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啊”字鸟

  “啊—啊—”,“啊”字鸟——乌鸦来了,它们全体站在寮房外仰望天空,不断地高唱“啊”字之歌,催促着我:它们要吃东西了。

  早晨醒来头脑是最清醒的时候,没有什么杂念,是修持上师瑜伽的最佳时间。听到“啊”字鸟一声声清脆的鸣啼声,我也该收座回向了。“一切众生化成光、迅速向上融入上师心中,与上师智慧心无二无别,获得与上师无二无别的佛果,并在此状态中安住。”回向:“愿我以此之善根,速得成就上师尊,所有众生无一余,悉皆安置于彼地••••••”

  起座,赶紧把准备好的大米边念咒语,边洒向草地,布施给焦急的乌鸦们。

  藏地的冬天比较寒冷,白雪皑皑,覆盖了秋天金黄的景象,也掩埋了鸟儿能够果腹的食物,让鸟类的生存变得艰辛。看见一些乌鸦在雪地里四处寻找食物,不知道在找些什么能吃的。于是我早上吃饭前就在寮房外的草地上洒些大米。刚开始时,乌鸦只是远远看着,很陌生、好奇,后来有一两只勇敢的试探性地来吃,慢慢又来了一些,渐渐地它们也养成习惯,每天固定时间来,欢快叫着“啊”字之歌,等候进食。之后,愈来愈多的乌鸦聚集到这里来,到了钟点,外面大坝就成了乌鸦大合唱的舞台。

  最初我正在打坐时,乌鸦的叫声打扰了我的静修,心里不大舒服。

  在汉地,乌鸦名声一直不太好,它是一种邪恶之鸟,不祥之鸟。有些词语对乌鸦也含有偏见,比如“乌合之众”、“天下乌鸦一般黑”;若有人说些不吉祥的话,就被讽为“乌鸦嘴”;乌鸦全身乌黑,而黑色历来就被认为是不祥之兆;在中国的电影里,乌鸦总出现在荒凉的野地或阴气深重的坟场或老宅背后的枯树上,随着突然一声凄厉而苍老的鸣叫,一种危险,一种恐惧感便顿时袭上心头。这就是乌鸦在我心里的影像。

  随着与它们的日日相处,乌鸦在我心里的影像慢慢改变了,我渐渐喜欢上它们。

  乌鸦有很多品种,为鸦科最大一属,也是雀形目鸟类中个体最大的一群,体羽大多黑色或黑白两色,分布几遍全球。乌鸦的食物比较杂,以草籽、粮食、昆虫等为食,有时也吃腐败的动物尸体,能消除动物尸体等对环境的污染,起着净化环境的作用。藏地乌鸦的品种也有很多,每天到这里进食的乌鸦是嘴长得细细长长红红的那种,与黑色的身体相对比,嘴是如此的红,很是可爱。

  乌鸦还拥有值得我们人类普遍称道的美德——知恩报恩。在养老、敬老方面堪称动物中的楷模。当小乌鸦的父母年老体衰,不能觅食或者双目失明飞不动的时候,小乌鸦就四处寻找食物,衔回来嘴对嘴地喂到父母口中,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并且从不为此厌烦,直到老乌鸦死亡为止。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乌鸦反哺”。知恩图报是世间最大的善德,中国人常说:“知恩图报,善莫大焉。”佛教是以慈悲为根本,作为修行人,这点我们应该向内心美丽的乌鸦学习。

  乌鸦在白天发出“啊—啊—”的叫声,在佛教中“阿”代表无生。密法中“阿”字乃一切语言、文字之根本,含有不生义、空义、有义等多种意义。《大日经疏》解释“阿”字时,谓“阿”字乃诸法之体性、万法能生之根源。若行者能体得“阿”字本不生之理,即可如实了知自心之本源,而得如来之一切智,自身亦与大日如来不二。原来这些小家伙每天都给我们传递着这么殊胜的妙音哪。

  随着对乌鸦的了解,才发现乌鸦具有这么多优秀的品质。难怪在中国有些地方对乌鸦尤为崇拜,称之为“神鸟”;有很多国家以及民族,如美国、日本、印度、埃及、斯里兰卡等等,也称乌鸦为吉祥鸟、神鸟。藏人也视乌鸦为神鸟。

  圣地远离了都市的喧嚣,这里非常清净,没有令人心烦意乱的噪音。在蓝天、白云、雪山之间,不知名的小鸟、以及乌鸦等飞禽浅吟高歌;放生的马、牦牛、骡子悠闲地吃草漫步,这些可爱的动物,都是我们修行的友伴。现在天气转暖,冰雪融化,春天开始降临辽阔无边的雪域,大地换上了鹅黄嫩绿的春衣。乌鸦回归林缘或山崖,到旷野挖啄食物了。我洒在外面的大米没有乌鸦来啄食了,心里有些惆怅,真想念它们。

  当冬天来临时,我会准备更多的食物等待你们的到来。

  桑吉措

  2014年5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