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病人

  西方心理学挺矫情的一部分就是把成年期的很多毛病都统统归为儿童期的创伤,好像给病人找到病因,病就好了一大半儿。

  可惜中国病人对心理治疗这套体系完全不买账,因为他们大都喜欢短期疗效显著,说白了就是鸡贼。

  我有个精英,高端,上档次的朋友,他已经在人生的中年就功成名就了,但在长达3个月的失眠后,他终于在国际友人的安排下同意接受心理治疗了。诊断结果是“抑郁症,重度”意思就是有过自杀行为和自杀意愿。他把这个消息告知我们的时候,我们没有一个人信的,因为他永远是朋友圈里的搞笑高手,段子大王,还会说几个相声段子,永远是我们朋友圈的焦点人物,拿他自己的话说“是交际花头牌”。

  顿时,我们这帮朋友四处咨询和学习“什么是抑郁症”“关于抑郁症的治疗方法”甚至开始恶补西方心理学和治疗相关的种种学派,因为中国市面上常见的心理学书籍就是那些再版了好多次的几位师祖的作品了,剩下的当然也有台湾,香港盛产的各种“心灵鸡汤”,但我们那位朋友用“鸡汤”肯定是不好使了。

  在治疗了将近一年,花了不少银子,每天吃一把五颜六色的小药片们后,他终于被医生放回社会了,遵医嘱,减轻工作和生活压力,按时服药,多锻炼。但在我们朋友的观察里,发现他常把“我是病人,你们别惹我”挂在嘴边,于是,事情陷入了另外一个有意思的局面里,大家由于照顾他是病人,所以更多的纵容他,小心的呵护他,甚至有些哄着他高兴的意思。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叫“因病的获益性”,就这样,还会经常看见他睡眠不好后灰暗的脸色。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读《次第花开》里的一篇文章“安乐”,顿时心生喜悦,觉得这篇文章特别对症他的病状,堪布在文中说到“安乐,说到底,是一种心的感受”“什么是快乐呢,痛苦消失就是快乐,不要把快乐看得太严重,好像不郑重其事付出十二分的努力就不能得到它似的。”

  这些话语看似简单,直白,但直指核心,让你顿时眼前一亮。

  我急切地把这本书送给了他,当然他也给其他的病友看了这本书,甚至他的心理医生,他的医生非常认同在中国有这么好的心理治疗方式——佛法的修行。

  这件事已经是2011年记忆了,后来查资料发现中国已查出的抑郁症患者多达2600万,且有62.9%的患者在出现抑郁症状后从未就医。在我国的自杀和自杀未遂的人群中抑郁症患者占了50%-70%。(来自网页资料)

  有一次听堪布(希阿荣博堪布)开示,他提到藏族人里很少听到“抑郁症”这个病的,他们在物质相对贫乏的生活里能持续从佛法和信仰里获得安乐,真是值得思索的。

  我的朋友,后来没有信仰佛法,他只是选择读了我送的书。我丝毫没有生起因为我选择了信仰的优越感,反而觉得,自己也是一个病人,在寻求解脱的道路上,安放我此世的生命,我的医生是释伽牟尼佛。

 

 

希阿拉姆
2013 10 霜降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