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更多>>

“聪明”的商人阿莫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哎呦呦,这盘子哪是什么金的啊,明明就是破铜烂铁,你们怎么好意思骗我说是金的!”说这话的是五十多岁的商人阿莫达,他有两撇小胡子和一双精明的眼睛。盘子被他扔在地下时发出沉重的“咣铛”声,他心疼得时不时地用眼睛瞟上几下,生怕它飞走了。很显然,阿莫达正在和别人做生意。

  “哎,妈妈,看来我们买不起珍珠了,我以为是个值钱的盘子。”听到商人阿莫达这么说,打算卖掉盘子的母女二人简直像丢了许多钱一样沮丧,她们原以为能用这个旧盘子换颗珍珠回来呢。美丽的白珍珠,那可是每个姑娘都梦寐以求的呀。

  阿莫达可不是真的认为这个盘子不值钱,他有双识货的眼睛,他用手指用力一刮,一眼就看出这盘子是个纯金的!他暗暗想:“我可是要发大财了!这两个穷人肯定不知道这盘子值多少钱,我可不能告诉她们!等会我再用个不值钱的东西来把它换走。”想到这里,他假装很生气地走了。女儿伤心地说:“妈妈看来我不可能得到白珍珠了。”

  不一会儿,又一个商人模样的小伙子来到她们住的茅草房子前,“请问,你们见到一位商人经过嘛,他是我的舅舅。”他礼貌地问。原来,商人阿莫达是他的舅舅,他们本来是一起做生意的,可走到河对岸时,这位心急的舅舅独自先去做买卖了。

  女儿心里只想着美丽的珍珠,“哦,妈妈,妈妈,他也是位商人呐,为什么我们不让他也看看盘子呢?”

  妈妈想起商人阿莫达刚才轻蔑的眼神和粗鲁的动作,心里直翻腾,生气地对女儿说:“他能和他舅舅有什么不同呢,我们不要再受戏弄!” “哦,妈妈,妈妈,你看他的眼睛多真诚啊,他不是那种人吧?”的确,年轻商人有一种不得不令人信服的清澈眼神,于是她们又将盘子递给了对面的年轻人。

  年轻商人接过盘子,从刚才他舅舅刮过的地方仔细查看。“这是紫磨金的呀!”他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他和舅舅走南闯北,可从没见过这么贵重又上好的盘子。看见母女二人不懂,他连忙说:“这非常非常值钱呢!”他自己没有足够的钱能买下这个盘子,于是他说:“说实话,我用整车货物才能换到你们这个盘子!”

  母女二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得到这整车的货物,不光能买一颗珍珠,买上一千颗珍珠也不在话下,她们高兴地请求年轻人能将整车货物与盘子做交换,年轻商人也愉快地同意了。

  这时商人阿莫达正往茅草屋走,他心里盘算着怎么把金盘弄到手。他的外甥走出来看见他,赶忙告诉他事情经过,他得赶紧去把整车货拉过来换盘子。

  “什么!你竟然答应她们用所有的货物去换?!”阿莫达舅舅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可是我们所有的财产!虽然他也知道这个盘子的确值这么多钱,可按照他的盘算,顶多用几颗珍珠就可以把盘子换回来了呀。

  “你这个笨蛋!笨蛋!”阿莫达现在气得都快跳起来了,两撇小胡子被气吹得直颤。外甥早就跑去拉货了,还得一会儿才能回来,阿莫达是个“精明”的人,外甥差一点破坏了他的计策,他可不死心。于是他赶紧跑到茅草屋前,这对母女正巴望着年轻人快点回来。

  阿莫达强加笑容对她们说:“这盘子本来不值钱,最多也只能换两颗珍珠,我实在不忍心看着你们不管,又怕你们被人骗,所以带了五颗珍珠来换。哎,我这个好心人又要自己吃亏了。”说着将白白的珍珠放在那里,迅速拿起盘子要跑。

  刚才她们被阿莫达轻蔑地说成是骗子,现在他自己找上门,还说他自己是好心人,又抱着盘子想跑,母女两个更加生气!“你这个贪心之徒,要不是你的外甥,你会害得我们失去唯一的财产,我们今天要找全村人来好好教训你!”她们一边呼喊村里来人帮忙,一边拿起棍子往阿莫达身上打。

  阿莫达吓得魂都没了,丢下盘子一口气冲到河对岸。他帽子歪了,头发乱了,华丽的鞋子也丢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刚才他抱着盘子的时候感觉盘子已经是他的了,明明就像白捡的一样,可现在还得搭进去五颗珍珠和一车货才能换回来!他的头啊,心啊,肝啊,肺啊,现在都气得要炸开了。不一会儿功夫,刚才还在打如意算盘的商人阿莫达便吐了血,一头栽倒在地上。

  年轻商人在这对母女那里听到了事情的整个经过,等他拿着紫磨真金盘子找到舅舅时,商人阿莫达再也没能睁开他那双精明的眼睛,他连看一看盘子都做不到了——他死了,可是这能怪谁呢。

  年轻人埋葬了精明的商人舅舅阿莫达,在他的墓碑上不知是谁写了这样一句话:“因为贪婪而失去生命,实在太不值得了。”

  改编自《六度集经》卷四《童子本生》

原创插画: 设计:益西卓玛  绘画:班玛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