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无尽的思念

顶礼大恩上师堪布希阿荣博仁波切!

  世事无常。一场突如其来的婚变,曾令我茫然不知所措。事隔多年,回想往事种种,繁华落尽,一切终为烟云,惟有上师三宝的慈悲眷顾是那么的真实和温暖。每时每刻,只有对上师的深深思念伴随着我。说起来万分惭愧,由于自己福缘浅薄,在猛烈的烦恼、执着的恶业显现下,我觉得自己竟如此脆弱,像个孤独的幽灵随自己的业与烦恼漂转在万里之遥的佛法边地。我们由往昔累世旷劫所积的福报资粮,才能今生有幸和如此稀有殊胜的圣者接上法缘,一定要珍惜这千载难逢的良机,视上师为佛,以一颗真实为自己和众生求解脱的心依止上师,决不可违背上师的哪怕是一句教言,如此真实地依靠上师不可思议的加持,方能渐渐灭尽自己从无始以来即有的贪嗔痴的五毒烦恼,增上闻思修的善业功德,最终圆满菩提大业。就好像是在轮回大海中的一船乘客,我们能见到大海的惊涛骇浪扑天盖地向我们卷来,这一叶小舟在风浪中颤抖着、起伏着,随时有被巨浪吞噬撕裂的危险。我们也没什么好害怕的,因为我们船上有一位见惯无数的大风大浪、经验丰富的船长。即使是最危险的漩涡,对他来说也只是如履平地,他泰然自如地指导我们如何安全渡达彼岸。我们在不幸遇到违缘时一定不要忘记自己的正知正见, 真正地以上师三宝为唯一依怙.如此一来,违缘便可成为修行的助缘,并成为证悟实相的一大方便捷径。我将自己的经历写下来, 请各位师兄道友好好珍惜与上师相处的每一寸时光。

  我是旅居比利时的一个比籍华人,1996年通过一段浪漫的异国情缘而移民欧洲。我的丈夫(准确地说,应该是前夫更为恰当)是一位比利时白人,他从事中医, 是一个十足的中国通,曾在中国居住学习多年,对中国的传统文化颇有涉猎。我学佛的因缘就是由远嫁他乡后而开始的。比利时是个多语种的国家,我和家人生活在荷兰语区。初来乍到,由于语言的障碍,我觉得自己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在西方文化背景中有种格格不入之感,因此很难适应这里的生活。为了排遣心中的空虚和苦闷,在前夫的影响下,我开始学练气功并阅读各种关于哲学、宗教的文章。我的前夫对东方的神秘文化充满了兴趣和好奇,他曾经在十四岁时就练过气功,能看到人体发出不同色泽的光芒。他还曾经在心理师施行的催眠术中见过自己的前世,竟是位穿着红色袈裟的喇嘛。在阅读的一些关于西藏旅游的资料中,我们了解到西藏是一片佛教的圣土。此时我们对博大精深的佛学、美丽神秘的西藏充满了憧憬和向往。于是回到中国后,我们开始搜集各种关于藏传佛教的书籍。在阅读完吴玉天居士的《访雪域大师》 后,我对法王如意宝生起了无比的信心和敬仰,我多么希望能有机会到这位大德前求法呀!怀着满腔激动我打电话给此书的出版社,询问到作者的电话,为了更详细地了解旅行线路和去色达求法的细节,我们不惜亲赴天津,拜访了吴玉天居士。随后不久,也就是1998年10月,另一位有缘居士打电话给当时身在北京的我,说法王如意宝现在在成都,是个千载难逢的结缘的好机会。消息传到了我耳朵时,我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次日即乘飞机来到成都。

  我第一次见到了与佛无异、具无比殊胜功德、福德智慧圆满的法王如意宝。当时天空清澈湛蓝,白云游离,五彩经幡在风中猎猎飞扬。法王上师庄严地坐在法座上,他的身形在众人环绕中,宛如千日齐照的摩尼宝珠,相貌庄严,气度非凡,令人不敢仰视。在第一眼看到法王如意宝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就生起了无比的敬畏和欢喜,我知道这就是我和众生的真实依怙处,从和他结缘的那刻起,我和众生注定了解脱在望,那一轮破晓而出的旭日的万丈光芒,将五浊黑暗的天穹照亮了,我得到了法王如意宝的灌顶。还记得在乘出租车去求灌顶的路上,我的心又是欢喜又是紧张,我觉得上天对我太优待了,我终于能真正成为三宝的弟子了!就是那天在中央花园的顶楼。

  在成都逗留的那段时间,我有幸在金刚道友的引见下拜见了希阿荣博大堪布。在听到师父的法号时,我心中幻想出一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活佛形象。但当在我眼前出现了一位高大俊朗、洒脱自在的大喇嘛时,我吃了一惊,大大地出乎了我的想像。我当下被这位大堪布迷住了。在我眼里,天下没有人能比他更加英俊庄严了——他睿智沉稳,安详高贵,谈吐幽默,轻松豁达,令见者肃然起敬。听其他常住五明佛学院的道友介绍说:希阿荣博上师已经有三世未生纤毫许的嗔怒心,故法王如意宝称其为无嗔佛。无嗔,故相好庄严。我心里对师父生起了无比的信心和欢喜心,我暗暗许愿,希望能依止于希阿荣博上师处,像他老人家一样能彻底断除自相续五毒烦恼,身口意三门寂静调柔。在随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如蜜蜂眷恋着花朵般依止在上师身边。与圆满断证功德的大自在者希阿荣博上师结上法缘并能有幸依止他身边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阳光灿烂无忧无虑的时光。上师具有非同凡响的人格魅力和感召力,他拥有慈悲博大的胸怀,自在洒脱的胸襟,宽容无私的心地放射出真诚与善良的光芒,令接近他的人如沐春风。上师恒时安住在如如不动的清净见解中,任运自在地度化有缘众生。上师弘法利生的广大事业,想必大家已经了解,不需我在此赘述。我在这里想讲讲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希望让亲爱的道友们知道,我们的上师具有多么不可思议的加持力和无与伦比的大悲心,无论他的弟子是多么的顽劣愚痴、执迷不悟,他也从来不、也永不会厌弃任何一位众生。

  作为希阿荣博上师的弟子,我想大家都有感触,上师无论是出世间的功德还是世间法上的人格都是非常圆满的。他老人家对自己的根本上师具有无与伦比的信心和恭敬心,我曾多次见到在已经依止了二十多年的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座前,希阿荣博上师弓着腰,战战兢兢、诚惶诚恐,毕恭毕敬地承侍在侧,对法王上师十分敬畏,不敢抬头直视他老人家,就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而法王如意宝则亲昵地抚摸着希阿荣博上师的头,流露出非常欢喜的神态。当我回想起当时的这一幕时,不禁大为感动与汗颜。我常说我对上师有信心,可是我对上师的恭敬到底有多少?连上师这样已经彻证大圆满本性的圣者尚且对上师敬畏到如此地步,而我这种业障深重、福报浅薄的一介凡夫却常常肆无忌惮地在上师面前将自己的贪嗔痴等种种烦恼尽数“供养”而不自知。当我常常在电话中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与家人种种琐事的细节时,电话那头的上师该是用一颗多么慈爱悲悯的心在耐心地聆听啊!可敬可亲的上师,我向您诚心忏悔!

  希阿荣博上师他老人家是个出名的孝子,对自己的母亲非常孝顺。在上师不可思议的福德感召下,家中的老少眷属几乎全部都追随上师出家修行。我们常常为众生难度而感叹,尤其是自己的家人,对我们选择的修行之路往往不理解,甚至制造种种违缘。但是我们可以想想上师,如果我们能向上师学习,知母念恩,恒顺众生,好好地对自己父母亲眷修慈悲心,积极地调柔自心,如此行持,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是会转化的。第一:人人都有佛性,慈爱之心的温暖能将人性中的坚冰融化,人们最终会被你的真诚的善意而感化。第二:站在家人的立场上,他们无非也是为你好,当你自己的心修得柔和调顺时,你那从内而外焕发出的自在安详的光芒能令他们打心底里信服而转化自己对佛法的态度。从上师身上我们可以反省自己,之所以受到家人的反对,除前世因缘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是自己的慈悲心没有修好。

  希阿荣博上师对众生非常慈悲爱护,所到之处无论直接或间接,一定放生无数。我非常随喜自己的上师救助了众多孤苦无助的生命,将它们从滴血的刀口下解救出来,并通过放生仪轨的念诵在它们的相续中播种下解脱的种子。我记得在成都时和上师一起放生水鱼,当我看到上师双手捧着一条大鱼,口中念念有词,神情专注,像爱护自己的儿女一般充满慈爱地将鱼儿轻轻放到水里。鱼儿重获自由后,快乐地摇摆一下尾巴,在水面上激起一片涟漪后就消失在水中。目送它远去,我为它感到高兴,不仅是因为它自屠刀下重获生机,更为它和一位充满悲智的圣者结下善缘而高兴。微风徐徐,在斜日半垂的光辉中,平静的湖面跳动起无数耀眼的光斑,我突然感受到凡是上师所在的地方,都成为了最纯净而安乐的净土。原来极乐世界离我们并不远,就在我们清净的自心里,而上师他老人家就是那位极乐世界的主尊!

  虽然希阿荣博上师内证境界广大如虚空,但是取舍因果却非常谨慎。上师主管五明佛学院的财务时,在财务的明细账目上,凡是上师所经手的,从不会有一分半文的差错。上师是得到诸佛菩萨护佑的大成就者,具殊胜的福德与善报,可是上师和众亲眷的生活却非常俭朴简单,从不奢侈浪费一分一毫。对信众的供养,上师也是非常小心这些款项的用途,如是用来放生的则不会用在念经上。上师常说,因果无错乱,一定要小心才好。至于给他老人家个人的供养,则全部用在了放生印经、修建佛塔佛寺、供养僧众等弘扬佛法利益众生的事业上了。上师以身作则,为我们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表率,正如莲花生大士所说的:见解比天空还高,因果取舍比面粉还细。我们应该谨慎取舍因果,在日常生活中慎护自己的身口意三门。

  为了进一步接近希阿荣博上师,并从地理位置上更进一步接近位于四川甘孜州的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我和前夫在成都买了一个56平方米的小公寓。由于住房面积不大,我请了施工人员将其重新改造一番以提高空间的利用率。工人不听我的劝告,在一个周日的清晨匆匆开工,隆隆的凿墙声和刺耳的电钻切割声激怒了期望能在周末睡个好觉的左邻右舍。于是有人打电话到房管所投诉,最终房管所的一纸罚单让我心里忐忑不安起来:根据房管所的要求,我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内停止房子里的工程,恢复原样,而且经济上还要施与处罚,因为没有先通过房管所的准许而动工了。我顿时不知所措起来,这个刚买下的房子是个旧房,不但面积极小,而且其结构很不合理,根本就无法入住。充满了焦急和挫折感的我给师父打电话抱怨我现在所处的困境,在电话那头,师父以慈祥和蔼的口吻再三强调说:“没事的,不会有问题的。”实执深重的我对上师的金刚语未生任何信心,反而心想上师又在安慰我了,毕竟房管所的通知是一件无法更改的事实。于是我抱着一种任罚的心态请我的一位朋友到房管所接受处罚。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房管所的工作人员和我的朋友素不相识,但他的态度却异常友好,二话不说就把对我房子的处罚取消,连我朋友递过去的烟也执意不收,临走前还拍着我朋友的肩说:“兄弟,我们来日方长呢。”弄得这位朋友一头雾水。在中国办事是很讲关系的。一位办公人员对于我们突然无缘无故地手下留情、法外开恩,甚至连谢礼也不收,这件事真的让我的一帮朋友们啧啧称奇。现在回想起这件往事时,我清楚地知道这是来自于希阿荣博上师无碍自在的神通力的加持。所谓的运气和巧合从来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而同类的事情却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反复重演。

  虽然我对佛法有欢喜恭敬心,但由于修行不精进,恒常放逸懈怠,没有真正地将佛法融入心间,就像水与石子的关系:虽浸泡日久,可水还是水,石头还是那块石头。在学习佛法的过程中没有生起对轮回的厌离和对众生的悲心,反而在以另外的方式增长我执。在上师面前我扮演着一位如理如法的弟子的形象,在家人面前我扮演着一个虔诚的佛教徒的形象。我觉得“万般皆下品,惟有佛最高。”我看不惯有些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业际颠倒的生活,我常常以一个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心态,对家人、朋友的生活指手画脚地进行干预,就像一个传教士般的到处给人灌输佛法的道理。上师曾无数次委婉地提醒过我,可我贡高我慢的恶劣本性竟让我将上师的教言抛诸脑后。

  终于我那刚强难调的执著如烈火般烧伤了别人,更烧伤了自己。我的前夫,我近十年来相濡以沫、共同进退的金刚道友竟然选择了另外一条生活轨迹。那是非常不幸的一年:在我们决定分道扬镳的那个期间,我最亲爱的祖母也离开了人世,我曾拥有旁人艳羡无比的美满婚姻,其乐融融的幸福家庭,安定、富裕、稳定、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这一切是那么虚幻和空泛,在一日之间,这一切都可以化为过眼云烟!在阳春四月,草长莺飞的美好时节,我独自欣赏黛玉葬花的黯然神伤:“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四季交替,花开花落,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人生真是聚散无常、悲欢离合的一场戏。

  从佛理上我深知一切无常,可是由于修行的串习薄弱,在现实生活的一连串重大违缘面前,我竟如此的不堪一击。我自怨自艾,消沉抑郁,难振欢颜。由于平日总是以一副头头是道的说教者的姿态出现在亲友面前,所以我也羞于向他们求助。我在离婚后,就这样磕磕碰碰,连走带爬地一路走来,也未想起要认真修持上师的教言,修行上没有丝毫进步,内心也毫无证量和功德,终于绕了一个大弯,如今又回到起点。

  作为一名凡夫,我虽然对上师有信心,但是还是没有真正地视师如佛,屡次违背了上师的教言,以致于在业障现前下,我的生活上出现重大的变故和违缘。那是2003年,中国非典疫情最严峻的时刻,全世界几乎所有的电视和报纸都是关于非典疫情的最新报道。为了又能见到上师,我买了一张回中国的机票,打算又一次的藏地之旅。岂料在临行前,我打给上师电话,,希阿荣博上师破天荒地一再坚持说:这次不要来!业障现前的我顿起分别念,心想:上师一定是担心我来中国会感染上非典病毒。唉呀,上师,弟子香巴曲措我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我满怀欢喜地离开了比利时,乘上了赴北京的班机。

  岂料这一别,我的命运就此改写。我的生活、事业、家庭就从此破裂,再也无法挽回。这一别,我和我的前夫就此劳燕分飞,从此缘尽,天各一方。离婚之后,我失去了最好的金刚道友、修行伴侣和生活的依靠。我没有争吵,没有通过法律手段去争取自己的权益,因为我不愿违背密乘戒的戒条,我不想和金刚道友互相嗔恨争斗。但是生活是很现实的,骤然间失去一切的我都要靠自己从头开始打拚。这些年,我惟有独自吞下不听上师教言而出现的种种违缘。最可怕的是由于内外的各种障碍和诸多世俗的羁跘,我连去拜见上师的机会都没有得到过。

  回想起来我人生中的坎坷起伏,我心里真的非常后悔:视上师为佛,不违背上师的每一句教言而行持对一位佛弟子是多么的重要呀。须知我们的希阿荣博上师是乘愿而来的圣者,早已圆满了世间和出世间的功德,如果依照圣者的智慧的洞察力,依教奉行,那么能遣除修道途中的无数障碍。在顺境时观如梦如幻,在逆境时观空苦无常。轮回的种种苦乐如水中的涟漪,只要有微风,永远没有止尽地波动着。我们的心也一直在分别执取外境,在轮回中感受着没有意义的痛苦。我们要解脱轮回的束缚,必须在上师的引导下闻思修,从而产生正知正见,而且恭敬上师,遵循上师的教诲能令上师生起欢喜心,可积累无量福德资粮。作为上师的弟子,如果要打分的话,我是个不合格的劣性弟子。

  回顾上师的慈悲,我觉得自己无地自容,这一世,只怕再也找不到这么一位上师,如此一次次包容自己的无知和傲慢,默默地遍照加持而从未厌烦舍弃,直至有一日,那个业力深重的顽劣弟子在轮回的梦里番然醒悟,在心力交瘁之后痛哭上师的慈悲。

  我现在定居在远隔万里的比利时,时间飞逝,转眼竟有六年之久没有见到希阿荣博上师了,在短期内也很难有机会回中国去拜见我那朝思暮想的上师。在最近这几年和上师甚至连音讯也很少有往来。每次在电话中,希阿荣博上师都用悲悯关爱的语气问我:“弟子,你一切都好吗?过得开心吗?”无语的我惟有哽咽。我是那片在业风中飘飘荡荡的落叶,身不由己地随风而去。我常想,依止在上师身边,聆听上师的法语,是件多么温馨幸福的事啊。以上师为对境迅速有效地积累福慧资粮。祈祷上师的加持,必须老老实实,以最虔诚、清净无杂染的心来与上师相应。从今以后,我绝不会再违背上师的每一句金刚语,老老实实地依教奉行。现在我唯一能做到的是勤修上师瑜伽,将自己虔诚恭敬的心融入上师的智慧当中,我惊奇地发现,上师的心离我并不远。

  在这个异国他乡的地方,佛法非常难闻,如果不精进修行的话,自己心中的菩提心和正知正见的力量会越来越薄弱,从而就随顺自己的烦恼了。希阿荣博上师的加持是一方良剂,专治我自无始以来患上的无明病痛。加,是上师的力量;持,要自己任持,把这个上师福德智慧的加持力自己拿下来了。上师假使是太阳,太阳平等地照射每一处,只要有水,都能够照出太阳的影子来。所以说,太阳和月亮的倒影可以立即反射在清澈平静的水面上;同样的,对上师具有坚定信心的人,一定能够获得上师三宝的加持。看到世事瞬息变幻,而我和世人却在这如梦如幻的世间实实在在地感受着痛苦煎熬,心里不由得生起对轮回幻相的厌倦和对众生的悲心。上师知!请大恩上师垂念我,我不会再在轮回和解脱间摇摆不定,当披上无上菩提心的精进铠甲,为自他早日获得上师的果位而勤行不倦。直至有一日,在法界中和上师的心无二无别。

  我深深地思念希阿荣博上师,上师的音容笑貌常常映现在我的脑海中。我诚心祈祷上师身体健康,祈祷上师身寿绵长,祈祷上师的弘法事业繁荣兴旺,祈祷如母有情离苦得乐早证实相。我将一切视为上师,将自己全部的心念都汇聚于对上师的热烈虔诚心中,愿我生生世世能如身影一般追隨上师一刻也不离上师,愿身口意三门所造的一切行为令上師欢喜,愿我以三世所得之善根,生生世世摄持上师之一切法语。

  佛法教主本师释迦王   八大近侍智成王臣友

  诸多印藏大德游舞身   普现希阿荣博诚祈祷

  雪域弘法利生胜怙主   乘愿如是应化有界中  

  三宝三根具誓海会众   谛力百劫住世愿吉祥

  作者:香巴曲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