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让我们同唱一首歌

  2011年的那个冬天,我妈妈接到通知要去放生。那个时候,放生在我脑子里还没有概念,它到底是个什么形式呢?放生的人都信佛吗?放的是什么品种的鱼呢?会不会都是一群虔诚得不行的老年人?带着许许多多的疑惑,我们坐上了通往香河的公交车。

  我们早早就到了,在景点外围等着大部队的到来。听说今天会进到景点里面的寺院瞻仰佛像,共修。我们在景点售票处等候大部队来的时候,从售票人员那里得知如果有皈依证可以免票。那是我第一次听说皈依证这么一回事,内心对它充满了好奇。记得那天特别冷,四周寒气逼人,我磕磕绊绊地跟着大家念诵放生仪轨,心想怎么还没念完呢?!翻页的时候还顺便看看后面还有多少页。之后放生的过程让我很感动,第一次我可以决定一个生命的死活,第一次有生命可以从我的手中获取自由,第一次意识到了伤害生命是多么地残忍……当鱼儿们重获自由,在湖面上大口地呼吸着,好像在对我们说: “谢谢你们救了我。”见此情景,心中五味杂陈,那种复杂的心情我想每一个放过生的人都体会过。首先肯定是欢喜,因为鱼儿获得了自由,它们可以在诸佛菩萨的加持下快乐地度过余生。其次是痛心,是因为每天还有数以亿计的生命在以不同的方式死去,有的被人点杀在餐桌上,有的死于运输的途中,有的被猎人残忍杀害,有的被活剥皮毛,有的……我不忍再想下去,因为这似乎已经达到一个我不想去承认、不敢去面对的极限。这个极限是我们每个人心底都应有的慈悲,是众生的本性,只是被我们的愚痴蒙蔽了而已。

  回想从前造作的杀业,随喜他人造作的杀业,真的是无颜面对这些如母众生。在我二十多年的生命里,印象最深的是我小学五年级的那一次经历。那个时候家庭经济状况并不是很好,所以吃鱼虾的机会并不多。有一次妈妈为了给我改善伙食,买了几只龙虾,我非常期待它的美味。蒸的时候,妈妈用夹子把锅盖和锅夹在一起,热气很快上升在龙虾的身上,它们开始用钳子拼命抓挠着锅边,试图想逃离这如炼狱般的地方。我当时很好奇地看着它们挣扎,觉得很好玩,后来吃的过程已记不太清楚了,但它们挣扎的那个样子我至今清晰地记得。现在每每想起就忍不住懊悔地痛哭起来。那次放生之后,我再也没有吃过肉了,我发誓终生不再造杀业,不杀狮子、老虎、人等大动物,不杀猪牛羊等畜生,也不杀虱子蚊子苍蝇等小动物,更不会直接间接地堕胎,不自作、不随喜他作。发愿终生茹素从根本上断除杀生。感恩上师诸佛菩萨的加持,让我断除造杀业的因,走向善法光明。

  2013年的冬天,有机会可以跟随师兄去市场买生,这让我很是欢喜。回去和家人说,她们也想参与其中。于是第二天我们很早就到了集合地点一起去市场买生。虽然这一年是暖冬,但凌晨的水产市场还是非常冷,我们本能地把身体缩成一团。在水产摊前,我们发现泥鳅僵直地静止在水池的角落(放生过的师兄都知道泥鳅在放生的时候有多活跃好动,有的时候还经常跳出箱子)当时我以为它们都冻死了,急忙开始念“嗡玛尼呗美吽舍”。上初中的妹妹也和我一起,为可怜的众生念观音心咒,祈求它们能够脱离恶趣往生极乐。后来跟老板交流了才知道,它们是因为冷才扎堆取暖的,其实并没有死,这才放下心来。接着就有鱼贩用筐把泥鳅捞出来称重,另一边就有师兄在运输筐中加水。在这称重分筐的过程中,有些泥鳅掉到地上被鱼贩踩死,我和妹妹就负责用小铲把它们救到筐里。工作节奏非常地快,一个筐称上称下又被分发到几个运输筐里,又一筐称上称下分筐……这一次的买生经历让我真正感受着救护生命的意义。我们赶在被送上餐桌之前救下了这些如母众生,带他们到放生的地点喝下上师诸佛菩萨加持的甘露水,聆听师兄们念诵的慈悲智慧的佛号经文,开始了通往光明解脱的新生活。再没有比这更有意义的事情了,再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

  上师曾慈悲开示:诸善法中放生第一。   

  “一条条小鱼回归沧海

  自由的舞姿摇动海域

  龙王感动撒播出甘霖

  花草树木快乐生息

  嗡阿吽 嗡阿吽 嗡阿吽 嗡阿吽

  站在路口的人们啊你要去向哪里

  一边是永恒的黑暗一边是光明福祉

  请随我同声唱啊同唱嗡阿吽

  放飞你心中的爱拥抱蓝天大地”

  带着即将被放生的众生心中不知有多欢喜,开心地唱起了放生歌……

  喇嘛钦!

  弟子:才让措

  2014年6月初夏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