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莫欺物命小,蚍蜉亦有亲

  很长时间之内,以为自己是个很有善根的人,却不知有一段恶行被自己遗忘了。有次一位道友说他自己是个业障深重的人,以前在家里帮大人杀过鸡。我刚想说自己连屠刀都没有碰过,突然想起,不对,上师在《寂静之道》里有一条开示,“从出生到现在,有的人杀生的数量恐怕绝不止一两条,几十条几百条也会有的,喜欢吃活鱼活虾、生猛海鲜的人好好想想,你们一顿饭就杀了多少条生命。”

  我们看到屠宰场的牛羊死命的挣扎和绝望的哀嚎,会跟着它们一起流泪,看到鱼类众生张大的嘴巴和扭曲的身体也会生起恻隐之心,但是在我们的餐桌上,还有一类常见的生命,它们表达出来的痛苦和对死亡的畏惧,我们可能根本察觉不到——海鲜类众生。

  人类赋予它们的名字,仿佛就注定了是要被残忍的手段剥夺生命的。有次跟堪布表达居住在海边的人是多么容易造业,几乎家家户户每顿饭都是几百几千条生命不止。他问我:“海鲜是怎么被杀的?”我就描述了一下。有一种叫做蛤蜊,中等大小的一斤就能称近百个,一个人简单的一顿饭要吃掉一两斤。它的身体在海水里本来是自由张合的,遇到危险的时候就紧紧闭起来。但是烹饪的过程是要用热油或者热水生生把它们的身体给烫开。想象一下,就好像把自己身体从中间豁开敞着。

  我一边说一边向堪布发露忏悔:“弟子以前除了蚊蝇,杀的最多的就是这种众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把业障忏悔清净,否则下一世真是不堪设想。”

  皈依后不久,稍微了解了一点上师殊胜广大的放生事业,但是当地又找不到普贤放生,就通过网络结缘了一个没有名字但是非常清净的放生组。不去道场学习的时候,几乎每个周末都跟着他们出海放生。组织的师兄经验比较丰富,他们每次都准备得非常细致,尽力保护和照顾到每一个遇到的有缘众生。船只会绕开渔网,先开到适合某一类海生动物生存的海域,放生圆满后,再去下一处海域放生。而且每次会带上一些饼干或干粮,捏碎了撒在海面上,一方面布施给小海鱼,另一方面也可以喂海鸥,免得它们去捕食刚刚被解救的生命。每次满载而出,空船而归的时候,看到船尾溅起的浪花,心里反而充盈着安宁。这正是由于因果法则,我们和众生无法分割:放生的人解除了动物被剥夺生命的畏惧,赐予了它们活着的安乐,所以自己会获得安乐。其实我参加的放生很少,有几次印象尤为深刻。

  有一次,一位道友的父亲生病,发愿一次性放生百万条物命,单单是一麻袋一麻袋的蛤蜊就装了满满两船。后来回想起这次放生,愈发觉得是上师的慈悲加持。因为之前杀了那么多的蛤蜊,从“返回对治力”的角度来说,应该多多地去放生这类生命。学院堪布也有过相关开示:“以前吃过很多海鲜,有生之年就多放海鲜。倘若你没有太多钱,也可以劝别人放,数量上尽量超过你所杀害的数目,这是生命的一种补偿。”但有次一位道友很困惑:“那我吃猪肉很多怎么办?放生猪吗?”我回答说,可以劝别人少吃、不吃猪肉,也算是清净恶业的一个方法。

  有一类生命叫做琵琶虾,学佛以前,就像上师说的,看到一个东西就去想它的味道好不好吃,完全忽视了它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有次放生时,看到一篓琵琶虾,成百上千条摞在一起,有的甚至被挤翻了过来,露出腹部密密麻麻的脚,惊恐地上下摆动着,看上去就像是一双双手在不停地合十,感谢救命之恩。叫人看了心酸。

  秋天的时候放生螃蟹比较多,沿着海岸线一筐一筐摆放着,两只大螯用橡皮筋紧紧绑在腹部。道友们用小剪刀细心地剪开后,把它们换到宽敞点的塑料筐里。有次在“松绑”的时候,手指被一只螃蟹紧紧地夹住,是真的疼,把拇指肚硬生生给夹穿了。其实心里明白得很,它是在帮我消业,所以就等着它自己把“手”松开。且不说以前吃过的螃蟹,恰恰在放生前一天晚上有个朋友不知我已吃素,送我两只煮好的蟹子,当时也没什么正知正念,不敢吃也不想吃,就接过来带回去给舍友了。后来经常读《三十五佛忏悔文》,“或自作,或教他作,见作随喜”,不论是善业恶业,这三者的力量都是不可思议的。心里有些后怕。

  蛤蜊、琵琶虾、海虾、螃蟹、螺蛳、各种小海鱼,看上去只是拇指大小的一点点食物,但那却是它们的生命,它们的全部……它们会哭吗?它们有眼泪吗?一定是会有的。

  “事实上,乃至虫蝇及细微含生以上的所有动物都同样有苦乐的感受,而且这些旁生无一例外都当过自己的父母。”

  ——《普贤上师言教》

  呜呼
  我昔所造诸恶业
  皆由无始贪嗔痴
  从身语意之所生
  一切我今皆忏悔

拥措卓玛
2014年8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