的石头路上缓缓驶过。为表示感谢,上师特意下车折返回来与众人告别。

  之后不久,我们的车驶上了开阔平稳的青藏公路,晚上十点左右,到达青海玉树。玉树距离扎西持林只有半天的路程,所以第二天上师没有着急赶路,而是在玉树略作停留,给家里人买些礼物。

  玉树位于青海与四川的交界处,地处要冲,商贾云集,远处的雪山与眼前喧闹的城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现在正是虫草成熟的季节,街上随处可见买卖虫草的商人兴致勃勃地谈着生意。见此情景,我们不禁想起上师前几天路过雀儿山时所讲的那个虫草老板的故事,他的一百多斤虫草应该就是这样一点点收集上来的吧。

  礼物买得差不多了,大家准备返回时,上师忽然停下脚步,原来路边发生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事。只见一个人坐在地上为路人打卦,周围聚着不少围观者。打卦人每次都向他面前的几张法像双手合十祈祷一番后,才开始打卦。法像上应该是他最具信心的上师吧。这在藏地本是很常见的事,但当大家出于好奇看一看他面前的照片时,发现那其中竟然有一张上师的照片。上师察觉到大家脸上异样的表情,也走过来看,用手指着自己的照片笑了笑又摇了摇头。这位打卦人太专心了,全然没有注意到身边发生的一切,继续双手合十面对相片祈祷,然后拿起念珠继续打卦。倒是他身边的几个围观者看看面前的上师,又端详照片上的人,好像明白了,于是有人马上拿出哈达上前供养,并请上师摩顶加持。上师大概是担心被更多的人认出,为祈请加持的信众摩顶后马上离开了这里。

  从玉树回到扎西持林已是下午时分,刚刚到达扎西持林,上师就接到江达方面打来的电话,得知昨天如果从预定路线返回,会遇到很大违缘,幸亏有巨石挡道,改变路线,这才得以安全顺利到家。

  与清晨有些不同,不管是不是雨后,黄昏的扎西持林时常出现彩虹。绚丽的彩虹给所有到过这里的人都留下深刻的印象。此时也正好有一道彩虹横贯扎西持林上空,经堂里僧人们诵经的声音与海螺法鼓的声音交织在一起,透过群山,传向远方的天际。

后      记

  我第一次进藏是在一九九九年,从那以后,心中就产生了一种深深的藏地情结,无论离开那里多久,总无法忘记那里巍峨的雪山、奔腾的大河和一望无际的草原,更让我难以忘怀的是那里对佛法无比虔诚的藏族人民。与此同时,心中还有一个疑惑:藏民族的生活大多以游牧为主,牧民们赶着牛羊逐草而居,没有十分固定的居所,是什么力量能让佛法的种子深深地植入这个民族的心里,千余年来从未改变?此次跟随希阿荣博上师赴江达弘法归来,这个问题好像有了答案——法会。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面对以游牧为主要生活方式的民族,可能真的没有比召开法会,由成就者在法会上为信众们宣讲佛法更好的方式了。难怪我们翻开以前藏地祖师们的传记,几乎都会看到他们不辞辛劳,远赴偏僻之地主持法会的故事。

  自江达返回家乡的路上,也许是解救了众多的生命,也许是让一些人重新生起对佛法的信心,上师显得非常欢喜——“这次江达之行的确利益了很多众生,即使这辈子只召开一个这样的法会,我们的生命也可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了。”听着上师的话,笔者的心里开始默默地祈祷上师长久住世,因为还有更多这样的法会等待着上师。


弟子俄色桑吉记录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