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漫漫放生路(下)

佛力加持

  那段时间,我非常心虚,我不敢想上师,我心里隐隐地觉得对不起上师;但同时我觉得除了上师外,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我才是受伤害的那一个,所以也不肯妥协。两个月后的一天,上师通过菩提洲网站给大家传法,在接近尾声时,上师突然说起普贤放生,记得上师说道:“普贤放生内部一定要团结和合,如果金刚兄弟相互闹矛盾,嗔恨的话,还不如不要成立普贤放生。”那一刻,虽然隔着视频,但上师的眼神仿佛可以穿透我的心,我极力回避的不安就这样被上师硬生生地揪了出来,我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上师突如其来的一顿金刚棒喝,把我彻底地骂醒了,我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再这样执迷不悟下去,我很可能会失去普贤放生,失去上师。我开始静下心来好好地反省自己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当初为什么放生?因为悲悯自己的苦,而悲悯众生的苦;因为报佛恩,佛菩萨救我于水深火热中,所以我要尽自己一份力帮着佛菩萨救度同样身处水深火热中的众生。那又为什么要加入普贤放生?希望追随上师,希望自己微薄易失的功德融入圣者的功德大海。为什么以前放生生欢喜心,现在却生出烦恼心?以前放生满心都是众生,没有自我,众生的欢喜就是我的欢喜;而现在我真正在意的是自己的贪心跟虚荣心,心心念念关心的只是普贤放生能否“做大做强”,至于众生的疾苦早就被我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当心逐渐清明起来时,我才恍然发现被我忽略的种种加持。在放生成立前的一个月,当我为是否成立放生犹豫不决时,我在北京的一位师兄突然说要随喜我放生,我之前从未跟师兄提及过有关我放生的事,所以师兄突然问起并且说要随喜我放生时让我感到很意外。师兄的善心宛如一阵及时雨,鼓舞了我的信心,我最终决定成立普贤放生。在放生成立后,放生仪轨也相应采用统一的仪轨。因为放生地较远,加之放生仪轨又比较长,以往我和家人用电动车运输物命的方式已经无法保证物命的存活,而让有供氧装备的车子运送的话,对放生数量又有更高的要求。就在放生款青黄不接的时候,师兄从未间断过随喜我放生。在师兄的帮助下,总算保证了放生的顺利进行。因为遵循上师不化缘的要求,即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从未跟其他师兄提及过放生款方面的困难,所以师兄一次次默契地出手相助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更为巧合的是,就在后来放生能够“自食其力”的时候,师兄也自然而然停止了随喜我放生,他一方面开始投入素食餐馆的经营,一方面在北京自行放生。我相信师兄就是上师佛菩萨派来的护法,对于师兄的恩德我至今都铭记在心。

  而上师三宝对我最大的加持无疑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一直嗜赌如命,从我记事起大概就是在麻将桌旁长大。从前她上着班的时候还有所节制,只是在空闲时间玩一下,后来退休时间多了,母亲的赌瘾也变得肆无忌惮起来。白天赌、晚上赌、夜里还接着赌,而且赌注还不小,常常一晚上就把整个月的工资输个精光,为此给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增添了不少负担。母亲跟父亲的感情本来就不好,因为母亲赌博的事情就更是雪上加霜了,家里常常都闹得鸡犬不宁。为了帮母亲戒赌,我用尽了一切办法,好言相劝,哭过闹过,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尽管母亲每次都信誓旦旦地发誓戒赌,但当诱惑来时又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为此,我心里常常都会觉得很苦,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家的母亲都是心心念念地为孩子,而我却要承受这么多的痛苦折磨?学佛后,我明白了这都是因果业力,只能先平心静气地接受现实,然后再努力化解。于是我一直坚持将放生功德回向给母亲,在普贤放生成立后,我还说服她跟我一块放生,我努力祈请上师佛菩萨加持母亲业障消除,戒赌向善,早日正信学佛!几个月后,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母亲生了很严重的病,然后有个声音告诉我母亲很危险。醒来后,我也没太当一回事,但出于善意我还是提醒母亲自己做了一个不吉祥的梦,要她最近要戒荤腥,戒赌博。母亲当时将信将疑地答应了,几天过后,一向身体还算健康的母亲突然感觉非常不舒服,打电话给我让我赶快回家,我请了假后就急忙赶回家,带母亲到医院检查,这一查竟然同时检查出六七种病来。母亲一向都是肥甘厚味、无肉不欢,再加上长期以来熬夜打麻将,身体已经严重损伤,现在只是一并爆发了出来。一下子查出这么多病来,母亲一时间手足无措,从前我苦口婆心地劝她时,她总是强词夺理地说她不怕死,只要今天过得快乐以后下地狱也无所谓。而如今,当无常真正来时,她才明白自己是多么害怕,多么无能为力。在我耐心的开导下,母亲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业障深重,如果再不修行忏悔、戒恶向善的话,情况只会越来越糟。同时上师三宝不可思议的加持,也让母亲坚定了对佛法的信心。在母亲生病住院期间,本来专家号就很难挂,加上又是临时被医生安排去挂的另外一个科室的号,母亲当时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结果工作人员告诉她专家号早就没有了。就当母亲准备离开时,突然有个人跑过来说要退号,巧合的是那个人要退的号,正好是母亲要挂的那个科室的专家号。还有母亲办理入院时,所住床位的病友也正好在办出院,言谈间才发现,那位阿姨是位学佛多年的老修行,她跟母亲一见如故,那位阿姨跟母亲说了很多佛法僧的功德以及学佛的好处,走时还留下了电话号码,说要约母亲一同到鸡足山修行。就这样,母亲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开始了学佛修行,这种巨大的转变是我始料不及的。母亲的转变完全是靠佛力加持的,在经历了之前的种种痛苦折磨后,对此我深信不疑。

  时至今日,母亲已经彻底戒赌了,并且从之前试探性的发愿吃素一年到现在发愿终生茹素,并且母亲大部分的病都在学佛吃素放生后不药而愈了。但凡认识母亲的人都无不对母亲前后的转变感慨万分。以前嗔心极重的母亲现在逐渐调柔起来,跟父亲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和谐,周围的人看到这种变化后,无不赞叹佛法,即使是不信佛的人,在心底也对佛法生起了恭敬心。我周围那些正在遭受着业障磨难的同修,在亲眼见证了我的经历后,也受到了鼓舞,坚定了对上师三宝的信心,上师三宝的加持确确实实是不可思议的!

  上师在多次开示中都强调过,不要把世间八法的习气带到普贤放生中来。现在看来我并没有真正地听到心里去,还没有真正认识到世间八法的危害。以前虽然嘴上常念“熄灭贪嗔痴,勤修戒定慧”,但是我打心底里是否真的觉得贪嗔痴不好呢?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其实是觉得贪心挺好的,它可以给我带来快乐。那么贪心到底好不好呢?如果好的话,佛陀为什么要我们舍弃呢?佛陀又不是自虐狂,修行本来就是要获得安乐,所以佛陀怎会硬逼着我们去舍弃好的东西呢?上师说过“贪嗔痴这些负面情绪是具有欺骗性和伤害性的。”贪心看似是在取悦我们,但好好地回忆下内心深陷贪执时的状态:贪心一旦生起,内心就开始焦躁不安,患得患失的,要看外境的脸色过日子;贪心一定会让人变得脆弱,带着自我的付出,一旦得不到满足,瞬间就转化为怨恨了。而我们修行不正是要扭转这种苦乐不由己的被动局面,让内心变得强大,无惧地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境遇吗?

  上师说过“人多人少没关系,一百个人是普贤放生,一个人也是普贤放生,关键是要如理如法的放生”。是啊,放生就是单纯的放生,不是做企业,要做大做强,我们唯一的目的只是要尽己所能地解救如母众生,培养并实践菩提心,实现自利利他。普贤放生只是一个共修平台,给想要参加共修放生的师兄提供一个方便,师兄们随时可以来参加,也随时可以离开,普贤放生是为众生服务的,而不是用来限制别人的。

  

步入正轨

  在上师的加持下,我终于回到正念上来,我主动跟家人进行了忏悔,我们一家人又聚到一起放生了。由于调整了发心,我的心又回到了众生身上,放生的快乐也跟着回来了。人多也好,人少也好,这些已经不能再干扰我的心了,偶尔生起执念时我就提醒自己回到本心,想想自己为什么放生?为什么参加普贤放生?

  就当我不再希求,放下执着的时候,上师三宝的加持也“如约而至”。真的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在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人群就突然像潮水一般涌来,不仅之前的师兄回归了,新的师兄也不断地加入。此时,我也才明白,其实上师三宝的加持一直都在,之所以迟到了一会儿,是上师故意不成全我的贪执,修行的目的本来就是要断除烦恼习气,所以智慧的上师又怎会帮我强化它们呢?而事实上上师正是那个帮我们打击“自我”的人。

  有了之前的教训,我真正的把团结和合、如理如法放生放在了第一位。我珍惜每一位来参与放生的师兄,同时又随顺尊重各自的因缘;同时放生的师兄人人平等,只以上师为唯一轴心,不提倡个人主义,有什么事都要跟大家商议,听取大家的意见。就这样放生的师兄彼此间都相互爱护,即使有时有意见分歧,也会用柔和的态度协商解决。随着加入的师兄越来越多,我对放生也作出了一些调整,之前人少所以大事小事全权由我一个人负责,而随着加入的师兄越来越多,我感到之前的模式已经不再适用了,毕竟什么都是一个人管,就算再清净,也是不合适的,特别是对于刚加入的师兄,难免会产生一些疑惑,所以就算是放生也应该健全财务制度,做到公开透明。于是,我们共同制定了一些财务管理制度,这样做一方面消除了大家的疑惑,一方面让希望发心的师兄能够参与进来为众生服务。后来有一位新加入的师兄这样跟我分享道:他说自己一直在找放生团体希望跟大家一块共修,他在网上找了很久,也观察了很久,发现我们的放生一直坚持长期放生,且公开透明,于是才慢慢放下了疑虑,建立起信任。

  看到越来越多的如母众生在大家的努力下,被从屠刀中解救下来,放归自然,获得暂时究竟的安乐;看到很多未学佛的师兄通过普贤放生参与放生,最后逐步走入佛门;看到很多学佛的师兄通过参加普贤放生,将自己有限的功德融入圣者的功德大海;看到很多师兄对上师生起信心,找到修行路上的真正依靠……看到这些,我才更明白普贤放生真正的意义。

  同时我也感到身上多了一份责任,不仅仅是我,我想每一位普贤放生的师兄都应该是这样。因为每一个来到普贤放生的人在没有来得及认识上师之前,首先看到的是我们,就像上师说的:“普贤放生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大家的。”

  时至今日,我还不知道真正的菩提心究竟是什么,我很清楚自己离无我利他还很远。但我却实实在在地体会过将心敞开,跟众生的心相连的那一刻所能感受到的安乐;我也相信众生现在所遭受的苦,是我曾经所遭受的,很可能也是未来我将要遭受的,在轮回中,我们一样悲苦,没有高下之分。但同时我们每个人的命运又是紧密相连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相互帮扶,携手走向解脱!

  祈愿上师三宝加持弟子不退初心,并且早日生起真正的菩提心!喇嘛钦!

  

后记

  在接到“普贤放生”栏目的约稿后,我感到很惶恐。因为编辑的意思大概是要把我作为正面的典型写一篇文章,我可以骗过师兄,但是万万骗不了上师,只有上师和我自己清楚其实我有多么糟糕,以至于迟迟无法动笔,因为我确实不知该说些什么。要说勇猛精进吧,跟那些坚持日日放生的师兄,跟那些坐着火车去放生的老菩萨相比,我简直惭愧万分;要说发心吧,这次一同去成都的一个放生的师兄曾这样跟我说:从放生成立之初就我一个人,三年过去了,到现在还是我一个人,我现在最着急的就是万一哪天我离开这个地区了,普贤放生的传承就断了!师兄心心念念没有自己,只有普贤放生。我听后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而反观我自己,就是上师说的那种“只有在自我感觉越来越好时,才相信自己走对了路,如果情况没有变好,就会犹豫不前或干脆放弃。”我相信普贤放生还有许多这样默默付出的菩萨,他们才是真正值得我们恭敬学习的对象。考虑再三后,我决定将一个真实的自我写出来,在写作的过程中,我才发现不容易。我低估了要将自己的糟糕公诸于众所需要的勇气,尤其这些糟糕往往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尤其以后还要面对那些被我骗去不少赞叹的师兄,此时我才发现我的“自我”依然还是那么强大。在这个边记录边内省的过程中,我试着梳理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一次次地贴近自己的初心,看到我是怎样把它弄丢了,又是怎样把它找回来,然后试着认清“我执”的真面目,这让我更加坚定了今后的修行道路,所以这次写作本身就是一次修行,感恩上师三宝给我的这个机会!文中如有对佛法的错解之处我在此向上师佛菩萨真诚忏悔,如有言辞不当的地方我向各位师兄真诚忏悔。虽然弟子愚笨,但还是希望上师能够欢喜,愿有缘读到此文的师兄也能够欢喜!

(终)


卑劣弟子:嘎荣旺姆
2014年3月23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