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岁月如流水(上)

  少年时,家在村落。

  贪吃贪睡,刚合眼入睡就醒来,想不起整个昨晚哪去了,一睁眼已经到了另一个白天。清晨,不知名的鸟雀在屋外啾啾啾脆脆地嚷嚷着,夏日刺目的阳光照进房间,漫屋尘埃飞舞,清晰可见。怎么平时觉得空中了无一物?

  某个夜晚来了,高烧四十度不退。脑袋很烫,整个人昏昏沉沉地痛着,眼睛也看不清:颜色各异的斑点和线条,月光照亮的书桌和窗棱奇异地胡乱变换着,整个房间像是陷到了布满猛兽毒蛇、没有尽头的大坑里……父母不住地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也不知道了……那时只盼望着天快些亮,不堪忍受的夜结束了就好了,可是那晚的每一刻都像是几小时的酷刑一样。

  风和日丽的一个白天。我手里捧着一些水,低头紧紧盯着手上水中的小动物,往水塘冲去……额头重重地撞上了什么,很硬很牢固,重重地摔坐在了地上。叔叔见我额头上、脸上全是血,赶忙扶起我往医院送。当时我头只是有些麻,仍注意护着手心里的水和虫子,生怕漏地上去,还准备把它送往林边的池塘。

  一个黄昏,父亲带着猎物(不知名的鸟雀)到家了,我随着家人一起吃。“收获颇丰”时,猎物还会被赠给亲朋好友。

  …………

  上学了,老师、书本、同学都说:珍爱生命、保护动物。却又都理直气壮地教大家怎样去高效彻底地灭虫除害,称赞百发百中、一箭双雕的猎人,甚至习以为常地勇敢吞下活蹦乱跳的“菜肴”。

  上高中后,老师同学亲戚对我更好,我却越来越烦恼,了解了一些外面的社会,觉得学的东西很枯燥,将来完全用不上,很有些厌学了。学着同学的样子跑到顶楼天台抽烟,也会去打游戏消磨时间,憧憬着自己辉煌的未来……总是盼着快些到周末去看书、打球、打游戏,再也不用复习功课。熟悉的不熟悉的老师常常找我聊天谈心,同学认为我缺乏亲情(上高中后,父母都在外地打工),为我过从未过过的生日,让我住他家里。而我越发觉得学校每多呆一分钟都是在浪费生命……

  离开高中后,对世界充满了想象,想着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了,却无从下手。于是去了遥远的大连,到了父亲打工的建筑工地,工作很重很累,家乡的长辈们平时的娱乐便是赌钱。离开大连,我到了江南的纺织厂操作机器。小作坊一样的工厂两班倒。白班12小时,半个月时间就像消失了:白天只有车间枯燥的机器,夜里下班了便是吃饭睡觉。

  烈日下走在繁忙的国道边,看着来往的各种车,多数车里仅仅只有驾驶员一个人。路边呛鼻的空气,河水浑浊发臭,突然觉得每个人都过得很苦。村里的生活更是毫无意义:赌钱,吵架,请客摆席喝酒吃肉……

  换了很多地方,我有时会在地图上把南北游荡过的城市用线连起来,什么力量推着我到处转?经常独自去往另外的城市,路上会突发奇想的关掉手机,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人可以找到我了,可以很自由,可以重新塑造新的美好的生活……后来我到了湘西的凤凰——曾经的《边城》:这里看似浪漫的生活其实比大城市更加喧闹、浮躁和繁忙。

  转来转去,做过很多工作,除养活自己,只够到另外一个城市重新找工作,也没有学到可以谋生或者有意义的技术。回到家乡的县城,钱丢了,我没有去找同学或者亲戚,步行几十里回了家乡。家里还是老一套:让我把女朋友带回家给大家看看或者至少要看照片。

  过完年,跟着叔叔去了珠海的一家高科技的工厂,很多条条框框和呆板的会议学习,大家虚伪地忙着人际关系。我很快辞了工作,到熟悉的一家网吧做事:擦桌子扫地换鼠标……慢慢学着可以简单地维修电脑了。网络很灵活自由,时时有新的技术新的花样,我觉得很合适,虚拟的网络世界也挺精彩的,以此维生了吧,也许还可以有些作为。

  2012年夏天很热,我自然开始吃素。空闲时我喜欢看看书,上网买了“电子书”,选来选去——这个不经意的选择改变了我之后的一切。书上预存了很多文章,不久的一个夜班,我读到了《次第花开》,连夜看完了一遍:原来世界是这样的,人生还是有意义的……佛法可以解开我很多的疑惑,我找到了菩提洲。

  听着《金刚经》的音频:“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其福甚多”“……成就最上稀有功德”,很感动,喉咙有些干,不觉留下眼泪:佛陀真慈悲,仅仅一念欢喜一念信心或说一偈四句,就能给我们带来如此不思议的善根福德。

  夜班,重复一直听《佛子行》的唱诵,迷迷糊糊快睡着了,看着眼前的灯光、来往的人……一切都似乎与我无关,只是眼前的景象而已,可是我该去哪寻找有意义的生活呢?

  我去过几次附近的寺庙——金台寺。山脚是大片水库,不规则的水波、大片大片跳跃的阳光、悠扬清冽的佛乐,上山石阶边上供着石雕的十八罗汉。发现“沉思尊者”手里竟有支香烟,我爬上底座,用纸包着烟卷取了下来。

  山门处天王殿外,我踌躇了很久,一遍遍听上师念诵的经咒,酝酿了好一会,终于生平首次在庄严的佛像前顶礼,默默发愿“一定要皈依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愿诸众生永离痛苦及痛苦因,愿诸众生永具无苦之乐 我心怡悦,愿诸众生永离贪嗔之心 住平等舍。”心跳得很厉害,脸也有些发热,这是此生最正确最重要的决定,那时虽然认不出来顶礼的是那尊佛菩萨,但确信诸佛无别,佛像也是上师的化现。10月在菩提洲看了上师网上授皈依的视频,“在释迦牟尼佛像前磕三个头”,周围上网的人很多,我心里是极愿意的,终未行动。我对自己这样算不算皈依了佛门有些不确信,可已然把自己当成上师的弟子了。

  看到放生共修栏目里讲发愿吃素也可以报上去,我已经吃素几十天了,很轻松,便写信给了网站师兄,很快师兄回复了,我觉得更有动力了。一直觉得上师很忙,每一秒都会利益很多众生,渺小的我没敢问在哪可以见到上师,联系方式也没问,自己问题太多了,不知道该问些什么,无聊的、没意义的问题怕会浪费上师的时间,甚至是看一眼的时间。

  我决定去普陀山、九华山、峨眉山几大佛教圣地游历,于是辞了工作,带上《次第花开》出发,一路结缘给朋友,给他们带去吉祥祝福。

  几天后,去普陀岛的船上,从旅游宣传片里学到了礼佛的标准动作。喧闹的人群让我想起书上讲到以前追随上师去普陀山的喇嘛们用披单蒙脸的故事。在岛上我每座寺庙都拜,默念第一次拜佛许下的誓愿,想早些真正皈依上师。

  敬老院门外有棵极大的古树,高大的古树上时常有小松鼠跑来跑去,我捡了一片叶子当做纪念。一路很多海鲜酒楼,我吃了点饼干,很疑惑在这风景如画的菩萨道场为什么没几个吃素的。近傍晚,远远看见刚刚的观音,上师曾经在那传法,紧赶慢赶跑到跟前,已然关门。离岛。

  几天后的深夜里,出租车上我把《次第花开》送给司机小两口,他们很高兴,遇到喜欢看书的人真好。

  在九华山,一路上念着视频中听到的“顶礼供养皈依地藏王菩萨”,经过几个古旧的殿堂,爬上后面很长很陡的一坡石阶,看见一个小楼,古老的匾写的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才知道这是上师来过的著名的地藏王菩萨肉身宝殿,顶礼后,随着人流转殿中塔,留意了一下底座,想找到视频中上师以额头碰触过的位置,然后我也去碰碰,想得些额外的加持。

  次日清晨,我走路去了天台寺。想起上师合掌站在山顶一块巨石上的照片,真是法相庄严。于是我仔细的观察那块石头,在那多呆了会儿。下午又去了肉身殿,有一位身着青灰僧衣的中年出家师父领着好几位在家人,他们一直绕着殿磕着头,殿外拉起了一张横幅:“XX日从北京出发三步一拜朝礼四大名山。”很为他们的决心和虔诚感动。天色暗了,出山门时:“顶礼地藏王菩萨……”高亢洪亮的声音从门外广场传过来,很多人排成两列随着佛号往山上拜去。我悄悄地跟在了几百人浩浩荡荡的队伍末尾,跟着他们一起拜。到殿礼毕,他们合影时我下山了。离山前我在住的房间留了本《次第花开》。

  

弟子 希阿益西
于2014年3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