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味道

  经常我都会闻到别人闻不到的一种味道。

  前一阵子,在峨眉山一座寺院的斋堂里吃饭时,突然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的生猪肉的味道。还有一次,我用清澈的山泉水洗脸时,突然闻到强烈的鱼腥味,熏得我只想呕吐。我生活的寺院很清静,餐饮中没有荤菜,周围也没有人杀生。这味道别人都闻不到,单单只有我能闻到。它让我充满了罪恶感,想到自己背负的沉重杀业。

  我出生在河南南阳,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

  我家一直是以养猪和杀猪为业。2002年,家里又开始经营一家小饭店,供应卤猪肉、猪耳朵、猪肠子和猪头。我之前在饭店帮忙,清洗猪肠对我来说是经常干的活。空气中时常弥漫着泡在开水中的猪肉、猪肠的味道。那时我还没学佛,觉得这种味道很正常,也不觉得恶心害怕。

  家乡学佛的人很多,过去也曾有人跟我讲过佛法,但是我听不进去。虽然没学佛,但是我却吃素了。第一次吃素是“非典”那年(2003年),我在山东一建筑工地打工,突然就吃不下去肉,吃了就要吐,没有什么原因。过了“非典”,我又开始吃肉。第二次吃素,是2011年秋,我在南昌陆军学院学习电子商务。有一次在一家永和豆浆店里,我和一些同事聚餐,我们分几张桌子吃饭。隔壁桌子,有一朋友对同事说,不要吃鸡爪,这很不好,因为众生都有灵魂。我当时正在吃荤菜,一听,马上就吃不下去了,直想呕吐。这以后连鸡蛋和肉边菜都吃不下去。吃饭时,沾到一点鸡蛋就想吐。我想这大概是因为自己一直相信灵魂的存在吧。9岁那年,我在家门口见到一个人,后来把这事告诉家里人才知道,我见到的那个人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真正开始信佛是在2012年的夏天。有个同事拿了一本《虚空放生》的书给领导看,领导随便翻了几页就放在办公桌上了,我拿起来看了几页却被吸引住了。当时有朋友叫着去香港玩几天,在去香港的路上,我一直读这本书。这本书里讲到,杀生多的人,很多都有现世的报应,比如杀蛇很多的人,有的皮肤变得跟蛇一样。还有很多其他案例,每个案例都很具体很真实,案例中当事人具体住在哪里都写得很清楚,他们很多人现在还健在,让人不得不相信这些因果报应。书中也提到放生会得到许多殊胜的利益。

  几天后回到南阳,我就决定参加放生。我在网上搜索南阳放生的团体,辗转找到了南阳普贤放生的联系方式。我赶紧打电话过去,第二天刚好就有共修放生,于是就跟师兄们一块参加了放生。

  参加放生不久,有一次在上班,快到吃饭的时间,我闻到办公室里突然有很浓的清洗猪肠的味道,与我当初在饭店帮忙时闻到的一模一样,这种味道大概持续十几分钟。与我在同一办公室的有十多人,问他们,他们却说什么也没有闻到。我想这并不是我的幻觉,有点害怕起来。第二天,在同一时间里,我又在办公室里闻到很浓的鱼腥味。闻到猪肠子的味道不奇怪,因为这是自己以前经常闻的味道。闻到鱼腥味,我却感觉很奇怪,因为自己很少杀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请教过很多人,给的答案都让我不能信服。后来,有因缘碰到一位出家师父,他十四年不曾倒过单,我向他请教这个问题。师父开示道,你这世不杀鱼,但前世不一定没杀过。这个答案我觉得很有道理。

  后来我就经常去放生,没有特殊的事情,我几乎每天都去。有钱就出钱,没钱就出力,我想通过放生来清净自己和家人的罪业。      

  在放生过程中,我更确信所有生命无论大小,与我们人类一样都是有感情的。在水库放生蟾蜍时,考虑到蟾蜍跑得慢,担心放生后会被别人捉走,我们特意把它们放生到比较偏僻的地方。后来,我们发现有些蟾蜍,会特意从水里游过来送我们。我们对它们说,你们走吧,它们像听得懂话似的,就走了。乌龟也是的,通常是边游向水中央,还不时回头看看我们。谁说只有人类才有真正的感情呢?蟾蜍和乌龟对我们的感恩不正说明了动物有着和我们一样的情感吗?

  以前在家帮忙杀猪和在饭店帮厨时,从来没意识到猪像我们人类一样不喜欢痛苦,它们也怕死,渴望活着。参加买生后,能体验到无论哪种生命都渴求获得安乐,惧怕死亡。轮回中的旁生,生命真的很苦。狗一直是人类的好朋友。在菜市场或其它地方买生时,我亲眼看到很多漂亮的狗被人直接用砖头砸死。杀鱼时,很多鱼被砍切成鲜血淋淋的几部分了,还会蹦很长时间,场面很是恐怖,让人不忍多看。那些可爱的兔子,被他们用刀活着剥皮……这些生命很可怜,死的方式特别残忍痛苦。

  书上说:杀灵性大的众生,果报来得快。爸爸说前阵子挖墙角时,碰到有几条小蛇,直接就把它们打死了。我很害怕杀蛇的果报会很快成熟,因为之前看过很多类似的案例。有的蛇被砍成几段,蛇头还跳起来,把人咬死了。为了帮助爸爸,我一边放生,一边诵《地藏经》忏悔和回向。连续放两天生,念了六七部《地藏经》,晚上睡觉梦见自己趴在草地上呕吐。醒来后也想呕吐,感觉头痛头昏。我强忍着继续念地藏经,后来就好了。

  这以后,我经常在洗脚时会闻到开水烫猪的味道,就是已经被宰杀的猪在开水锅里被煮的味道。我想自己能闻到这些味道,一定是杀业果报,自己和家人这辈子杀业已经很重,无始劫以来杀业更不用说了。菩提洲网站发起忏悔业障的十万百字明共修,我知道得比较晚,还是参加了,发誓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完成共修任务。念百字明时,我即使站着念,或者在佛堂转绕时念,也经常想瞌睡,有时走着走着会一头碰到墙壁上。我想这种瞌睡也是因为自己业障太重,但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念诵忏悔。有一次在寺院客堂里念着睡着了,突然醒来,看见一尊绿色的金刚萨埵佛像出现在面前,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业障得到清净的征兆。但我还是坚持忏悔,我总是跟人说我的业障特别重。

  放生没多久以后,我就感觉自己慢慢不喜欢现有的生活。我们家乡,喝酒很盛行,放生后,我酒肉都不想再碰了。不吃肉,朋友还可以接受,可是不再喝酒,朋友却受不了。发愿不喝酒后,较好的朋友一起吃饭,非逼着自己喝酒,有几次拗不过喝了,心里感觉非常难受。后来就开始远离那些酒肉朋友。学佛之前,自己是经常请客的,工资百分之八十到九十都花在请客上。喜欢请客吃饭,主要是因为自己以前酒瘾很大,想找人陪。没人陪的时候自己一个人也喝。后来听上师讲一公案,是宗喀巴大师给他弟子讲的。讲一个生前卖酒的女人,死后转生为石头里的青蛙,于是就决定戒酒,说不喝就不喝了。

  放生没多久,我就想出家了,但是家里各方面有很多违缘,出家念头不太稳固。

  2012年11月,上师生日,我去成都跟上师一起放生。到了放生集合地点,有很多屠宰场过来的车满载着牦牛和羊,这些牛羊需要换到另一些大卡车上,然后开往藏地放生。我看到有人想把它们赶到开往藏地的卡车上。这些牛羊惊慌失措,丝毫不动。上师仁波切见状赶紧阻止这种行为,迅速跑到车顶上,对着牛羊念诵经文,不一会,牛羊就自动走向另一辆车了。上师慈悲念诵能有这么大力量,这一幕场景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这次放生后,我去拜见上师,祈求上师加持我能出家,上师把金刚铃放在我头上念经作加持。很快,我去了乐山一座寺院,准备出家。有一次,在寺院斋堂帮忙时,我突然从桌子上摔下来,下巴磕了一个比嘴巴还大的口子,很深。缝了好几针,医生说我一段时间内不能吃硬东西,只能喝稀饭。怎么会摔得这么重?我觉得非常奇怪,因为那张桌子特别矮,一般不至于摔倒,即使摔倒也不会有多严重。我想这可能就是自己杀猪的果报吧。以前家里杀猪时,我通常都是帮忙用铁钩子钩猪的下巴。我受伤的位置也是下巴。应该是上师的加持,伤势不像医生预料的那样,我可以吃东西,米饭稀饭都没问题,而且疼痛不是太厉害。

  几个月后,我出家了。从看《虚空放生》,信佛,放生到出家大概半年多一点。

  2014年7月底去扎西持林参加了金刚萨埵和莲师法会,期间给上师说了自己总是闻到乱七八糟的腥臭味,吃东西有很大障碍,上师当时并没有说什么。法会结束后,我去五明佛学院,路上吃东西就没有任何障碍了,在饭店里吃素食就没有那些肉的腥臭味了。最近去了以前曾经常闻到腥味的几个地方,发现再吃东西不会闻到这些味道,不存在吃饭的障碍了。上师的加持真的不可思议,感恩上师三宝,感恩诸佛菩萨!

 

才旺沃色口述
格绒拉珍记录整理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