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扎西持林养老院往生故事(三):扎珍—在这里停止流浪

  2014年5月12日,扎西持林养老院73岁的老觉姆扎珍,在自己那间面朝玛哈嘎拉神山的临河小木屋里平静地往生了。在扎西持林养老院里,在普遍精进的老人们中间,扎珍平常在显现上并没什么特别之处。往生前她告诉亲人,有四个年轻喇嘛刚才来到家里,抬起她就往山上走,一直进到扎西持林莲师坛城。

  在2013年夏季的一天,在我们随机走访养老院老人们时,恰好遇到扎珍因病痛在家休息,因此机缘我们得以与扎珍进行了一个小时的交谈,通过不太流畅的翻译,我们知悉了一些扎珍前半生零散的片段,在来到扎西持林养老院之前,她曾有过一段漫长而苦涩的流浪生涯……

  

觉姆扎珍  摄于2013年8月

  来养老院前,老觉姆扎珍已经记不清自己流浪了多少年,走了多少路,流了多少泪。

  人生看似苦乐参半,然而本质是苦,纵然“一碗汤药里加入一小片包着糖衣的药丸”,糖衣吃完仍是满碗苦涩。多年前那两场连环变故,家散了,心冷了,人也崩塌了。为人妻为人母的扎珍,未及饱尝看似甘美的世间幸福,便深受“爱别离”之苦,被无常的组合拳击得踉跄连连。

  扎珍的老家在玛尼干戈,同绝大多数普通的藏族妇女一样,年轻的扎珍和丈夫共同抚养着一对儿女,生活虽不富裕,却也平静自在。然而,还没等到孩子们长大,丈夫突然撒手人寰;女儿五岁时的一天,母女俩追逐玩耍,就在孩子从一户人家的外墙跑过的时候,那面墙突然倒塌,扎珍又少了一位亲人……

  扎珍从此一蹶不振,终于发展到精神恍惚。然而生活还得继续,扎珍和儿子相依为命,继续以放牦牛为生。漫长岁月里娘儿俩怎么熬过来的,她自己也没了记忆。

  眼看儿子一天天长大,扎珍略感安慰,然而,过往的无常经历如同插在心上的针,时不时地冒出来刺痛一下。继续在熟悉的环境里生活,对于时近中年的扎珍已然是无时不在的折磨,不堪业力催逼,她终于迈出家门一头扎进流浪的生涯。漫漫放逐路,此去便经年。

  为了维持生活,扎珍也四处奔走寻找打工机会,有零工打就住下来忙一阵。但稍有闲暇,烦恼便卷土重来,别无选择,她只有继续上路,用漫无目的无休止的行走来排遣内心的不安,企图逃脱无常痛苦的折磨。

  尽管流浪路上经常饥一顿饱一顿,她却不肯转身回家,钱花光了就沿路乞讨,讨够路费又继续飘零。扎珍的直系亲属,除了儿子便只剩一个哥哥,哥哥虽然心疼,但屡劝无果,也只好由她去。日子一天天过去,中年扎珍也跑成了老年扎珍。终于有一天,哥哥把心一横,坚决不让她再往外跑了——妹妹岁数大了,万一哪天死在路上,都不知往哪个方向去找。

  扎珍的儿子在母亲到养老院的前几年,先在佐钦地方出家了。不久,哥哥也有了出家的打算,便试着劝她:“妹妹你别再到处乱跑了,跑到哪都没办法解脱。我在扎西持林养老院给你盖个房子,你到那里去好好生活,好好修行,行吗?”刚开始,扎珍并没有立即答应哥哥的提议,直到房子盖好后随哥哥来看时,才发现自己挺喜欢这里,不久就搬了过来。

  在扎西持林养老院,老觉姆扎珍渡过了此生的最后六个年头,这或许是她一生中最安乐的日子。流浪数年,终于在马头金刚神山脚下的小河边有了自己的家,长期恍惚的精神状态开始有所好转。生活上因有了上师仁波切的帮助,没有了后顾之忧,扎珍开始了她全新的晚年修行生活。清晨四点听到养老院的海螺声就起床,开始修行,打坐、念经、磕头、转山,晚十点海螺声再起时便结束回向就寝……每天都过得法喜满满。

  有了依怙,老人几近干涸的心灵终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乐,心底那根深藏的针芒渐渐寒光不再,曾经令她忌惮半生的生死命题,也得到了极大的纾解。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也去过了,亚青也去过了,在养老院可以专心修行,一切都那么满意,现在哪儿也不想去了。在这里死了也没什么好害怕的了,早点死也挺好的。”在那次交谈中,讲述完自己的过往经历后,老觉姆扎珍开心地这样说到。

  一位发心为扎西持林养老院老人们治病的医生居士,在她的日记里记录了她所亲见的扎珍的最后时光:

  5月11日,达森堪布特意安排我下山为扎珍输液,我走进她家小屋的时候,老人家正躺在靠墙的垫子上,面前的小桌上放着一个大大的转经筒,两个房间中的一间设成了佛堂,房间格外整洁,很难想象这是个患病的古稀老人的住处。虽然屋里光线有些昏暗,但这位普通藏地老人的神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淡定,端庄,透着高贵,完全不像在等待死亡,更像在迎接一个伟大的时刻!

  就在我准备输液的时候,老人家将持念珠的左手举到额前,双眼微闭开始祈祷上师三宝加持,祈祷持续了好几分钟……那份专注仿佛凝固了时空,本来专心弄药液的我也深受感染,不自觉地停下来跟她一起祈祷。

  药物似乎很有效,老人家的眼睛渐渐有了光泽,呼吸也顺畅起来,不一会儿竟睡着了。我很开心,跟家属约好第二天再来。

  5月12日,我下山继续为扎珍输液,昨天的治疗很有效,我边走边思考后续的治疗方案,心里有些激动。不料,还没走到她家门口,就听到了喇嘛们念经超度的声音……

  5月13日下午,我转绕马头金刚神山时,突然看到一道巨大的彩虹从玛哈嘎拉神山脚下的小河边升起,隐于普巴金刚降魔塔前。

  扎珍走后,一直守在她身旁的亲人向周围人说起这样一件在他们眼里多少有些神奇的事:就在辞世前的一天,丹增尼玛喇嘛来到家中探望卧床多日的扎珍,扎珍高兴地说:“丹增尼玛您来了,堪布达森也来过了,哦,聪达喇嘛来不了了,他去成都办事了……”一听这几句话,在场的人都知道老人家意识很清醒。

  紧接着,老人用很肯定的语气说有四个山上(扎西持林闭关中心)的年轻喇嘛到家里来了,等她盘腿坐上一个门板形状的座子,四个人便合力把她抬上了山,径直进到了扎西持林莲师坛城……而一直守在老人身边的儿子对扎珍的话很是不解,他告诉母亲,家里没有来过四位年轻喇嘛。

  坛城又称曼达拉,即“完整的本尊世界”,“进入坛城”即进入本尊安住的状态,其意义在于自我与本尊相应。有缘进入坛城便能积聚无量的功德。扎珍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能有如此吉祥的觉受,应是巨大福报现前,实为殊胜稀有。祈愿以此吉祥的缘起,上师三宝加持觉姆扎珍顺利往生净土。

  哦,慈悲的上师,
  从我的内心中央,
  恭敬心的盛开莲花中,升起,
  我唯一的皈依!
  我被过去的行为和烦恼所折磨:
  我祈求您,
  在我的不幸遭遇中保护我,
  永远做我头顶上的宝饰,
  大喜悦的曼达拉,
  引生我的一切正念和觉察

 ——吉美林巴尊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