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皈依第二年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

  哦!根本仁波切,尊贵的上师,

  您是一切诸佛慈悲和加持的化身,

  众生的保护者。

  毫不犹豫的,我要皈依您!

  从现在起直到证得觉悟为止。

  不管是快乐或忧伤,顺境或逆境,得意或失意,

  我完全依赖您。哦!希阿荣博大堪布,您是了解我的上师:

  记得我、启示我、指导我、让我与您无二无别。

放         生

  一天上班途中,突然接到希阿荣博上师打来的电话,说他已到成都。这是个意外的惊喜,我兴奋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可以见到期盼已久的上师了吗?我提出立即去见上师的请求,上师却在电话里告诉我说:近来身体特别不好,心脏病又犯了,在藏地已经半个月没办法入睡,现在刚到成都,过几天我们见面。我的心随着上师的话变得沉重起来,不知道上师病成了什么样?几天后上师允许我拜见。上师消瘦和疲惫的程度是我万难预料的,上师讲瘦了四十多斤,特别是这半个月完全睡不着,吃了安眠药也只能睡二三个小时。我一阵哽咽,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上师安慰我说:“弟子,我还可以。不用担心。”

  示现生病的上师特别关心地震灾区的情况,详细地询问了灾民的现状,尤其是山里受灾人们的吃穿住等情况。了解到政府对灾区特别重视,动员各省对口支援,且全社会的人们都在伸出援助之手时,上师放心地点了点头。望着消瘦的上师,我没敢久留,怕影响上师休息,早早离开了上师的暂住地。

  11月10日,上师的生日。每年这一天都会是弟子们放生共修法会的开始。今年也不例外。上师虽然身体示现生病,仍旧带领弟子们放生。当天按计划在乐山放生鱼类。乐山弟子们早早地到各个菜市场买好鱼类众生,放在船里等待上师到来。当天被解救的生命有几十万条。上师亲自为这些众生施洒甘露并念经加持,几十万条生命在上师及弟子念经声中,被重新放归自己的家园。能够这样与上师结缘,因圣者巨大的愿力,它们一定会解脱的。

  下午上师带领弟子们到乐山大佛朝圣,弟子们跟随着上师共同诵经发愿,引得游人们都驻足观看。有弟子在大佛前向上师供养了佛舍利和佛子罗睺罗的舍利,上师又用刚得到的舍利为随行弟子们加持。所有弟子都法喜充满,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乐山师兄们讲:今天太高兴了,比过年还快乐!朴实的话语道出了所有弟子的心声。

  放生期间上师不顾病体,坚持接见信众。每次见人后上师就会更加虚弱,更加无法入睡。望着上师越来越憔悴的脸、深深凹陷的眼眶,我终于忍不住劝上师:请上师好好休息,等身体好点儿再接见信众。上师慈悲地答应着,可仍旧全然不管自己的身体,接见来自各地的弟子。

  弟子的修行状况是上师最为关心的事情。只要接见信众,上师就会详细了解每位弟子的学佛近况,并耐心解答弟子提出的所有问题。每每会问起大家是否上了菩提洲网站,是否读了网站里的开示。为了引导弟子修行,即便在养病期间,上师也没有停下利益众生的脚步,开始撰写一系列的开示。从《如何做功课》、《安乐》、《开悟》、《回忆上师》、《善护口业》到《走出修行误区》等文章。希阿荣博上师说:见我与上网站读我写的文章相比较,上网站读文章更有意义。今后有条件上网的,去网站读文章;没条件上网的,请师兄们帮忙打印下来读。一定要读文章。“本来没想到写文章,可见到很多弟子皈依后仍然不知道该怎样学佛,该怎样修行,想通过这些文章让他们得到一些利益!写这些文章我是反复思考后才慢慢写出来的,很有针对性,你们一定要多读!”上师每次接见弟子都会如是开示。

  一次在接见信众时,上师了解到一个汉地的出家弟子在帮上师化缘修坛城,脸沉了下来,变得极其严肃,批评出家人说:“你已经出家了,就应该放下一切好好修行,除修行外不再有别的事情,不要去化缘。菩提洲网站为什么不设论坛,就是怕各种与学佛无关的信息被放进网站里。我们的行为一定不要影响佛教,不要因你的行为让别人对佛教生起邪见。”第一次见到上师这样严厉。在场的弟子都低下了头。大家牢牢记住了上师的教言:不要让自己的行为影响佛教!不化缘也是希阿荣博上师给弟子的另一个教言。

  弟子们念《普贤行愿品》回向时,你追我赶,越念越快。上师打断说:“你们先把心静下来读,不要匆匆忙忙的,要一边读一边观想。不要贪数量、贪快,最重要的是质量,每读一遍都要有一遍的功德。”大家跟着上师重新念诵,速度慢了下来。念完后上师满意地点点头说:“这样好多了。”师兄们也感觉与平日念诵有些区别。这以后每天做功课我都会忆起上师的话,不去赶速度。还试着根据汉语意思去观想。特别是念诵《金刚经》,慢下来边读边观想的效果与过去诵经截然不同。一次正在念诵此经时被释迦牟尼佛的慈悲深深打动,又忆念起持佛陀智慧明灯日夜等待着为我们照亮前路的上师,百感交集,抑制不住大哭起来。久久难以停息。这是我第一次因感恩佛陀而泪流不止,也是第一次体会《金刚经》的加持不可思议。

  零八年上师组织的放生我全部参加了,每次见到上师为这些众生施洒甘露并念经加持,总有阵阵暖流在心里淌过。替被解救的众生欢喜,也祈愿有更多的人能放下屠刀皈依佛门,走向解脱。此次放生共修结束后,上师回到了扎西持林继续调理身体。

扎  西  持  林

  零九年春节,希阿荣博上师恩准我可以上扎西持林。春节前为请客送礼之事已忙得筋疲力尽的我,与家里师兄一起踏上了去扎西持林之路。开车送我们的是个藏族小伙子,知道我们是希阿荣博大堪布的弟子,他说:“在我们这里只要提起大堪布的名字,没有不低头的。过去我们都会在家里养一两头猪等到过年时宰杀,后来大堪布来讲课,大家都发愿不杀生,不饮酒,不吸烟,不打架斗殴。也没人再养猪了。”“你也去听课吗?”我问。“是的,所有的人都会去。大堪布每年都会来讲课。”到了扎西持林他还后悔说该带上哈达供养堪布,上师慈悲地送了他见解脱的挂牌让他挂在车上。

  临行前我怕自己有高原反应,买了很多药带上。见到上师后,不但心情愉快,呼吸也很顺畅,身体没有一点儿毛病,也没有之前所担心的高原反应。圣地的清净扫去了我所有的尘劳。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宁静、优美、和谐。住在扎西持林期间,我的心平静得如明镜般,完全忘却了世间的烦恼。心中只有佛法、修行、解脱。

  上师在扎西持林也是繁忙的。要为养老院的居士们授课,还要接见很多从各地闻讯赶来拜见的出家人和居士。每天傍晚黄昏上师会去转绕扎西持林,闲暇时会带上家人及侍者上附近的伏藏温泉休息,在雪地上野炊做饭喝茶。上师接见客人的地点是阳光房。阳光房是弟子供养上师修的玻璃房。有太阳的时候,拉开窗帘,让阳光静静地洒在屋里,空气中飘来淡淡的藏香,窗外是白雪皑皑的群山,我佛上师微笑着坐在屋子里,任由阳光从脸颊掠过。此情此景让人心生欢喜,观不厌足,不愿离去。

  上师的手里从没离开过念珠。有次跪在上师面前,偷偷抬头张望时发现上师的嘴一直在动。这才醒悟上师从没间断过持咒啊!法王老人家一生持咒十几亿,我没敢造次询问上师念咒的数量,但我观察到上师只要有空就在持咒,示现给弟子的是:不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修行。

  达森堪布自养老院建成后,每天都会给居士们上课。养老院现在已经住了快一百人,老人们在这里修学佛法,精进地闻、思、修行,不用为衣食发愁,生活上得到了上师全部的照顾,包括每月的零花钱。这里的每位老人都是安详平和的。每当转绕扎西持林与他们相遇时,老人们都会露出孩童般真诚的微笑,并抬起双手表示敬意。我真期望自己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在这样的清净圣地修学佛法,今生只求解脱。

  希阿荣博上师的母亲——阿妈,除了吃饭、睡觉外,转经轮就没有离开过手。阿妈已是七十多岁的高龄,腿脚不太方便,仍坚持每天转绕扎西持林。一天大雪覆盖了整个扎西持林,我问正准备出门的阿妈:“今天还转山吗?”“转,转山。”阿妈手持转经轮慢慢走出温暖的屋子。

  晚饭时间是一天中家人聚会的时光。大家围在火炉旁一边吃饭一边谈笑时,阿妈总是静静地坐在旁边,脸上挂着微笑,慈悲地看着我们。似乎在倾听,又似乎什么也没往心里去。

  在山上,只要嘴馋了,我们就会钻进阿妈住的屋里去,那里总会有很多好吃的零食等着我们。阿妈会边拿出零食边问我们:“冷吗?冷吧!”“不冷。”我们也总这样回答。其实能在上师身边,在上师的家人身边,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也是温暖的!

  丛达和丹增尼玛两位喇嘛主要负责扎西持林的修建。不断变化中的扎西持林就是两位喇嘛辛勤劳作的成果。平日里留给他们的修行时间却是少之又少。

  丹增尼玛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他拨念珠的速度。有次我问他:“您怎么能拨这么快?”“我念咒跟拨念珠一样快。”他回答。“手跟嘴的速度要一致,不能手里快嘴上慢。念咒要清楚、明了、不吞音。”我很佩服他持咒的功夫。师兄告诉我,丹增尼玛喇嘛一天要持咒十万,他已经用四年时间完成了一亿的金刚萨埵心咒。这是一般修行人需要闭关修行才能办到的。

  有次吃过晚饭,我想跟丹增尼玛喇嘛聊天,师兄说:“别打扰他,陪了你,今天晚上他就没时间睡觉了,他每天必须完成了功课才去睡觉。”

  在山上无论我起得多早都能见到丛达喇嘛房间的灯亮着,我问他晚上睡觉吗,他回答说还是要睡的。我想那是很短的时间。他应该两三点就起床了。

  有人送了噶姆和希阿措(上师的两个外甥女)两只猫,刚来时,很暴烈,不停地大声叫着,不让任何人靠近它们。噶姆和希阿措每天都会逗它们玩,把它们抱在怀里跟它们说话,加持它们。几天后,它们的性情改变了,逐渐安静下来,变得很温顺柔和,谁都可以抚摸。我想这两只猫前世一定积累了很大的福报,能得到噶姆和希阿措这样的加持!

  扎西持林的白天,无论是怎样的天气,都能看到很多人手持转经轮转山,在转经堂转经,时不时还会传来孩童高声的念咒声、转山者欢快的歌声。

  大年初一的早上,打开手机,竟然有希阿荣博上师的短信:“勿扰众生、道心永固 、圣者教言、莫违亦莫忘;拳拳我心、愿众欢喜、千里遥寄、吉祥祝福音。”这条短信相信许多弟子都收到了。当时我人就在上师身边,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几十个字,道出了上师对弟子的期望与关爱!我在心里发愿,今生一定坚持不懈地精进修学佛法,决不违背上师的教言!

  扎西持林的一切都感动着我,加持着我。我特别喜欢看这里孩童的眼睛,是那样的天真无邪、纯净,这样的眼神在汉地也只有婴儿才有的。我对土登喇嘛说:我下一世一定要转生到藏地,一出生就修学佛法。土登劝告我说:“师兄不要再轮回了!这一世一定要解脱!”我汗颜地低下头,怎么就忘了自己学佛的目的呢?还想着轮回的事……

  土登喇嘛是希阿荣博上师的侍者,跟随上师十六年了。他有着大家公认的好脾气,调柔的性格和阳光的笑容使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得多。还记得第一次拜见上师时我紧张得手足无措,大脑一片空白,连思维也停滞了,上师跟我说了好几分钟话我也没听明白。土登喇嘛在一旁用微笑帮助我渐渐平静下来,重新恢复思维,开始回答上师的提问。皈依后自己也非常想拥有与土登喇嘛一样的调柔性格和灿烂笑容,他打趣我说:“你别用看下属的眼神看我,就可以了。”一边说一边还学我的眼神。这是土登喇嘛的善巧,玩笑间已指出了问题所在——我还不具有菩提心。菩提心的修持需要生生世世,特别是像我这样内心坚硬如石的人更需要精进恒时修持。我下决心从现在起坚持用菩提心去对待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众生,相随心变,总有一天强硬的眼神能变得柔和。

  上师说:“现在达森堪布的名气比较大了,其实达森堪布、丛达、丹增尼玛他们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修行人,他们是没有什么分别的。”

  这次在扎西持林,能近距离地与上师家人及几位喇嘛相处,真实地感受到他们的平和与谦逊,特别是在修行道路上,从怎样做人到怎样修行,他们为我示现了很好的学佛修行之路。

  做为密宗弟子,需要观一切清净。到了扎西持林,完全能感受到这里的一切原本就是那么清净。这里就是修行佛法的圣地。

  扎西持林——我心中的极乐世界!

修       行

  上师在开示中提到要安住于对“空性的定解”中禅修。对空性我完全不懂,乘拜见上师之机,我请教了上师关于空性的问题。上师回答:“理解空性很简单,证悟需要修行。”说完顺手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就像削苹果,刚开始不会,慢慢就熟练了。”我还是没明白空性是怎么回事。

  次日凌晨梦里,上师告诉我你去看看《黑蛇总义》。醒来后感到很奇怪,很清晰的梦境,完全陌生的名字——《黑蛇总义》?上网查寻,果然有慈诚罗珠堪布讲课的录音,迫不及待地去听,是荣素班智达的论著,以一条蛇作比喻,综合、整体地分析了从小乘到大乘佛教到密宗大圆满的一些见解上的层次。听完后又接着听了《四法印的见解与修法》。对诸行无常、有漏皆苦、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有了粗浅的认识。了知众生始终无法脱离轮回的因就是执著——常执、乐执、我执。对空性的定解渐渐生起。通过这件事我更深入地认识到:上师度化众生的善巧方便是凡夫无法用分别念衡量的。

  修完五加行后,我请示上师是重新修一遍五加行稳固基础还是开始修上师瑜伽。上师让我先修上师瑜伽。我在修行中,除坚持修出离心、菩提心外,增加了观修自心与培养对上师的信心。把“烦恼是否减少,信心菩提心是否增长。”做为衡量自己学佛是否进步的标准。

  上师有次讲了个弟子的故事:弟子一天开车把别人停在一旁的车给碰了,车主不在,弟子又有急事要办,就写了张纸条,写明自己碰车的事并留下联系电话。事后车主打来电话说:“你这样的人真少见。一般人碰了车,只要看没人发现准会开车溜走,你却留下电话。修车的事你不用管了。”这是上师在告诫我首先要做个人道贤善的好人!

  我是个对病痛很敏感的人,只要周围有人身体不舒服,我一般能感受到,自己相同的部位也会立即疼起来。加上本地有种说法:少去医院与火葬场,会染上晦气。不去医院成了我最大的执著。无论谁得了病我也不去医院探望,亲人、朋友、同事无一例外。

  几年前一个很好的朋友患肝癌住院,我去医院看了她一次,还是其他朋友硬拉去的。看望过程中也是离得很远,怕传染上。几个月后,她死了。想去参加葬礼,算命的说我不能去那样的地方,思量再三,怕带来晦气影响自己,没有去参加她的葬礼。事后也曾有很大歉意,但不久就把这事给淡忘了。

  前不久上师打来电话,说有个弟子病了,在医院,问我能否去帮帮忙。我没有丝毫犹豫去了。在医院忙活两天,看到那么多的病人,心生菩提心,祈祷上师加持,愿他们的病都由我一个人来承担,只要他们能健康快乐。回到家后真感染了重感冒,只能卧床休息。

  躺在床上忆念上师恩德时,自己过去的执著与这段埋在心里的往事浮现出来。惊奇地发现曾经那么强烈的执著早已烟消云散。只是不愿也不敢相信自己曾是那样自私无情无爱之人。

  皈依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心地善良有爱心,对父母孝顺,遇到贫困的人也能帮助帮助,还经常上寺庙随喜功德。皈依后,通过上师的加持,才慢慢开始认识自己。我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好人。记得刚见上师时曾不知天高地厚地跟上师讲:我没有什么可执著的。两年的修行我看到自己贪执,首先就是对身体极其可怕的贪执。

  我深深地在心里忏悔着,并更加感恩上师的教导。让我不断地反观内心,认识我执,根除我执。凌晨醒来,此身如借,不知还能借用这个身体多久的念头挥之不去。

  这次感冒很厉害,输了四天液才稍好点儿,土登喇嘛说这是医院给我的礼物。我认为这是上师给我的加持,既放下执著又重罪轻报。我现在视每次病痛与违缘都是上师的慈悲加持,让我还活着的时候去还清自己无始以来所欠下的如须弥山高的债。

  金刚兄弟间团结和合既是条根本戒律,也是上师长久住世之因。我跟家里师兄一起在上师面前得过灌顶,这条戒律也如宝剑一般时时挂在头顶。

  一天梦中,我与家里师兄吵架,从一点小小的事情开始,谁也不愿退让半步,吵架上升到了快大打出手时我从梦中惊醒,醒来后人仍然被愤怒的氛围包裹着,还能感受到头顶快被点燃的火焰。我开始回忆结婚以来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梦中的家庭战争的确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地爆发过!

  我把梦境告诉了上师。问道:“上师,我脾气真有那么坏吗?”“有可能的,弟子。你要对他好点儿。”上师回答说。

  以前家人说我脾气暴躁时,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脾气是怎样的暴躁。皈依上师时间很短,上师也没见过我发脾气,可上师却早已了知我的一切,用梦境让我做为一个观众去观看了我发脾气的整个过程。我终于明白了自己有着怎样的坏脾气,这是我修行路上首先需要对治的毛病。

  过了一段时间上师问:“你们两个在家里谁说了算?”“我们现在经常商量,有不同意见时大家都会让一步,相互尊重,是平等的。”我回答说。上师听后笑了。

  上师就是这样通过各种善巧让弟子看到自己的缺点、毛病再加以对治。

  上小学的女儿经常说她过去脾气很坏,老跟同学吵架,就是因为我的暴躁性格影响了她。现在不同了,同学都喜欢她,她也不再跟人吵架,因为我的性格变好了。

  噶陀寺的一位堪布说:很多汉地人修行到一定的时候,人就变得很古怪,跟人没办法相处,自己也会陷入深深的困境中,越修行越不知道该怎么修。你这样很好,越修行越快乐。

  听到堪布这样的评价,我很喜悦。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遇到了具有真正法相的善知识,我的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因为有了上师的指导,我才能在修行中找到快乐。学佛不就是在追求永恒的快乐吗!

  一次上师说:“你搬家后,在佛堂磕头时,放块毯子。”我回答说,“不用的,上师,我能在地上直接磕头,没问题。”搬家后,也想如此磕头,出问题了。佛堂的地板是实木的,安装时缝隙较大,直接在上面磕头根本行不通。而原来的家,是强化木地板,几乎没有缝隙,直接磕头没问题。我不得不去购买地毯。等把一切都弄好后,想起上师让我放块毯子磕头的事,其结果与上师所说的毫无差别。

  观自己的心,还是信心太差的原因。对上师说的话首先用自己的分别念去辨别,而不是无分别地依教奉行,一件小小的事尚且不能依教奉行,何况了脱生死的大事。特别是看了一位出家师父写的佛子心语,里面写了他自己怎样培养信心的,很是感动。我也很想如是照行。发短信请求上师加持信心能快速增长。上师回信说:“好的,弟子。一定会的。”

  女儿一天回家后告诉我:班里有两个女同学,经常谈论吃穿、歌星,明星等事情,成绩下滑很严重。一天下午,两人翘课,乘保安不注意,偷偷溜出学校去上网打游戏(女儿读寄宿学校)。学校派了很多人好不容易才把两人找回来。女儿问:“妈妈,我这几天都把念经的功德回向她们,愿她们好好学习,不要再去想别的事情。这样可以吗?”“当然可以。”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不经意间,女儿在上师的加持下跟过去判若两人。她幼小的心灵已深深植入了慈爱的种子,爱心正悄悄替代了嫉妒与嗔恨,师兄说:“你现在真幸福,女儿也有上师管。”对女儿贤善人格的长成,我真的不用再担心了。

  丈夫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以前在家里根本坐不住,每天都会找各种理由呆在外面,直到很晚才回家。现在能坚持每天做功课两小时,还会在网上听听课,看看佛教的书。渐渐安静后的丈夫性格改变很大。他说:以前看个别领导特别不顺眼,心里很不舒服,现在好多了,还能主动跟他们打招呼。我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你自心的显现。你认为他好或是不好都是你自己的分别念想出来的。其实别人还那样。重要的是改变自己!

  母亲在上师面前听了好几次五加行的传承,发愿修五加行。我让她慢慢开始磕头,第一天磕了两百个,此后全身疼,休息两天。又磕了两百个,腰疼,起不了床,又休息三天。再磕了两百个,病倒了,只能暂时休息。

  母亲年轻时因愚昧无知造下很大杀业,到了晚年值遇大恩上师,开始学佛。但真正开始修行时,魔障病痛不断。母亲说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业力现前,无论多大的障碍违缘她都不会舍弃修行。今生一定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告诉她多祈祷上师三宝加持,多念金刚萨埵心咒忏悔罪业,一定能战胜魔障违缘。

  从母亲身上,我看到时间的宝贵。如果现在不珍惜这珍宝般的人身,一但无常到来时,再怎么想修行也是不可能的。

  进入佛门皈依上师已经两年了。两年里我开始学着去做一个人格贤善的好人。在修行路上也慢慢开始观自己的心,让心不离正法,让快乐与日俱增,我深深地感恩我的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我也明白这两年能顺利地走在修行正道上,全部来自上师慈悲的加持。以后的修行之路还很漫长,其间也一定会有许多许多的违缘与障碍,我坚信只要能不断增上自己的信心菩提心,有上师的慈悲加持,一定可以走向解脱!

  在磕完二十五万大头后,一天凌晨我的梦中,希阿荣博上师与一个庄严无比的坛城出现了。一条直直的大道连接着众生与坛城……

  “所有众生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是法王如意宝慈悲的心愿,也是上师慈悲的心愿。相信所有对法王和上师有信心的众生都能够在西方极乐世界相聚!

  “真实善逝三宝三根本,风脉明点自性菩提心,体性自性大悲坛城中,乃至菩提果间永皈依!”

  生生世世不离师;

  恒时享受胜法乐;

  圆满地道功德已;

  唯愿速得金刚持。

  作者:达瓦卓玛

  完稿于藏历土牛年二月十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