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南阳普贤放生现场侧记(二)

(一)可怜的刺猬,放生吧

  在我的记忆中,刺猬就是那满身扎着红果果,见人便缩成一团,楚楚可怜的模样。自从开始喜欢上放生,每每见到它,就越发地令人揪心痛惜不已。

  菜市场买生的摊位上,从远处便见一堆粉红的肉团,走进细看,已经没有头被掏了内脏的粉红肉团,一个摞着一个,一个挤着一个,实在看不出是什么。买生的师兄问摊主:“这是什么呀?”摊主略带怯怯地说:“是刺猬。”天呀,真是无法表达内心的感受,问:“你杀它时,你是怎么想的?”卖生人回道:“杀它时,想的是有人要吃它。”“为什么要吃它?”卖生人稍显不好意思的说:“听买的人说,可以进补,还有的说吃了治病。”一时无语,迅速将剩余活着的十二只刺猬全部买下,可怜的刺猬啊。

  傍晚的郊外,略显得有些宁静,可是要找到适合刺猬栖息地,还真不容易。车辆在高高低低的土路艰难地爬行,车内一家三代人,略显得着急。今天参加救生的老寿星因心疼刺猬找不到适合地,也略显闷闷不乐,驾车的儿媳妇倒是乐观向上:“没事,我们念观音心咒,多祈求上师三宝加持,一定能找到的。”说话间,阵阵美妙的“嗡玛尼呗美吽”缭绕在空旷的夜晚。地点找到了!大片的杨树林,深及膝盖的蒿草遮盖着地面。探路进去,沙土地松软,隐约有遗弃的花生地,倒也是个暂时安全的地方。坐在车内的师兄家人终于舒了一口气,驾车的师兄也轻松许多。感恩上师三宝加持,它们自由了,缩成一团的身体慢慢舒展,粉嫩的小爪轻柔地向前迈进、迈进……

  第二天,带着沉重的心情,上网查询了一下,刺猬能吃吗?能治什么病?让我们搜搜看。

  以下内容节选自《中国寄生虫学与寄生虫病杂志》(1994年第4期,作者:赵红刚)

  “刺猬感染曼氏裂头蚴     

  曼氏裂头蚴的宿主主要是蛙类和蛇类。1959年,贵州省曾发现刺猬也有裂头蚴寄生。我省尚未见报道。作者在咸宁市场购买1只从山林捕捉的刺猬,解剖后发现,其外套下有四十余条白色带状虫体。该虫平均长度为30厘米,最长达37厘米,宽约0.2厘米。虫体不分节,刚取出时尚能活动,头部有纵行浅槽,体表见环形皱纹,可翻转并伸缩变形。该虫多数寄生于刺猬皮下脂肪,少数寄生于肌间隙,主要分布在背部,其次是四肢。经鉴定,确认为曼氏裂头蚴。刺猬以昆虫、幼鸟、鸟卵、蛙及蛇等小动物为食,显然,其感染可能与食人蛙、蛇类有关。近年来,人们捕捉刺猬作药用与食用者逐渐增多,可能导致人体感染裂头蚴。”

  人体感染裂头蚴,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想想就可怕,你还吃它吗?如果您伸出爱心的双手,将它放归大自然,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感恩您救了它……   

  

(二)元鱼妈妈的爱

  这是一只普通的野生母元鱼,它是一位卖生人送到放生现场来的,身上还留着圆珠笔写的一连串卖生者家人的名字。后来,放生组将它放到一处僻静、严禁捕捞的水库中。获得自由的元鱼妈妈,您快乐吗?

  事情发生在今年三月的一天。当晚,发心买生、放生的师兄,刚刚到达现场,将物命摆放好,一位骑着摩托车的司机在现场不远处停下来。他在摩托车旁踯躅了好一会,然后急速从车后的一个箱子里拿出一只元鱼,边走边说:“这个元鱼太神奇了,我想放生了,能给我一只笔吗?我想将我们家人的名字都写在它背上”。听他说话和看到他的举动,当时觉得真好笑。还没等回答,旁边的人群有人说:“你这人,放生写字是在龟背上,哪有写在元鱼背上的事。”这人却说:“它太神奇了,我还是觉得写上我们家人比较好,我卖了好多年元鱼,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真是动物和人一样有灵性。”他边写边接着说:“今天,卖剩下最后一只母元鱼,天黑该回家了,看着盆里的它,我开玩笑地说,就剩你了,如果你将头伸出来,对着我张三下嘴巴,我就将你放了。谁知,话音刚落,这只元鱼真的把头伸出来,嘴巴对着我,张了三下,当时一下子把我吓坏了。卖了多年的元鱼,没想到元鱼原来真是有灵性,想想自己做了多少坏事,害了多少生命,真可怕呀……我自己不会念什么,只记得这个地方,你们经常在这儿放生,我就赶快过来了。不过真是有点不好意思,想想干了好多年坏事,害了多少生命,你们快帮我念念、说说,求菩萨保佑保佑我,好吗?”

  看着这位个子不高、其貌不扬的人,想起上师在放生问答中的开示:“1、杀生并不是一种体面轻松的职业。如果你去过屠宰场或者市场的水产畜禽区,你一定会对那里的残酷血腥、肮脏恶臭留下深刻印象,在那里站上一会儿,你大概都会受不了。想想那些以杀生为业的人,他们可是成年累月在那种环境里生活。他们忍受如此的折磨,目的却是为了不停地造恶,而造恶的果报是更惨烈的痛苦。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恶性循环。劝人摆脱这种恶性循环,不是很好么?不做杀生的职业,对今世和来世都有很大的利益。2、放生时遇到这样的人,(遇到捕杀放生动物的人,怎么办?)应该以善言相劝,不要对他们生起嗔恨,他们是因无知而造杀业的,实际上他们更可怜。”

  他写完之后,将这只元鱼递给了我。看样子的确是野生的,只是没有野生的凶猛,喂它喝甘露水时,它张开嘴真的喝了。越来越多的人围观过来,看着这只富有灵性的元鱼,那位卖生者又说到:“它是只母元鱼,真的一点都不骗你们,肚子里有蛋呢。我有多年的经验,你们相信我。”哦,原来真是只母元鱼。“是呀,既然你知道杀生不好,就别做了。”现场好多人纷纷议论着。“那我做什么呢?”“我们放生组有位师兄,以前是打渔杀鱼的,后来知道不好,就改邪归正参加天天放生。今年不杀生了,生活反而好了起来,现在找的工作既能养家,又有时间参加放生、学佛,你看多好。”“是呀,我也得改正,我得回家好好想想,”说完他匆匆而去。

  念诵仪轨响起,在这充满圣洁慈爱的梵呗中,这位元鱼妈妈,安静、祥和地静止不动。您之前极力的讨好,是为了您和孩子的自由吗?而此刻,您又在想什么呢……

  南阳普贤放生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