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的在场——尼泊尔随感

  如果一个人想要得到启蒙与开悟,那么,与自我的分离感是必需的经历。沉思默想是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在乏茶一样的日子里闷久了,总是会常常感到无边的空洞和贫乏,那种累累内伤的感觉容易把人噬损。

  多数时间,我似乎与现代生活的场景无法奉迎。心里感到闷闷恹恹的时候,常常选择出趟远门。旅行于我,像一杯瘾药,注入肺腑,为我打开一扇在秃岭荒天中开启的窗。出门在外,也像是一个给自己照镜子的过程。观望世界的时候,所见所感更容易反衬自己的内心。多年来,路途中的不确定性和未知感,以及异样的色彩与目光,始终让我期待下一次的出走。对于悟性自认还算不错的我来说,约定俗成的经验一直是我所抗拒的东西。我固执和偏见地认定,人需要的是经历。这个世界上说的东西太多了,令人厌倦,只有自身的体验才能真正充盈身体内部的精神系统。

  年初的时候,去了趟日思夜想的尼泊尔,一个庙宇比屋舍还多,杂乱却素稔的地方。此话当真不假。它是一个庙乡的尘寰,一片天与地之间巨大的光影,一个安谧的隐庐。这种宏大的氛围遮蔽了它所有的缺陷。尼泊尔的存在仿佛就是为了让人感动的。在这里,突然明白:时间原是有来处,有纵深的。在世界上太多地方,“现代”正饕餮地吞噬着“过去”,而在尼泊尔,你丝毫感觉不到这种摧毁的进程。她的落后与不堪让人无法嫌弃,因为她在历史中拒绝了现代,在现代中珍奉着历史。在这里,辉煌的古印度文明并未虚无成一种神话;在这里,时光以一种永恒的空间真实存在。

  走在随处可见庙宇的大街上,身心的感动不寻自现。始终相信:心迹不是用眼睛可以看到的,心迹是要用心神朔源而上的。宗教的熏染使这个地方的人们有一种强烈的共性:静谧与祥和。驻足环望,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寺庙,缕缕韵味在袅绕。伫立在旁边那些若断若续、静默祷告的人们,那莹澈清爽的有些恣意的瞳孔,是发自肺腑的真诚与良善。与我们这些纯粹由精神激素所组成的实用主义者有太大的不同。

  一个人并不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才成为陌生人。在尼泊尔,我是个异乡人,却从未有漂泊的感觉,也从未感到孤独与忧伤,反而淋漓地释放了我天生的拘谨,任凭思路旁若无人地在自己内部延伸。如同每一次去到西藏,它似乎迎合了心中常常涌现的那种模糊不清、游弋不定的遥远的想念。这种熟悉在瞬间全然把我统占。我那么那么喜欢这里的人们。他们的生活简单而真实。他们没有多少文化,却可以轻易洞彻世间万物的真实。他们精神上的雍容与华贵掩盖了他们生活上的贫穷与褴褛。每每,我与他们双目对望,没有一丝一毫的陌生与隔阂,似乎我们的交往早已源远流长,清清朗朗。这种温暖,激活了我的血液里所有缄默的声音,滋润了我发干的心田,也淋尽了我沉落一身的灰土。难以弥合的情节……

  他们带给我一种最深邃的反思。生活永远不会厚此而薄彼,关键是你如何去看待它。快乐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能力。我们想要的东西太多了,于是乎,精神就成了一盘散沙,眼神里隐含着令人触目惊心的荒凉。一个人身处在扭曲与变形的外在世界中,如果他不能及时地调节内在的和谐与完整,他就会走向崩溃,崩溃得支离破碎。嗯,是时,应该把那些在生活中已经丢失的东西一点点找回。

  于佛教徒来说,尼泊尔最珍贵的地方莫过于它无可替代的佛教圣迹,而这其中,当属蓝毗尼为最重,她绝对是可以碰触你神经的一个圣地。

  蓝毗尼,这个在天气晴朗时可以远眺喜马拉雅皑皑白雪的美丽花园,两千五百多年前,诞生了一个伟大的生命。她曾经在历史的战乱岁月中被人遗忘在荒烟蔓草间,直至公元前三四世纪,阿育王在此树立了一根石柱,铭刻碑文,证明此为世尊出生之地。公元1896年,一只德国考古队再度发现并确认了她的历史地点,至此以后,世人得以亲临圣城朝圣佛陀诞生之地。在此处,真诚的出离心在他的心中生起。悠悠两千六百年,这位圣者的教诲,穿越时空的隔碍,依然慈悲地慰藉着有缘人干渴的灵魂,升华着他们的性灵。在他无私的生命中,超越了所有的哲学思辨,觉明地看清世间万物的真实,用清澈的智慧解开了纠葛的生命谜团。

  怀着无比的期待,我终在一个下午朝拜这里。进入园区,巨树光影,悠悠池水,蓝天白云下,平静无言。充盈的灵动,雄辩的沉默,她在孤寂中摆着空白的姿势。曼舞的微风带来幽幽绵凉,甚至连皮肤都可以听到天籁的蜂鸣。寂静寥然,不可言说,浑然一体的宁和。它完完全全地调整你的知觉,从脚趾缝直到天灵。一种奇妙而安静的力量,一种复苏的力量在内心盈盈生起,慢慢变成一种清晰而强有力的存在,把我恣意地怀抱。我把灵魂掏出,与它对视,扪心自省,一种遥远的东西突然被拉近。心有戚戚焉的共振从内心发出,思维流畅地伸延。那一刻,我觉得生命中有什么东西离我而去,永远融入了蓝毗尼的清寂与静谧。

  时光流逝了,我依然在这里。离开的时候,暮色流溢出浓稠的质感。生命的光亮如风中之烛,善逝而易灭……我默念着宗萨仁波切的一段文字:愿,成为每一个来到蓝毗尼的人,都能得到解脱的清凉与自在,看清无惑的生命。祈愿我同佛陀一般去欣赏生老病死,并唤起勇气,为了超越生死而义无反顾。愿出离心在我心中增长,因而我不会永远黏附于这个轮回的世界。

  一路走,一路泪……

  一切可思之物可以想清楚,一切可说之物可以说清楚,但并非一切可思之物都可言说。尼泊尔,你很美,那是生命和时间从各个方面的包围。宗教徒具的威严性与生命力是如此的震撼,它是一种典范,它从不属于任何时代。你让一个信徒深深体味到遥远的现在与现在的遥远,时间的静止与静默。神秘的永恒……那些翱翔在喜马拉雅山巅的苍鹰,是人们在这个地球上的难以解释的短暂生命过程的一个很好的象征,迫使人们去窥探灵魂深处那些隐性的东西,勘透自身生命的嬗变与更迁。

  艾略特有这样的一句名言:到哪里去找回我们在信息中丢失的知识,到哪里去找回我们在知识中丢失的智慧?行走尼泊尔,缩短了我和心灵的距离,带给我一种感激,如此牢固而坚实。我愿意,愿意用一生的时间,把这种感激,铭记心底。命中注定,我已经无法把你割离。

  没入地平线的太阳留下的一丝余晖……多么多么想念……尼泊尔,你可曾明了,一个信徒对你不舍的伤感?那是因为,前世的印记从未走远。灵魂苏醒,你让她的“本我”转向未来,而过去,已成为界碑……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弟子 希利荣姆
于2014年6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