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浮生梦觉自知归

  今生就如一场梦,很想认真投入地活着,但却始终飘摇迷离,游走在世界的边缘。

  从我的出生开始,就是不愉快的。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差一点胎死腹中,父亲那边得知我是一个女孩之后,也不太喜欢。加上母亲原本身体很不好,于是我先天体质也特别差,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遗传的血液病,过敏性哮喘,肺炎,肾虚……从小就是在医院度过的。

  可能因为身体差的缘故,我天生就可以看见许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正因为如此,我也不合群,他们认为我是爱撒谎的孩子。童年是孤独的,陪伴着我的几乎是那些无形的众生。我很喜欢他们,他们总给我讲各个世界的故事,逐渐地我越来越无法融入现世,正常的人们觉得我满口胡话,老师同学以及很多大人也都不喜欢我。

  我曾因为生病在死亡线上挣扎过好几次,也试图自杀过好几次,都是那些无形众生救了我。有一次在我准备跳楼的时候,有一位无形众生显现在我面前,他长得就像花一样,在空中缓慢地漂浮着,来到我身边,用他的触手抚摸我。在他接触到我的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已经死过了,现在是重生。

  从那以后,我开始寻求各式各样的解脱之道,随着不断地探索,我逐渐知道了自己看见的这些无形众生都是什么,也开始明白自己的那么多想法和脑海中的一些画面都是什么。但这并不能为我带来解脱。

  我越来越烦躁,越来越高傲,看不起周围的人,现在的世界与我记忆中的世界相差太远,周围的人与我的无形众生朋友们无法比。更让我倍感孤独与痛苦的是,我记忆中早已熟知的那些朋友,那些在轮回中无数次相遇的朋友,今世并不记得我,有些甚至讨厌我,憎恨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加上父母关系破裂,为此我准备去法国留学的计划也失败了。生活太痛苦,轮回太痛苦,我不知道还要这样忍受多久,这个颠倒的世界,这个让我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把我压得喘不过气。

  我向那些无形众生寻求帮助,他们也无能为力,随着我日益增长的脾气,他们也离开了我。

  这个世界上只剩我一个人了。就像在一场醒不过来的梦里一样,除了我自己,全是虚幻。或许,连我自己也不存在。我认为自己疯了,或许从小就疯了,我与这个世界太格格不入,或许我根本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死亡有用吗?没有用。死亡不会终结任何东西。在我的记忆中,自己以各种方法死过,但那又如何,终究会再回到这个世界上,再去面对没有解决的问题,依然要面对痛苦,烦恼,欲望……无论生于富贵或者贫穷,高级物种或者低级物种,这是所有众生共同的问题。

  我怀念着记忆中最初的那个美好的世界,没有烦恼,没有任何束缚,青烟白雾。那里的众生都很安详,没有喜怒哀乐,端庄,平和。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自己的幻想,还是真实存在,无数次在梦中回去,在梦醒时哭着想再回到梦中。

  那段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日子,至今回忆起来,还能感受到在轮回中无限挣扎却怎么也离不开的绝望。

  上天依然是眷顾我的,有一天在梦中,我来到了一个破庙前,一个小和尚问我,你来做什么?我说,我也不知道,我醒来以后就在这里了。小和尚打量了我一会说,嗯,你跟我进来吧。我跟着小和尚去到这个破败不堪的庙宇里,他带我进了一个房间,一位穿着破烂不堪的和尚看着我,问我,你愿不愿意当我徒弟啊?当时想也没想就说,愿意。小和尚递上来三根不同颜色的香,点燃后向老和尚跪拜。当我磕完头起来的时候,发现这哪里是破庙,此刻自己正置身在金色的一片云海之上。无边无际的金色云海,光芒从四面八方照耀过来,似乎又感受到了久违的真实。我正在茫然地四下张望,忽然面前凭空出现一扇门,老和尚身穿金色袈裟从门里走了出来。我慌乱地问了一个问题,我要怎么离开?具体到底要离开哪里,我也不知道。老和尚笑笑,伸出手在空中随手一抓,又打开了一扇门,留下一句:心自在,自由去。

  心如何自在呢?我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但也没有头绪,于是去了印度求学,却依然没有得到答案。

  去年初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满山经幡,一位穿着深红色法袍的师父站在山前,梦里有一个声音说,去吧,去找他,你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醒后也没当回事,因为这样奇异的梦太多,对于那会的我来说,这些东西都已经无法让我的心得到安宁。

  偶然一次机会去到上海,见到一位认识已久的姐姐,曾经我们都因为感情问题很痛苦,后来听说她修习了密宗,却很少联系了。这次见到她,自然就聊起了修习佛法的事,我也与她说了自己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和困苦,找不到解脱之道,基督教的朋友让我去信神,但我觉得内心没有很深的羁绊,倒是那次梦见老和尚的那句话让我回味已久。姐姐问那有没有再联系过那老和尚,我说没有,很希望有一位人间师父,于是讲起了梦见希阿荣博堪布的事。姐姐说真的有这位上师,而且在藏地很有名。

  我从未想过要去修习佛法,在汉地见过太多人烧香拜佛了,无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不少寺庙都成了景点,所以对佛教并无特殊的感觉。姐姐跟我讲了许多她皈依以后的变化,我看着她与过去确实很不同,神采飞扬,身上似乎还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姐姐说,皈依了上师之后,会得到上师的加持。

  回家后就按姐姐说的关注了上师的微博,买了上师的书,每天看着上师的教言,看着藏地的蓝天白云,内心也渐渐安静了,似乎重新又找到了方向。

  去年中,那位姐姐告诉我五明佛学院有法会,她认识的一些师兄们都要去,其中有一个团队都是希阿荣博堪布的弟子,他们会去扎西持林。我在网上搜了搜扎西持林的照片,看到满山经幡的时候,不自觉地就流下眼泪,那就是我梦中的场景。温热的眼泪划过脸庞,那种久违的真实感在一瞬间闪过。内心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一定要去寻找这位上师,一定要皈依他。

  我与家人说我要去色达,家里人很反对,因为我身体非常不好,很少坐长途车。想到路途颠簸,我也很怕身体不适应,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说我一定要去,无论如何。后来家里人拗不过我,男朋友说他陪我一起。于是我们跟随着大团队一起踏上了旅途。

  我们到了成都,从成都去色达的途中,一路上我都在昏睡,梦里出现很多与上师的片段:在雪山中上师救了我,我跟随上师在雪山里修行……在一个开满了黄色花朵的山坡上,我们都是古代的打扮,上师说他要走,但是他会再回来度化众生……上师语重心长地和我说,不要荒废了修行,我却执意要下山复仇……我一个人徘徊在雪山中,看着上师圆寂的山洞……中途醒了几次,发现满脸的眼泪,还好其余的人也都在睡觉,并没有谁看见我这莫名泛滥的眼泪。

  迷迷糊糊到了色达,身体并未感觉太多的不适,一心激动地想着哪天才能看见上师。当晚,一直听见僧侣念经,从未睡得那么踏实,似乎又回到了梦里的那个地方。第二天去了佛学院,回来后身体开始有不良反应,想着可能是在佛学院运动太剧烈。接下来的几晚,过敏性哮喘发作了,喘不上气,发烧,呕吐,晚上不能平躺睡觉,只能坐着。有时候睡着了感觉喘不上气,自己也无法醒来,眼前全是五颜六色的坛城和一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画面。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快要死了,如果可以死去,我希望不要再醒来,希望永远离开这个轮回。在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我已经准备放弃生命了,却感觉到从头顶有一股清澈的泉水灌下,直至脚心。呼吸又重新顺畅了起来。

  为什么不让我死,也不让我好好活着呢?分不清是梦里还是醒着,看见上师微笑着。

  第三天还是第四天,男朋友看不下去了,他说我不能再这样熬下去,一定要带我离开。他查了查路线,说只能先包车去甘孜,我这样的身体再经不住长途车。我不同意离开,我说我还没见到上师,不想回去,会被笑话死的。当时我说我梦见了上师要来找他,家里人都说我有病,梦怎么能当真呢?我说那就是真的,我一定会见到上师。我不甘心就这样回去了,回想着过去经历的种种,觉得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都走到这一步了,让我回去?别开玩笑了。

  男朋友劝了我好久,最后吐得我头疼欲裂,已经没多余的心思再想丢不丢脸了,就同意先跟他走。我们包车到了甘孜,去了医院,医院说我这是肺水肿,赶紧哪来的回哪去,不然有生命危险。在生命与解脱之间,该如何选择。家里电话不断,男朋友也非常焦急,即使我不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眼里,也割舍不下他们。

  从医院出来后打了一辆车,一进车里男朋友就说,你看,你上师的画像。出租车司机说,你们也知道堪布啊,堪布是个大好人呢,我们这里好多他的弟子。听到这句话我就哭了,实在不想这样就回去,那么多人都是上师的弟子,为什么就不能再多我一个。男朋友说,等身体养好了下次再来,上师也不希望你这样病歪歪的。下次,下次还会有这次的勇气和坚定吗?

  经过男友一番劝导后,我同意了先回去,再住一晚就动身。夜晚,无云,宾馆的窗户正好对着一座雪山,明月皎洁的照耀在山顶,我看着那座雪山发呆,想起上师书中开篇的那首诗:雪山空谷,暮更沉寂……回想起路上的那些梦境,自己曾经是怎样的任性,是怎样不顾上师挽留而执意要走。我嘲笑自己,曾经不懂珍惜,现在知道后悔了吧,都要走到上师门前了,就是不让你见上师,让你当初自己任性,不知道让上师多伤心,现在因果自受。

  梦里迷迷糊糊的只有一个念头,我说上师我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轮回很苦,我知道错了。

  第二天一起来,到处的新闻都是说四川洪灾,很多道路塌方。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母亲本想托关系找部队的朋友把我接回去,但是部队里回应说,他们也没办法,路都堵死了,抢修也要一两天,如果现在走的话很危险,还不如在甘孜呆着。

  心里一阵高兴,这是天意吗,上师听到我的忏悔了吗。我和男友说,没准我住两天病就好了呢,如果病有好转的话,我们还是去见上师吧。于是我们在甘孜又住了两天,这两天晚上更频繁地梦见上师,睡觉时一出现喘不上气的情况,就能感觉那股清泉灌下。第三天的时候,我的病居然真的全好了。

  听团队里的姐姐说,从甘孜去扎西持林的路很好走,一点也不颠簸。于是我们又在甘孜住了一天,等我情况稳定,然后就包车去扎西持林。这一天无比漫长,我反复地幻想着与上师再次见到的画面,把衣服翻了好几遍,问男友穿这个好看吗,那个好看吗,又去附近的小超市买了一堆吃的,准备带上山分给师兄们。

  去扎西持林的路果然很好走,路旁连绵的青山,还有湛蓝的天空,我不停地拍照张望,司机师父笑呵呵地问我们从哪里来。终于到了扎西持林,看见满山的经幡,还有悠闲的牛羊,远处传来的念经声,恍惚之间有点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找到了先来到扎西持林的师兄们,他们都很欣喜地说,没想到我真的能来,本还都为我的病情担心。安排好住处后,得知下午上师就会召见弟子,可以皈依上师。

  午饭过后我早早的就在上师召见弟子的楼下转悠来转悠去,脑中不断地挑选着觉得靠谱的幻想,比如上师会一眼认出我吗?上师看见我会说什么呢?在快被太阳烤干了的时候,终于看见有人朝这边走过来了,这时候不觉得热了,也不觉得难受了,每一根神经都兴奋起来。

  终于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上师,看着上师在人群中和蔼地慰问大家,看着他的目光掠过所有人,却始终没有多看我一眼。皈依仪式结束后,上师递给我一张皈依证,看见法号的解释是:持戒佛光。那一刻心中虽然还是很失落,却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当晚,站在走廊上看着远处暗沉的天空,心里也一样。我那么辛苦地来到这里,然后呢?就这样?上师都没多看我一眼,也没和我说一句话,那些梦和启示都是假的吧。那种在轮回中的孤独感又深深地笼罩着。和男友去点了酥油灯,我说,我们现在是金刚兄弟了。他说,嗯,是啊,缘分。我看着他被烛光照亮的脸庞,又觉得自己始终还是一个人,在轮回中不断地重复着痛苦,悲欢离合,外境的一切显现,都不过是梦中的倒影,连自己都不是真实的,更何况别的呢?或许,来寻找上师,也只是自己的一个执念而已,那些过去也根本就是妄想。

  蜷缩在垫子上,又开始不断地嘲笑自己真是疯了,竟然把梦当真。这样心烦意乱地睡去后,梦见自己身处一片迷雾之中,茫然地行走着。渐渐地雾散了,来到一片翠绿的竹林,上师在竹林中笑着看着我,问我还记得他吗?我说当然记得,不然干嘛那么辛苦地找来。很想问上师还记得我吗?却始终没问出口,上师的显现与笑容已经说明了一切。上师嘱咐道,不要再荒废了修行。

  醒来时,才四点,屋外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我悄悄穿好衣服,举着伞在山坡上发呆。回想着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经历的这一切,此时此刻都无比清晰,那些我早以为已经遗忘的,却都还深深地刻在心里。

  天渐渐地亮了,我才看见已经有不少师兄在雨中做大礼拜。这样凄冷的天气,他们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在修行,风雨无阻,而我呢。回想起自己曾经的傲慢,自视甚高,在过往的生命中白白错失了多少次修行的机会,反而在轮回中越陷越深,看不清,看不明。曾经做了那么多错事,现在还有机会再次站在上师面前,还在希求什么呢?比自己努力的师兄千千万,自己能做到他们的十分之一吗,这样懒散自大的自己,在轮回中痛苦是必然的,竟然还怀疑上师不记得自己。对上师的愧疚感一下子涌了上来,眼前似乎出现上师在雪山中白发苍苍的样子,一声叹息,最后闭上了眼。

  男友起床后,我就拉着他去转山,把扎西持林看得见的每一个转经筒都转了一遍,能磕头的每一尊菩萨都磕了一遍。我多么希望上师能听见我心里的话,能知道我此刻的悔意。但也不好意思再见上师,觉得自己很狼狈。

  因为家里人惦记,于是我和男友决定早点回去。同行的师兄们得知我们那么快就要离开,问我们要再见上师一面吗?我正犹豫着,带我们来的那位姐姐就说,上师下午正好又要接见弟子,去再见上师一面吧,多难得啊,好不容易来一次。于是我也想,好歹,应该向上师磕个头再走。

  我远远地站在人群后面看着上师,等人都散了之后,和男友向上师磕了头。上师很喜欢男友的样子,他看了看男友身边的我,笑了一下,问我们哪里来的?我说云南。上师笑笑,摸了摸我们的头,说有机会会去云南。

  告别上师以后,心里的负担少了许多,能再次跟随着上师修行,就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我们回到甘孜的那一晚,上师在梦中跟我讲了戒律,于是我和男友从那天以后都受戒。回到汉地以后,每次遇到困难,重病,上师都会出现在梦中教导我,帮助我。有一次因为太忙饭没好好吃,晚上睡觉特别饿,迷迷糊糊饿得胃疼,上师出现在梦里,我们坐在藏式的一间屋子里,上师教我捏糌粑,然后告诉我少吃点,吃多了撑着也不舒服。于是我在梦中吃了几口糌粑,还真不饿了,胃也不疼了。

  我谨记着上师讲的方法,调伏内心,把自己的姿态放低,谦卑,恭敬众生。那些曾经离开我的无形众生又都出现在我身边,他们笑着与我告别,说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我也不再纠结人间的悲欢离合,当我们相遇时,就已经为此而嵌入了对方的生命。无论我看到的这些究竟是妄想也好,幻觉也好,亦或者真实,我都为此而改变了。

  从藏地回家后,洪水也蔓延到了这里,把家里几年的积蓄都冲得一干二净。我心里知道,这是上天给予我一个全新的开始。我们全家搬离了原来住的地方,来到一座幽静的小城,它叫弥勒。在这个有着佛名的城市,我们全家茹素,脱离了原本的喧嚣浮华,身体力行地做着能做的善事。今年,我与男友结了婚,我们都发愿,一定要将今生所得都尽量用于做善事,感恩上师的指引。

  因缘生法,自性本空,浮浮沉沉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在上师的教导下,结合自己此生的天赋,也明白了时间不过是幻觉,轮回亦是心的游戏,无论外境显化的如何,自己始终如一。我不再沉迷于任何显相中,也不再追问过去与未来,我已经明白,每次在我最狼狈的时候,都是上师向我伸出援手,无论我如何一次又一次的信心退转,荒废修行,上师依然如他所说般对弟子不离不弃,一日为师,终世为父,是上师给了我无数次新生的机会,教我看清轮回,他苍劲有力的双手牵着我一步一步走向解脱,指给我看前方的明月,心中的慧灯。我愿生生世世皈依上师,对上师不离不弃,以最虔诚的心匍匐在上师面前。

  有一天,我在城中路过一座寺庙,看见大门口的牌匾上写着:解脱门开谁肯入,浮生梦觉自知归。

  浮生梦觉自知归……我抬头望向无尽的苍穹,心中默默地回响着这句话。

 

 弟子 赤诚拉珍
于2014年7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