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回家之路

一  何处来去

  “如果当年你爸不是和我结婚,就没有你了。”

  小时候母亲偶尔这样和我调侃,这看似平常的玩笑,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深深的困惑:妈妈如果嫁了另一个人会怎么样,生出来的就不是“我”了?或者说,只拥有“半个”我的精神和身体?那么,真正的“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我可以被分割么?父母生我之前,“我”又是以一种什么方式存在?难到“我”的诞生完全是从父母这里开始的么?……长大后,生物学解释的,由“卵子和精子结合而形成”的那个我,仍无法解答我的疑惑。   

  儿时萦绕在心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摆脱“死神阎王”的控制。

  那时,奶奶常对我说:“再过二三十年,你长大了,奶奶可能要搬到土里去住了,不能像现在这样跟你说话咯!”“奶奶,我不要您死!”每次听到奶奶这样说,我都会感到无比的焦虑和难过。

  一次,从长辈那里听到一个故事:古代有一个人做了很多善事,因此乘天龙到天上做了神仙,过上了长生不老、无忧无虑的生活。这故事令我兴奋异常:我可以拯救自己还有家人和朋友,我们终于有办法摆脱死亡了!我因此发了人生第一个大愿:我要坚持每天多做善事,在我活到999岁的时候,和家人、朋友一起去做神仙。从那以后我就尽可能多做善事,每过一段时间都进行自我总结,“应当为这伟大崇高的理想努力奋斗!”——我常常这样想。

  和大多数孩子一样,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电视、电影和童话。梦想自己变成具有超凡能力的英雄主角,还自编长篇故事,把自己设计成具有各种不可思议先进装备的大英雄,可以达成一切愿望,遣除一切威胁,云游四方,笑傲江湖……不过,在现实生活中,我是那么缺乏“安全感”,连我最喜爱的表哥,我都没有办法永远和他在一起,他来时,我欣喜若狂,他被大姨带走时,我难过忧伤;周末也让我感觉无奈,因为它终将逝去。

  为逃离死亡,追求安全感而采取的一系列行为到底持续了多久,在记忆中已变得模糊。长大后忙于学业和工作,这个心愿被渐渐淡忘,但生命的来龙去脉以及宇宙人生的真相,依然是我人生的重大课题。

二 探索

  此时的我已对所谓的“成功”充满渴望,初中还没毕业就雄心勃勃地制定日后的人生规划:考上重点高中,考入名牌大学,创办大公司,驰骋商界……后来,我如愿进入重点大学读商科,一切都一帆风顺。然而,我并没有像自己预期的那样,继续在这条道路上奔跑。不知道同龄人们怎么想,我竟然感到人生很无奈!

  遥远的过去,秦始皇一生纵横天下,统一六国,好不威风,晚年却沉浸在被仇敌刺杀的恐惧中,尽管小心提防、重重防范,最后还是被身边的亲信刺杀;近的当下,“苹果”公司的创始人、被无数年轻人崇拜的“乔帮主”,虽然以他非凡的创造力用“苹果”改造了世界,却无法改造自己重疾缠绕的身体,而不得不告别如日中天的事业,英年早逝。我悲哀地发现,古往今来多少风流人物,英雄豪杰,他们所重复的,只不过是在数不胜数、环环相扣的时空因缘中顺势漂流而已!

  而我们这些整天忙于工作和家庭的普通人:试图通过移民方案、保赚不赔的理财计划、门类齐全的各种保险、X+Y的留学、中西医结合的保健方法等等,来营造一个“令人舒心”的“安全”港湾,实际上这只是童话般美好的愿望!

  我自己的内心变得越来越软弱,一点点成败也能左右情绪,心随外境不停地摇摆;成功的喜悦稍纵即逝,只剩下疲惫、空虚与浮躁。我指望获得赞叹与认可,不认同的观点随时可以使我脆弱不堪的心灵失控乃至爆炸……如古人所言:“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尽管出于自我保护的心理,我不愿意接受这一令人不安的现实,常常打着“积极乐观”、“活在当下”、“享受人生”的旗号,以缓解心中的不安与恐惧。但实际上,当真正事到临头的时候,我无法做到如自己想象地那般洒脱。

  刚出生的婴儿,一拿到什么东西总是紧紧地攥在手里,生怕失去;随着年龄增长,执着的对象逐渐变成玩具、零食、衣服、好成绩、好大学、好工作、好车好房、好妻好子……很多人甚至即将和人间告别,还在操心着自己的事业家财……人们在内心欲望的役使下不断向外追求。我的一生,难道也要如此“奋斗”下去么?

  我急于寻求答案,为什么外在的人、事、物能够轻易奴使我的内心,为什么控制权不在自己一边,自己仅仅充当任外境摆布的傀儡?答案只有两个:要么有本事完全掌控整个世界;要么有能力改造自心,不再依赖外境获得安乐。

  对于我得出的这两种答案,现代文明肯定无能为力,于是,我开始广泛涉猎儒家、道家、中医、命理学等等,希望能找到解决人生根本问题的灵丹妙药。

  随着学习的深入,我虽然从这些思想中收获了很多,但始终觉得它们还都不够透彻:儒家的修身养性要求君子“不贰过”、“不迁怒”等等,我努力想要做到,却难以找到实际可行的方法。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虽然暂时可以给人精神上的愉悦和陶冶,但治标不治本。命理学根据一个人的各种信息诸如出生时间、居住场所、面相手相等,可以很准确地判断出一个人的命运,但又是什么决定了一个人的出生时间、面相和所处的风水环境呢?

  思考,思考,一路探求,困惑而迷茫的我此时还不知道,不知不觉中已经快要走到终极真理的大门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同学带我去了福建莆田的广化寺,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一位睿智又慈悲的法师,我们长谈了数个小时。原本我以为佛教与其他宗教并无不同,就是教人行善而已。与法师交流之后才发现佛法居然蕴藏着大智慧!我兴致勃勃地请回大摞佛书,开始认真研读。我被佛法无与伦比的深邃智慧和慈悲大爱深深折服:

  原来,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并非是冷酷无情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而是“利他必定利己,害人终将自损”;

  原来,人们千差万别的命运、经历是因为有一种叫做“业力”的神奇力量。它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一刻不停、毫厘无谬地根据因果规律塑造、支配着这浩瀚无边的大千世界;

  原来,真正让我感到痛苦的不是外在的人事物,而是我内心的执着与烦恼。世间人殚精竭虑追求安乐,殊不知仅仅需要“调伏此一心,一切皆驯服”;

  原来,真正的自在不是诀别世间,归隐深山,而是“犹如莲花不著水,亦如日月不住空”般饶益众生;

  原来,人的心量可以宽广到敢于立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的誓言;可以无私到为了在一个众生心中种下一点善根,而心甘情愿于地狱中历经亿万年;

  原来,我本来就圆满具足与诸佛等同的功德,只是因为被无明烦恼所遮蔽而一直未能了悟自心本性,白白在这轮回中受苦……

  我刻苦努力地追求世人所认可的“成就”,与世人所追求的其他事物,其实也没有什么差别。平时认为自己的追求高人一筹的我,心里充满感慨:同为心欲奴,何苦争高低。

  ……

  从佛法中得到的这些振聋发聩的思想,彻底颠覆了我二十多年来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很多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终于迎刃而解,身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欢喜与踏实,就像失散多年、漂泊无依的游子终于又回到慈母的身旁。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要终生追求的!

三   启程

  从那之后,我越来越想把更多乃至全部的时间都投入到修习佛法上,于是我决定转专业,去读佛学博士!这样既可以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学习和弘扬佛法上,同时还可以兼顾父母家人的要求。我想,如此的两全之法真可谓“不负如来不负卿”!

  父母在我刚开始学佛时比较支持我,所以我天真地以为:转读佛学专业的事,只需跟在国内的他们讲一下就可以了,一定没问题。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父母正欢快地和我进行视频聊天,我随口说出了转专业的想法,话音刚落,他们的笑脸刹那间乌云密布,空气仿佛都凝固了。接下来是一番激烈的争论,最终,我的想法被无情地淹没在他们不容置否的反对声中……对于我美好的前程,他们已经提前做了设想,不容改变。无奈之下,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攻读原来的专业。

  在暑假回国的飞机上,我构思着如何向家人介绍佛法。没想到,父母和亲戚朋友们此时也准备了一场应对战。他们觉察到我整个人变化很大,与他们的恐慌不安相比,我的柔和与谦卑是令他们奇怪;与他们对我未来的结婚生子的规划相比,我闭口不谈这方面的问题令他们焦急;与他们的生活习惯相比,我不再喝酒吃肉令他们不安。总之,他们眼中的“希望之星”,正在慢慢与主流社会脱轨。为了“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家人对我进行轮番施压、阻挠,竭尽全力地试图把我拉回到“正统”的路上。

  我希望将伟大的佛法介绍给对我恩重如山的父母,可是此时,不要说在家中“弘法利生”了,能够偷偷摸摸地多念几句经咒、多看几眼佛书都需要突破重重防线……

  在这个人生中最难熬、无助与充满颠覆性的暑假里,我深深地体会到当年吾等大师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时,敢于发愿生生世世在五浊恶世度化众生,后来为我们示现舍离世俗的出家生活,有多么的伟大!

  如果随顺家人,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就会像蚂蚁一样,为了暂时的生计,整日忙忙碌碌地跑来跑去,永远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方向。无始以来,迷迷糊糊地在这轮回的监牢中摸爬滚打,“成男作女经千遍,披毛戴角历万端”,不就是因为自己生生世世都没有勇气看破放下,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着这种生活么?难道这一世还要继续下去么?自然而然的,舍家弃欲作沙门的念头在我的心里萌生!

  作为家中的独子,家人们期待着我在国外完成学业之后,成就一番事业,光宗耀祖;而我如果选择了出家修行——如此强烈的反差,他们如何承受?周围人的闲言碎语、冷嘲热讽,他们如何面对?尤其是我那年迈体弱的爷爷奶奶,怎么想得开……

  想到这些,我又犹豫了,内心充满了纠结和无奈……

  我常常思考:难道我出家修行真的像父母家人所说,只是为了自己的学佛追求,丝毫不顾家人的感受,是一种自私自利、忘恩负义的行为吗?

  不,绝对不是!我要报答父母亲人对我的恩德,只有建立在智慧的取舍之上,才能够真正帮助他们;人生短短几十年,仅仅是通过物质的赡养,陪在父母身边端茶倒水、嘘寒问暖,或者给他们生个大胖孙子留在身边,这些世间的报恩方式到底能给他们在轮回中带来多少真正的利益?等到无常来临,他们又能带走什么?担负着这一生造下的杀生等难以计数的恶业,他们以后还要在恶趣里饱受多少亿年难以忍受的剧苦?

  虽然他们是我的长辈,但对因果和轮回的道理,他们就像无知的孩童一样,只能看到眼前的事情,根本不知道轮回路上的种种险恶!正如古德所说:“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真正的大孝,要为他们生生世世的究竟安乐负责!所谓“一子出家,九祖升天”,仅仅是出家本身,功德就不可思议,乃至九代之内的亲人都可以得到巨大的利益,更何况他日修行成就,便有能力帮助父母彻底摆脱轮回,获得无上永恒的大乐,这才是真正报答父母的恩德啊!虽然父母暂时还不能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但终有一日,等到父母解脱轮回,成就圣者果位之时,再回顾起现在的一幕幕,肯定会非常庆幸儿子的选择!

  在这无穷无尽的轮回苦海中,我前世的,乃至无始劫以来的父母们,现在又身在何处——是在屠宰场里凄惨无奈地等待着冰冷锋利的钢刀,还是在地狱中忍受无有间断的猛烈折磨?我也有责任救拔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又怎能置他们于不顾?

  为了父母和所有众生的长远利益,我一定要出家!

四  转变

  为了不让父母因我的选择生起很大烦恼,我想最好能尽快转变他们的观念,让他们对佛法生起信心!

  “千江有水千江月”,上师三宝的加持在无形中默默改变着因缘。没过多久,机会果真来了!春节期间,父母来到国外跟我一起过年。我一边“接受”父母每日的思想教育,一边坚持默默地祈祷,愿父母能早入正法。

  有一天,本来对藏传佛教抱有看法的父母,无意间看到了至尊索达吉堪布仁波切在大学的演讲,竟然对堪布仁波切和藏传佛教产生了好感!

  大年初一,正当万家团圆、喜庆新年的时候,父亲的工作出现重大违缘,父母颇为不安,突来的变故让他们切身体会到了无常的存在。刚好,那天索达吉堪布在网络上开示:新年伊始,念诵《心经回遮仪轨》可以遣除一年的违缘。网络上还有学院僧众的《心经》念诵共修。于是我因势利导,引导我爸妈一起参与了共修。共修结束之后,他们都明显感到身心变得非常平和、安宁,因此信心大增!

  第二天,父亲提前回国,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我把《心经》《大自在祈祷文》发给他,回国后还要继续念诵。母亲则继续跟我待在国外,为了方便她学佛,我专门给她买了平板电脑,把佛法课程和念诵都拷到里面。就这样,母亲也很自然地开始了每日闻思修行。每天路过母亲房间听到虔诚认真的念经声,内心真是感到无比的欢喜和欣慰。母亲还跟我一起接受了索达吉堪布的网络结缘灌顶。

  有一天,她悄悄地告诉我:她感觉堪布仁波切就是一尊佛的化现,听到堪布因过于疲劳而嘶哑的声音,心里感到非常难过和感动。

  后来,喇荣五明佛学院举行金刚萨埵法会,我帮母亲也报了名,本来计划三个月圆满的40万遍心咒,母亲一个月就完成了;紧接着又开始修持《阿弥陀佛修法极乐捷径》,发愿往生极乐世界。父亲也经常听经闻法,净土的课程都已经听了一百多课;还时常会在视频通话中兴致勃勃地跟我交流刚学的法义……

  就这样,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我的父母发生了不可思议的转变,真正走进了佛门,我心中的一块石头也总算落地了。

  我下定决心放下即将完成的学业,前往藏地,出家修行。周围人劝我:何不再等几个月,拿到学位再做打算也不迟?但我深知,世事无常,出家的机会来之不易,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出家,世间的学位于我还有何意义呢?

五  飘洋过岸

  我一身轻松地从大洋彼岸奔赴藏地,一心只为向至尊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祈请出家。

  我的心思早已被他老人家洞悉,还没等我说出来,上师直接发问:“你这次回国,不准备再回去了么?”我老老实实说了自己的想法:“弟子准备放弃学业,出家修行。”

  “你决定了么?不会后悔么?”

  “弟子已经想好了,绝不后悔!”

  ……

  “那好,弟子,选个日子剃度吧。”

  几天之后,上师仁波切在地藏王菩萨的节日为我剃度、授戒。终于,我披上了梦寐以求的袈裟,成为了一名出家人。

  在神山圣地的生活简单而充实,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远离了都市里熙熙攘攘、五光十色的散乱与诱惑,将心灵浸润在佛法的智慧海里,慢慢地清洗无始以来堆积的各种尘垢,体会心灵本有的宁静、开放与自由。

  我终于有了充裕的时间跟自己亲密相处,或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坐禅修、闻思经论;或是到图书馆聆听法师们的讲课、开示;坐久了,想要活动一下筋骨,便去转绕神山、坛城、佛塔,轻轻松松就积累了巨大的善根,清净了无量的罪业。平时遇到一些修行或生活上的问题,法师和各位师兄总会热心地给予帮助,耐心地介绍他们的经验教训,生怕我因为无知而犯下过失。

  在圣地,就连走路时碰到一位看似普通的出家人,对方都很有可能是修行的成就者!真的是“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谈笑有圣贤,往来无白丁”啊!

  无著菩萨在《佛子行》中教诫我们:“离恶境故惑渐轻,无散乱故善自增,净心于法生定解,居于静处佛子行。”日子久了,我对这几句殊胜教言有了切身的体会。从早到晚,除了洗衣做饭之外,基本都是在闻思修中度过的,以前汹涌澎湃的妄念慢慢少了,心里琢磨的大都跟修行有关:如何增上对上师三宝的敬信心,如何对治自己最大的敌人——骄慢心;应如何增强出离心;如何在座下延续、护持座上的见解和觉受,等等。记得有一天半夜醒来,迷迷糊糊中我还习惯性地串习白天在《前行广释》里学的清净观:眼前这一切都是本来清净的,与诸佛如来的刹土无异……

  在山上,每天单纯地体验法喜,这令我内心充满快乐。

六 拈花微笑,以心传心

  上师化现到世间唯一的目标,就是尽其所能给我们这些迷失本性、习气深重的孩子们提供帮助,以极大的耐心引导我们一步步走向解脱。除此之外,别无他求!对于修行人而言,最大的顺缘莫过于依止一位具相上师。

  上师仁波切在为我剃度时开示到:修行人应该注重实修,将闻思的理论运用到自己的修行上,一个人修行的好坏,主要就是看他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和众生的悲心是不是增上了;反之,如果仅仅是在表面文字上通达了很多经论,却没有用于实际修持,是无法解脱的,凡夫人还有可能因为没有实修对治烦恼,从而增长傲慢等烦恼,成为修行的障碍。

  上师所说的每一句都正中我的要害,为我指明了修行的方向。作为一个读了近二十年书、习惯于用分别念进行分析研究的人,我对闻思一直有很大的意乐,之前就计划着出家后先用几年时间通达一些论典。可真正静下心来反思自己的修学情况,闻思的法义并没有用来调伏内心,反而当做“手电筒”去到处照别人的毛病,经常引经据典地给别人找缺点、提建议,得到赞叹之后更加洋洋自得——俨然已经具备了“法油子”的法相。我痛下决心,以后一定踏踏实实地将佛法用于调伏自己的烦恼,绝不能再随顺习气,只是做表面文章。

  刚出家的一段时间,在周边师兄的赞叹声中,我心里不知不觉生起了优越感,感觉自己有大福报才成了出家人,是世间的庄严和在家人恭敬供养的对象。不久,上师在一次开示中说:“刚出家的人不要认为自己剃了头,穿上僧衣,就完事了,就很了不起,这是修行的开始,而不是结束……”我惭愧得无地自容。

  正如阿底峡尊者所言:“殊胜上师为揭露罪恶,殊胜窍诀为击中要害。”充满智慧与慈悲的上师无时无刻不在观照着弟子修行路上的每一步,并适时善巧地帮助弟子发现问题,调伏烦恼,遣除一个个心魔。

  又有一次,在莲师坛城外遇到了手拿转经轮的上师,上师问道:“你有转经轮么?”

  “有的,上师。”

  “你经常使用么?”

  “只是用过几次。”

  听到这里,上师停顿了几秒,严肃而认真地问:“你成就了么?”我被上师这句话问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又一次感到羞愧万分!我眼高手低,轻视身语善法的大毛病被上师这五个字瞬间击中。

  成就者的加持是超越时空、无处不在的。很多次遇到一些问题需要帮助时,只要祈祷上师,总是会遇到合适的人、书,或是无意间从别人的对话中得到启发,甚至有时一些道理会自然而然地在心中显现出来,不知不觉间问题就已经解决了。

  印象最深的是最近一次打坐观修“暇满难得”时,对法本上的一句教言有些疑惑,于是便祈祷上师,几乎是在目光刚刚离开上师唐卡的时候,《入行论》里的一个相关的教证立即在脑海中浮现出来,问题一下子得以解决了。

  慈悲的上师,不仅对弟子们的修行悉心指导,还无微不至地帮助弟子们解决生活上的困难。众所周知,在藏地的出家人,生活资用上是要自己供养自己的。我没有工作过,起初很有一些经济上的顾虑,担心出家后自给自足的生活难以为继。上师再次洞悉到了我内心深处的隐忧,在一次对出家人的开示中说:“弟子们,生活上的事你们不用担心,你们的吃、穿、住全部都由我一个人包了,没有任何问题。你们就只要好好在山上修行就好了。”

  有一次,一位师兄向上师请教修加行的问题,上师在短信中不仅回答了问题,还继续写道:“弟子,祝你心情愉快!”那位师兄看到这句话,感动得只想流泪。因为当时他在修行中遇到违缘,心情确实很糟糕。如慈母般细心的上师虽然奔波在各地弘法利生,却对弟子们的心情丝毫没有忽略过……

七 除令有情喜,何足报佛恩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遇到九乘之巅的无上大圆满法更加难得,同时又有因缘依止殊胜上师,能在莲师授记的圣地出家修道的几率更是微乎其微!不知我在轮回的苦海里挣扎了多少阿僧祇劫,才终令稀有难得的因缘于此世全部具足。此时,我倍感珍惜。唯有竭尽全力地依止上师,精进修持,早日获得成就,追随上师弘法利生,才算不辜负这稀有难得的珍宝人身!

  儿时关于如何逃离死主的控制的困惑,长大后关于生命之终极答案的困惑,此时已有了清晰的答案。可奶奶还在无奈、父母仍未解脱;每一天,在圣地,向着太阳升起的远方眺望,我知道,还有许多如母有情在等待。

  除令有情喜,何足报佛恩?

  以此文章供养上师三宝,愿我早日成为一名具相的密乘弟子,时刻令师欢喜!

  回向一切如母有情,愿他们都能够早日得到善知识的摄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解脱成佛!

弟子 益西伦珠
于2014年5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