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恩德

  皈依上师前后我亲身经历了许多事,却迟迟没有勇气落笔把它写出来。今年夏天我和几位金刚道友一同去了圣地扎西持林,拜见上师后,我坚定了要把发生的这些不可预见、突如其来的无常和面对无常时我们的无奈,以及上师三宝不可思议的加持力,分享给大家。仅高中文化的我,没有华丽辞藻去表述,祈望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可以圆满这篇心语,并真挚地表达出我对上师恩德的感激之情,同时祈愿每一位哪怕是只看到这篇文章只言片语的人,也可以与上师三宝结缘,走上解脱之道……

  2011年的冬天,让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寒冷”!面对着随时随地可能离去的老爸,我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无时无刻不在期望着奇迹的出现:老爸,你的身体赶快好起来吧!

  我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家里的条件虽很苦,但爸妈很爱我们,家庭氛围很融洽。老爸是一个非常慈祥和蔼的人,心肠特别好,在我们的家族里威望特别高,谁家有事都主动去帮忙,所以村里的人都特别敬重他。

  有一天哥哥给我打来电话,说老爸最近时常肚子疼,到县医院检查说肝部有个肿块,建议去沈阳医科大学复查。听到消息我如同五雷轰顶,大脑一片空白,让哥哥马上带老爸去复查。老爸虽然70岁了,但身体一直很好,就连感冒也很少有,若是没有这个电话,我也曾想过爸爸妈妈终究会离去的,可又似乎觉得那一定是非常遥远的事,长寿的老人中有九十多岁的、一百多岁的,爸爸妈妈也一定会是很长寿的。可自从这个电话之后,我们全家的生活就犹如平静的海面突然卷起了狂风巨浪,而爸爸就在那浪端,每时每刻都有被海浪吞噬的可能。

  在漫长的等待中,第三天,结果出来了,检查单上清楚地写着恶性肿瘤——肝癌晚期!医生说爸爸只有半年的时间,已经失去了手术的机会,我听后整个人都崩溃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老爸怎么会得这样的病呢?我不相信善良、忠厚、正直的老爸会得上绝症,而且会那么快就要离开,我疯了一样,心里不停地哭喊着,“老爸,女儿对您尽孝还没尽够呀!”

  但无常不会因为你没有准备好就转身离去,也不会因为你不愿意接受就悄然消失,他已经到了……

  “肝癌晚期”该怎么办呀?当我把老爸的病情告诉远在外地的老公时,他马上决定要老爸来大连治病,并联系好了大连最好的医院和最好的医生为老爸诊断治疗。各方面安排妥当后,医生悄悄地告诉我,老爸的生命体系不会太长,也就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我听后跑到楼梯间足足哭了一个小时,我暗暗地下了决心,让老爸在最后日子里过好每一天!为了不增加他心里的痛苦,我们都瞒着他说:只是肝囊肿,过段时间就好了。

  在这之前我不信佛,有时愿意和一些朋友去寺院走走。看到大家上香,自己也学着人家的样子做,并不知道这样做是为了什么?渐渐地我从朋友那里知道,不仅去寺院上香好,放生也很好,可以消业,延长人的寿命等等。老爸生病期间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放生,我应该为老爸去放生,可怎么放呀?于是就到处打听哪有放生的。有一天一个朋友说:“我们明天放生,你去吗?”我当时就像抓到了救命草一样,赶紧说:“去,去……”就这样第二天早上,我早早来到了师兄说的集合地点。当时我就连佛法中还有“上师”这样的称呼也不知道,也说不上是信佛。到了集合地点我才知道,这是大连刚刚成立的普贤放生,也是他们的第一次放生。在放生的过程中我不但知道了上师的名字——希阿荣博堪布,而且对朋友告诉我的“上师就是真佛再来,祈请上师,老爸就一定会得到利益!”没有一点怀疑。当时我真想马上见到上师,师兄说上师非常的忙,见上师要看我和上师之间的缘分了。但即使见不到上师,只要你对上师生起信心,经常祈祷上师加持是一样的。我听后非常高兴,有一种找到了依怙的感觉,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我都会忆念上师,祈请上师加持老爸的病情能够好转,或许是我往世善根成熟,或许是爸爸与上师的因缘殊胜,就在一个月后,师兄给我打电话说上师在北京,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师兄,我要去北京拜见上师……”

  当我来到北京见到了日夜忆念的上师时,上师是那么的慈悲,而且我感觉似乎和上师很早就认识,看到大恩上师是那么的亲切,欢喜的眼泪一直在流!也就是那天,我皈依了上师三宝,进入了佛门。

  我把老爸的病情告诉上师,祈请上师加持老爸能好起来,在生病的期间不要太痛苦,上师慈悲地拍着我的头一边笑,一边说:“好,好。”

  跟上师结缘后,我把上师的法像请回来放在老爸的枕边,虽然老爸没有皈依上师,但他对上师非常有信心,每当我问老爸你心里在想什么呢?他都会说:“想师父……”可见老爸跟上师之间一定有着很深的缘分!

  从北京回来后,老爸又去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大夫说老爸的病情很稳定,拿些药回家过年吧。回到家肚子也没怎么疼,就是偶尔有点发胀的感觉,饭也不少吃,状态也很好,过完年在家呆了三个月,中间只吃点消炎药,完全超出了沈阳医大和大连医大的预测,直到四月份爸爸说肚子发胀不太舒服,我们再次把老爸送到医院,为了让老爸少遭罪,就让他在医院多住了一段时间,在六月的一天,我得知上师又来北京了,我第一反应就是:去北京、见上师。跟北京的师兄联系后,第二天就见到了上师,我再次跟上师说了爸爸的病情,并祈请上师的加持,上师连说:“好,好!”就在我从北京回来的第三天,老爸再次出院了,此时我再一次真切地感觉到了大恩上师的加持真的不可思议!

  在此后一年的时间里,老爸虽然一直往返于医院和家之间,但医生们也说老爸是个奇迹,都说肝癌晚期是特别疼的,根本就难以忍受,老爸不怎么疼,也没有发烧和吃不下饭的情况,这样的肝癌晚期患者他们从没见到过。2012年9月12日那天,老爸突然病危,我坐在老爸的床前,紧紧握着老爸的手,当时老爸的意识特别的清醒,虽然已经说不出话了,但还是“啊、啊”的自己要衣服穿,当衣服穿好了,爸爸的嘴巴张了张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走得非常安祥。都说这种病临走时要吐好多血,结果爸爸只是嘴里有一点点血丝,以吉祥卧的姿势离开了我们。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心里默默地念着上师心咒。

  就在老爸闭上眼那一刻,我的心好疼,浑身无力,皈依上师的一年后,我才渐渐地明白,这就是无常……我顾不上哭,第一时间给上师发了短信,同时又给在扎西持林短期闭关的一位师兄打了电话,师兄竟然接了电话(因为藏地的信号时有时无,当时真怕打不通,联系不上)。当我把老爸的情况跟师兄说了后,师兄赶紧跑去找上师,此时,上师也接到了我的短信,上师马上安排了五明佛学院的僧众为老爸念经超度,还安排了刻玛尼石、挂经幡,又亲自为老爸念了破瓦法。

  第二天,定好在早上七点出殡,六点多就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当时家人都很担心,因为家在农村,如果雨大了,就上不去山了。就在大家焦急万分的时候,6点50雨停了,西方出现了一轮彩虹。到了火化场,我们为爸爸整理衣服时发现老爸的身体软软的。原定下午4点送盘缠,结果3点20天空下起了大雨,风大得出奇,把树都要拔起来似的,这时我的心都悬起来了,不停地祈祷上师加持,就在3点40左右,风雨骤然而止,天空非常晴朗,阳光明媚,在场的人无不称奇。就在爸爸四七那天早上五点多的时候,我梦见了爸爸,蓝蓝的天空,周围有一圈白云,爸爸趴在白云上俯下身来告诉我:“姑娘,我去西方极乐世界了!”之后,我一下醒了,抱着枕头大哭,我这是高兴的眼泪!欢喜的眼泪!我知道这是老爸来告诉我他回家了,也是告诉我一定要跟随上师,走解脱之路,上师是我们所有众生的依怙!真为老爸高兴,以此功德,老爸在极乐世界也可以早证佛果!

  这就是发生在我和老爸身上真真切切的故事。感恩老爸离开前让我深切地体会到寿命无常,真切地感受到上师三宝不可思议的加持,我为老爸在生命的尽头值遇大恩上师感到庆幸。写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与其说我帮助老爸找到了上师,倒不如说是老爸以这种方式引领我找到了上师,更是上师的加持使老爸得以“回家”,并指引愚痴沉迷的我走上了解脱之路。

  慈悲的上师呀!您的这份恩德,弟子无以报答,也报答不尽,祈愿哪怕看到这篇文章只言片语的人,都可以对上师三宝生起信心,并由此趣入解脱之道,就算是报答一点点上师的恩德吧!

  珍威喇嘛瓜真切!(感谢根本上师)

  最后,祈愿上师长久住世,广转法轮,饶益无边无际的众生,永离轮回,成就佛果!

   子宁玛措
2013年10月14日完成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