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触动

  万法因缘生,万法因缘灭。我佛大沙门,常做如是说。

  说起与希阿荣博上师相遇的缘起实在殊胜。那是二零零二年冬季的一个早上,我当时在一个商场做裁缝,那天不知怎么回事,向来准点上班的我,竟然提前一个小时到了单位。没过十分钟,一位居士——吕阿姨就来了,要给上师配衣料做衣服。衣料选好后, 她问我能否帮做一下。我说:“当然可以了。”阿姨一再叮咛,要求必须由我自己做, 案板一定要清扫干净,上师的衣服样子一定要放在洁净的地方,一定不能从上面跨过去。我听了很奇怪,就问这到底是谁的衣服。阿姨说:“这是藏地一个活佛的衣服,你这孩子有福报,能给这大活佛做衣服。多好呀!”

  我不是很当回事。吕阿姨又问我:“你知道佛教呀?”“知道,就是教人为善,但不知道到底学了有什么好处。”在我的印象里,出家人是为了避祸,或为了某些事情不得已遁入空门的人。“你愿意了解一下吗?”阿姨的话,让我忽然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佛教的意义,因为这些天,正为好多琐事烦恼,对人生有一种莫名的迷惑。

  这还要从半月前的一次经历说起。那天下班回家的路上,我亲眼见到两个活生生的人,在一刹那,被一辆汽车一下顶出去五六米远。我下车去探两人的鼻息时,都已经没气了。一种油然而起的悲凉瞬间充满了全身,我忽然想到,人生到底是为什么而来?在这世间,做这,做那,为名,为利,为爱情,为眷属,争来争去,打来打去,算计来,算计去……当这短短的一瞬发生时,这一切都有什么用呢?我惊诧,我惶恐,我伤心,悲意从心底忽然生起,不由得泪流满面。

  我心里知道, 这不是完全为了那两条生命,更多的是因为自己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到底何在。空活而立之年,却不知为何而生!忽然间,我对感情也产生疑惑。曾经那样理直气壮地认为,那是真正的爱情,正是小说里所谓的两颗心碰撞而起的真情,是有共鸣的愉悦,而不是居家过日子的亲情。那种刻骨铭心是可以永存。然而在这一霎那,我不知该如何?我推着车,慢慢地走了几站地,凄凉和惶恐,唏嘘不已。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这些念头在我脑中反复盘旋,成天地魂不守舍。爱人以为我是因为看见了那女子的死亡而心情低落,经理翻来覆去地问:“你怎么啦,成天也不知道收活,想什么呢?”

  所以,当吕阿姨问我是否愿意了解佛教时,我似有所触动, 连忙说:“好呀,我可以看看。”过了几天,阿姨过来取衣服,见我第一句话就是:“孩子,师父兜里的钱你没动吧?”(那钱是师父忘在兜里的,我裁衣服时看见了,特意让工人别动)。我说:“是,还在兜里呢!”“好,好,没看错你。师父的钱可是不能乱动。”当阿姨看到兜里的钱时,我能感觉到她眼中流露出的喜悦。她给我带了一本《金刚经》和一本《法王如意宝传记》。阿姨又问我是否愿意去见师父,我说等等吧。

  过几天,阿姨打电话给我,问是否有衣服样子,要带一位小师父来做衣服。第二天傍晚,阿姨先到,说那位小师父马上就到。过了一会儿,从楼梯处转过来一位尼姑,身披绛红色僧衣,面如满月,宛如仙人,从拐角处袅袅而来,翩然而至。那种神圣的感觉,那种威仪对人心的摄受,到如今,我都感叹不已。她的安详和宁静令我对她生起深深的信心,甚至发自内心地依恋,似久违的亲人,又像久违的故友,说不出的喜悦。

  当圆讲师来到我身边时,一向能言善辩的我变得语无伦次,不知所云。圆讲师做了两件法衣,我已记不得都谈了些什么,只记得她说如有时间,可以详细谈谈。

  由于对圆讲师的信心,我对佛教生起极大的兴趣,想向她请教。一天下班后,我去了她的家。当时,希阿荣博上师的阿妈和外甥女也在,我才知道,上师是带阿妈来北京看病的。我和圆讲师交谈了很久,她跟我讲了很多佛教知识和佛法里关于人生的看法。我当时问了一句傻话:“既然佛是叫你们普度众生,那又为什么在山里清修,不去度人?” 她笑答:“若不修行,不学法,怎么知道如何度人呢?”夜很深了,圆讲师不厌其烦地给我开示。我也不知自己哪来那么多的问题,想到第二天还要上班,才不得不起身告辞。圆讲师给了我一本《密勒日巴传》、《 金刚萨埵净障修法》和索达吉堪布与济群法师对显密佛法的交流开示,让我好好看看,增进对佛教的了解。在此之后,我迫切想拜见上师,就打电话给圆讲师问何时能见上师。

  终于等到圆讲师的回音,说第二天上午可以去见上师。我兴奋不已,按照和圆讲师约好的时间,我来到上师下榻的饭店,楼顶的钟声正好“当当当……”响起,我忽然想起一句“晨钟暮鼓,声声唤醒梦中人。”当时就想,缘起多好呀。

  到了希阿荣博上师房间门口,圆讲师让我们在外面等着,她先进去请示。从门里忽然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我从未听闻这样清澈的笑声。我被阴霾覆盖许久的心,忽然间像撕开了一个口子,一缕阳光直射心尖,一种许久未有的豁然从心底一下生起,那种淡定、恬静, 就像躺在旷野里,看着头顶的蓝天。

  进屋后, 我抬头看着上师。希阿荣博上师满脸笑容,说着:“你好呀!”我跟着大家走到上师面前,准备好的很多问题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楞楞地听着上师和吕阿姨说话。希阿荣博上师慈祥地问我:“你有什么问题吗?”我傻傻地摇头,说就想来拜见师父,看师父是怎样的修行人。上师问:“想皈依吗?”我说:“还没有准备好,想了解透彻了再皈依。”上师说:“很好很好。”我真是愚痴,现在想来,若是就此错过上师,错过这样一位善知识,真不知哪世才能再遇。

  经过几个月与圆讲师的接触并阅读佛教书籍,我对佛法有了更多的了解;更由于一次因家庭的矛盾向佛祈祷后,亲见的一次殊胜显现,我对佛教生起了无比的信心。不过依然未下定决心皈依,以为听法思法,依法修行,依法不依人,依靠佛经所讲就可以了。

  二零零三年的“非典”,令我更加对无常生起怖畏。人们陷入恐慌,订单量也一落千丈,这时我忽然生起一种强烈的悲心——这不就是因为人性的贪婪、执取而受到来自自然的报应吗?我祈祷瘟疫快快过去,并发愿瘟疫不退,绝不食肉,为众生祈福。并暗自发愿,等病魔退去,再遇到上师时,我将郑重皈依。“非典”过去后,我联系到圆讲师,说等希阿荣博上师再来时,我要皈依。圆讲师很高兴,说可以在电话里皈依。我就憧憬着等到一个殊胜的缘起,一个殊胜的时间,比如某一个早上的准七点,我在电话里皈依。可是很长时间,七点时我总不在电话机跟前,过了些日子,好像渐渐淡忘了。

  六月的一天,早上我裁完活走进卧室,不经意间瞥了一下电话,七点!我似触电一般,念头一下生起,该皈依了!我急忙翻开电话本,找到师父的号码。铃声响了两下后,想念已久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传来:“喂……”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师父,我想皈依……”希阿荣博上师的笑声响起,“好好,那我领你做皈依。跟我念,囊间秋,颂吉拉……”上师为我作了开示,并让我修五加行,再念修金刚萨埵。我泪眼婆娑地听着,只知道说:“好,好。”快乐和感激无以言表,我终于是佛弟子了,有三宝护佑了。

  如此缘起的殊胜,然而在后面的五年里, 我都没有按照佛陀的教诲好好修行,真是惭愧。

  皈依后,我对上师仍没有生起作佛想,只是将上师作为一般的皈依师。而教中让我们需以九种心承侍上师,对上师所做都要看成佛陀所做,以大地心、奴仆心、犬心等按上师教诲而行事,而我呢,即使上师到北京来了,打电话让我去见时,我还会因自己工作太忙没有时间而推脱,哪里懂得这宝贵的时机,是多少人梦寐以求而累劫难得的机会,我却不懂得珍惜。

  因为看了很多禅门经书,自认自己是理解万法皆空的利根性,而按量修习五加行、念咒计数是对下根性众生设置,怕他们偷懒不好好修行采用的方法,我, 哪能做那些无谓的事情呢? 我平时很少拿起念珠,但一遇违缘,却忙不停地诵咒,求佛加被,顺利时不知感师恩德;逆境时,总是哀叹,求希阿荣博上师快给自己加持!

  做了些功德,就想着应该有善果了,工作应顺利,家中违缘应少些。而因果业力的教诲被抛在脑后,就指着万事如意,无怨无灾。可是业果现前,家母在二零零六年喝农药,虽抢救过来,但我内心深处却有种深深的不满——上师呀,佛陀呀,是怎么啦?我如此放生,如此作善事,怎么还会有这些事情发生哪?我甚至怀疑佛陀的话语,现在想来真是罪过。若非上师慈悲加持,平时替母放生,喝下三种剧毒农药的母亲只怕早就落入恶趣。

  刚刚皈依时,学修还很认真,可慢慢地那颗心好像没有那么认真了。学佛一年,佛在眼前;学佛三年,佛在天边。做早晚课时生起的菩提心在后来也没有了,每天只是摆供品、点香,简单念念课诵。生活中也是积习难改,平时和人讲起道理来头头是道,什么对任何事不要执着,要能忍辱等等,可事到临头,这些道理全被自己放在一边。那种嗔心一起,恐怕连恶魔也畏惧,什么地狱门开,什么火烧功德林, 都不管了,以至于妻子对佛法都失去信心。

  二零零七年圆讲师回京,我欣然前去看望。当她问我平日之修行,我羞愧难当。那个曾经发心要与师共度群迷的人已经变质了,变成另一个知善法而不修善法,知因果而不畏因果,且作邪行却以性空做挡箭牌,自谓解脱的人。

  幸亏还有这一点惭愧心,幸亏还有一颗想得正果的心,更幸亏还有这具大慈悲的的具德上师,和身边这一群善知识。听完圆讲师的讲解,我心生大惭愧,决定好好修加行,之后再求别法。

  第二天早晨作早课时,想起圆讲师之教,我心酸不已,强忍泪水,拜佛念经。诵《随念三宝经》时,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只觉得希阿荣博上师就在眼前,我大声恸哭,哭自己业障深重,恨自己贡高我慢、无有精进,良久方觉平静。想着三年来,自己的所作所为,暗下决心要精进潜行。

  按照师父的教诲,我时时反观自心,每做一件事,是否都是以菩提心而摄持,到底有没有将希阿荣博上师当作真正的佛看待,是否真正依十善六度而行。一日忽然有感:

  知心是佛却外求 万法是空还执着 知死无常不精进 无可奈何颠倒性

  心中已知西来意 为何不生菩提心 枉有悲心空落泪 不修慈力怎度人

  祈师哀愍与加持 去除二执障碍清 自观自思莫自欺 以菩提心次第行

  阿底峡尊者归纳佛法之要义:对等同于虚空界的众生,修慈悲菩提心,为了他们积极积集两种资粮,由此所产生的一切善根,回向一切众生,愿与其一起获得圆满菩提。应当了知这一切自性为空性,法相显现为如梦如幻。再次感恩上师的不离不弃,愿您以大慈力将我等众生的执着二种我相的颠倒心速速灭除,敬善知识起直至通达无我真实速当发起,内外一切障碍悉皆寂灭。思密勒日巴尊者当年,受诸痛苦,尚不退初心,而我之业,应不如斯。我自励力而行,再有诸障,祈师加持,愿师长久住世,广转法轮。

  作者:扎熙嘉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