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永远追随您 我的大恩上师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

  粗涩的文笔,无法表达出弟子对大恩上师的思念与感恩。

  思念您,大慈大悲的上师,祈请大恩上师长久住世。

  感恩您,大慈大悲的上师,祈请大恩上师永转法轮。

  小时候,很相信命运。相信抬头三尺有神明,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感慨人与人是不同的,每一个人都很努力,得到的结果却大多不同。

  长大后,会想人活着是为什么?人应该怎样活着?学过的知识已经无法解释遇到的困惑,会看些哲学方面的书,有些问题似乎找到了答案,有些问题却怎么也找不到答案。

  喜欢旅行,喜欢到天阔地广的地方,每当离开城市便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喜欢独处,喜欢独处时,与心灵对话,思索着总也找不到答案的问题。

  生活上没有太多让我担忧的,但内心总是觉得缺少了点什么。总觉得有什么在召唤着我,在不远处等着我的到来,而我却正茫茫不知所以然。

  零七年九月踏上了去往拉萨的路,是去旅行。

  途经塔公草原,旅伴们拿着相机四处走走,我走进了塔公寺。塔公寺里人很少,进了寺院的我,自然是见到一个殿就拜上三拜,无意中走近一个大殿,刚想进去,就被一个僧人叫住,让我把鞋脱掉。进大殿脱鞋,倒是第一次遇到。但经常旅行在外的我,入乡随俗的道理还是明白的,很听话地把鞋脱掉。进入大殿,当我的目光瞻仰到金碧辉煌无限庄严的佛像时,不禁五体为之屈贴。在佛像的左侧,有个搭了木板的台阶,前面的藏民由这个台阶上去,虔敬地把哈达献上并顶礼。我也照着这么做,当我顶礼完,双手合十,抬头,凝目瞻仰到那如莲花瓣样美妙的双眼,刹那,泪水涌出,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委屈。委屈之余,有点惊慌,为什么会这样,不明白,很久都没有流过泪了,怎么会没有理由地委屈呢,自己是来旅行的呀,是来休闲的呀,是来开心的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冲动呢?无法解释,这个疑问一直在心里缠绕。出了塔公寺,才注意到寺门口的碑文介绍,大殿中供奉着的是与大昭寺无二无别的觉沃佛。

  后来到了拉萨,在哲蚌寺顶礼弥勒佛八岁等身佛像时同样出现这种情况,我更加疑惑了,不知所措。

  从拉萨旅行回来以后,每天忙碌着,慢慢地就把这些淡忘了。

  那一天,零七年农历十二月初八,一个我永远不能忘记的日子,一个让我幸福无限的日子。感恩师兄,我遇到了我的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随着上师的响指,刹那间我安定了,知道今后自己的路该要怎么走。上师开示以后,师兄们都上前请上师加持,我又是期待又有些害怕,最后也是跪在了希阿荣博上师面前,上师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我,我双手合十,诚惶诚恐地请上师加持于我,当上师把一本经书放在我头顶并诵着经文时,瞬间我不能自己,任凭热泪狂涌,大声地抽泣着,像失散了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妈妈,找到了家,找到了依靠,自己是那么的委屈,觉得找得好累好辛苦,大恩上师,您怎么才来啊!

  这似曾熟悉的感觉,让我忆起了曾经的那份委屈,那份疑惑,终于明白了,我遇到了我心目中的释迦牟尼佛,弥勒佛,就在我眼前,我的大恩上师啊。是诸佛菩萨不可思议的加持,并引导着,让我找到了生生世世的依靠,生生世世的怙主,我的大恩上师啊!弟子诚恳地祈请您,请您不要舍弃弟子,我的大恩上师!

  希阿荣博上师开示,要求弟子吃素,暂时做不到也要往这个标准上走。

  农历十二月三十,是传统的年三十,每年,年夜饭桌上都会有条鱼,按汉地传统的说法是“年年有余”,母亲去了两个市场居然都没有买到,她觉得很奇怪,我知道是上师的加持,我大慈大悲的上师啊。三十晚上照传统包饺子,我随口说了一句,“妈妈包点素馅的吧,”母亲就包了。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清晨,我吃上了素饺子,而从这一顿开始吃素了,就一直吃了下来,家里很平静,很自然,偶尔一句要多注意营养就再也没有说过什么,现在他们也不吃活的了,肉吃得也很少。母亲有时会觉得很奇怪,说我这么一个爱吃肉的人,说不吃就不吃了。真的,没有想过会是这么容易,没有克制,家里也很顺畅。如此轻松顺利,心里明白这都是上师三宝的加持,我的大恩上师啊。

  初入佛门,佛法道理知道的是少而又少,但每天能有功课做觉得是件很幸福的事,因为知道自己每天该做什么了。由于自己的习气,慢慢地又懒惰起来,《金刚经》也没有一天一遍了,持咒的数量也日见减少了。当看到上师开示《如何做功课》时,自己泪流不止,似乎上师用慈祥的目光凝视着我,问我,弟子你做得怎样?我羞愧得无颜以对。

  “另外我也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大家每天都能从认真地完成自己的功课开始,精进地修持佛法,最终走向解脱之路。”看到这一句,我的大恩上师啊,愿愚笨弟子生生世世追随着您,永不做让大恩上师起厌离之事,请您永远摄受弟子,菩提路上无论千难万苦,我愿一步步踏踏实实地追随着您,没有疑虑,没有徘徊,没有退却。

  扎西持林,一个寂静清凉之圣地。

  今年藏历四月,诸佛菩萨的加持,感恩师兄的祈请和大恩上师的慈悲恩准,来到了让我魂牵梦绕的扎西持林,时隔一年多,终于可以再次亲近日夜思念的大恩希阿荣博上师,那种幸福、那种喜悦、那种紧张无法言表。

  清晨,飘着小雨,神山云雾缭绕,天空中还有些奇妙的云彩,变幻着。围绕着扎西持林转绕,空气是清新的,深深地吸上一口,所有的烦恼似乎都被这清凉彻底洗涤;心灵是宁静的,却无处不充满着喜乐。四下静悄悄的,偶尔的鸟类被我的脚步声打扰着飞来飞去,吱吱喳喳,偌大的野兔一蹦一跳着走过。噢,心中的圣地扎西持林,如果能永' ;&,"vIE' ;&,"师的身边该多好。

  扎西持林觉沃佛殿,再一次拜在觉沃佛前,发愿后,朝着希阿荣博上师房间顶礼。仰视着上师的房门,门帘是拉上的,心里祈盼着可以亲近上师。心念刚一动,上师掀开了门帘,站在我的眼前,万分欣喜激动上前,上师问我有没有去拜觉沃佛,回答到弟子刚刚在觉沃佛殿里,上师爽朗地大声笑着,重重地拍打着我的头顶,刹那,心里明了,喇嘛钦!喇嘛钦!您无所不知,我的大恩上师!

  在扎西持林的时间,是短暂的,不经意就到了离开的时候;在大恩希阿荣博上师身边的时间,是停滞的,心永远停驻在与上师相逢的喜悦。当车缓缓地驶出这圣地的时候,心中默念,扎西持林,我一定还会再来。

  永远追随您,我的大恩上师,弟子已在外飘泊太久,带弟子回家吧。

  作者:扎西曲希

  藏历土牛年四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