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一切都是上师的显现

缘 起

  希望找到生命中的上师,可以追溯到学生时代。很感激我的研究生导师,在我正青春年少无所顾忌又烦恼重重的时候,开启了我的学佛之路。在追随导师的几年中,他对我们这些学生传授的,不仅仅是中医知识,更多的是佛法。曾经在他家里听过一个学期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是益西彭措堪布讲解的,很懵懂但很喜欢,这应当是我生命中最早系统的听闻佛法,那年我25岁。课程结束后,导师给我们每人结缘法王如意宝的相片时告诉我们,这些相片,是法王荼毗前放在他法体上得到最后加持的相片。我一直很宝贝地留着,现在就在我的佛堂上,当时我想:我的上师在哪里呢?我的依怙在哪里呢?

迷 茫

  有了家庭和孩子后,我发现自己的心力是那么微弱,曾经学习过的佛法,没能真正入心,眼前的种种烦恼还是不知怎么解决:孩子在东北老家我父母身边,老公去了北京,我一个人在南方,人家说两地分居很痛苦,我们是三地分居。种种滋味实在是揪心折磨,我看不破也放不下,时常发脾气,甚至伤心绝望。

  为了改变现状,我开始每个周末放生。我曾经鄙视放生行为,以为放生会刺激更多捕杀,放生只是形式,放生都是在求福报。而现在,当一个个生命从我手中得以重生的时候,我的内心也逐渐宽广起来。当时,我工资低,老公又在读书,除了基本的生活,我把余钱都用来放生供佛,东南西北地跑,花销很大。每当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就会感觉很踏实,心会安宁下来。后来很多同学也结伴和我放生,喂鱼的情景现在想想仿佛就在昨天,感谢大家的关心帮助,这帮我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皈 依

  2010年,为家庭团圆我选择去北京考博,虽没考上,但我可以回东北老家和孩子团聚了。在离开北京回老家的火车上,我用一晚上的时间看完了一位好友临行送我的书,书名是《佛子心语》。有趣的是,她当时并没有看过这本书,也没有皈依上师,两年后她成为上师的弟子,我们成了金刚兄弟。

  我是流着泪看完这本书的,热泪不能自已,模糊了双眼。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希阿荣博”这四个字时,我就想哭。看到书中的文字,我的内心涌动着委屈、感动、伤心……太复杂的心情。那一刻,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上师,原来您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我终于找到您了,我一定要在您面前皈依!

  多年前,老公曾偷偷用我的相片办了皈依证,我认为那是形式。可看《佛子心语》的那天晚上,我好想马上见到上师,跪在上师面前,说出生生世世追随上师的誓言,我寻求皈依的心是如此迫切。

  回到家,我开始向周围学佛的朋友打听上师的踪影。后来,我终于联系上了菩提洲网站的师兄,向他们恳切地说出了我的想法。当我知道上师的身体示现疾病之后,很担心没法联系到上师,师兄们很慈悲,上师的电话号码给了我,让我短信联系上师。

  在给上师发短信前,我很快把菩提洲网站的大多数文章看完了。看后心情很沉重,好不容易遇到自己的大恩上师,没想到上师竟然病得那么重,而且那么消瘦,这让我太难过了。我特别想为上师做点什么,很想给上师看病,但又不知从何说起。于是,就给上师发信息,请求皈依。信息发完之后,我心里一直很忐忑,觉得希望很渺茫。晚上,我终于收到上师的回复:“可以,弟子。”我喜极而泣,从来没觉得哪一条短信如此珍贵。

  那时我刚刚回到老家,还没有自己的手机号码,用的是老爸的手机。第二天,上师打电话过来时,老爸正拿着手机下楼,听到上师的声音一头雾水(我怕爸爸有想法,所以事先没敢和他说)。爸爸跑上楼把电话递给我,说“希阿荣博,你认识吗?”我开心极了,接过电话,听到上师爽朗的笑声,一点都感觉不到上师因生病而疲倦的状态。

  上师慈悲细致地讲解了皈依的含义,为我授了皈依戒。上师问我平时做什么功课,我太惭愧了,除了每天做烟供,没有其它功课,上师就安排我每天读一遍《金刚经》,熟读《普贤上师言教》,同时希望我尽量吃素、放生。放下电话后好久,我都还沉浸在对上师的回忆中,沉浸在上师爽朗的笑声中。老爸把手机递给我的时候,电话已经有电量不足的提示,虽然上师与我通话时间很长,但通话中竟然始终没再出现电量不足的提示!通话结束后,手机才彻底没电,这真是上师的加持。

  以后的日子,我每天上菩提洲网站看文章。我最喜欢看有上师图片的文章,每张新照片都会让我激动很久。那段时间总想见上师,可没有机会,我总不甘心,后来鼓起勇气给上师发了短信,希望上师为我起法名,上师很慈悲的回复——白玛拉措,汉文意思是莲花海,我真是太喜欢上师赐的这个名字了。

懒 惰

  皈依后,菩提洲网站组织的共修活动我基本都参加,坚持最好的是参加放生。《金刚经》只坚持读了几天,就找种种理由放弃了每日读诵;《普贤上师言教》虽看了几遍,也试着从人生无常开始观修,但心还是随着往日习气走,我常常想:我工作很忙,下班后还要看中医书,把病人医好也是供养上师,总能给自己找很充分的理由不做功课。

  回到家乡后,我没去医院工作,在药房坐诊,打算从最底层打拼。一切都是上师加持,很快,我的医术就在患者间传开了,他们为了找我看病,甚至需要半夜就开始排队。可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是上师加持,认为是自己医术好,自我感觉良好。后来有位朋友对我说:“那么多在药房坐诊的医生,整天闲着没有病人,你这么年轻就这么有名,我还第一次看到。这是因为你学佛,你不学佛的话,不可能这么年轻就被患者认可的。”

  法师讲经时曾说过:医生的我慢都很重。我虽然很赞同她的观点,但我执和我慢还在内心偷偷膨胀。我当时不以为然:我对患者很好啊,看病一丝不苟,态度谦卑,我不仅医术好医德也很好,在患者们中间我很有口碑啊。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我并没有返观内照,没有认真思维观察自己的内心。虽然行为低调,但内心高傲,觉得我很了不起。那个时期,佛法根本没有融入到我的心相续中。

  结缘给我《佛子心语》的师兄,于2011年和2012年两次邀我和她一起去藏地。2012年夏天她去扎西持林前,正好有几个严重的癌症病人在接受我的治疗,没法给他们停药。我劝自己:你的患者离不开你,你不能去,以后会有机会的;上师的身体比以前健康,你应当医治病人,这才是供养上师。师兄说:“你应当猛烈地祈祷上师,就会顺利见到上师。”我总觉得医生这个职业好像太难有自由的时间,心里希望上师能来距离我比较近的地方,这样就比较容易见到上师。

生 病

  回想2012年,我反复生病,莫名其妙地咳嗽,每次生病都持续很长时间。自己配汤药治疗,能得到一些缓解,可只要一接触病人,我的病就会立即加重。对待咳嗽这样的病症,我是很有把握的,几乎是手到病除,而咳嗽落到自己身上时,反倒成了顽疾。只要停诊休息几天就不咳嗽,只要连续看病或太过劳累就又发作。在写文章的当下,我才突然领悟到,其实这就是上师在加持我,告诉我不要执着自己有多么高明的医术,很多病不是医生可以解决的。看病的时候,我常常劝病人不要发脾气,不要上火,夫妻间不要为了一点小事吵架,可我自己不也常常在老公面前失去理智吗?知道不行道,更是第一等的恶人!我岂不是在天天打妄语,自己又怎能不咳嗽呢?写到这里,我至诚向上师、向金刚萨埵佛忏悔,以后要谨慎取舍细微的因果,也祈请上师加持我能及时发现自己的问题。

成 都

  2013年4月初,因为特殊原因我可以停诊几天。我认为这是去见上师最好的机会了,马上和菩提洲网站的师兄取得联系,我希望能去扎西持林拜见上师。可惜上师不在扎西持林,而且那个季节藏地天气比较冷,进山有困难。我当时很失望,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又要错过。最后,我决定去成都!成都在我心中有很特殊的地位,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上师进藏出藏都要经过成都,即使上师不在成都,去一下上师经常走过的地方,也很有意义!恰好老公那时马上要回东北和我团聚,结婚七年聚少离多,我们决定一起去成都。

  到达成都后我们去了文殊院、爱道堂、武侯祠,4月20日我们出发去九寨沟。那天,我们路过雅安刚刚到达汶川附近时,雅安就发生了地震。但我们一路上没受到地震的任何影响。此行十分顺利,我们恰好与成都几次大的余震擦肩而过,等从九寨沟回到成都,最后一次余震也结束了,是上师加持我们没有受到地震的惊吓。

  我在离开成都的时候想:什么时候才能再到成都呢?没想到这个愿望很快实现了,而且我在成都住了两个月,最重要的,是我终于见到了上师。

机 缘

  回到老家后,当年11月,我的手指开始无缘无故地疼痛,严重影响工作。每次给病人摸脉的时候,疼痛都会加重,如果连续看几个癌症病人,手指会痛得更严重。有一天,佛台上摆的一个新鲜葫芦,突然掉下来摔断了,当时我和老公都没敢说话。我们都是中医,医生悬壶济世,我们实在很难把葫芦摔坏了和好事联系到一起。第二天遇到一位得血液病的小朋友,我虽然谨慎小心地诊治开药,但还是出了问题。我内心非常不安,暗暗发愿如果这件事顺利解决,我要去拜见上师,要认真修行。

  问题很快就得以纠正,小朋友所幸平安无事。我下决心一定要去见上师,再次和菩提洲网站的师兄联系。师兄们告诉我,上师将要在成都放生。我很兴奋,这下因缘具足: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去外地旅游, 我正好11月要到合肥开会,可以顺路去成都;老公全力支持我去见上师,他可以接诊我的病人,患者不会受太大的影响。

  临走前两天是阴历十五,我和老公一起去江边放生。傍晚,月亮在江面上升起,那天的月亮竟然是纯金色的,异常圆满明亮。空中的明月与倒映在江面上月亮交相辉映,金玉辉煌,水天一色。我心生欢喜,在心中默默许愿:愿此圆满月色美景供养上师和一切诸佛,愿此行诸行圆满,所愿皆成。

发 心

  我顺利到达成都,参加了放生。参加放生的第一周周末,上师为弟子们赐予阿弥陀佛灌顶。我平生第一次参加了灌顶。

  上师来到现场,登上法座,脸上浮现出打动人心的笑容。我特别喜欢看上师的笑容,那是能让人忘记所有烦恼的笑容。

  上师开始带领大家念诵仪轨,现场很多师兄都能背诵,有师兄随身携带着念诵集,不会念诵的地方就照着书念。我没做过功课,什么都不会,当时后悔得肠子都绿了。

  大家念诵的声音很小时,上师又浮现出孩童般的笑容,大声带领大家一起念诵。在皈依仪式之前,上师很认真地讲述了皈依的意义、皈依的注意事项,念诵皈依仪轨时,上师把每一句的含义都认真解释了一遍。弹指过后,上师的微笑和眼神很特别。我想,又有在苦海中挣扎的众生迈进佛门,走向解脱的道路,上师在那一刻应当最开心吧。

我 执

  参加这次放生,我实在收获了太多。有师兄向我推荐《师徒相遇是累世的缘分》这篇文章,建议我上网看看。我看完后,觉得写的真好:“在师父面前不要隐瞒你自己,把自己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你的师父,无论你有怎样的缺陷,请相信你的师父,他会以最大的悲心来救治你。你越是执着什么,上天越会给你出什么考卷,非要你放下,这是佛菩萨的慈悲,上天对你的恩赐。就看你明不明白。挺不挺得过。就在最弱处修,哪儿跌倒哪儿站起来,站稳脚跟。”没想到文章里的这段话,就是我第二天经历的真实写照。

  第二天放生结束后,上师在住处接见了外地的师兄。因为我要给两位出家师父送药和针灸,便去了上师的住处,给他们倒好汤药后,我开始针灸处理。后来,我到客厅坐着听师兄们聊天,再回到师父们的房间时,看见有另外一位医生给两位活佛针灸,旁边还有一位助手。古人说:文人相轻,医者相轻,我心里忽然很不舒服,非常不自在。我退回客厅和其他师兄坐着喝酥油茶,愉快的心情不见了,内心变得很沉重,脸滚烫,我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那位医生出来后,又给现场很多师兄针灸,我当时真有点度日如年。那一刻在上师的加持下,我总算知道自己的心有多么高傲了,可以说是“目中无人”,我彻底见证了自己的不堪一击。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还能体会到当时那种难言的痛苦。我在这位医生给别人一一针灸的同时,总能感受到他在用语言攻击我。我一向以医术自傲,很奇怪,那天我并没有开腔反驳他,我努力保持微笑,师兄们并不知道我也是医生。后来我还走过去客气地向他要电话号码,那天我能做到这样是上师加持的结果,否则以我的性格,肯定会与他舌战一番。

  后来,我到楼上想向上师寻求安慰。我向上师献上哈达,一旁的师兄介绍了我的职业,上师看了我一眼,说:“哦,我知道她。”然后把头转了过去。当时我的心情跌到谷底。回去时,师兄们的车子都没有空位,还好门口有一班公交车,我辗转倒了四五次车,才终于回到住处。在公交车上,我心中莫名地难受,我一向以自己师出名门、医术被患者认可而自豪,每天有很多排不上队的患者,哭天喊地通过各种关系找我看病,推都推不出去。我停了这么久的门诊,千里迢迢跑到成都来亲近上师,难道就是为了受这个打击吗?我的心很乱,并开始后悔。当我意识到自己开始后悔时,忽然觉得这种想法太可怕:怎么遇到这么小的事,心就动摇了呢?我又认真看了好几遍那篇文章,越看越觉得上师之所以那样对我,是在调教我、点醒我!如果临走前上师给我好脸色,我可能就不会有这么深的内省了。上师不给我点颜色看看,我肯定不知道天高地厚,尾巴不知道还要翘多高。晚上和老公通电话的时候,把这件事讲给老公听。老公说:“你今天表现有进步,继续加油吧。”

  第二天是冬至,天气非常冷,下着绵绵密密的小雨,冷风吹在身上寒气透骨。那天我们在现场等了很久,有羊被解救回来。冬至是进补的日子,很多人都会用羊汤进补,恰恰我们这个流派也有冬至夏至用羊汤进补的习惯,很多老病人到这天都会找我开方子回去炖羊肉,我在这其中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我意识到自己已经造下很多杀业,我下决心以后再也不向患者推荐羊汤,自己也不再喝羊汤了。

  我以为天气那么冷,上师肯定不会到现场,没想到上师竟然来了。上师和大家一起在冷风冷雨中念诵仪轨,待要离开时,很多人都簇拥着上师,不忍上师离去。上师手里拿着一瓶红牛给大家做加持,大家都很兴奋,希望凑到上师眼前求加持。我在远处看着,不敢凑上去,我知道上师什么都知道,我是个多么顽劣的弟子,我实在没脸去亲近上师。我低着头,在心中默默跟上师告别,没想到上师很快走到我前面的人群中,我忽然感受到上师用红牛加持在我头上,上师还说“大医生”,然后就传来上师的笑声。我懵懂地抬起头,看见好几位师兄回头看我,也看见上师的脸庞,刚刚上师是在对我说话!我心中好感动,好高兴。上师太慈悲了,虽然那么多弟子,他却把每个弟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关心每一个人,像母亲关爱每一个子女一样。

  那次之后,我再没看见过上师来参加放生。虽然有点遗憾,但我依然很开心,每次有那么多生命从自己的手中得到解救,看到它们摇摇摆摆重新回到水里的样子,我感到心胸逐渐开阔舒展。放生,原来是给自己一条生路。

  离回家的日子越近,心中的不舍就越深。每次见面我都傻傻地看着上师,忘记拍照,所以我开始后悔没多拍几张上师的照片留作纪念。

  当飞机落到东北的土地上时,我心中对成都的怀念依然那么强烈。我给上师发了信息,上师竟然又回复了我。我暗自发愿:2014年夏天,一定要去扎西持林朝圣。

 

后学 白玛拉措 敬上
于2014年3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