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回家之路(上)

一  何处来去

  “如果当年你爸不是和我结婚,就没有你了。”

  小时候母亲偶尔这样和我调侃,这看似平常的玩笑,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深深的困惑:妈妈如果嫁了另一个人会怎么样,生出来的就不是“我”了?或者说,只拥有“半个”我的精神和身体?那么,真正的“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我可以被分割么?父母生我之前,“我”又是以一种什么方式存在?难到“我”的诞生完全是从父母这里开始的么?……长大后,生物学解释的,由“卵子和精子结合而形成”的那个我,仍无法解答我的疑惑。   

  儿时萦绕在心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摆脱“死神阎王”的控制。

  那时,奶奶常对我说:“再过二三十年,你长大了,奶奶可能要搬到土里去住了,不能像现在这样跟你说话咯!”“奶奶,我不要您死!”每次听到奶奶这样说,我都会感到无比的焦虑和难过。

  一次,从长辈那里听到一个故事:古代有一个人做了很多善事,因此乘天龙到天上做了神仙,过上了长生不老、无忧无虑的生活。这故事令我兴奋异常:我可以拯救自己还有家人和朋友,我们终于有办法摆脱死亡了!我因此发了人生第一个大愿:我要坚持每天多做善事,在我活到999岁的时候,和家人、朋友一起去做神仙。从那以后我就尽可能多做善事,每过一段时间都进行自我总结,“应当为这伟大崇高的理想努力奋斗!”——我常常这样想。

  和大多数孩子一样,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电视、电影和童话。梦想自己变成具有超凡能力的英雄主角,还自编长篇故事,把自己设计成具有各种不可思议先进装备的大英雄,可以达成一切愿望,遣除一切威胁,云游四方,笑傲江湖……不过,在现实生活中,我是那么缺乏“安全感”,连我最喜爱的表哥,我都没有办法永远和他在一起,他来时,我欣喜若狂,他被大姨带走时,我难过忧伤;周末也让我感觉无奈,因为它终将逝去。

  为逃离死亡,追求安全感而采取的一系列行为到底持续了多久,在记忆中已变得模糊。长大后忙于学业和工作,这个心愿被渐渐淡忘,但生命的来龙去脉以及宇宙人生的真相,依然是我人生的重大课题。

 

二 探索

  此时的我已对所谓的“成功”充满渴望,初中还没毕业就雄心勃勃地制定日后的人生规划:考上重点高中,考入名牌大学,创办大公司,驰骋商界……后来,我如愿进入重点大学读商科,一切都一帆风顺。然而,我并没有像自己预期的那样,继续在这条道路上奔跑。不知道同龄人们怎么想,我竟然感到人生很无奈!

  遥远的过去,秦始皇一生纵横天下,统一六国,好不威风,晚年却沉浸在被仇敌刺杀的恐惧中,尽管小心提防、重重防范,最后还是被身边的亲信刺杀;近的当下,“苹果”公司的创始人、被无数年轻人崇拜的“乔帮主”,虽然以他非凡的创造力用“苹果”改造了世界,却无法改造自己重疾缠绕的身体,而不得不告别如日中天的事业,英年早逝。我悲哀地发现,古往今来多少风流人物,英雄豪杰,他们所重复的,只不过是在数不胜数、环环相扣的时空因缘中顺势漂流而已!

  而我们这些整天忙于工作和家庭的普通人:试图通过移民方案、保赚不赔的理财计划、门类齐全的各种保险、X+Y的留学、中西医结合的保健方法等等,来营造一个“令人舒心”的“安全”港湾,实际上这只是童话般美好的愿望!

  我自己的内心变得越来越软弱,一点点成败也能左右情绪,心随外境不停地摇摆;成功的喜悦稍纵即逝,只剩下疲惫、空虚与浮躁。我指望获得赞叹与认可,不认同的观点随时可以使我脆弱不堪的心灵失控乃至爆炸……如古人所言:“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尽管出于自我保护的心理,我不愿意接受这一令人不安的现实,常常打着“积极乐观”、“活在当下”、“享受人生”的旗号,以缓解心中的不安与恐惧。但实际上,当真正事到临头的时候,我无法做到如自己想象地那般洒脱。

  刚出生的婴儿,一拿到什么东西总是紧紧地攥在手里,生怕失去;随着年龄增长,执着的对象逐渐变成玩具、零食、衣服、好成绩、好大学、好工作、好车好房、好妻好子……很多人甚至即将和人间告别,还在操心着自己的事业家财……人们在内心欲望的役使下不断向外追求。我的一生,难道也要如此“奋斗”下去么?

  我急于寻求答案,为什么外在的人、事、物能够轻易奴使我的内心,为什么控制权不在自己一边,自己仅仅充当任外境摆布的傀儡?答案只有两个:要么有本事完全掌控整个世界;要么有能力改造自心,不再依赖外境获得安乐。

  对于我得出的这两种答案,现代文明肯定无能为力,于是,我开始广泛涉猎儒家、道家、中医、命理学等等,希望能找到解决人生根本问题的灵丹妙药。

  随着学习的深入,我虽然从这些思想中收获了很多,但始终觉得它们还都不够透彻:儒家的修身养性要求君子“不贰过”、“不迁怒”等等,我努力想要做到,却难以找到实际可行的方法。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虽然暂时可以给人精神上的愉悦和陶冶,但治标不治本。命理学根据一个人的各种信息诸如出生时间、居住场所、面相手相等,可以很准确地判断出一个人的命运,但又是什么决定了一个人的出生时间、面相和所处的风水环境呢?

  思考,思考,一路探求,困惑而迷茫的我此时还不知道,不知不觉中已经快要走到终极真理的大门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同学带我去了福建莆田的广化寺,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一位睿智又慈悲的法师,我们长谈了数个小时。原本我以为佛教与其他宗教并无不同,就是教人行善而已。与法师交流之后才发现佛法居然蕴藏着大智慧!我兴致勃勃地请回大摞佛书,开始认真研读。我被佛法无与伦比的深邃智慧和慈悲大爱深深折服:

  原来,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并非是冷酷无情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而是“利他必定利己,害人终将自损”;

  原来,人们千差万别的命运、经历是因为有一种叫做“业力”的神奇力量。它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一刻不停、毫厘无谬地根据因果规律塑造、支配着这浩瀚无边的大千世界;

  原来,真正让我感到痛苦的不是外在的人事物,而是我内心的执着与烦恼。世间人殚精竭虑追求安乐,殊不知仅仅需要“调伏此一心,一切皆驯服”;

  原来,真正的自在不是诀别世间,归隐深山,而是“犹如莲花不著水,亦如日月不住空”般饶益众生;

  原来,人的心量可以宽广到敢于立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的誓言;可以无私到为了在一个众生心中种下一点善根,而心甘情愿于地狱中历经亿万年;

  原来,我本来就圆满具足与诸佛等同的功德,只是因为被无明烦恼所遮蔽而一直未能了悟自心本性,白白在这轮回中受苦……

  我刻苦努力地追求世人所认可的“成就”,与世人所追求的其他事物,其实也没有什么差别。平时认为自己的追求高人一筹的我,心里充满感慨:同为心欲奴,何苦争高低。

  ……

  从佛法中得到的这些振聋发聩的思想,彻底颠覆了我二十多年来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很多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终于迎刃而解,身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欢喜与踏实,就像失散多年、漂泊无依的游子终于又回到慈母的身旁。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要终生追求的!

 

三   启程

  从那之后,我越来越想把更多乃至全部的时间都投入到修习佛法上,于是我决定转专业,去读佛学博士!这样既可以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学习和弘扬佛法上,同时还可以兼顾父母家人的要求。我想,如此的两全之法真可谓“不负如来不负卿”!

  父母在我刚开始学佛时比较支持我,所以我天真地以为:转读佛学专业的事,只需跟在国内的他们讲一下就可以了,一定没问题。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父母正欢快地和我进行视频聊天,我随口说出了转专业的想法,话音刚落,他们的笑脸刹那间乌云密布,空气仿佛都凝固了。接下来是一番激烈的争论,最终,我的想法被无情地淹没在他们不容置否的反对声中……对于我美好的前程,他们已经提前做了设想,不容改变。无奈之下,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攻读原来的专业。

  在暑假回国的飞机上,我构思着如何向家人介绍佛法。没想到,父母和亲戚朋友们此时也准备了一场应对战。他们觉察到我整个人变化很大,与他们的恐慌不安相比,我的柔和与谦卑是令他们奇怪;与他们对我未来的结婚生子的规划相比,我闭口不谈这方面的问题令他们焦急;与他们的生活习惯相比,我不再喝酒吃肉令他们不安。总之,他们眼中的“希望之星”,正在慢慢与主流社会脱轨。为了“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家人对我进行轮番施压、阻挠,竭尽全力地试图把我拉回到“正统”的路上。

  我希望将伟大的佛法介绍给对我恩重如山的父母,可是此时,不要说在家中“弘法利生”了,能够偷偷摸摸地多念几句经咒、多看几眼佛书都需要突破重重防线……

  在这个人生中最难熬、无助与充满颠覆性的暑假里,我深深地体会到当年吾等大师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时,敢于发愿生生世世在五浊恶世度化众生,后来为我们示现舍离世俗的出家生活,有多么的伟大!

  如果随顺家人,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就会像蚂蚁一样,为了暂时的生计,整日忙忙碌碌地跑来跑去,永远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方向。无始以来,迷迷糊糊地在这轮回的监牢中摸爬滚打,“成男作女经千遍,披毛戴角历万端”,不就是因为自己生生世世都没有勇气看破放下,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着这种生活么?难道这一世还要继续下去么?自然而然的,舍家弃欲作沙门的念头在我的心里萌生!

  作为家中的独子,家人们期待着我在国外完成学业之后,成就一番事业,光宗耀祖;而我如果选择了出家修行——如此强烈的反差,他们如何承受?周围人的闲言碎语、冷嘲热讽,他们如何面对?尤其是我那年迈体弱的爷爷奶奶,怎么想得开……

  想到这些,我又犹豫了,内心充满了纠结和无奈……

  我常常思考:难道我出家修行真的像父母家人所说,只是为了自己的学佛追求,丝毫不顾家人的感受,是一种自私自利、忘恩负义的行为吗?

  不,绝对不是!我要报答父母亲人对我的恩德,只有建立在智慧的取舍之上,才能够真正帮助他们;人生短短几十年,仅仅是通过物质的赡养,陪在父母身边端茶倒水、嘘寒问暖,或者给他们生个大胖孙子留在身边,这些世间的报恩方式到底能给他们在轮回中带来多少真正的利益?等到无常来临,他们又能带走什么?担负着这一生造下的杀生等难以计数的恶业,他们以后还要在恶趣里饱受多少亿年难以忍受的剧苦?

  虽然他们是我的长辈,但对因果和轮回的道理,他们就像无知的孩童一样,只能看到眼前的事情,根本不知道轮回路上的种种险恶!正如古德所说:“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真正的大孝,要为他们生生世世的究竟安乐负责!所谓“一子出家,九祖升天”,仅仅是出家本身,功德就不可思议,乃至九代之内的亲人都可以得到巨大的利益,更何况他日修行成就,便有能力帮助父母彻底摆脱轮回,获得无上永恒的大乐,这才是真正报答父母的恩德啊!虽然父母暂时还不能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但终有一日,等到父母解脱轮回,成就圣者果位之时,再回顾起现在的一幕幕,肯定会非常庆幸儿子的选择!

  在这无穷无尽的轮回苦海中,我前世的,乃至无始劫以来的父母们,现在又身在何处——是在屠宰场里凄惨无奈地等待着冰冷锋利的钢刀,还是在地狱中忍受无有间断的猛烈折磨?我也有责任救拔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又怎能置他们于不顾?

  为了父母和所有众生的长远利益,我一定要出家!

 

(未完待续)

弟子 益西伦珠
于2014年5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