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扎西持林养老院往生故事(一)(二)

前言

       每一年,扎西持林养老院总会有几位老人默然辞世。经过长年熏修无常,老人们对生死轮涅早已淡然视之,在他们眼里,生与死之间的距离似乎并没想象中的遥远,死亡,也并非代表无奈和痛苦。

       对于他们,生命的流逝就像房前那条小河,从马头金刚神山和玛哈嘎拉神山之间蜿蜒流过,寂静安然。河水随山势迂回,流往不知名的方向,而白发的老人们,经过坚实的修行,一个个从这里离开,出发,藉由上师三宝的加持,径直向上,去往各自解脱的方向。

       生死之外无大事,我们试图尽量真实地记录下老人们的往生点滴,以及佛法修行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给他们带来了什么,也希望老人们的往生故事能给我们这些都市人一些启发。

       下面是扎西持林养老院2013年冬天两位老人的往生故事。


往生故事(1) 喇嘛图嘎:“我可以走了”

       2013年11月下旬,老喇嘛图嘎往生了。
       老喇嘛图嘎天生一副慈悲心肠,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藏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一生中从没骑过马,也从不让马儿为自己驮东西,搬运糌粑一类生活必需品时,他宁愿多走几趟自己一点点背,也不愿把东西往马背上撂。
       出家前的几十年里,每次放牦牛,他总是避开别人独自找个僻静的山头,一边远远地照看着牛羊,一边抓紧时间念经,磕头,看牛羊走远了,他便收起简单的修行用具跟到下一片草地继续磕头,在这个巨大的移动佛堂里,他的生活和修行相得益彰。日常生活中,年轻的图嘎也不喜欢与人同行,每当有人想要找他聊天,他便会客气又坚定地说:“我们两个聊天没什么意思,念经更好。”
       后来,老喇嘛图嘎来到了扎西持林养老院,终于可以摆脱世间俗务潜心修行,图嘎老人欢喜知足,修行起来更加争分夺秒。
       时光飞逝,老喇嘛图嘎转眼七十八岁了。老人家从前身体一直很好,几乎没生过什么大病,只在2013年11月临终前不久,患上了严重的消化道疾病,肚子痛得厉害,基本吃不下饭,人也消瘦得厉害。
       或许坚实的修行已令他有了预知时至的能力,他坚决不去看病,甚至拒绝吃药,只是安然承受着常人眼里难捱难忍的病痛,静静等待着那个解脱时刻的到来。
       亲戚朋友们来看望,一见他的样子都很心疼,一个劲地劝他上甘孜或康定治疗,他却始终默默地在床上以跏趺坐安住,任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为自己规划种种治疗方案,仿佛根本就事不关己,一副在众声喧哗中静观众妙的姿态。当亲友们发现自己一次次的苦口婆心都变成了一厢情愿,更重要的是,老人家对上师三宝的信心,以及面对病痛和死亡时那份“有恃无恐”的镇定,那份胸有成竹,让众人在油然的敬佩中自然放弃了劝说。
       老喇嘛图嘎往生前的一个晚上,达森堪布来到他家劝他去治病:“在家人不修行的话,活太久确实没有什么意义,但出家人修行一年就有一年的功德……你年龄还不算大,妻子和女儿也都还在,不治疗的话她们会很伤心,你还是要先好好看病。”
       “现在去医院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我可以走了。我七十八岁了,这一世该做的事已经满意了,老婆和女儿也都在出家修行,我没什么放不下了,可以走了。”病中的图嘎老人望着达森堪布,坦率而恭敬地回答:“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那么殊胜的灌顶我也得到了,这些年自己也一直在努力修行,我想我不会堕恶道,也已经不害怕死亡了。”
       第二天,老喇嘛图嘎一大早便对家人说:“虽然去看病没什么用处,但是堪布达森昨晚那么耐心地跟我说了,我当然还是应该去。”于是,家人迅速把他送到了医院,到达不久他即在医院安然往生。

 
喇嘛图嘎  2013年8月摄于养老院经堂外


往生故事(2)觉姆阿耶:念《极乐愿文》七十年 临终现祥光

       从十七八岁开始,少女阿耶便每天坚持念诵乔美仁波切所造的《极乐愿文》,直到在扎西持林养老院临终时已圆满了数万遍,这一念就是七十年,少女阿耶也念成了老觉姆阿耶。 
       老觉姆阿耶是超统村人,为人贤善而谦和,出家前已是村里公认的最好的老人。阿耶和女儿一起来扎西持林养老院已有六年多,一家三代人多是出家的状态:几个孙子都相继出家了,孙女也出家在外地修学。
       老人家生前因为年迈常卧床在家持咒,身体稍好的时候便会久久地坐在养老院经堂前转转经筒。每逢守持八关斋戒的吉祥日,只要身体条件允许,她便会让女儿搀扶着颤巍巍地来到养老院经堂。
       2013年的隆冬,八十七岁的老觉姆阿耶静静地走了。过了一些时日,老人们才听达森堪布说起,老人家临终前几天,曾在自己屋里看到过祥光显现。
       老觉姆阿耶往生前的一天,达森堪布在养老院经堂给老人们传完法正欲离开,阿耶恭敬地祈请堪布移步到一旁悄声禀告:自己今天在家做功课时,看见一道巨大的白光清晰地显现在屋子里,她顿时就很欢喜,患病数月的身体也变得异常松快……
       这件事阿耶只报告了达森堪布,所以连跟自己同住的觉姆女儿也是在母亲走后才听说。也有极少数相熟的老人说在阿耶往生前,也曾在她家里亲眼看到过白色的光。
       阿耶当时还对堪布说,自己一点也不害怕死,早走早好。后来果然如自己所言,临终时心无挂碍,除了满满的欢喜,没有一丝惧意。
       老觉姆阿耶往生前,甚至也没对家人做什么交代,只在临终前两天平静地对女儿说了一句话:“这次我真要走了。”


觉姆阿耶  2013年8月摄于其小屋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