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保管员喇嘛色嘎

  喇嘛色嘎,是扎西持林养老院的保管员。
       今年76岁的色嘎,原是扎阔乡柴库村人,是扎西持林养老院建院之初第一批入住的老人之一,当了七年保管员,他住的小屋就在养老院库房旁边。说起他的品德与修行,达森堪布和丹增尼玛喇嘛赞不绝口。

保管员喇嘛色嘎

  色嘎的每一天,都排得很满。早上四点起来,在床上念经打坐,六点过就着大茶吃点糌粑就出门去转山。圆满一圈后,就径直去到供灯房,开始了白天发心工作。身为保管员的色嘎,发心做的不仅仅是养老院物品保管的事情,更多的时候是在山上供灯。自从供灯房建好后,扎西持林的供灯绝大部分放到这里统一供奉,每天供灯的数量超过一千盏。供灯房由老人们自发组织的一个六七人小组来负责,每天的供灯都由他们手工制作。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只要清晨的光线亮起来了,老人们就已经在供灯房外的帐篷里忙活开了。色嘎是其中的一个主要发心人员。

  色嘎上午的时光,便在做灯、打扫供灯房这些琐碎的事情中度过。午后,灯全部做完,色嘎和其他老人们又分别去其他的地方发心做事。下午约五点时分,如果稍有富余时间,色嘎会抓紧利用,再去转山一圈,然后回到供灯房供灯。等供完灯随着大家一起下山回到养老院,已是临近黄昏。
       与别人不同的是,回到养老院的色嘎还不能休息,还要继续“干活”。作为保管员,他每天都要清点并记录库房当天物资的进出情况,检查公用设施,查看经堂这些地方的门窗是否关好。养老院经堂里每天要供二百盏酥油灯,也全由他回到养老院后一个人悉心制作。直到晚上约八点,忙了一天的色嘎这时才算是有时间可以坐下来持咒念经,做自己的功课。

  在供灯房旁边专用于做灯的帐篷里,我们借助翻译的帮助采访了色嘎,了解到老人的上述情况。色嘎是个不善言辞的老人,对于我们的提问,他总是不好意思地笑笑,回答十分简单,尤其是我们问到他发心做的事情,他基本是一笑而过,稍微详细点的情况都是旁边一起做灯的老人们为我们讲述。

  “您每天做这么多发心的事情,时间都被占用了,用于自己修行的时间只有早、晚上那么三四个小时,您心里会不会有什么想法?有没有担心过自己的修行会被耽误?”在得知老人每天的时间安排后,我们问到。
       “我做的事情全部都是上师的清净事业相关的,自己能参与做,把事情做好,我心里就特别高兴了,别的都不重要。就算是手上在干活,没办法数念珠记数,但是嘴上念是没问题的。” 说这话的时候,老人浑浊的眼睛有了欢喜的光芒。

  色嘎有儿子,还有孙子,儿子家离得很远,并不常来看望。老人对子孙也没有太多的牵挂,按老人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在养老院过着喜乐晚年的色嘎,也会有情绪低落的时候。日渐下降的视力令他经常力不从心,没办法做更多发心的事情,为此他时常感到难过。养老院也曾要安排他去治疗,但他拒绝了。他对我们说:“年纪大了,眼睛不想治了,没有这必要,不浪费时间了。”

  “您来养老院这么多年,每年都会看到身边熟悉的老人去世,您会感到害怕吗?您害怕死吗?”想到刚过去的冬季养老院往生了两位老人,面对眼前这位已年逾古稀的老人,我们很想知道他的感受。

色嘎在小屋里做灯芯

  “不怕,怕也起不了作用。上师在心里,就不害怕了。”色嘎用右手拍拍胸口,云淡风轻的口吻,透出无比的坚定。


后记
       与色嘎的这次短暂交谈是在2014年3月底,7月中旬,我们再次回到扎西持林。当我们拿着缓解老年白内障的眼药水去供灯房找色嘎时,他却不在那里。一打听才知道,他因为身体抱恙,犯晕厥,被管家要求在家休息,于是我们去山下看他。来到养老院经堂的小院,色嘎的小屋就在院内,我们拍了半天大门都没人来应。于是绕着围墙转过去,那旁边还有个侧门,想看看那个门是不是开着的。哪知道一转过去,我们发现他竟然正在侧  门外,拾掇整理旁边佛殿修建工地上的杂物。看来“被要求”在家休息的他,并没有歇着,仍然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
       从养老院的这些老人们的身上,我们看到,对于他们来说,发心做事就是修行。而所剩不多的有生之年,他们都尽力争取把时间用在修行上,不浪费一分一秒,似乎惟有这样做,晚年生活才算是有了真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