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生命中的感动(下)

(三)

梦醒时分——刹那间,起现生命的觉悟

  就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哞哞潜意识里认定了这片土地是专属于它的地盘,它很谨慎地捍卫着,对于每一个路过此地的动物,它总是会想尽办法把它们赶走,或是采用野蛮的武力解决,或是采用迂回的方法来处理,总之,它很聪明。

  有一次,它吃饱了,盆里还留下了一些水,正巧此时一只胆怯的小牦牛路过此地想来饮水。哞哞霸道地驱赶着,甚至连口水也不愿与人分享。在哞哞心里早已认定了,不仅仅地盘、食物是属于它,而且人也要专爱它,这使得原本蛮横霸道的它更加地仗势欺人。我和隔壁道友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两人不约而同地在哞哞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于大庭广众之中,在被它欺负了的同伴面前,大声地批评了它不该以强欺弱,以大欺小,这样霸道地对待同类。我们的语气很是严厉,并做出要打它的架势来吓唬它。我还特意把水端给了那只在一旁惊颤的小牦牛,并极力地安慰它不要害怕。当时,哞哞呆愣在那里,毫无反应,任由别人对它的指责和数落,不知所从。仿佛瞬间失去了以往所有的风光,如梦初醒般地站在那里,在这种状态中持续了很长时间。

  当晚,隔壁道友到屋后去拿木柴准备回屋烧火,哞哞随其身后也走了过去,看起来像是去吃草,所以隔壁道友没有理睬它。没想到的是,当她回头的瞬间,哞哞从地上叼起了一根干草衔在嘴边给她看,然后回转身离开了。

  哞哞的这个动作让隔壁道友意识到它要表达的意思了:我不就是为了一口吃的嘛!它在用它的方式让我们明白它、理解它。当我们谈及此事的时候,悲悯沦为旁生之苦的同时也暗暗佩服哞哞与人交流的能力是如此的强。第二天,哞哞再次出现,所不同的是,这次它特意带了几个同类伙伴来,并表现得很是大方。自己站在一旁,很绅士地让它的同伴们去吃盆里的食物,似乎在用事实证明给大家看:它不自私,也不霸道。

  虽然哞哞一时心理上不服,并极力地在为自己证明,但在这之后,哞哞显然也改变了很多,它甚至开始容忍别的牦牛前来一起分享原本它可以自己独享的食物。而我们也在努力地做到对所有的生命平等相待。

  还有一次,我准备了一盆食物端给饥饿中的哞哞,这时来了一只年轻且富有朝气的牦牛,走起路来的脚步声哒哒直响,黑亮的皮毛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显得黝黑锃亮,英姿飒爽,一看就知道在家是受到较好照顾的,与哞哞这只年老的“流浪汉”大有不同。它们就像是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不同阶级的生命一样,各有各的苦乐。相比之下,哞哞明显处于劣势。在哞哞的生命中,要经历和忍受更多的痛苦和磨难。年轻的牦牛就站在一边充满好奇地张望着,透亮的眼睛里充满了单纯,它似乎不为能吃到什么,只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想要看个究竟而已。对此,我对同室道友感慨道:“它们的风格就像是当年轻的王子遇见年老的流氓,注定要吃亏。”虽然有些夸张,但当时的差别还是很明显的。于是,我对年轻的牦牛说:“它老了,你要谦让它。”听到此话,哞哞不再吃饭,而是猛地抬起头来,呆呆地望着站在它面前的我,一语不发,也无任何表示,只是一味地看着我,大大的眼睛一动不动,充满了茫然。事后,无论同室道友怎么安慰哞哞,甚至喂它一些新鲜可口的青菜也无济于事,因为哞哞显现上又懵了,只是站在那里,愣愣地再次不知所措。这下把我乐得哈哈大笑,而哞哞所感受到的刺激还不仅仅于此。正在此时,路过一位喇嘛,指着哞哞,半开玩笑地说:“它以前一定做过坏事。”话音刚落,哞哞立刻扭过头去呆呆地看着那位喇嘛,神情更加茫然了。

  之后同室道友有些不忍,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别再刺激它了,它听得懂人话,就更难受。”其实我心里明白,也心疼哞哞,但我更相信哞哞自心的堪忍力和内在的悟性。我想要做的不仅仅是对哞哞进行食物上的施予,偶尔的讲讲佛法,我觉得这头牛与众不同,甚至有时会觉得在它身上有种超越牛性的东西存在,可以对其心加以改造、使其转变,让它的解脱之路始于自心的转变,这才是真正的解脱。至于过程中哞哞虽然会经历一些痛苦的周折,但究竟来讲还是有意义的。我对哞哞充满了信心。

  果然,哞哞的转变一点点在发生着,周遭认识它的人都在感受着,不由得感叹哞哞最大的变化就是心态越来越淡定了。

  这,就是源自内心的转变,体现于外的最好诠释。我由衷地相信并祝愿哞哞能够早日觉醒,终究大彻大悟。

  因我相信:众生,皆具佛性。

(四)

认识无常——并从学着分享开始熟悉、接受无常

  我从来不会专宠哞哞,只要有动物来,无论是谁,平等相待。有时还会当着哞哞的面,格外地夸奖其它牦牛的优点,比如那些性情温和之类。对于哞哞的缺点,我也会毫不隐晦地批评,哞哞对此从极不爱听,到如今慢慢开始学着接受。

  有一天,来了几只山下的驴。其中一只驴断了一只脚,由于行动不便,比起其它同伴来,显得又瘦又小,我把切下的南瓜皮拿在手里,慢慢地喂它吃。这时,同室道友迎面走了过来,说:“哞哞在后面看着你呢。”我回过头来,特意看了哞哞一眼,只见它在自己身后的不远处站着,弓着背,脖子伸得老长,正瞪着眼睛看着自己。那种架势,仿佛在说:“背叛,赤裸裸的背叛。”于是我使劲地朝它挥了挥手,大声地问候道:“嗨,哞哞,你好。”此举并未得到哞哞友善的回应,它有些急冲冲地走过来寻找其它可以吃掉的食物,吃完之后抬腿就走,一分钟也不肯多留。从心理上,它一时很难接受与人分享什么,无论是食物还是人类的关爱。

  哞哞很聪明,学习能力极强,甚至还会使用我对待它的方式反过来对待我,颇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味道。有一次,我弄了些粘在锅底有点干糊的米饭加水喂它,它不予理睬,而是径直走向了隔壁道友家门口,津津有味地吃着。我问哞哞为什么不吃,哞哞依旧不予回应。隔壁道友则在一旁对我开玩笑说:“吃醋了吧。”我想了想该如何收拾哞哞才好,于是指向不远处的一匹白马,大声地赞叹道:“那匹白马可真漂亮。”没想到这句话的效果太明显了,立竿见影,哞哞马上就转过头来慢慢的把盆里的食物吃干净,尽管它不情愿,还是吃得干干净净。这一次,哞哞又输了,因为它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观察、认识自心的烦恼,更无从下手去掌控它们的运作。

  类似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哞哞也慢慢地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常,它从心理上认识到并逐渐接受了这种无常带给它安全感上的失落和自我主义的挫败。它不再以为这一切都是它的,只专属于它,也不再为了什么而随意乱发脾气或是赌气离开。从抓取、占有、捍卫到逐渐的看淡、放下、从容,只是为了一口食物,以及心理上的满足带给自己的成就感和虚荣感,毫无恒常确定可言,且毫无意义。

  更多的时候,在我喂哞哞也喂其它动物的同时,哞哞开始学着放松,以放松的心态在旁边安然的假寐或是反刍,看到它有这样的改善,我反而有时会额外的奖励、夸奖一下哞哞,其实在心里我还是很挂碍哞哞的。

  哞哞,它的内心很坚强,并在学着不执著的同时,慢慢地回归本心。

  这是我所期望的。

(五)

勘透烦恼的本质——一念烦恼一念菩提

  对哞哞的观察逐渐减少,一切顺其自然。最近的一次,我在午后照常喂哞哞吃糖果,这时从山下来了五六只牦牛,个个年轻雄壮,英姿焕发,慢慢地向这边走来。哞哞急了,开始发出低声的怒吼,一声急于一声,我连忙尝试着开导哞哞说:“没关系的,哞哞,它们就是过客而已,一阵风般,一会就走了,大家对你的关爱不会改变的。”边说边喂哞哞吃糖,试图缓和它的狂躁不安。这招并不管用,哞哞开始用蹄子刨地,转着圈地怒嚎,疯了一般。我在一旁看着,一边感慨众生业力的不可思议,一边祈祷上师加持哞哞的嗔恨嫉妒心可以消失。而隔壁道友则赶快喂了哞哞一些甘露丸吃,还有人急忙喂它吃一些菜叶,大家都在努力想要帮助哞哞化解心中那股强烈的不良情绪。而一切的努力似乎都是徒劳无功,它依旧狂躁地奔跑着,嚎叫着,肚子气得鼓鼓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而其它几只牦牛却异常淡定,只是把哞哞围在中间,安静地看着它折腾,直到哞哞发现没有办法取胜后,才在愤怒中离去。

  过了段时间,我走出院门,看见哞哞站在院外的小山坡上,如往常一样淡定地站在那里反刍,安静中充满了傲慢的姿态。

  我没有去打扰它,只是默默地看了看它,希望给它自己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慢慢在内心去化解、消融一些东西。在路上,我心想:前念烦恼起,狂躁心难歇;后念烦恼息,菩提性宛然。我依旧相信哞哞会有觉悟的一天。

  当晚,大家供护法之后,有师兄特意把共修功德回向给了哞哞,愿它不再发疯,一切安好。

(六)

关于生命的反思——修行之路始于何时,解脱彼岸止于何处

  作为一个热衷于观察、思考、体认的人来说,生活中的一切无一不是佛法,无一不蕴含着深厚的佛理。有人说,做个有心之人、重情之人活得太累,不如轻松一点好,尤其是修行生活,希望过得越简单快乐越好。我很理解这样的观点,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凡事入心,在内心深处经过不断的酝酿,反复的体认,最终转化成佛陀的教法,让佛陀的教法与证法在内心中同时起现,这个过程要经历承受多少!以至于自己时常会感受到身心的疲乏。然而,若不如此,如何做到纳法于心?如何从自心深处生起真实的出离心、慈悲心、菩提心与空性见?若不如此,该有的体验及内心证量该要如何生起?证悟,遥遥无期。如果解脱是可以在舒舒服服中实现的,如果弘法利生是可以在内心的空旷苍白中进行的,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多希望有缘之人都能够于生活中、修行中,做个有心之人,何其难得,何其宝贵!要知道生命中的一切,都可以随时成为我们走向觉悟的契机,何须再寻!

  我们,不需要一定拥有什么,如若需要,只需一颗心,如此,足矣。

  因为,佛法,它不是像法,而是心法。

  普愿众生,吉祥圆满!

  投稿人:彭措琼措 益西伦珠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