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扎西持林养老院往生故事(4):雍哲—预知生死

  2014年6月28日,扎西持林萨嘎月极乐法会结束第二天,扎西持林养老院往生了一位老觉姆,这是一场当事人预言之中、旁人意料之外的往生。

  老觉姆名叫雍哲,今年73岁,来扎西持林养老院生活约四五年时间。自进入2014年藏历新年以来,雍哲一直对身边的人说:“今年我肯定要走了。”因为在养老院的同龄人中,雍哲的身体状况算是较好的,所以旁人以为她在开玩笑,并未当真。雍哲却自顾做着要“离去”的准备:她把衣物(除了身上穿的)、生活用品等家里能用的东西全部陆续送给了周遭相熟的老伙伴们,没法送人的杂物通通扔掉,自己仅留了一点点口粮。极乐法会间,每天她都和大家一起欢欢喜喜地去法会现场。法会结束的第二天,6月28日清晨,73岁的雍哲悄然往生了。

  当达森堪布在看我们去年夏天为养老院的老人们逐一拍摄的单人照时,无意中看到了雍哲的照片,向我们讲起了此事。
       照片中的雍哲看上去样貌极其普通,无甚特点,我们快速搜索着脑海里关于老人们的信息,竟然没有丝毫记忆是关于雍哲的,无论是长像还是名字。在养老院这群老年修行人中,觉姆雍哲看起来着实太过平凡。但,正是这样的一位普通修行人,以“预知生死”的方式,向世人展示了她的扎实修为。

 
觉姆雍哲,摄于2013年8月

  随后的几天,我们通过与达森堪布的再次交谈以及走访了平日里与雍哲相熟的觉姆,了解了更多关于雍哲的情况。雍哲早年在才旺晋美堪布的道场皈依,未正式出家前就剃了头发,以一个出家人的形象在家修行。她曾有一个儿子,在数年前逝于拉萨,便再无其他亲人。来养老院后雍哲正式出家了,这四五年间雍哲修行十分精进,每天清晨四点去养老院经堂及观音心咒转经轮处供水供灯,六点过天色刚亮就出门转山转经。平日里,她并不怎么多说话,就是不停地念经。
       雍哲是她所在村子的五保户,村上会定期发给她保障性生活费。而她总会把这微薄的钱攒起来,存到一定数目了就交给达森堪布,请堪布帮她用于刻嘛呢石、挂经旗、修经堂等这些善事上面。就在这次极乐法会召开前,她又把存下的3000元钱悉数交与堪布行持善业,自己只留了一两百元零钱应急。

  雍哲一直不怕死,她不多的话语中,总是在说:“我在这世上活了这么些年,修行不算好,可也不算差,我不怕死。如果我能死在前面很好,这样喇嘛就可以给我超度了。”藏人口中的“喇嘛”,即为“上师”。死亡,这个世人大多回避、害怕的话题,每当我们小心翼翼地提起时,“不怕死”是扎西持林养老院里老年出家人们大部分的回答,也有部分人坦诚回答说:“怕死,所以现在才要好好念经好好修行。”再问为什么怕,原来,他们怕的不是“死”这件事,也并非舍不得今生现世,而是怕死后因业力下堕三恶道,所以现在要好好修行,努力清净罪障。

  “她自己应该是知道自己的死期的。”达森堪布的这句话令我们印象深刻,而我们在之后的走访中所了解到的情况,似乎也正印证了雍哲对自己生死的预知。
       她不仅在年初就开始把衣物、用品这些陆续送人,还在死前没几天的时候,把屋子里外都收拾得干净整洁,物品也归置得整齐利落。她还对旁人说:“我死了以后,这屋子肯定会有人继续来住,我收拾干净了,来住的人心里也会高兴。屋里剩的东西,就留给大家了。我把衣服先送给你们,你们是愿意收的。如果我死了你们就肯定不愿意要我的衣服了,所以我提前给你们……” 往生的前两天,她把家里的柴禾全部送给了相邻的觉姆,说:“你烧这个,我用不着了。”

  6月28日晚些时候,当人们来到雍哲的小屋,落入众人眼里的是:干净的房间没有一点杂物,供碗装满水一字排开,酥油灯早已经燃尽,香炉里有着极少的香灰,矮几上整齐摆放着一沓薄薄的现金零钞,厨房钢炉的炉膛里,有着燃烧未尽的甘露丸外包装纸袋残片……
       听着人们的讲述,我们眼前出现了不禁浮现出当时的画面:这天清晨,预知时日已到的雍哲一如既往地早起,对小屋做最后的洒扫,在佛台前供水供灯供香,然后服下前一天极乐法会时所领到的甘露丸。在做好一切准备后,从容逝去……

  因再无任何亲人,雍哲死后,身后事全由养老院为她办理。如她所愿,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亲自为她念经超度,扎西持林全体僧众和养老院的老人们都为她念经,最后遗体被送到了喇荣五明佛学院进行天葬。

  一般世间凡夫世俗之人业障深重,对于死亡所带来的四大分离的痛苦根本无力承受。唯有依仗佛的愿力殊胜加持,通过净业修行的特殊修行人才能凭自力在临终时心不颠倒、正念分明、如入禅定。觉姆雍哲预知生死,安祥往生,她这份面对生死的坦然自在,不正表明了佛法的真实不虚吗?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