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学佛的点滴体会

生命乃至整个世界是由有形与无形两部分组成,有形并非真实,无形也并非虚幻。由于我们受到自身的限制,往往我们只相信有形的存在。

 

   大约四年前,一位师兄很认真地对我说:皈依上师三宝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不会害你。师兄的真诚令我感动。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我和夫人一起跪拜在希阿荣博上师面前。上师很高兴,让我们静心接受皈依。我闭上眼,听到上师轻声地念诵经文,然后是一声清脆的弹指,我的内心感到一种轻微的颤动。希阿荣博上师说:从这一刻起,你们进入佛门,今后绝对不要杀生。

 

   1984年,我有幸去西藏出差。那时,西藏还是一片非常神秘的土地。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面对藏传佛教,被她特有的魅力所震撼。夏日傍晚,我们坐在拉萨河边。夕阳西下,布达拉宫的金顶倒映在水中,天光水色,一片辉煌。在八角街上,在拉萨街头,在乡间的公路旁,随时可以看到磕大头的朝圣者。他们破衣烂衫,神情却异常的庄严肃穆,两只手高高地举过头顶,接着整个身体俯伏在地面,手上的木板与地面摩擦时发出“刷”的一声响。在小昭寺内,灯火摇曳,大殿里坐满了身穿红色僧衣的喇嘛,虔诚的诵经声在烛光中回荡。这就是藏传佛教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

 

   离开希阿荣博上师的住处,我突然想起布达拉宫的金顶,想起磕大头的朝圣者,想起小时候去八大处的情景。那是文革期间,八大处已成荒山野岭,所有佛像都被拆除,唯独二处的佛牙塔完好无损,巍然耸立。空山古寺,林密人稀,晚风在夕阳的照耀下吹过,空中飘荡着佛牙塔悦耳的铃声。现在我才明白,人生很多事情在发生之前,都会有某种暗示。只是我们悟性迟钝,根本没有意识或者无法理解。

 

   虽然已经皈依,进入佛门,但我的意识深处还停留在传统的旧习中,仅将佛法看作一门深奥的学问。我仰慕佛教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敬佩古往今来的高僧大德,敬佩他们的慈悲与智慧。我希望借助佛法增长自己的修养和阅历,为自己的世俗生活带来好运。由于这种世俗的发心,所以缺少学佛的动力。师兄要我念十万金刚萨埵心咒,磕十万个大头,以这种方式消除以往的业障。我当时对师兄的要求难以理解,磕头念咒是学佛吗?直到一场突发的事变袭来,使我对学佛的理解有了一次质的跨跃。

 

   我所在单位发生重大人事变动,我在无意之中被卷入其中。有一天,两位警官将我带走。突然之间,我失去了自由。以前熟悉的一切离我而去,生命似乎突然终止。在那个陌生的地方,无依无靠,无助无奈,我看到了死亡的影子。正是在这样一种心境下,我想到师兄,想到希阿荣博上师,想到师兄给我留下的“功课”。 我决定默诵金刚萨埵心咒,真正地“临时抱佛脚”。我开始观想上师的音容笑貌,观想法王的画像,心中祈祷法王和上师:我是您的弟子,我是清白的,我要念十万遍金刚萨埵心咒,清除往昔的业障。想到这些,我的内心感到一种安慰,孤寂而绝望的心灵似乎找到了寄托。当时,我只会念这一句心咒。我用左手记小数,右手记整数,心中默记千位数。由于不熟练,语速很慢。

 

   当我开始专心念咒的时候,一天,我被带出监所,竟然见到了某位做律师的朋友。按照有关规定,我当时是不能见律师的。朋友的到来,给我的安慰难以言表,那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朋友。狱中有的是时间,而且没人打扰。当我快念到十万遍时,一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我左手食指上长了一个小瘊子,那是一种非常不容易消除的肉瘤。我小时候也长过,经过手术才去掉的。在我失去自由的前一天,这个小瘤子奇痒难耐,我用手抓挠,结果血流不止。这一天,我突然发现左手上的小瘊子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这件事令我百思不解。大概二十天后,我念完了十万遍金刚萨埵心咒。当时已经进入夏季,北京为防范“非典”再次发生,外面的衣物一律不准送入监所。而有一天,一位警官交给我一包衣物,说是我家人送来的。一位资深的狱友当即对我说:你没事了。我不相信。他语气肯定,你等着看吧。大概第二或第三天,我真的恢复了自由。

 

   经历了一个月的牢狱之灾,在这突然的变故之中,我明白了很多道理,对《金刚经》中所说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和体验。从那之后,我开始大量阅读佛教书籍,算是我学佛的真正起步。佛经上常说,人在死亡来临时什么也带不走,只有业随身。绝大多数人难以体验死亡,因此对那种临终的感觉缺乏认知。死亡意味着中断,而我恰恰经历了这种感受。你所熟悉的一切突然中断,名誉、地位、财富、亲友、贪欲、争斗,全部离你而去。有时我在想,我曾怀疑过地狱、轮回的存在;怀疑过前世来生,这次经历是不是对我的惩戒和提示呢?

 

   师兄对我说,你要感谢希阿荣博上师。你能够脱离苦境,都是上师的加持。我真心地感谢法王,感谢希阿荣博上师,感谢师兄,他们是我精神的寄托。这不是简单的说辞,而是我在绝望之中的一种真实体验。我的夫人也是如此,在我失去自由的期间,她也是通过祈祷希阿荣博上师和念诵金刚萨埵心咒而度过了一个个难眠的夜晚。但是,当时我对师兄所言还不能完全理解,因为也确实有朋友在帮助我。师兄说,那也是上师的加持,那种加持力是不可思议的。我相信师兄,因为他真诚无伪。但是我的智慧不够,对佛法的不可思议还无法认同。

 

   虽然我得到自由,但是事情并没有完结。我曾为此深深苦恼,内心深处总是难以平静。师兄说,你想自己想得太多了。你应该去一趟上师的家乡。在师兄的多次催促下,我抱着一种复杂的心情,登上了飞往成都的飞机。

 

   上师的家乡是一片净土,美丽而圣洁。在那里我参加了上师主持的法会,磕完了一千个大头,每天转山念咒,亲眼看到一些不可思议的瑞相。临走的前一天,我向上师告辞。上师问了一些我的近况,然后对我说:“弟子过来。”我靠近上师,感到上师的手掌放在我的头上。霎那间,我被一种力量震撼了,泪水夺眶而出。我离开上师的房间,独自坐在后面的山坡上,看着远处变幻莫测的云团,感觉有一种力量在心中生起,伴随着一种难以言表的畅快。

 

   回到北京后,我每天磕一百零八个大头,尽管数量不多,但我想只要能够坚持必定有收获。事实果然如此,这对我的意识和思维产生了微妙的影响。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师兄的话果然应验了。大约一年之后,我曾经深深为之苦恼的事情突然烟消云散。

 

   我之所以讲述这段经历和体验,并不是说学佛能为世俗生活带来什么好处。而是想告诉大家,希阿荣博上师加持的力量确实不可思议。佛法传递给我的感受难以表述。我感觉学佛如登山,一步一个意境,一步一份辛苦。古人说:“从善如登,从恶如崩,”真是一点不假。过去我们太注重有形的存在,相信眼见为实。其实,无论科学还是我们的生活经历多次证明,凡是我们眼睛看到的事物基本上都是假象。但以往的业障像一张网,束缚了我的感觉和思维,我像许多人一样,更多的时间是在追逐假象,而令身心充满疲惫。过去,我根本不能静静地坐在树下,倾听落叶的声音;更不能在风中月下,静静地观察自己的心念。是佛法给了我审视世界的新的视角,带给我对生命的新的理解和体验。我为自己能够从那张网中挣脱出来感到由衷的庆幸。

 

 

作者:菩提成利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