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漫漫放生路(上)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至尊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无知童年

  我自打出生便不会吃鱼类众生,不要说吃进嘴里了,哪怕是闻到气味也会忍不住恶心反胃。虽说这个习惯保持了近二十年,但遗憾的是这与生俱来的微薄善根却没能继续增长,由于无明业障的蒙蔽,我仍然造下不少杀业。在孩童时代,捕捉小动物是我最大的乐趣,把鱼虾从河里捞起来后,要么放在瓶子里活活闷死,要么放到油锅里活生生地油炸了,哪怕不吃,这样做只是为了向家人展示我的战利品;把蚯蚓从土里挖出来,把它们的身躯撕裂成几段,然后一段段地穿进鱼钩作为诱饵;更有甚者,还有一次,我和几个小伙伴把蜻蜓捉回来后,其中一个小伙伴提议尝一尝蜻蜓肉是什么味道,我们几个出于好奇纷纷响应,于是我们把蜻蜓的翅膀摘了,然后是头,接着把蜻蜓放在火上活生生地烧死,尽管最后我们谁都没吃,但是那只蜻蜓却因为我们的无知残忍,实实在在地承受了地狱般的痛苦折磨。学佛以后,每次想到这些我都会汗毛直立,后悔不已。诸恶业中,杀生最重。就像上师开示的,如果没有修行的成就,这些罪业许多辈子都还不清。

  然而,儿时的无知并不意味着无罪。天生体质非常健康的我,长大后身体反而变得越来越差,一年中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感冒之中度过。三天两头就得往医院跑,常年被严重的鼻炎和胃病折磨,吃了很多药都没法痊愈,总是反反复复地发作,非常痛苦。记得那时胃镜检查总是让我恐惧万分,常常从头天晚上就开始坐卧不安。直到学佛后,我才体会到:当我躺在病床上被胃管硬生生地插进喉咙直捣胃部时,这一幕像极了我幼时将冰冷尖锐的鱼钩穿进蚯蚓的身体。那只蚯蚓当时是有多么的恐惧,多么的痛苦,它该有多么的怨恨啊。

偶遇佛法

  2009年,那年我二十四岁。因为在生活中遇到了很大的挫折,在用尽一切世间所学都无法平息我内心的痛苦后,我在春节期间独自一人前往鸡足山。虽然当时的我并不了解佛法,甚至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佛法存有误解,但是仿佛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就去那里,那里有你要找的答案。真的如命中注定一般,那时什么都不懂的我,却有幸遇到了鸡足山很难得一见的一位大德,面对我的困惑,师父并没有提及深奥难懂的佛法,而是在看似轻松简单的对话中透着智慧跟加持,三言两语就让我茅塞顿开,烦恼仿佛也一瞬间一扫无遗。

  从鸡足山回来后,我对佛法生起了很大的信心,从此开始了我的修行之路。一个月后,我结缘了一张叫做《为什么不能吃它们》的光碟,我几乎是痛哭着将那部纪录片看完的。看完后,我内心久久无法平静,除了心痛,还是心痛,为那些悲惨无力的众生,更为无知的自己。我内心的悲悯瞬间就被唤醒了,我深深地忏悔往昔因为自己的口腹之欲与愚痴残忍给众生带来的巨大痛苦。与此同时,我下定决心吃长素,没有一丝迟疑。我至今都还清晰地记得当初的那个场景,就在我因为悲悯众生、悔悟过失而发愿吃长素的那一瞬间,我当下就清楚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离开了我的身体。那种感应强烈到连当时对佛法还很懵懂、对感应还没有概念的我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吃素后,一直都会被人问到是否还会想吃肉,面对这样的问题我总是有些无奈地笑而不语。其实仅仅是在心里想一想咬肉的那个画面,我就已经感觉到疼了。平常我们自己流血流泪都会痛,它们当然也会。如果屠宰场的墙是透明的话,我想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素食。

  随着吃素,我的身体便慢慢地好起来了,从前老是觉得昏沉,现在就算睡很少也是神清气爽的;以前三天要吃药、七天要上医院的我如今连感冒都很少了,以前严重到需要常年依赖滴鼻净才能呼吸的鼻炎,现在不仅彻底摆脱了对药物的依赖,而且基本上很少发病了;从吃素后我就很少使用化妆品了,甚至在最近的两年里我连基础的护肤品都不用了,可以说是完全的素面朝天了,但是我的皮肤反而越来越好,以前老爱长痘的皮肤现在光滑细腻,尽管不用护肤品和保养品,但是我的脸上却不怎么生皱纹,但凡见过我的人都一致觉得我较同龄人更年轻,走在大街上还常常被误认为是大学生。

  也是因为自己吃素的因缘,我感受到任何众生都可能在一念之间弃恶从善,往往只是需要一个助缘。于是在往后的日子里,我都在不遗余力地劝人吃素。尽管很难,但我坚定地认为只要一个人吃素,就会影响一个家庭,影响周围的亲朋,这样的意义非常重大,所以就算是做一回“愚公”也是值得的。不论是亲人、朋友、同修,还是同事、病人,甚至是路上偶遇的陌生人;不论是从健康养生美容的角度,还是从福报慈悲功德的角度,只要机缘合适,我就一定会抓住机会推广素食。从一开始清一色的反对声和怀疑声,到后来一点点地转变对素食的看法,肯定吃素的益处,我周围的人正在一个个地成为完全素食者或间断素食者,并且在他们受益后又接着去影响其他人。

独自放生

  如果说吃素是不忍心伤害众生的话,那么放生就是不忍心看到众生受苦,是更积极地帮助危难中的众生远离死亡、怖畏。学佛吃素后不久,我便开始放生了。一方面是为了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一方面是为了报佛恩。那时的我并不明白什么是慈悲心,我只知道佛菩萨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刻,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而对于同样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众生,我又怎能见死不救?

  一开始,我自己提着一个小桶,到菜市场随缘买下物命后就到公园去放生,后来我渐渐发现公园放生并不安全,水域窄且容易被游客及工作人员捕捞。那时,我才刚刚学佛,又缺乏放生经验,于是我试着寻找放生组织,希望跟随有经验的师兄一块放生。但是在我苦苦找寻很久后,要么是因为放生地依旧不理想,要么是因为因缘不具足无法取得联系等种种原因,最终的结果还是我孤身一人。似乎是佛菩萨在考验我放生的坚定心吧,我只能依靠自己去寻找理想的放生地。凭借着对放生的极大信心与热情,我几乎走遍了家乡大大小小的公园、水库、河渠。毫不夸张地说,那段时间,不论走到哪里,只要看到有水的地方,我心里就会不由自主地开始琢磨这个地方适不适合放生。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了将近两年的寻找,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相对比较理想的放生环境。虽然那里比较远,需要转很多次车,但是我依然非常开心,因为这样那些物命就可以放归一个相对安全舒适的环境了。

  那段时间,虽然是一个人,但是放生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快乐的事情。因为放生地较远,我在采购了物命后还需要转几趟车,所以为了保证鱼儿们有足够的氧气,我每次都会跟老板要一个最大号的袋子装足够多的水,有时两只手的重量加起来有十几二十斤。遇到车挤的时候,就只能这样一直提在手中,并且还会常常因为不小心碰到他人而遭受异样的目光。尽管这样,我还是觉得很开心,因为我知道对于我手里的物命来说,今天是它们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我自己受一点点苦就能换来它们的重生,此刻它们该有多开心啊。那一刻,我的心跟众生的心自然而然地连在了一起!它们的欢喜就是我的欢喜!

  那时候,心里有苦我也会去放生。我告诉自己,与其胡思乱想,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在放生的时候,我总会很真诚地跟众生说:鱼儿啊鱼儿,我的心苦,你们的身苦,我们都是一样的,都是受苦众生,我真心希望终有一天,我们大家都能够超越这种苦难,获得永恒的安乐。很神奇的是,每次这样放生过后,我紧锁的心头都会慢慢放松下来。那一刻,我感觉自己不再那么孤独了,我的悲伤是众生共同的悲伤,我的欢喜是众生共同的欢喜,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未完待续)

 

卑劣弟子:嘎荣旺姆
2014年3月23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