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白玛拉姆:十五年里只出去过一次

 

(觉姆白玛拉姆   摄于2014年3月)

  “十五年里只出去过一次。”年近八十岁的觉姆白玛拉姆说的这句话,给我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一个偶然的机缘,我们从达森堪布那里得知,养老院里有一位叫白玛拉姆的老觉姆修行很好,于是我们决定跟随老人家转一次山,顺道了解一些她的故事。 一个初春的早晨,我们早早地站在老人们每天转山必经的路上等待白玛拉姆。因为还不认识她,我们只好对照着手机里别人给的照片逐一辨认。
晨曦中,老人们三三两两地走来,不少人还戴着防晒的大口罩。到过扎西持林寂静地的汉地居士多会有这样的感觉,扎西持林养老院的老人们似乎彼此都很相像:相仿的年龄,一样的法衣,相似的转山姿势,普遍的虔诚精进,甚至连笑容都如出一辙。因此,尽管我们瞪大眼睛搜寻,老人家还是从眼皮底下“溜”走了。
 一路打听,终于小跑着追上了白玛拉姆,她刚在七个大转经筒处转完经,正坐在降魔塔旁的石头上休息,边微微喘息边轻声念着咒,手里还摇着随身带的小转经轮。定睛一看,这张面孔其实之前早有印象——微翘的下巴、凸圆的脸颊和细弯的眼线天然组合成一张“俏皮”的娃娃脸,恒时微笑的神情,更给眼前这位七十八岁的老人平添了几分亲切。

  白玛拉姆来自扎西持林附近的超统村,和其他老人不同,养老院建院前,她就已告别家人独自搬到这里住了八年。她搬来的时候,除了世居于此的少数几户人家,这里便只有噶玛活佛的房子、佛塔和大转经轮。她搬来这里,正是为了可以随时转塔转经,专注修行。后来养老院建好了,她便正式申请入住了。
十五年的离群索居,练就了老人家极好的自理能力。养老院的修行生活充实而宁静,她每天都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从不觉得生活会有难题。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全是在家人,除了每隔十天半月地来看看母亲有没生病、缺不缺柴禾等,通常只在需要帮忙的时候才会过来,以免打扰母亲的修行。当我们问起生活情况,老人家回答得极其利索:“吃穿都不用担心,不用像以前那样东跑西跑的了,就可以安心念经,转经,转山,堪布达森他们还常常给我们授八关斋戒。总之,安逸得很!”
白玛拉姆修行十分精勤,每天三点多就起床做功课,六七点便开始转山,一天要转五圈。除了睡觉,她一刻不在家里多呆,也从不去别人家串门,家里偶尔来人时便独自坐到角落里专注地念经。和藏地多数老年人一样,老人家的膝关节很不好,只有疼痛难忍的时候才会吃一点药。但凡还能挪步,她都会坚持转山两圈以上,疼得厉害了就原地坐下休息一阵,心咒和手中的转经轮却是一刻不停。有时实在疼得走不动,就索性忍着不去理会,全天在家闭门念经,等疼痛逐渐自愈,老人家又会带着满脸的笑容出现在转山的路上。


 (行走在转山途中的白玛拉姆)

  偶尔在转山路上遇到大恩上师和达森堪布,当被关切地问及自己情况时,白玛拉姆的心里总会“像太阳出来一样温暖”。而在和我们的谈话中,每次提到“喇嘛”,她也总要躬身垂目,将手掌举至额前,凝神念诵一遍“扎耶喇嘛钦(根本上师知)!”
白玛拉姆说,自己很感激上师的恩德,所以要依教奉行,抓紧时间好好修行。上师和堪布都曾多次对养老院的老人们开示,希望他们珍惜时间,安住下来修行,不要跑来跑去。因此,十五年里白玛拉姆始终安住于这寂静之处,唯一出去过一次就是上几十公里外的甘孜县城看了一次病。而那次短暂的外出,外面那个喧闹的世界,全然没给老人家留下什么记忆。对于那片热闹的繁华,老人更没有丝毫的向往与希求。

  白玛拉姆告诉我们,她心里很清楚,自己马上八十岁了,年纪再大的话,转山也转不动,念经也念不动,活得再久也没什么意思。她“嘿嘿”笑了一阵,说道:“只要有上师和堪布在,就算自己马上走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不可能完全不怕死,到时候会不会怕也不知道,但是在这里这些年,我一直记着上师和堪布的教言,修行上也确实没敢放松,这么一想,到时候两眼一闭也就不管了……”

  话音刚落,老人家便又“嘿嘿”笑起来,举手到额前,又念了一遍“扎耶喇嘛钦!”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