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皈依一周年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去年10月13日,上师第一次通过网络视频直播,为各地发心皈依的信众传授了皈依和居士戒。这一天我期盼已久,几经波折后终于能够在直播现场皈依上师,皈依三宝!

  2010年我通过好朋友知道了希阿荣博堪布,由于自己业力深重,当时并没有立即对上师生起坚定的信心。2011年,经过这位好友的推荐,我开始看上师写的《次第花开》。这本书和我之前看过的佛教书大不一样,文字朴实又耐人回味,看似简单的文字背后都蕴含着大道理、大智慧,不知不觉中,我开始对上师生起了信心。

  后来有两次机会,上师来北京,我的这位好友都邀请我和她一起去见上师,可是每次通知我去的时间不是送孩子上课,就是已经提前安排了其他事情。现在想来,应该还是当时自己追求解脱的心不够坚定!有什么事情比亲近上师三宝、闻法、了脱生死更重要呢?

  这之后,我跟随着好友参加了几次普贤放生。每次参与放生的人都很多,大家分工合作,齐心协力,每次都非常欢喜、非常圆满!听说,像这样的放生在全国各地都有,这些来参加放生的人几乎都是堪布的弟子,老中青各个年龄段的都有,他们之间既团结又和睦。渐渐地,我对上师的信心越来越强烈,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为上师的弟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上师。于是,我发愿念诵一百万遍观音心咒,希望能够早日见到上师,成为上师的弟子,跟随上师学习佛法!

  2012年的夏天快要结束时,我圆满地念诵完了一百万遍观音心咒。慈悲的上师一定感受到了我的祈请,没过多久,我终于盼来了皈依上师的机会!我接到好友的通知,上师会通过网络为弟子皈依。我立即答复她,请她帮我报名参加。

  皈依上师一年了,我仍然深刻地记得,当天上师亲手为大家发放皈依证时,我来到上师的身边。上师从袋子里取出一本皈依证,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然后看着我的眼睛把皈依证递到我的手上。那一瞬,上师的双眼穿透了我的灵魂!那一刻,我的心仿佛被一双温暖而有力的手抚过,我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眼泪不由自主地往外涌,我终于找到您了,我的上师!我相信,只那一眼,上师一定已经记住弟子了!不论以后弟子在哪里,您都一定会慈悲地加持弟子!

  我记得皈依那天,上师开示说:“刚开始就生起菩提心可能很困难,但一步步修持,相续中最终一定会生起菩提心的。久而久之,造作的发心也能激发真正的菩提心。”从皈依那天开始,我每天除了完成上师安排的功课外,每天早晚都会进行发菩提心的练习。经过一段时间的坚持练习,我发现自己的心慢慢地开始发生转变。

  

解开与父母之间的结

  小时候,父母工作忙,从幼儿园开始,我就上起了全托班。现在我仍然记得,每天下午坐在幼儿园二楼阳台栅栏里看着外面路上人来车往,盼望着爸爸妈妈快点来接我回家的心情。

  终于盼到了上小学,我却又被寄养在了亲戚家里。小学的六年我转过三个学校,这个亲戚家呆两年,又到那个亲戚家呆两年。那个时候一个星期还上六天课,每星期只能和爸爸妈妈见上一面,有时候遇到爸爸加班,半个月也见不到一面。我的童年就这样在等待和盼望中度过,没有安全感,没有亲情温暖,只有乖乖听话,小心地看大人的脸色。

  上初中时,一家人终于可以团圆了,可是我又进入了别扭的青春期。跟父母没什么话可说,有什么想法也都放在心里。我妈怪我每天苦着张脸,弄得好像他们欠我什么似的。

  好不容易熬到工作了,经济上稍稍可以独立一点儿,父母又觉得我自己找的工作不稳定,没发展前途。于是通过关系让我进入一家全国知名的合资企业工作,从上班的地方走到家只需要十分钟。别人都羡慕我上班方便,我却觉得除了家就是单位,天天两点一线,太没劲了。一年多后,实在嫌父母对我管得太多了,天天在耳边唠叨,暗自决定要一个人到外面去闯荡,去一个绝对没有亲戚的地方。2001年春节刚过,我独自一人带着行李乘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

  十二年后,我和老公决定带着孩子从北京回到我的家乡。我们把新家安在了父母家小区对面。如果我们继续留在北京完全没有问题,我们在北京买了房子和车,老公的业务伙伴大部分也都在北京。但是毕竟父母的年纪大了,无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显现,等到那个时候再叹惜、再后悔就为时已晚了。我们商量后还是决定利用孩子上小学的这个机会把家从北京搬回来。

  搬回来以后,我们常常会去父母家坐一坐,陪他们聊聊天。只要不下雨,每天晚饭后,我们一家还会约着父母一起出去散步。我会主动跟他们说说自己家里的一些事,说说孩子身上发生的一些好玩的事,慢慢地父母也愿意跟我聊一些他们的事情,有时候还会请我去协调两个老小孩之间的小矛盾。有一天聊天的时候,妈妈告诉我,当年我走的那个晚上,她和爸爸两个人一夜没合眼,两个人躺在床上,一个唉声叹气,一个翻来覆去。听到这些,我的心里既难受又惭愧!

  《父母恩重难报经》中讲到父母的十大恩情,我自己做了母亲以后,真正体会到了“生儿方知父母爱,养儿方知父母恩”。我以前完全不懂感恩报恩,只考虑自己的感受,不考虑父母的难处,习惯性地以自我为中心,真是不孝不懂事!我记得曾经看过到过这样一段话:其实,让父母高兴就是孝顺,让众生高兴就是善事。

  我知道,自己的这些转变都是上师的慈悲加持!我非常庆幸自己能够皈依上师,皈依三宝,学习佛法,闻思修行。

  

孩之愿

  皈依上师之前,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容易对孩子的问题产生焦虑。孩子出生时正好赶上生育高峰,上幼儿园要排队报名,上好点儿的小学要交择校费,经常会听到“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一类的话,就连逛个街,都经常会被人追着塞一堆亲子班的宣传单。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使得我开始不由自主地拿自己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孩子进行比较。谁谁家的谁认识了多少字,那谁又参加了什么兴趣班,谁又长高了等等。我完全忘记了当初只是简单地希望他是个健康的宝宝就行了。

  当年怀孕的时候,自己没有经验,将出现的早孕症状当成了普通的身体不舒服,并服用了好几种药,其中还包含了B类药物(对孕妇安全,对胎儿的危险证据不足或不能证实)。医生说从优生优育的角度来讲,这种情况下出生的孩子不能保证是完全健康的,具体会出现什么情况医生也说不好,但说到胎儿要不要的问题,还得我们自己决定。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后,我们还是决定把孩子留下来。整个孕期,我的心里始终非常忐忑,总担心孩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当时,我的愿望非常简单,就是能生一个健康的宝宝就行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某网站的亲子论坛里看到有人推荐孕妇怀孕期间读诵或抄写《地藏经》,说这样对胎儿会非常好,于是我立即决定开始抄经。

  《地藏经》很长,我利用每天上班中午休息的时间进行抄写。虽然每天都抄,但我抄写的进度很慢,直到我快生产了,一遍都还没有抄完,真是惭愧!但尽管如此,《地藏经》的加持力还是非常大。从开始抄经后,我的心情放松了许多,整个孕期也都非常顺利,胎儿发育得也很好,每次产检及超声波检查结果都很正常。2006年重阳节那天,我的儿子顺利出生了!看到这个健康又漂亮的白宝贝时,我衷心希望他将来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

  随着孩子的成长,不知不觉中,我变成了一个“着急”妈妈,一点点小事都会引起我焦虑的情绪,脾气也越变越烦躁。时常为孩子一天没拉屎,喝水太少了,不好好睡觉,不好好吃饭等等焦虑、烦躁不安。我的时间被占得满满的,不能安静下来好好地思考问题的根源和解决的办法。

  有一天,一位师兄向我讲述了她在扎西持林看到的一个场景:一位师兄带着孩子去了扎西持林,这个看惯了大城市繁华景象的孩子到那儿了以后非常欢喜,特别认真地对他妈妈说希望自己将来能够来这里修行。这是一个多么有智慧的孩子呀!听到这件事情后,我犹如醍醐灌顶!对孩子而言,做个“好”人应该比学习好、工作好、会赚钱更重要。“好”人应该知道如何面对困难,面对挫折;应该深信因果,明断是非,知道如何取舍。作为他最亲近、最依赖的母亲,我还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我突然遭遇无常离开他的话,怎样才能让他活下去?只有尽快地放手,尽早地让他独立。想清楚这些问题后,我彻底地放下了自己的思想包袱,不再拿他和别人进行比较了。

  今年九月份,孩子开始上一年级了。入学之前,我们全家专程去了一趟五台山。一方面去那里寻找上师的足迹,一方面希望孩子能够得到文殊菩萨的加持。

  这一次五台山之行太殊胜圆满了,孩子明显生起了对文殊菩萨的信心,从五台山回来后,每天都会拿着他的念珠念108遍文殊心咒,偶尔某天忘记念了,第二天还会把前一天忘记念的108遍给补上。

  皈依上师一年了,虽然我只见过上师那么珍贵的一次,也知道就我目前的情况而言,想再见到上师真的很不容易。可是就像上师在《寂静之道》里写的那样:不论身体离上师是远是近,只要内心保持与上师的默契沟通,理解、领悟、牢记他的教诲,在心灵深处感念他的功德和恩德,就能领受到上师源源不断的加持,这便是跟随上师修学佛法,依靠上师趣入解脱。

  我坚定地相信,只有好好地的闻思修才是对上师最好的供养,时空阻隔不了师徒间的默契,我无时无刻不感觉到上师源源不断的加持。我越来越感觉到时间很紧迫,我不怕无常的到来,我怕无常来的时候我却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就如上师在书中所写:“明天和死亡,不知道哪个会更先到来。”我必须要好好地把握当下,紧随上师,好好地闻思修,才能有机会获得真正的解脱,祈愿我生生世世不离上师普贤愿海!

 

弟子:土登荣姆
2013年10月17日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