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千帆过尽

  一个人,只有当内心得到安静与淡泊时,才会离生命的本真更近。每个人的业缘不同,值遇佛法时机不同,这篇学佛后的点滴体会若有错谬之处,在此向金刚萨埵佛尊至诚忏悔。

  ——题记

(一)初识人生

  我出生于七十年代初期大西北边陲的兵团农场,属于典型的农场二代。从小物质条件匮乏,那时我对幸福生活的所有理解,就是有饭吃有衣穿,长大有个好工作。

  16岁时回父母老家一个县城读书,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此后工作安家,再没离开。20岁时我第一次走进的寺院,是位于长江边的大佛寺,无知的我对佛法没有一点认识与信心,跟朋友们一起进去只是为了游玩看热闹。犹记得寺院里一些老奶奶在诵经、磕头,当时只觉得她们是在信迷信。

  随后几年,与所有女人一样,工作,结婚,生子,生活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在县电视台从事播音工作十多年,我整天生活在人们的赞美声中,清高、傲慢日渐膨胀,从来不理那些看不顺眼的人,脾气还大得要命。天生要强的我把傲慢无知当个性,贪、嗔、痴、慢、疑五毒,吃喝玩乐样样不少,可我浑然不觉,沉浸在世间八法中,认为这才叫生活。时间就这样白白浪费掉……

  初步接触佛法是在2004年初,有一次在网上闲逛,在论坛上看到一则贴子《金刚经解析》,我觉得讲很有道理,但究竟为什么有道理并没有去深究。我对佛法的兴趣,当时仅限于用小本摘抄一些觉得很不错的句子。偶尔读一读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脍炙人口的诗句,感叹学佛之人也可以这么有才情,还把其中几句放在论坛里当个性签名。我没想过有一天会去信佛、学佛,那种骨子里的傲慢让我不屑于做这些。

  自从儿子出生后,我不曾让他离开我哪怕一天,只要儿子有片刻离开我的视线,我都会到处寻找。对他的生活起居,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我很怕晚上突发灾难,所以每晚都与儿子睡一张床,我要他时刻在我眼中才好保护他,就这样一直到了儿子上一年级才与他分开睡,但每晚仍起身去看他好几次。我对儿子的执著达到了极点。2006年7月,我从县城调到市里一家杂志社从事新闻出版工作,儿子随我。这是我人生的重要转折点。9月1号,儿子上小学了,开学的第一天看着他背着小书包走进校门,直到背影淡出我的视线,才猛然警觉儿子已然长大,他离开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十二年以后等他离开家去上大学时,我该怎么办呢,难道还要去陪读?看来是时候得学习放手了。以前看到有文章说释迦牟尼佛教导人们要学会放下,要怎样才能做到放下?没人给我讲佛法道理,也不知去问谁,更不知应该看什么书。

  为了学会放下,我在网上到处搜索,那段时间我天天泡在地藏缘论坛中,看高僧大德的故事和佛子们写的心语历程。有一天我加入了一个佛教群,在群里认识了我的第一位师父——佛光禅师。

  

(二)浅尝辄止

  了解学习佛法后,才知道人们常说的“佛法博大精深”真不是信口开河,我对于佛法名词只能停留在字面上的了解。我不爱热闹,喜静,是个不折不扣的宅女,师父叫我有空多念经抄经,每天忙完工作及家务后,我就开始诵经、抄经,诵大悲咒和楞严咒。刚开始觉得心咒拗口,慢慢到会背诵,我每天持咒不过百遍,以为这已很多了。有时在网上听师父讲法,全都听得似懂非懂。 就这样,理所当然地以为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就是在学佛了。

  听法时我觉得师父讲的都很有道理,感觉自己是佛子,当朋友们遇到想不通的事时,我还可以把师父讲的学给他们听。但因为没有训练过自己的心,执著、妄想、烦恼一点没少,在工作和生活中我把佛法丢到一边,对待各种人与事完全没有佛弟子所应有的调柔、宽容。法是法,我是我,内心的包袱越装越多。起初,朋友聚会要我喝酒时,我还会对他们说自己要守酒戒不能喝,时间久了,我甚至完全忘记自己守持的戒律,又开始喝酒。简直就是个佛教油子。因为没能好好修行,我内心觉得有愧禅宗师父不敢去见他,也不敢与师父联系,慢慢地疏远了师父,又开始放任自流。人身暇满难得,虽然遇到了佛法,却挥霍大好时光,不懂得去做有意义的事,不懂得要时常观照自心,却常常去观别人的不清净,我真是恶习太重。于是又开始一段孤独飘泊的岁月。

  四年转瞬即逝,2010年新的一年开始了,我的烦恼在一天天增加,内心得不到片刻安宁,夜夜失眠。我异常焦急,人呆在家里,心却满世界的乱跑。那时只要遇到烦恼,我就想去陌生的地方寻找内心短暂的安宁。远行,只有远行吧。当大家都在喜迎新春的时候,我背起行囊独自踏上北去的列车,从山城到雪乡,再由雪乡到漠河,一路穿越苍莽延绵的林海雪原,去北纬零下53度的雪地里寻找极至的冰冻,心底那份积攒的烦恼暂时得以释放。可回到城市不久,焦虑和各方面的压力又接踵而至。坚持到儿子放暑假,我又一次背起行囊去人烟稀少的边境,那里地域辽阔没有太多的变幻,或许更容易获得单纯而平凡的快乐。我弯弯曲曲地和自己的生活迂回着,辩白着自己的偏执和自视清高。这几年,自己好似一只不知疲倦的骆驼不停地行走,又像是在寻找,至于寻找什么连自己也不清楚,或许是一件东西,或许是一片风景,或许是一个人,或许是来自心灵深处的感动与温暖。

  

(三)初见上师

  2012年春节,父亲七十大寿。三位哥哥从天南地北集聚为老父亲祝寿。成都的三哥带回几本书,书名叫《喜乐的曼达拉》《佛子心语》和《次第花开》。“希阿荣博”这个名字第一次闯入我的双眼,看着堪布那澄澈的双眸,法喜满盈、无有做作喜乐的笑容,我莫名地欢喜。现代社会中,竟然还有只看一眼就能停留别人内心深处的人,我相信每位见到这位上师的人,心灵都会被他的笑容净化。我被《喜乐的曼达拉》开篇中娓娓道来的文字吸引:“你若有缘翻开这本书,希阿荣博这个名字会带你找到解脱之路……这是一部人物传记,但又不仅仅是一部传记。”这是怎么样一部书呢,我一页页读下去,时而哭时而笑地读完了这本书。

  接着又读完了《佛子心语》,原来许多师兄都有过与我相似的经历。真是拨云见日,原来自己这么多年不停地到处游走,就是在寻找心灵的依怙,就是在等待上师的出现!我不想再虚度光阴,今生能遇到这么具德慈悲的上师,得有多么幸运!我祈盼着早日皈依,追随上师,我决定不再胡思乱想,好好学习佛法,跟着上师学习解脱之道。相信无论我迷失在何方,上师定会指引我前进。我不想错过,也不能再错过。

  从那年年初我就开始想象见到上师的各种场景,《佛子心语》中有许多师兄见到上师就哭,也有的师兄见到上师就笑,我会是什么样呢?第一次见上师,一定要有一件非常有意义的礼物供养上师。最后,我决定背着佛像或佛塔去西藏阿里转冈仁波齐神山,如果能圆满归来,就把佛像供养给上师。随后的空余时间,我开始了解藏传佛教,学习念诵藏音仪轨。有时在网络直播中听慈诚罗珠堪布讲课,无比感叹以往五年自已一直是个不称职的佛弟子,惭惭明白,原来学佛要有传承,要做早晚课,从外前行到内加行要次第修行,闻思后要实修,并不是像之前那样散乱学习。“学佛是很艰苦的,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就的。要耐得住寂寞,要对佛法有坚定的信心,做为一个佛弟子是一定不能舍弃三宝,舍弃金刚上师。”我每次想到这些基本要求,就会自问,我真的做好认真学佛的准备了?

  带着种种不自信,我决定再度挑战自己的极限,去无人区徒步。如果我能坚持并活着走出来,今后学佛道路上遇到的任何困难我一定都能克服。 2012年国庆节,我跟朋友们到川西松潘境内的黄龙无人区徒步。泥泞的马道上裹着雨雪,平均每天步行15公里,吃最简单的食物,无电无网络。当我精疲力竭地走出大山那一刻,所有不自信都已消融。我发愿今后修行之路上,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决不不退转,不舍弃上师三宝,坚定地等待在上师座下皈依。

  一周后,2012年10月13日,我终于成了上师的弟子——通过视频得到了上师的摄受,从这天起,我发愿一定严守戒律,依教奉行,生生世世不离师,早日脱离六道轮回。此后,我开始按照上师教言做功课,每天持金刚萨埵心咒清净业障。我学佛以来念诵最多的一次就是一天念了5000遍金刚萨埵心咒,嗓子也念哑了。那时自以为5000是很多的数字,还沾沾自喜地发了条微博,三哥看到我发的微博后叫我多祈请上师加持。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加持。

  和所有热切盼望能早日见到自己心灵导师的人一样,我迫切地希望能尽快面见上师,终于,在2012年11月17日,我在成都见到了上师。

  上师的住所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建造的旧房子,外墙很陈旧,没有电梯。上师接见弟子的房间并不大,陈设也很简单,难以想象在世界各地有那么多追随者的上师,会住这么简陋的地方。与上师同住的还有几位藏地师父,他们进进出出忙碌着。我平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来自藏地的师父们,内心充满了好奇。由于房间很小,一次只能容纳二十多人,我们只能在门外等候分批次进去。等到我进去拜见上师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上师到这时连午饭都没还没吃。

  此时的上师神情略显憔悴,比照片上瘦了许多,眼窝深陷。我们围坐在上师身边,听上师用藏地普通话做开示,为我们皈依,授居士戒。《喜乐的曼达拉》里面提到过,上师九十年代初第一次来汉地时,既听不懂也不会说汉语,现在竟然可以用汉语为我们做开示,真是很了不起。上师说话时的样子令我很好奇,我一直盯着上师看,用眼角余光看到其他弟子都低着头双手合十,也赶忙学着他们那样做。可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上师,而且时间短暂,我要把上师的音容笑貌印入心间,于是又抬起头呆呆地望着上师,内心的欢喜难以形容。

  皈依之后,我随其他师兄退了出来,另一批师兄又进去,上师重复着刚才的话为他们做开示,皈依。等所有来现场皈依的弟子走完已是傍晚,上师召见一直在现场忙碌的弟子们,我跟着哥嫂又进去。我认真地磕了三个头,跪在上师座前献上圣洁的哈达。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献哈达,笨拙得不知所已,上师接过后又把哈达轻轻挂在我脖子上。

  “上师,这是我八月份从阿里地区东嘎皮央遗址带回的古佛像擦擦与佛塔,我背着他们去转了冈仁波齐神山,现在供养给您”。

  “喔,很好,这是多少年前的?”上师向我询问。

  “这些是一千多年前所造的,东嘎皮央是与古格王朝同时代的一个政治文化中心,规模比古格王朝更宏伟。”

  “喔,好,这个拿回去装藏很好。”

  上师把佛像与佛塔高举在头上顶礼,很认真地把它们放在面前的供桌上。看着上师这么开心,转神山的一切苦与累都不算什么了。

  “上师,您能给我取个法名吗?”

  “好”

  上师望着我,想了下说“美朵”。我不知道上师说的“美朵”是什么意思,上师把写着我法名的皈依证拿给我,我用双手捧着。谢过上师退到后面,轻轻翻开我的皈依证,法名叫“才让美朵”。旁边一位北京来的师兄看到后连连说:“美朵这名字好,很好。”我才得知这位师兄的女儿也叫美朵,十四岁时就出家了,到现在已出家五年,正在佛学院读书,而且当时就在现场。其实从小美朵进门那一刻我就注意到她了,个子高高的,相貌很清秀,穿着红色法衣,神情气度不凡。小小年纪这么大福报,修行又这么好,我羡慕不已。后来向嫂子求证后得知,《佛子心语》中有篇父亲写全家人学佛及女儿出家的文章,就是他们一家,我对他们又生起了更多的崇敬。

  上师开始与弟子们聊天开玩笑,气氛相当轻松,“**师兄,你怎么把头发剪短了……”;“**师兄,你做饭真的很慢啊,忙了几个小时该吃饭了,结果桌上就只有一盆菜……”;“哈哈哈……”上师举手投足间无不透着一个修行人高贵的气质。我喜欢听上师的笑声,爽朗的笑声很独特,很好听,又那么有感染力。待在上师身边即使什么也不做,内心都会法喜充满。

  上师又问我:“你是怎么想皈依的呢?”“我哥带回家几本书,我看了后,对上师您非常有信心,就一心想皈依了,”我赶紧回答。“好好,非常好,好好学,”上师这样嘱咐我。我坐在一边,静静听着上师与弟子们聊,眼睛时不时地打量着上师的房间,上师床边简陋的桌上供着经书、佛像与转经筒,桌上方挂着几幅唐卡,床头柜上堆着一些五台山特有的六道木佛珠。

  这是上师用来结缘的佛珠?我心里忽然生起这个念头,要是上师能送给我一串就好了,我一定好好珍惜,用这串珠子念心咒。正想着,上师拿起了这些佛珠,说:“谁还没有佛珠,到跟前来。”上师难道知道我在想什么?“感恩上师!”我赶紧到上师面前接过佛珠,激动得只说了这四个字,这是我有生以来收到的最好最珍贵的礼物了。我平时很喜欢收集佛珠,到佛教用品商店总会看几眼,家里已经有许多串佛珠,而贪心的我那个时候还想要上师桌上的佛珠。回家细细回忆,自己想什么上师都知道,当时那么多师兄都没有上前,我更觉得惭愧,自己贪心这么重以后一定得改。这串佛珠我从来也舍不得带出门,在家做功课时不管念什么心咒都用这串珠子。

  放生共修的第一天,各地许多师兄都到了。当上师与几位出家师父出现在放生现场时,大家把上师团团簇拥着,祈请得到摸顶加持。我追星似的目光一直追着上师,上师是这么的高大庄严,法衣裙角随步摆动。那天解救的牛羊有好几大车,师父们带领弟子为这些被解救的有情众生念放生仪轨,随后它们将被运往藏地放生。之后,慈悲的上师又应现场师兄们的祈请为大家开示,念传承。初冬的成都已有些寒意,上师不顾天寒与疲惫席地而坐,不分时间与地点,上师不肯放弃任何一个利益众生的机会。我被这一切所深深触动,放生回家后,我立即开始布置佛堂。我把自已卧室里的家俱全部撤掉,以前供在书柜上的佛像全部请进佛堂,将上师的水晶法像与唐卡逐一安放在佛堂。全部完成已是凌晨一点,怀着激动和喜悦的心情,我在诸佛菩萨、上师法相面前开始磕大头,至诚忏悔往昔所造的恶业。

  “你们每天都要在佛前发愿为了度化一切众生而成佛,哪怕发的是造作的菩提心,时间久了一定会生起真正的菩提心。”上师总会苦口婆心地一再强调发菩提心的重要性,以前的我没有远大的愿望,学佛只是为了自己能解脱痛苦,从未曾想为了度化一切众生而学佛,总也不相信自己有一天能成佛。而上师的这番话如醍醐灌顶,我不再怀疑自己的能力,只要依教奉行,在菩提心的摄持下精进实修,自己也一定能成佛利益众生的!

  

(四)再见上师

  2013年1月21日,拜见上师两个月后,上师来到我的家乡。这天恰好是我40岁生日,能在这天见到上师,是我做梦都不曾想过的事,紧张、忐忑、开心伴我度过了一整夜。再次见到上师和班玛师父,我无比开心。感恩上师还记得我这个顽劣的弟子,我鼓起勇气跪到上师面前向上师祈请道:

  “上师,今天是我40岁生日,祈请上师加持我。”

  “喔,真的啊,生日啊,好好。”上师抬起他厚重有力的大手在我的头上“啪啪啪”拍了三下,又拿起桌前的一个柑子递给我,“生日快乐,这是生日礼物,哈哈……”“感恩上师”,我开心地接过上师递来的水果。

  这天,我们家乡的放生在上师的关心与加持下开始了。上师为我们开示了放生的意义,并一再强调师兄之间要团结和合。我为自己能参与到放生而感到无比的开心。在这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里我祈请与上师合影,上师也愉快地答应了。第一次站在上师身边与上师合影,激动的心情难以平覆。我将双手合十,暗暗发愿:上师是我的依怙,弟子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也不舍弃佛法,不舍弃上师,今生一定好好修行。《次第花开》里有一段文字,上师写道:“失去导师,失去依怙。苦难让我迅速成熟起来。直到这时我才开始明白为什么赤诚嘉参堪布每次讲到上师功德、众生痛苦等内容时,都会痛哭流涕。上师的眼泪终于流进我那颗顽劣的心时,从此我的心里也有了泪。”回到家里,我跪在佛像前,想着慈悲的上师,想着自己以前所造的各种恶业,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上师还为弟子们举行了灌顶。当强有力的铃声在会场上空响起时,当上师高声念诵着仪轨的声音传遍全场时,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震动,心脏快要跳出来似的,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正在注入全身。上师随后走下台,举着佛像为每位弟子加持。我与另一位师兄一直面向上师跪着,看着慈悲的上师在台下穿梭忙碌,我们一遍遍地唱着上师祈祷文,泪水肆无忌惮地流下,泣不成声。

  24号上午,机场候机室内,上师即将离开,临近乘机时仍在为赶来送行的弟子们开示传法,水都顾不上喝一口。看着上师与身边的几位师父们过安检,看着他们一点点从我视线消失,我站在玻璃窗前独自流泪,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上师。多么渴望自己是个男儿身,多么渴望上师把我一起带走。回到家里,跪拜在佛菩萨像前,想起了这几十年由于无明愚痴造下的种种恶业,痛心不已,悔恨不已,一桩桩地在佛前忏悔,最后忍不住放声大哭……

  每天出门前,我会在上师的法相前与老人家告别,回家后第一件事先进佛堂给上师老人家请安。早上进佛堂先向上师问好,晚上睡觉前也会对上师说晚安。我知道上师一天也不曾离开过我,我知道上师就在我周围,未曾远离。从前一天只能念几千心咒,到后来2万、3万、10万遍,我用半年时间完成了上师布置的200万遍金刚萨垛心咒;以前睡到快到9点才不得不钻出被窝,现在想到上师每天一定早早起来念经了,自己也赶紧起床,不敢懈怠。

  一切的一切都在慢慢发生变化。放下,知足,感恩,真正体会到放下后,内心无比的轻松。不再往外跑去旅行;不再以距离和工作为理由忽略父母;不再到换季时去购物,翻出多年前的旧衣服穿在身上依然开心快乐;吃饭时,一个馒头,一顿面条,一碗粥都觉得特别的美味。钞票的颜色突然不再耀眼!我学会了感恩与知足,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珍贵的,这全都是半年来上师加持我认真学佛的结果。

  一个人,只有当内心得到安静与淡泊时,才会离生命的本真更近。

  自己四十岁生日与上师的合影一直被我珍藏着,时常打开,忆念上师的恩德。上师厚重的大手在我头顶三记响亮的加持,像暖流流进了我那颗刚强的心中,从此我的心里也有了泪。一遍遍回想上师扬起臂膀摇动铃杵曼妙又强劲的身影,慈悲的上师啊,是您用手中的铃杵震醒了我内心深处的无明愚痴,是您用手中的铃杵摇醒了我那颗沉睡以久刚强难化的心。

  今生最美的际遇就是值遇大恩上师,找到了生生世世心之所依。感恩上师把我这个在无明愚痴中迷路太久的弟子找回家,从此不再漂泊。

  感恩三宝,感恩上师。

 

弟子:才让美朵
写于2013年8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