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迪勒:堵着鼻孔去闻法(下)

  2014年8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造访了迪勒儿子的新家。迪勒有两个儿子,兄弟俩没有分家,刚搬进新居不到两个月。之前,兄弟俩与父母一直生活在位于养老院入口处的老院子里。

  迪勒的大儿子才贡较为健谈,通过与他的交谈,我们看到了在儿子眼中迪勒的父亲形象。这位人到中年的康巴汉子告诉我们,从自己懂事起,父亲就为他们兄弟俩定了三条“家规”:第一,我们都是有来世的;第二,我们要深信因果;第三,我们对上师三宝的信心不能退转。从那时起,佛法的甘露已经通过父亲的言传身教,一点一滴地浸润着孩子们的幼小心田,当孩子们长大有了各自的世间事业,这份经年培育出来的善根也已在心里抽枝出芽。

  “其实我都没有太多机会见到我爸我妈,这些年他们出了家,把时间都用在了修行上,和我们几乎就没什么话说。以前没出家的时候,每天我们起床老两口早都各自转山去了,晚上我们睡的时候,他俩还在各自的屋里念经、做功课。”才贡还告诉我们,除了每天的忏悔、持咒和发愿往生这些功课,似乎任何事情都已和父亲无关。迪勒患病这些年,按他们哥俩的经济能力,完全可以带父亲去医疗条件很好的大城市看病,但在老人家眼里,抓紧时间安住修行才是最要紧和最迫切的事。所以他和弟弟数次提出带父亲去汉地看病时,都被迪勒拒绝了。“我爸说,如果是去附近的藏医院看病他就愿意,如果要走远了,他就不去了。”

  在孩子们的眼里,迪勒夫妻俩几十年来几乎从未对世俗享乐流露过一丝贪恋,比如盖房子这种在常人眼里极为重要的事。儿子们刚入住的这处新房修建用了三年的时间,三年中迪勒夫妇从没来看过一眼,也从未向任何人过问过关于房子的哪怕一点一滴。虽然父子情深,但诸如此类,老两口却完全不执着,房子建好后,两人也仅来过一次,像访客般待了两个小时就离开了。

  迪勒对上师三宝的信心,也令儿子对父亲敬重有加。席间,我们聊到了迪勒供养土地的事情。

  把自己家的土地供养给上师三宝的弘法利生事业,是迪勒夫妇多年的心愿。无垢光尊者在《如意宝藏论》中写道:“具德上师是弟子一切智慧功德的来源……我们得在上师的引导下学习取舍因果,以上师为对境迅速有效地积累福慧资粮。”提供经堂是转梵天四因之一,经云:“何人建造经堂,乃为七种实福之首。”有缘向上师三宝供养土地,必定能积累无量福德。然而,无余供养意味着老两口将不会给两个亲生儿子留下哪怕一寸土地。

  “那个房子是你们从出生开始就一直生活在那里吧,现在父亲把这个房子土地都供养出去了,你们对这事是怎么看的呢,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们忍不住问道。

  “能有机会供养上师三宝,这本身就是我们一家的福报。如果我们两兄弟继承了父亲的土地再卖出去,那样确实可以得到一笔数目不小的钱,但这个钱是有限的。可是如果把土地供养出去,以后无论上师在这块土地上修建什么三宝所依,都一定会给众生带来巨大的利益,这个利益却是无法计算的,卖地得来的钱肯定没法和它比。而且因为这个供养,我们自己也能积累未来解脱的福报资粮啊。”昏暗的灯光下,安静的客厅里,这位康巴汉子简单直白的话语,掷地有声。

  当初,迪勒向两个儿子提出供养这一想法时,父子三人就一拍即合,都同意将土地尽数供养给上师仁波切的弘法利生事业。随后,儿子们从亲戚家借了一块土地,着手修建新的房子。新居建好后,儿子们便携妻带子从原来的房子里搬了出来。

  土地意味着可以兑现的财富,而众生最易执着的便是财富,如果没有对上师三宝不共的信心,迪勒一家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偌大一块土地拱手送出的。才贡还笑着告诉我们:“父亲把家里的地全部供养了,在他眼里,我们房前的院子也已经归属三宝,所以他一再提醒我们不要再把汽车停到院子里,偶尔我们没记住,父亲就会一脸严肃地找过来……”

  受父亲迪勒的影响,才贡现在对自己的孩子们也没有太多要求,只希望他们未来不要被生活拖累,能够安心修持佛法。原本才贡是有条件把家安在甘孜县城附近的,那里的生活条件会优越很多,但他和全家人都更愿意住在扎西持林山脚,住在离自己根本上师最近的地方。而且家在圣地,孩子们还能常受熏陶,从而对上师三宝生起信心——这份从父辈传承下来的信心,是家族的珍宝,必须一代一代接力下去。

  身有疾患仍不辍修行,虔敬自律严堵双鼻去闻法,在人来人往的家里清凉安住,愚公般绕塔捡石子,不恋世法无余供养土地……虽然老喇嘛迪勒无法正常言说,他给我们的印象也仅是些碎片,但这些碎片自然拼合,一个寂寂修行的长者形象便跃然而出,令人肃然起敬。

  或许,对一个八十岁的老人,这就够了。

在自己房间里持咒的迪勒,摄于2014年3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