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生命中的感动(上)

  

  佛言:“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傍晚时分,或沿山间小径转绕,或独自静坐思考。这样的时节,原本黄白相间的山脉越发显得寂静开阔,苍凉雄壮。山下几处袅袅炊烟,飘向远方,伴随着心相续的调柔,时光安住在刹那,最适合回味、观察,或是体念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那些带给自他生命中不断感动的瞬间,永驻心田。

  在圣地的整个冬天,修行的内容不仅仅局限在个人的诵经、打座、闻思、参禅上。在这里,望着或远或近的山峦,连绵起伏。清风吹过,天空中云卷云舒,如梦如幻。不觉间,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所在,也忘记了自己,只需要内心再有一丝丝寂静安住,似乎就能轻松地感受到万籁俱静、物境合一的心境。

  猛然间,思绪从凝固的某一点抽离出来,心中的分别念又开始活跃:像这样一时风雨一时雪的天气,“哞哞”不知在哪里呢?这头不爱回家只爱圣地的牦牛,它会不会冷,会不会饿,该去哪里找草吃… …?诸如此类一系列的问题从心中不断涌起。它,时常让我挂碍。

  在这里,时常会有山下曾被师父放生过的牦牛、羊、马等动物三五成群、结伴而行,不时光顾。让我们简单的修行生活不乏乐趣可言。通过与它们长时间的相处和对它们的观察与互动,让我们更加地体悟到万物皆有佛性的真理:虽为旁生,却与人类无异;出身卑微,仍在努力地寻找着生命间的平等与尊重、幸福与安乐,且它们本自拥有善良、柔软的高贵品性。这无疑对我们日常修持出离心、大悲菩提心等提供了良好的助缘。让我们在远离世俗尘嚣、身处圣地、依止寂静的同时,仍不忘把佛法的核心精髓落到实处。其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这头被大家唤作“哞哞”的牦牛。显现上它爱极了圣地这片净土,不管冬天多么寒冷刺骨、风雪飘摇,它都选择坚守,独自一人在瑟瑟冷风中挨过一个又一个夜晚,无论如何也不会下山离开。渐渐的,时间长了,整整一个冬天,在与大家频繁互动的过程中,从陌生到熟悉,从抗拒到信任,从封闭到敞开,性情也从狂躁霸气逐渐变得温和淡定,大家都很高兴看到它的点滴变化。到现在,它似乎成了我们中的一员,自然而和谐。

  虽早有意把有关“哞哞”的点滴精彩故事梳理成文与大家一起分享,怎奈因缘一时难以具足,故拖延至今。近日想着天气渐暖,“哞哞”或许很快就会离开我们上山吃草,关于它的故事会被逐渐淡忘,实在可惜。恰巧,有师兄在此时提议把关于它的些许故事形成文字带给大家,正合我意,故仓促间形成此文。唯愿“哞哞”的精彩能够给大家带去些许的乐趣、感动与回味,让行走在追求觉悟之菩提大道上的我们,能够于生命中的一切,用心行、用心修、用心悟,早日了悟心之本性,通达万法之究竟。

(一)

最初的相识——万千宠爱集一身

  不知道哞哞是从何时起看中了圣地这片净地,并在没有征询主人家属同意的情况下擅做主张留下不走。无论白天夜晚,刮风下雪。冬天寒冷,大家会自发地购买一些粮食供养、结缘给路过此地寻找食物的动物们吃,或是把做饭剩下的菜叶菜皮留给它们吃,尽以微薄之力帮助它们度过冬天的寒冷和饥饿。哞哞是其中的一个受益众生。它一向保持特立独行、独来独往、横行霸道的风格。也许是由于生活所迫,它很擅长如何自我保护以及侵犯他人来满足自己生存所需。只要是它看不惯、不喜欢、不高兴,或是不满意的,随时会晃起双角来耀武扬威。无论是谁——牦牛、毛驴,抑或喇嘛、觉姆,哪怕是好心喂它的人,都毫不留情,似乎每个人都有受到过它的威胁。

  慢慢的,在这里,它生活得很威风,且独一无二,大家也都已经习惯随顺。

 

(二)

生命的相依相融——源于平等、信任与尊重

  或许是因缘不同,平日里,我、我的同室道友、我的隔壁道友三个人对它比起旁人来显得更加的关爱有加。这种关爱不止是食物上的施予,而且更多地掺杂了个人对于卑微生命的悲悯情感在里面。我们三人会经常和哞哞说话聊天,逗它,甚至有意气它。同室道友还会经常买些糖果来喂哞哞,它吃起糖来津津有味,嚼得“嘎嘎”直响,吃完还要,会一直吃下去,有时我会一口气喂掉几十块糖,这让同室道友很担心哞哞的牙齿会就此坏掉。

  哞哞很聪明,听得懂人说话,还会使用它的方式和人互动、交流,尤其知道每个人对它的心。故而,一向侍宠成骄的它在高兴的时候会特别地慈悲开许我可以用力拉它的耳朵,批评它的傲慢和不讲道理,而它却常常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是听着,一动不动。不高兴了,还会晃起双角来吓唬我,看到我落荒而逃的样子时,它会洋洋得意地昂起头傲慢地开始反刍。别的话哞哞都可以听着,如如不动,唯独不爱听法。它似乎尤其的讨厌说教这一套,每当有人在它耳边讲起轮回之苦、因果不虚、往生极乐、发菩提心等教理时,它会格外地生气,顶人以示反抗,它要的是人们发自内心真诚地爱护它、关心它,以及尊重它。只有这样,它给予的回应才会是越来越乖,温顺调柔,而且听话。

  哞哞用完午饭后常常躺在草地上舒服地晒着太阳。而我则喜欢午后坐在门边,望向远处的天际青山,喝着茶,让心静静地安住一段时间。就这样,一牛一人经常地在一起相处。有一次,极不靠谱的我心血来潮,觉得哞哞脸上的毛又厚又长,实在难看,特别显老。于是索性回屋拿了把剪子准备给哞哞修面,好让它洗心革面,重新做牛。就这样,剪刀开始在哞哞的头上胡乱飞舞起来,乱七八糟的牛毛随风自然飘洒。我实在忍不住,开始哈哈大笑起来。哞哞似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站了起来,拒绝我继续在它的脸上胡作非为。无奈它抵不过糖果的诱惑,终于在我的软硬兼施之下屈服,低下头把脸藏在了台阶上,接受我对它的改造。待我觉得比较满意之时,恰巧隔壁道友从房间走出,于是我对哞哞说:“去,秀秀你的新发型。”于是哞哞乖乖地走到了隔壁道友面前,高高地昂起头来。那时它的心一定是七上八下的,害怕会被别人以及自己的同伴嘲笑,让它高贵的自尊心受到伤害,因为它的眼神是那么的不自信,一片茫然。好在慈悲的隔壁道友在认真的观察了它的变化后,没作任何负面的评价。可是哞哞对此依旧难以释怀,极不放心,不愿见人,还特意在地上给自己蹭了满脸的泥土,想要尽力恢复自己以前不修边幅的洒脱形象。于是傍晚之时,好多师兄在我的拜托下特意前来观看哞哞的新发型,大力地给予赞叹,并说了好多类似于漂亮、年轻之类的爱语,哞哞才又恢复了自信,自然大方起来。

  日积月累的相处,哞哞慢慢对我充满了信任和依赖。因此有时我会就它的缺点适当地批评一下,希望它能接受改正,一般情况它是不会生气的。但是有一次,因为批评过重,哞哞不但没有接受,反而赌气“离家出走”了,宁可让自己饿着,也坚决不来吃饭。一天两天过去了,我抵不住内心的愧疚,于是出去找它,见它就趴在不远处的山坡下,便马上前去忏悔赔礼道歉。

  蹲在地上,忏悔的话语说了好大一堆,又好言相劝请它回去吃饭。没想到十几分钟过去了,依旧没能消掉哞哞心中的不平。它就是不理不睬,甚至不看我一眼,态度里充满了坚决和满不在乎。无奈之下,我转身离开了,几步过后,再回头看看哞哞,见哞哞正用充满不舍恳求的眼神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可是当我再次回到哞哞身边真诚忏悔时,哞哞的态度又换成了傲慢的冷漠,就是拒绝不接受,似乎它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这么轻易就原谅伤害自己的人。就这样,几经反复,来来回回,我真的走了,但心里相信哞哞一定会回来,因为它是一头聪明并且懂得感情的牛。果不其然,没几分钟,哞哞慢慢地走上山坡,朝家门的方向走来。可是当我再次欢喜前去相迎的时候,哞哞又做出了拒绝的表示,它把脸转了过去,不愿看见我。当我走后,它才慢慢地走到门口,吃掉了盆里的食物。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里,它都显得有些沉默,为了安抚它的心,我努力了好久。终于,哞哞封闭的心门再次敞开,和大家有了新的互动与交流,它依旧愿意信任和依赖大家。我心里想着,哞哞的心从最开始封闭到后来逐渐的敞开,又回到封闭,再重新敞开,这个过程实属不易,而且像极了人类的心理。

  最初,我们也是在自我的作用下,不愿把心对外敞开。认为没人会真正的理解自己、欣赏自己、认可自己、爱自己。害怕自己受到伤害的同时,对别人也习惯性地采取不理解、不接受、不认可的态度。在高贵的自尊心和强大的自我的作用下,我们总是自我感觉良好,一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傲慢,用充满成见和不满的眼光看待周遭的人、事、物,继而不断地进行评判、指责、挑剔、抱怨、甚至是怨恨… …更加地难以给予别人包容。殊不知,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就在于自己那颗自私自利的心,凡事只考虑自己。自己的感受、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得失、自己的所有… …除了习惯性的强化自我之外,一无是处。我们对外在,对别人,尤其是自己所执著的人,是那么的充满期望。期望被无条件的完全满足我们的种种要求、理解我们、关心我们、爱我们,只要稍稍没能顺从己意,便会心生不满,甚至怨恨、远离… …心在不断的期望与失望中跌宕,在一个又一个的目标间摇摆,恶性循环,反反复复。就这样,我们越是这样,就越是得不到满足,越是容易受到侵犯,也会经常性地伤害到别人。生活在这样一个没有信任感的冷漠社会里,似乎所有的生命都很难感受到真正的幸福和安全,可是内心又是那么强烈地渴望安乐。在这一点上,生命与生命间,焉有不同?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没有道理去伤害谁,尤其是面对那些原本就比我们卑微、脆弱、可怜的生命。它们,已经够痛苦忧恼的了。

  除了十足的霸气之外,哞哞也有展现温和细腻的时候。有时,见到我坐在门前,它会走上前来,用它特有的方式来表达对我的信任和感激。比如,它会把自己一个大大的毛绒绒的牛头轻轻地放在我的僧裙之上,任由它那刚刚吃过食物还依旧残留着汤汤水水的嘴巴蹭在我的僧裙上。它对此毫不在乎,而我也不会责怪或是嫌弃它,还会轻轻地拍拍它的头,或是拉拉它的耳朵,然后剥一颗糖放进它的嘴里。有时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哞哞也会忽然晃起双角来有意吓唬我,见到我惊慌的样子时,它会得意地眯起眼睛来开始反刍——它是个时刻都不忘证明自己拥有威力的牦牛。

  我越来越于心不忍把自己吃剩下的残羹剩饭喂给哞哞,而自己却来受用较好的食物,这种极不平等的分别让我心里很是难过。同时也是出于对因果的敬畏和尊重,慢慢的,能喂哞哞的越来越少。对此,它似乎颇为不满,总是用充满怨气的眼神望着我,这让我既难过又为难。一日中午,我喂了哞哞一些剩菜叶加洗碗水,它只吃了其中的大片菜叶,将小叶和水留在了盆里,以前它可不这样,在吃的方面,总是保持着一种不肯放过一粒米的精神,永无止尽。见它如此,我便说:“把它喝完,不然以后我都不喂你了。”哞哞极不情愿又无可奈何地从一边摇晃了过来,喝了几口,仍旧留了一半的水在盆里,以示抗议。但为了表示友好与忠诚,它极难得乖巧地趴在了我家门口,盆子旁边。我说:“我生气了。”它不理睬。想了想,我又说了一句:“你伤了我的心。”这一次,它似乎听出了其中的不真诚,迅速地扭过头来一晃角,很威武地做出要顶我的架势,像是在说:“去你的,少来这套。”这个软硬不吃的家伙。。。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拿了厚厚的一摞书,在它背上轻轻地敲了一下。

  春节期间,隔壁道友离开了一段时间。这段期间,每天几乎只有哞哞一个生命享用完大家所有的恩施,所以它对此还是比较满意。待隔壁道友回来后,一如从前准备了一些可以用来充饥的食物来喂哞哞。或许是哞哞已经吃饱了,又或许是那个时候的哞哞开始学会了挑食,总之哞哞没有吃,只是站在一边安详地开始反刍,用屁股对着人,显现上极其的傲慢。见此状,隔壁道友坐在门前,不无伤感地想到:人有了好的就忘了旧的,嫌贫爱富,见异思迁,牦牛也是如此。奇迹的是,在她刚刚动了这个念头之后,哞哞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走到盆边,安静地把满满一盆的汤汤水水喝完,明显饱胀的腹部让它很不舒服,因此喝得很慢。这让隔壁道友更加地难过,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一边说道:“你这是何必呢,我又没有要你吃完,何必把自己撑到难受!”这一次,更加让隔壁道友相信了哞哞是真的明白她的心。

  因为,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心原本是相同相通的,而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关系也是相依相存的,虽然由于以往善恶的业力让我们今生所感的身相不同,所经历的遭遇不同,甚至性格、偏好都会有所不同。这些其实都不重要,更不能够作为生命之间进行你我分化、隔离的标尺。因为在这些种种不同表象之下的众生们共同的想要寻求安乐和远离痛苦的心是相同的。而且,从究竟来讲,所有的生命,都平等的本自具足一颗珍贵的菩提心,佛性无异。从时间上来讲,无论是过去、现在、抑或是解脱的未来,我们与众生的关系,从未分开过,也无法真正分开。

  从始至终,我们都会在一起,无论烦恼或菩提。

  投稿人:彭措琼措 益西伦珠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