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责任

  作为一名“九零后”,虽已升入大学的我,却总令爸爸妈妈百般费心操劳。也许是由于家里只有我这一个女儿的缘故,从小到大,父母便将热切的关怀与期望全部寄予在了我的身上。

  而我却体会不到父母的这种良苦用心。已入大学,按说应好好学习,我却将大量的时间用在了无意义的事情上。有时,一个下午便在网络上度过;有时,老师在台上正认真讲课,我却昏昏地睡了过去。大学生活如梭般飞逝,我却感到自己的智力、执行力和决心甚至不如高中时强。然而,感觉归感觉,我最多只是哀叹一下,有时找些动力、骂骂自己,终究没有认真严肃系统地把这些——拖延、浪费、无计划性,甚至滥刷购物网站等等的问题当一回事来好好解决。因为,自己觉得身边的同学和我的情况大抵一致,自己因为学佛的缘故,说不定还算好的呢。还是心安理得或做贼心虚地浪费着父母的金钱、自己的时间,虽被良心扯着,有时却甚至都麻木了。就这样一耽搁、再耽搁,转眼,已经到了临上大三的暑假。

  那时我已经遇到了普贤放生,有时参加共修,甚至还见过尊贵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一次。还记得每每来到共修的会场,师兄们手中不停捻动的念珠每每令我惊讶和感动。我佩服这里的师兄是那么精进,也感慨于上师慈悲迅猛的加持力。共修结束后,我总不禁思索,为什么这里的师兄都这么用功努力,行为举止也那样慈爱得体;而我,总像个在路边被捡到的孩子一样茫然无措。回到学校,看着大把大把的时间被散乱浪费过去,我痛骂自己,抽自己的嘴巴,却没有像自己期待的那样真正改好过。

  忽然一个珍贵的机会在我眼前划过。那是在一次共修后,师兄询问大家七月份是否去扎西持林。扎西持林!这一圣地,本孤陋寡闻的我也有幸听师兄提过几次,他们说,那里的天是真的蓝,草是真的绿,空气中和每一个修行人的脸上都弥满慈悲安详;而且,那也是几乎天天都能见到上师的地方。

  环视四周,身边精进修行的师兄们好像都去扎西持林住过一段日子。我在想,难道他们的慈悲与精进,是来源于扎西持林圣地非同一般的加持力?觉察到这样的念头,我暗笑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却抑制不住想要去扎西持林感受一下的冲动。

  记得在启程前,同去的师兄发来邮件,提醒我,在去扎西持林朝圣的行途中,从准备行李开始,便已是一场身向圣地、心向圣境的庄严修行,应当发一个很好的心,为了所有所有的众生离苦得乐而采购、备好行囊。

  我当即惭愧,自己去扎西持林的动机不能说一点没有为了众生,多数却还是为了自己。从这一刻开始,我逐渐意识到我与师兄们真正的差距在哪里。由是,为了见贤思齐,我也尝试着,为了更多的众生而计划、采购、准备行李。也从这一刻开始,我意识到这场旅途可能具有的非同一般的意义。

  启程,租车,一切顺利。我和师兄们都很惊讶,本把我当做小孩子照顾的父母如何能放我一个人出去。终于到了圣地。上师安排我们住在小小的温暖的红房子里。我同几个师兄一起——他们都正处盛年,事业有成,又精于修行,对上师怀有无比的信心。而我……想到自己,想到自己日常、在学校的所作所为,看着师兄几乎从来没有停下转动的念珠,我羞惭地低下了头,拿起手腕的珠子,开始一粒一粒地拨……虽然仍旧常有中断,但我相信,动机不同,结果便会不同的吧。我好好学习的这些师兄们,他们目光里的慈悲,他们行、住、坐卧中透出对他人的关切,无不分明地告诉我,师兄们的修行,不仅是为自己,而是真真正正为了他人、为了更多的生命而奉献的。而这种发心,正是我所欠缺的。

  在圣地一天天的日子见证了太多师兄的眼泪——有时在上师开示时,在灌顶后,甚至在食堂的发心工作过程中,都有师兄流下感动的泪。我不知道,也无从揣测这泪水的来由,是因为被师兄们的善良打动,还是由于对上师眷眷恩德的感谢,只是,不经意的,同样的泪也由自己的眼间淌过。

  在圣地,衣服一天天地脏了,心却一天天地干净了。师兄们脸上的笑容像小孩子一样纯洁,那也是写在上师脸上的笑。每天早上,师兄们在路上相遇,合十问候,没有猜忌、冷漠、麻木、怀疑,没有社会上甚至学校里你争我夺的压力。看着师兄们明镜般的笑容,我暗暗在心里感慨,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竟可以这样简单、澄澈。

  在圣地,让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那在阳光和月光下闪耀着,徐徐顺转的转经轮。还记得,最大的经筒需要几个人一起才转得动;而小小的经筒排成一排,环绕在金刚萨埵百字明咒经筒的周围,齐整而庄严。还有涵摄着各种本尊咒语、殊胜经文的经筒排成一列,有的经轮每转动一圈便发出清澈的钟声。信众们在大经筒前礼拜,俯身贴地,又去一圈圈地转绕金刚萨埵的经轮,晴天如是,雨天亦然。僧众、师兄持咒的声音,伴着经筒转动悠悠然的轰鸣声,和着雨,和着风,和着阳光与凌而不寒的温度,为周围每一方空气,为近处的村落、远方的城镇送上祝福,带来上师和弟子们最美好的心意。

  我跟着同屋的师兄们一起转绕金刚萨埵转经轮。一开始,我漫不经心地,像在玩一样好奇地转绕,既没有发心,又不专注。转了一圈又一圈,我忽然发现在不远处的施工工地上有一位僧人似乎在冲我喊着什么,一边喊还一边往我的方向丢石头。我有些惊诧,慌忙失措地跑过去询问情况,心想是不是我这样的人呆在圣地太不如法了,应该赶快回家去,还是那位僧人能够看得见我心里乱七八糟又无记的想法?

  然而一问才知,那位僧人喊叫的对象好像压根就不是我,原来他是在指导一位工人施工的步骤。我搞错了情况,在僧人面前惭愧得无地自容,但见他沧桑而温厚的面容仍带着微笑,便也不觉得那么尴尬了。僧人用藏地风格的汉语叮嘱我,说是要注意安全。我点点头连声道谢,心里面暖暖的,也为自己并不是将被赶出去了感到欣慰。当回到转经的行列中,我手拨经轮继续转动,心中却延续着那份温暖和宽慰,之前的紧张和散乱似已消去大半。我心里想着刚才遇到的那位僧人,又想起在这里遇到的似乎每一个人,僧众、师兄们都是这样和善,简直就像是自家的母亲一样。

  忽然,妈妈的面容映入我的脑海,我瞪大了眼睛,惊愕——这竟是头一次,这么清晰、这么深切地想起了妈妈。妈妈,母亲!我看到她在我临行时为我悉心地准备行李,又百般叮咛要我注意安全。注意安全!妈妈的眼睛本那么明亮,却似被我的不懂事蒙上了灰尘;妈妈的面容依然美丽,只是,掩藏在缕缕青丝下的白发,那似是只有我们一家三人知道的秘密,却诉说着母亲多少操劳的心绪。

  母亲和蔼地笑着。我不懂事、不顺从甚至发脾气,母亲依旧笑着,带着一脸的愧意。我看着母亲,知道该惭愧的明明不是她,而是我,是我的不懂事让妈妈操碎了心,而她却依旧在尽着最大的努力,以她特有的方式爱我、对我好。

  这是我今生今世的母亲。而往前几百生、几百世的母亲不都是这样?我的眼泪涌出,惭愧,母亲们为了一个人这样的付出,而我却不理解、指责她们,怨她们这儿没有顾上、那儿没有做好!但她们是凡夫,又不是神。谁再求全责备,谁就真的是愚不可及、不可理喻了。

  我流着眼泪继续跟着师兄们转动经轮。经轮继续旋转,映着太阳的光辉,将正法的光明、忏悔的清净撒向扎西持林,撒向宇宙大地。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要为了所有所有的众生而发心。这不是造作,这是本该尽到的孝义。

  回想起我曾对众生作出的种种伤害,我的心隐隐地作痛。那是曾经百般珍爱我的众生,我却不懂他们的付出,只考虑到自己的得与失,从而辜负了他们的恩情……而这世上多少人又与我相同!我们跌跌撞撞地为了保护自己,而伤害了曾经恩德最大的母亲。我想,如果早一些明白这个道理,那么想改掉拖延症之类的事,也不再成问题了。那时,想必不用鞭策也会自动精进的。

  经轮继续转动,愿它慈悲的光芒普照大千。

  回到住处,再看师兄们不停转动的念珠,我好像更能理解了什么。师兄们的笑是慈心,带给身边的每一位众生温暖和快乐,而师兄们的泪,像扎西持林的天空一样澄澈——那是为上师、为众生而淌下的清净之滴。

  在忏悔的淙淙咒声中,我们度过每一个白天;在法义的分享中,我们和枕安眠。在扎西持林的日子,像一个美丽干净的梦。直到现在尽管又身处校园,它仍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提醒着我,要拥有一颗干净的心,学会去爱、去真心为身边乃至世界上的每一个人、生命考虑,关心他们的前世今生的幸福乃至解脱;因为这是我作为所有众生曾经或现在的孩子,理所应当尽到的责任。

 弟子 慈诚清措
  2014年9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