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初学乍行别笑话

  今年四月四日是我皈依一周年的日子,那天女儿建议我写一点学佛以来的感受。虽然是一名退休老师,给学生修改过不少作文,但几乎没有自己写过,生疏得很,所以有心无力,迟迟没有动笔。有天晚上睡得比较早,到了半夜十一点就醒了,再也睡不着,拿起床头的纸笔。这段时间腰疼的厉害,也没有开灯,打着手电筒趴在枕头上写了起来,祈祷希阿荣博上师加持我一气呵成。

  我家中一直供奉观音菩萨,八十岁的老母亲也常年烧香拜佛,但几十年以来对佛法丝毫谈不上了解,甚至阿弥陀佛的名号也只是在早年的电视剧《济公传》上听说过,偶尔还学着济公和尚的腔调哼一哼。

  去年女儿得知上师要去北京,她担心我错过这个机会,一开始还对我说是去旅游。说实话,我当时答应的勉为其难,因为实在是不喜欢出远门。退休后也很想四处旅游一番,但一想到舟车劳顿,什么想法也都烟消云散了。但她言辞恳切,再说了,能和常年离家在外求学的女儿在一起待几天,也是很高兴的。

  到了北京的第二天,女儿把我带到一个大会场。在那个环境里,我感觉既新鲜又惊讶。新鲜的是,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惊讶的是,那么多善男信女们——白发苍苍的老年人,携家带口的中年人,英俊潇洒的小伙子……在等待上师直至上师出现在会场,大家脸上都写满了虔诚。那时我心里想就开始有了想法:这位上师肯定不简单,要不怎么会感召到这么多人的敬重呢?

  听上师讲法的整个过程中,我不时地四下瞧一瞧,年轻人自不必说,甚至年纪比我大很多的师兄也可以盘好腿坐很长时间纹丝不动,我羡慕极了,因为我坐不了多久,就得换个姿势活动一下。想到这里,倒有些埋怨自己了。还好,会场一侧布置了一些座椅,想来就是给我这样不会打坐的人安排的吧,不禁对发心师兄的周到生起感恩之心。

  当天皈依后,上师为我们灌顶,当时还完全不知什么是灌顶,我还纳闷为什么有些师兄激动得一直哭。后来我们又去了楼下,得到了上师赐予的干果零食,女儿说上师给弟子好吃的,是很殊胜的加持,那我当时虽然也觉得珍贵,但没有意识到什么是殊胜。直到第二天又被她拉着去了传法现场,领到了皈依证,依然是稀里糊涂的。不过倒是对灌顶过程中发的甘露水很希求,传法圆满后,又让女儿跟喇嘛申请了一些。也就是这个缘起吧,从皈依以后,还没开始闻思,就对甘露丸信心很大,有时候烧一壶开水,就往里面放一颗清净的甘露丸,有缘喝到的人都可以受益。

  从北京回来后,虽然心里明白,成为一名正式的佛教徒后,要做些什么,但身边也没有引导的道友,而自己刚皈依,信心说没有吧,好像也有一点,说有吧,也不足以促使我主动去寻觅和学习正法。后来看了学院堪布写的《苦才是人生》和《做才是得到》这两本接引世间人的书,启迪了我想正式学佛的发心。

  自己也算一个小小的知识分子,从事世间的教育工作30多年。30年来,一直考虑的是怎么样按照书本上的教学目标去教育学生,勤勤恳恳地备课、授课并批改作业,很少再去主动摄取别的知识,不仅从未接触过佛法的正统思想,甚至这方面的书籍也几乎没有阅读过。真不知,除了教学大纲和教科书之外还有这么多要值得学习的好书。慢慢的,对佛和佛法有了一些了解,并且也喜欢上看佛法类书籍。目前正在阅读的是上师的《次第花开》,不仅教我怎样闻思修,而且其中放生问答部分切实解决了我很多在放生中的疑惑,非常受用。

  后来看了学院堪布在全国各大高校的演讲集,也有很大的启发:原来很多名校的师生都对佛教感兴趣啊!那么佛教一定有她的魅力和可推崇之处,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高级知识分子和公众人物都信仰佛教呢?佛教的影响力这么大,自己竟然一无所知。现在想来,真是惭愧至极。

  不过,还要感谢女儿引导我走进佛门,女儿是我的道友,也是我后半生的向导。在此,我要先对她说一声:“谢谢你,我的好女儿”。如同上师在《次第花开》中提及的为阿妈晚年安心修行提供方便,我们也没有辜负这一世母女的缘分。

  我的学佛之路才走了很短的一段,但已经深深地感受到这是一条光明之路、快乐之路。最大的感受是,从身体状况上来说,好像去掉了很多包袱,轻松很多,从性格上来说,比以前快乐很多,从生活态度上来说,比以前潇洒很多。虽说一点修证境界也没有,但是现在的我跟前几年相比,确实少了很多烦恼,不再被那些物质生活和世间热闹无法排遣的孤单寂寞而困扰,心里也没有往昔那种空荡荡的感觉。的确有和很多接触佛法较晚的师兄类似的感慨:要是能够早一点接触佛教,早几年开始学习佛法,真不知会少生多少闲气,少走多少弯路哩!

  现在做饭时随口就哼唱一些佛歌歌曲。傍晚出门锻炼时,也念着阿弥陀佛的名号,有次把带有《助念往生仪轨》的小音乐盒挂在车把上绕河,不知怎的颠了一下,音乐盒自动打开播放,心里觉得不可思议。晚上睡不着时,躺在被窝里就回想白天看书时印象深刻入心的教言,看一看女儿放在我手机里的各种佛教视频音乐,《空空歌》、《喇荣课颂集》、《入行论回向品》等。其实不接受新鲜知识这么多年,再去背一些咒语和颂词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开始女儿给我手写的八句回向偈颂(文殊师利勇猛智……为得普贤殊胜行)不知断断续续背了多长时间。现在找到了自己的一套方法,多念加倍咒,一遍一遍多读多听,并祈祷上师加持,晚上睡觉之前拿出来背一背,第二天早晨起床后也先背一背,这样不知不觉就记下来了。有时背不下来,的确会有一种挫败感,但我想这还是自己不够精进的缘故,再再地祈祷上师。就像对甘露丸的信心很大一样,我对各种明咒和佛菩萨圣号的信心也很大,现在助念仪轨上的全部咒语都会背了。有次看到百字明加持力非常大,就晚上十一点给女儿打电话问怎么念,她逐字念给我听,并让我多看上师的开示《生命可以改写》,后来又把上师的念诵传承播放给我听。

  年前女儿告诉我上师生日有为期两个月的放生供灯共修,于是连续供灯两个月,还积极参加我们县城一座寺院的放生活动。女儿帮我请了转经轮,虽然还做不到不离手,但是也会经常转一转。城中心有一座古老的佛塔,有时傍晚出去散步,再也不漫无目的地轧马路而已,而是去转绕这座佛塔。而且边转绕边背诵《普贤行愿品》中的四句偈颂“清净一切善业力,摧灭一切烦恼力,降伏一切诸魔力,圆满普贤诸行力”。

  学了佛法,也开始持咒放生供灯,但还是要从生活中的点滴做起啊。家属区楼下的垃圾道里,经常会看到邻居们丢掉的干瘪馒头等一些食材。于是我就在楼道里钉了一个铁钩,上面挂了一个空口袋,并对邻居们说:“剩下的饭菜不要再扔掉了,怪可惜的,你们以后就把能回收的饭菜放在这个袋子里。”想来也是上师的加持和感召,每隔几天,就能收到满满的一口袋饭菜。有时也号召弟妹从她小区里收集邻居扔掉的饭菜,她没有接触过佛法,但积极响应。我有时候爱面子不好意思跟邻居讨要,她比较大方,回去就说了,每过几天送来一塑料袋剩馒头。从这一点上,我更加相信人性本善。我收集剩饭剩菜来做什么呢?

  在城郊有一处景观河,刚建成的那几年,垂钓的人非常多。这两年情况有所改善,而且一些放生的人在这里种下了很多善根。同样的,这条河里有我亲手放生的鱼和泥鳅,它们从我手上获得重生,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有时会担心它们缺少吃食,就把干瘪馒头碾成渣渣,撒到河里喂它们。

  现在,我不但自己学法,有时还给别人讲一讲,虽然智慧浅薄的很,但总想把这么好的佛法传播出去,让周围的人也一起受益。上师在《生命的依怙》这篇开示中也说了弘法不只是坐在法座上讲法,有很多种形式呢,其中一种就是跟周围的人结缘法本和光碟。我把看过的法本推荐给一些退休的老同志,众生的善根也是千差万别。他们有的说非常好,和我一样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还问我何时有机会去拜见上师。在一起散步锻炼身体时,大家聊天的内容也不是东家长西家短了,而是探讨一些法本上的教义。有的呢,甚至半年过去了连书籍的包装纸也还没有拆。但也没关系吧,能摸一摸法本,看一眼上师的法相,在他们的生生世世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正月初四是老母亲的生日,和女儿的想法不谋而合——为她老人家放生。这大概是她八十年来,第一次有人这样为她庆祝生日。到了菜市场,女儿说随机看到随机买,不要挑。但我还是挑了几条肚子里带鱼籽的母鱼。虽然这是一种分别念,但上师也在《放生仪轨与问答》里面开示说这是一种好的分别念。我想,这不仅仅是三条鲤鱼,如果这些鱼籽有神识的话,不知是多少条生命呢。我自己吃饭很随意,儿女们不在家的时候,早晨做一些蔬菜汤,煮一锅面条,可以吃一天。但是为了孩子和父母,这一生的确是造了不少杀业。好在现在遇到了忏悔和补救的方法。二月初八这天,我又去参加集体放生,儿子破天荒地从口袋里随喜了我一些钱。这件事让我开心好久。

  回想这一年的学佛态度和收获,只四个字“初学乍行”,闻思智慧很浅薄,日常修行也很不到位,与上师对弟子们的期望相去甚远。深知自己习气难改,活了六十年才迈进佛门,确定了人生目标,但一切还不晚,祈祷上师加持自己精进一点,更希望有机会能再次拜见上师,听上师的笑声,得上师传法。

  有次看到“根本上师”这个名词,虽然不理解但有种特别不一样的感觉,打电话问女儿:“什么是根本上师?希阿荣博上师是我的根本上师吗?”她说:“要看你和上师的缘分,以及对上师的信心。”

  我希望是。

 

弟子 多吉措
2014年3月16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