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拉措:只会念观音心咒的觉姆

  好几年前,我们就“认识”拉措了。这个“认识”,并非是指知道她姓甚名谁,而是,我们只是记得有一个很特别的觉姆,她大声唱诵的观音心咒很好听。

  还记得那一年春天回到扎西持林,当时,藏地仍是冰封季节。到达的当晚,山上下起了大雪。第二天清早,推窗一看,满山遍野的银妆素裹,纯洁一片。趁着光线正好,我们赶紧出门取景。这个季节的扎西持林格外寂静,连踩在雪上发出的“咯吱”声都十分清晰。沿着转山道,我们一路行至百字明大转经筒处。正当我们站在空旷的回廊一端喘气时,突然,从转经筒的佛殿后传来一阵唱诵之声——“嗡——嘛——呢——呗——美——吽舍……”声音高亢而清亮,直冲虚空,顿时抓住了我们的听觉神经。赶紧四下张望,却并未在附近看到任何身影。唱诵之声,悠长不断,声声入耳。过了好一会儿,一个低矮佝偻的红色身影从回廊的拐角处走出来,步伐有些蹒跚。随着身影的移动,那声音也慢慢向我们靠过来。近了,我们才发现,原来是一位老觉姆,那美妙的声音来自于她。

  当她经过我们时,我们赶紧双手合十,躬身向这位觉姆打招呼,可是,她依然是低着头,眼望着地面,一步一挪地朝前走着,一字一字地唱诵着,丝毫没有回应我们的招呼,更准确地说,她压根就没有看我们,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

  望着她缓慢前行的身影,我们略微有些诧异。在扎西持林遇到的养老院老人们,对于我们这些来自汉地的上师的弟子,他们总是很热情很主动地与我们打招。而这位觉姆的反应却是如此与众不同。在那个冰天雪地的早晨,美妙的声音、独特的行为,令这位觉姆在我们的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像。

  或许是因缘巧合,在后来的几年中,为数不多的在扎西持林度过的日子里,在转山道上,在百字明转经筒处,在养老院的观音心咒转经筒处,我们又好几次偶遇了这位老觉姆,每次都是她的唱诵声让我们“认”出了她。她仍是初见时的样子,佝偻着腰,低着头,眼看地,一步一挪,一字一唱……至始至终,我们都不知道她是谁,也没想过要去打听她的情况,除了她的歌声,她的走路的样子,其余的我们都不知道,甚至连她的长像我们都没看清楚过。在我们的眼里,她只是扎西持林养老院里一位普通的老年出家人。

  时间来到2014年三月末,时值藏历新年的最后几天,我们又在这样一个季节回到扎西持林。这天天气晴好,一早我们便出门转山取景,冰雪初融后的转山道此时泥泞不堪,我们一步一滑地走着。走过经幡林旁边的一段坡道时,停下来休息,转身回望。这时发现我们的身后约十多米的地方有一位老觉姆,正吃力地往上走着。她看起来年纪挺大,躬着腰,贴着转山道边上的铁丝网,一步再一步缓慢吃力地向上走着。那一小段路十分滑,她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试图扶着铁丝网借力。突然,她一步迈下去没站住,脚下一滑,往前扑倒在地。看着她摔倒,我们大吃一惊,赶紧往下想去扶她。这时,眼前出现的一幕,让我们呆住了:这位老觉姆,用两只手死死抠住铁丝网上的孔隙,努力想借力把自己从地上拉起来。我们见状快步上前扶起她。

  她很矮很瘦很轻,我们扶着她走过那段较徒的坡道。近二十米的距离,她跟我们全无交流,甚至连对视都没有。上到平缓之处,我们方才松手让她自己走,我们跟在她的身后。她行得极慢,瘦弱的身体几乎是一步一挪的,腰佝着,头低着,眼睛看着地,毫不旁侧。忽然,她开始大声唱起来:“嗡——嘛——呢——呗——美——吽舍……”声音高亢而又悠长,回旋在空旷的山野。如此熟悉的声音!是她!这时,我们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您呀。我们见过您好几次,您唱得真好听!”我们兴奋地说着,连比带划,这是第一次有机会和她近距离接触。可是这位老人,却对我们的话置若罔闻,没做任何回应,连头都不抬一下,继续低头前行,继续唱诵,好似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这位觉姆真奇怪呀?!”略有些尴尬,更多的是疑惑。尽管这样,我们还是一路跟在后面,怕她再次滑倒。

  行至百字明转经筒处,她开始沿着回廊转绕,与我们初见她时的一样。时隔三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画面,同样的唱诵声。我们静静地跟在她身后,随她一起转绕。看着眼前这位老觉姆,我们心中充满了好奇与疑问。她是怎样的一位修行人呢?在这冰天雪地中,如此年龄的她,拖着看起来应有残疾的双腿,只身一人转山转经,跌倒了再困难也要爬起来继续接下来的路程;她所吟唱出的声音是那样的清透高亢,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穿透力,这与她瘦弱矮小的身躯是那么的不相称;她所关注的似乎只有转山、绕塔、转经、唱诵。

  转经中的拉措

  当天下午,我们拿着拍到的这位觉姆的照片去给达森堪布看,并讲述了我们所看到的情景,希望能对她进行采访,祈请堪布能同意并帮我们安排。堪布看了照片问了一句:“你们要采访她?”“是的!”“嗯……那好吧,我给你们安排一下。”堪布略作沉吟。

  第二天上午,在约定好的帐篷里,养老院的管家把我们想要采访的几位老年人都找了过来,那位觉姆也在其中,这次她是由侄女陪同着前来。随后,由她侄女替她接受了我们的采访。通过侄女我们了解到了一些基本情况。

  原来,这位觉姆名叫拉措,63岁,系绒擦村人。她与姐姐和侄女三人一起来扎西持林养老院出家修行已经五年多了。

  据拉措的侄女介绍,拉措因儿时的一场大病,成为了智障人士,与外人无法正常沟通。腿也患上残疾,行动受到影响。生活上拉措没有自理能力,穿衣吃饭等生活起居全靠侄女照顾。出家后,拉措无法同其他人一样正常地做功课、发心,她力所能及的就是埋头转山,一圈又一圈,经常转得忘记时间,忘记回家,常常是被家人找回去。因为腿脚不便,转山时的摔倒是常有的事,拉措常会浑身是土的回到家中;拉措不会数念珠,但会一直念观音心咒,还喜欢大声地唱出来,旁人都夸她唱得很好听。只要在养老院的经堂有受八关斋戒或是讲课,拉措都会去参加,静静地坐在经堂的角落里……

  在我们和侄女交谈的时候,拉措面带微笑安静地坐在一旁。这时我们才有机会,看清楚她的容貌。看起来家人把她照顾得很好,昨天满裙子的泥土俨然已经被拾掇干净了。她与我们挨得很近,但却似乎又隔得很远,眼睛好像看着某个地方,却又似乎哪里都没看。在这个略显拥挤的帐篷里,她坐在那儿仿佛与世隔绝一般。

  因为语言不通,沟通存在难度,尽管有翻译在场,从侄女那里我们也只能获知一些关于拉措的片面信息。或许对于拉措而言,除了上师三宝,旁的人和事都代表着另一个世界,与她的世界无关。而她的世界,我们无法走进,难以探知。但至少有一点我们是深信不疑的,那就是在拉措的世界里,充满了对上师三宝的虔诚信心。因为信心,尽管身体残疾,她仍一圈圈地转山绕塔转经;因为信心,尽管无法正常说话与思维,但她仍能吟唱出美丽动听的观音心咒。如她这般,全心全意沉浸在上师三宝加持的世界里,别无他顾地修行,那是该有多幸福。而这种幸福,也只有拉措才能切身感受得到。

  采访结束后,我们再三道谢,拉措在侄女的搀扶下离去。不一会儿帐篷外传来那熟悉的高亢之声——“嗡——嘛——呢——呗——美——吽舍”。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