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伟大的上师——我永生永世的皈依处

  屈指算来,从皈依至今,已经过去了十一个年头!每每想起皈依和学佛的经历,想起皈依之后这么多年一直得到希阿荣博上师和佛菩萨的慈悲加持,内心就充满了万分的感恩!

  早年记忆

  我早年的生活充满了变迁和波折。我出生在南方一个小镇,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去世了,我是父亲含辛茹苦地抚养长大的。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生活的悲戚和伤感如影相随,这使得我从小就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虽然生活充满了忧伤,但是,我的学业成绩却是格外地令人骄傲;从初一开始到高中毕业,我几乎所有功课都总是在全校名列前茅!而且,那时的我不像大多数同龄人那样恐惧考试,而是非常喜欢考试,渴望考试——因为考试能带来我生活中特别缺失的快乐,能带给我成就感和骄傲感,会使我忘却生活中的其他的诸多不顺!在那些苦乐交替的成长的日子里,我是那样的渴望知识,渴望得到关怀,渴望有人帮助我破疑解惑,渴望了解这个迷茫而神秘的世界!多少次,我独自一个人彷徨在家乡弯曲的乡间小路上,任少年愁绪萦绕脑际;多少次,我面对广袤无垠的宁静的夜空,感慨多舛忧愁的命运!对于未来,我一方面充满疑惑和迷茫,另一方面又满怀希望和憧憬!除了学习以外,对神秘的事物好奇也丰富了我的童年和少年生活,带给了我无尽的遐想。还在读小学和初中时,我和我的一些要好的同学们就特别喜欢探讨人生和自然界种种奇妙之事;而且,南方的乡间小镇总是会充满着各种离奇的故事和传说。这些故事和传说又是附加着种种神秘的色彩,合并着童年生活的不安,在我早年的记忆中留下了最初关于人生和世界的印象。

  困惑与迷茫

  80年代初,我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北京一所著名的理工科大学。在这所著名的大学里,我接触各种知识和学说,思考人生和社会,感受苦乐和荣辱,体会着生命的无常和无奈!

  由于从小生活在南方小镇,突然一下来到北京这座大城市,而且大学的生活与中学完全不同,最初的一年真是格外的不适应。从生活习惯到与同学相处,从如何选择专业到如何规划自己的人生之路,处处充满了困惑和迷茫,挫折感伴随了我1年的时间;特别是因为调换专业的原因,使我陷入极度的焦虑和困惑,我患上了失眠症!刚开始是睡不好觉,后来是入睡困难,到最后是整夜整夜难以入眠,以致害怕夜晚,害怕睡觉!那时学校实行的是完全的免费医疗,我不知道吃了多少中药、西药,都没有效果!这种状况严重影响了我的学习和身体!后来,我北大的一个同乡同学叫我跟他学习“八卦掌”。“八卦掌”属于内家拳,讲究形意合一,心到眼到手脚到,非常强调屏神凝气,沉稳而舒缓,内含中国文化的至深哲理!由于这位同学在北大是学习历史的,在和他学些“八卦掌”的同时,我们也时常在一起讨论中国古代的文化和哲学。那时候,非常流行气功和特异功能,出了很多名噪一时的“气功大师”。也正是由于这样一些的机缘,我在学习之余,投入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了解中国古代的文化学说,包括气功,也开始关注宗教。比如:气功,我不仅仅花了大量的时间去了解和探究,还亲自学习和实践。我记得,那时有一对退休的老干部夫妇,非常热心地来学校传授“道教元气功”,学校里很多专家、学者都非常尊敬和相信他们(我们学校是一所著名的理工科大学,这里有许多全国著名的自然科学专业,拥有众多的科学技术专家,学校也极力倡导自然科学),许多人都跟他们学习“道家元气功”,我也认真地参加学习和实践。确实,我在练习“道家元气功”之后,真切地感到身体和精神都比原来好了,而且,睡眠的问题也从根本上解决了(“八卦掌”对我的睡眠有一个初步的解决),以致后来,我躺在床上就能睡着,而且一般是一觉到天亮!这使我这个学习自然科学的理科学生开始认真地对待“中国传统”的学说和理论!这期间,我还经历过另外一件事情。有一天,学校里来了一个从峨眉山下来的尼姑,据说功夫了得,在当时学校的一个最大的餐厅里给大家传功和治病;一时间,整个餐厅里站满了等待传功的老师和学生,负责的人请大家将手放在自己的“病灶”处,等着尼姑大师的传功和治病。等了很长时间,一个穿着出家人衣服的尼姑模样的人走进大餐厅,一边嘴里很神秘地念着什么,一边往每一个人的手指所指的“病灶”处轻轻地点一下,如此这番,就在大餐厅里给几百号人传功和治病,完了之后,负责组织的人高声告诉大家:刚才大师已经给大家治疗过了,只要大家回去后,想这被大师“点化”过的病灶处,病就会好的!在当时气功、特异功能甚嚣尘上的气氛里,虽然我对有些气功是认可的(比如两位退休老干部教我们的“道家元气功”,我就认为确实是有帮助的,而且,那两位老人非常朴实,没有虚夸,完全是实事求是,所以,我至今都感恩那两位老人!),但是,像这样“神秘莫测”的传功和治病,我还是起了很大的怀疑。事实上,包括我自己在内的许多人,也并没有从这样所谓的“传功和治病”里得到所需要的!这两个气功的实例,一方面使我这个学习自然科学的理科生对我们通常的“自然科学”的范畴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对传统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同时,也使我认识到,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存在“伪”的东西,因此在抉择上,既要勇于接受自己不熟悉和不了解的东西,又要学会识别“真伪”,学会“去伪存真”!

  当然,我最后对佛教的信仰,也不能完全归之于学习“八卦掌”和“气功”!生活的磨练,包括早年生活的艰辛和随后的生活经验也对我有很大的影响!具有决定意义的还是我的人生经历和心路历程,特别是我工作后的一些特殊的机缘!

  皈依佛门

  80年代末,我从这所著名大学硕士毕业,分配到一家大型的计算机研究所,从事计算机方面的研究开发工作。在这里,我开始了另外一段人生经历!应该说,虽然在精神上总是感到忧郁和伤感,总是充满着强烈的莫名的不安全感,但是,我的学业和工作倒总是比较顺利的!在进入这个研究所后也是如此!因为我是从名牌大学毕业来的硕士毕业生,而且,我也勤奋好学,同时在工作中总是充满上进和激情。很快我就获得了单位领导的器重,不到一年,我就获得了在一个当时的外接项目里担任技术负责人的机会,又一年以后,在所承担的项目圆满完成之后,我就获得研究所领导的任命,和另外一个同事合作组建一个全新的类似公司的机构,那年我28岁。工作上的成绩却不总是等同于精神愉悦和人生道路的顺利。在工作有声有色开展的时候,我心中的苦闷和不安却没有丝毫减轻。1993年底单位派我去日本学习3个月。考虑到在异国他乡要呆上那么久,临行前,我去书店买了很多书,准备在遥远的异国阅读。在准备了一些专业书和小说、一些闲书之外,我鬼使神差地买了几本有关佛教的书籍,其中一本关于观世音菩萨度化众生的故事,一本是释迦佛传记,还有一本记不清名字了。在日本横滨郊外寂寥而宁静的夜晚,我在专门安排留学生居住的单人宿舍里读着从国内带去的这些佛教启蒙书籍,内心开始产生从未有过的感动!观世音菩萨无所不在的慈悲济世情怀和壮举,释迦佛舍弃王位、力求正果、悲天悯人地传法救迷情的感天动地的故事,委实令我在异国的寒冷的冬夜里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灵的震撼!这种感动和震撼,现在想起来还是如此的强烈!从日本回来后,我开始越来越来关注佛教方面的事情,内心深处开始对佛教充满了崇敬之情!

  在这个研究所工作6年之后,我和几个好朋友决定创办我们自己的事业。经过10年的艰苦努力工作,公司在所在领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在10多年的公司业务中,经历了种种成功和失败,个中滋味,酸甜苦辣,五味俱全,不足一道!正是在这苦乐交替的创业活动中,我在1998年真正接触到了改变我一生的佛教,并皈依了集慈悲、智慧和方便善巧于一身的伟大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

  我有时想起来,虽然从小就有许多“伟大”的理想和志向,但是真正能够让我的人生感到欣慰和鼓舞的就是:我在有生之年值遇了佛教,尤其是能皈依并追随胜过慈父的伟大上师!

  1998年5月,我因为生意上的原因,我认识了一个朋友,本来,我们约好了谈论业务的,但是,在中途,他却转移话题,和我谈论起佛教,还认真地说我和佛有缘,并说:他的师父明哲法师(明哲法师是近代佛教大师圆瑛老和尚的关门弟子,当时是中国佛教协会的常务理事,青岛湛山寺主持)现在北京,问我愿不愿皈依。我心里虽然对佛教和出家人充满了崇信和敬仰之情,但是,考虑到我当时在做企业,心境、作为、修养都与圣洁的佛教存在很大的距离,而且对于佛教的戒律也心存畏惧,所以,我心中还是满存犹豫;但是,渴望拜见佛教高僧大德的念头还是促使我第二天如约来地到北京广济寺。在那里,我见到了慈眉善目、和颜悦色的明哲法师老和尚,并在法师那里愉快地、不知不觉地度过了一个上午,内心觉受到了久违的宁静!临走的时候,法师说我与佛很有缘分(我后来曾经问过法师,为什么说我与佛有缘,法师说因为我见佛欢喜!),并希望我次日来广济寺皈依。第二天是周日,对佛教充满崇敬而又疑惑的我,准时来到广济寺,皈依在明哲法师老和尚的坐下,从此做了一名佛弟子!

  在明哲法师老和尚的禅房里的法座的上方,供奉着一张精心装裱的藏传佛教上师的法相,我问法师法座上方供奉的是那位大德啊?法师告诉我法座上供奉的是法师本人的上师法王如意宝,并且,法师还告诉我:法王如意宝曾经发愿:只要与法王结缘的人,哪怕只要见到法王照片的人,都能如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法师还说,他本人为了求取密法,曾经在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聆听法王教法3个月。听到法师这样讲,我一面对老法师为了求密法,不顾70多岁的高龄,去藏地那么遥远而艰苦的地方而啧啧称奇;一面又想:要是我今生今世也能有这样的机缘接触密法,接触像法王如意宝这样的高僧大德和法王的教法,那该多好!于是又不禁多多恭敬地目视法王的照片,心中默想:多么伟大的法王啊!希望能尽早真正和您和您的教法接上法缘!

  也许是这样的一念生起的善缘,也许是屡世所做的一些微薄的善业成熟的缘故,很快,我的愿望就得到了实现!

  伟大的上师---我永生永世的皈依处

  1998年8月,五台山五顶文殊菩萨开光大典,明哲法师带领我们很多弟子去参加这个难得的盛典,在开光仪式结束后,法师带领众弟子前去朝拜五台!在朝拜东台的时候,因为明哲法师年轻时曾在此闭关修行,东台的主持对我们很客气,留我们在东台吃午饭;在用过斋饭之后,明哲法师在屋里休息,我们随行的弟子就在东台寺院的周围闲转、聊天,感受美丽而圣洁的五台风光。和我们一路同去的有一个师兄,法名叫净莲,我们在一起闲聊。突然,她对我说:看你对佛法这么有信心,一定要跟你介绍一位藏地的大活佛!我忙问:这位大活佛是谁呀?净莲师兄说:是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的大堪布、晋美彭措法王如意宝的心子希阿荣博大活佛!当我听到上师的名字时,我感到自己的内心微微颤抖了一下,一种莫名的感动在内心涌动,同时一种强大的信心在心中生起!我赶忙向净莲师兄说:我一定要认识这位大活佛,你可一定要向我介绍啊!我现在还能清晰记得那时五台山东台寺院周围的青青草地和寺院旁边潺潺的流水,天空是那样的湛蓝和清澈,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扉的清香,一切都是那样的宁静而美好!

  从五台山回来后,每次见面我总是问净莲师兄,什么时候能见到希阿荣博大活佛啊?10月下旬的一天,净莲师兄跟我说:晋美彭措法王和希阿荣博大活佛现在都在成都,她已经去见过了,并告诉我上师住在一个叫孙阿姨的居士家,然后告诉了我孙阿姨家的电话。等到周末,我一个人坐飞机直奔成都,飞机比较晚,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打电话到孙居士家,未曾谋面的孙阿姨非常友善地告诉我详细的地址,我现在依然记得是成都的将军街!在经过一番打听之后,我终于找到了孙居士家。进屋后,我见到很多人坐在在房间里的地上,一个法相庄严、年轻洒脱、充满智慧的藏地出家人坐在床上,正在和大家说笑着。我想这一定就是我朝思暮想的上师!我赶紧说明我是北京净莲师兄介绍来的,然后倒头就向上师顶礼!上师简单地问了我的一些问题后,就说:你今天皈依吗?我想也没想就说:皈依啊!上师即刻就向我传授了皈依,并依其他师兄的祈请,向我们在场的人传授了黄财神咒!然后,上师招呼我坐在上师的床边,非常亲切地和我交谈!当时,上师的汉语说得还不是很流利,但是,言谈之中透露出无微不至的关爱、慈悲,我则像一个久违父母的孩子般偎依在上师的身旁,一种游子归家的感觉笼罩和充满了我!那时,我虽然今生和上师只是初次见面,但是,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油然而生!在场的成都的师兄给我照了一张和上师的合影,因为我当时没有带相机,成都的师兄在洗完照片后,将上师和我的合影交给了上师。很多年后,上师问我有没有最初的合影,我说:没有,上师就从随身的本子里拿出那张合影,并送给了我,我现在将这张珍贵的合影放在我的功课本中,珍藏并不时拿出来观看,每每看到这张合影,一种永恒的感动、一种历世的感恩就会在我心中升起,并久久不能平息!

  当时,希阿荣博上师是送法王如意宝去国外在成都暂时歇息,并带噶姆(上师的侄女,圣女般纯洁的修行人)来成都做耳朵手术。我向上师提出想在第二天去拜见法王如意宝,希阿荣博上师同意并嘱托在场的成都的师兄带我去法王的住锡地成都“中央花园”,并且用电话告诉了当时在法王身边的慈诚罗珠堪布(当时也称古比堪布)!第二天一早,我就在成都师兄们的带引下,来到了“中央花园”。一到那里,我发现很多很多的人都在外面等着,我向门口的出家人说明希望拜见法王,出家人告诉我:法王正在做功课,让我和其他的人一样在外面等。心急的我,在等了一会后,就想起昨天希阿荣博上师让我找慈诚罗珠堪布帮忙的事情,于是,我就向门口出家人说,我找古比堪布,出家人看我很虔诚的样子,就让我进屋,并带我到据说是慈诚罗珠堪布住的房间,一会儿,刚才带我进来的那个出家人指着一个清瘦的出家人(慈诚罗珠堪布当年给我的印象确实是这样的)对我说:这就是慈诚罗珠堪布!我赶紧向慈诚罗珠堪布说明我是从北京专门来拜见法王的,是净莲师兄介绍我来的!我记得堪布对我说:哦,知道了,从北京专门来拜见法王的啊,好像还提到了希阿荣博上师的名字!然后,让我在房间等待,等法王做完功课就带我去见法王!后来,我才知道,希阿荣博上师也给堪布打过招呼,所以堪布才对我这么“特别”,让我在房间里等,而不是像大多数人那样在外面等!在房间里等待见法王的时间,我请堪布和我照一张合影,堪布爽快地答应了,于是,毫无规矩而又满脑子傲慢的我居然坐在堪布的床上和堪布肩并肩地照了一张合影!现在想起来,真是业障深重,追悔莫及啊!

  终于,法王老人家做完功课,开始接受大家的朝拜。堪布带着我们来到法王的房间,我像其他师兄一样向法王顶礼,然后,我向法王祈请能否和法王照一张合影,法王慈悲地同意了。于是,我有了一张我虔诚地跪在法王的床边,双手合十,而法王非常慈悲地低头看着我的无比珍贵的照片!4年以后的2002年春天,也是在成都,我再次祈请希阿荣博上师带我去拜见法王,那时的法王身体已经很不好了,在听到上师说我希望和他老人家照相时,法王通过翻译告诉我:这一年来身体很不好,没跟任何人照过相,但因为是希阿荣博上师替你特别祈请的缘故,所以才特别开许,同意和你照相!我记得当时负责照相的土登活佛紧张得浑身哆嗦,连镜头盖都没有取下,经法王幽默地提醒后,土登才意识到。虽然这样,因为太紧张以致手抖动的原因,土登给我照的这张和法王如意宝的合影还是显得模糊不清,不过,我还是依然感恩土登活佛的恩德,我才有了另一张珍贵难得和法王如意宝的合影!此情此景,仿佛昨天!这是多么美好的记忆的瞬间啊!以致后来,我每每向其他的师兄讲起这段弥足珍贵的往事时,都能获得师兄们的惊叹和羡慕,而我的内心就会重现当年的幸福情景,并充满了对伟大法王如意宝和伟大上师的深深的感恩!

  法王在接受众位信众的朝拜之后,堪布向大家说:大家到屋顶的露天平台去,法王今天的心情非常好,法王说今天的缘起很好,要赐予大家灌顶!在场的信众都感到非常幸运和难得,在灌顶的过程中,我看到几位从上海来的居士被法王慈悲和加持的力量感动得一直在哭!

  从中央花园出来后,我给希阿荣博上师打电话,希望中午给上师供斋,上师让丹增宁玛开车,我们一起去甘孜宾馆。吃完午饭后,和上师一起回到上师的住处,因为要赶回北京,我向上师告别。上师非常慈悲地抱住我的头,和我亲切地碰头加持,顿时,慈悲的加持的暖流融进我的心田,并瞬间贯彻周身!我现在还能感觉到当时上师无比慈悲的温暖的加持!从那时起,我的生命就完全笼罩在上师无所不在的慈悲、温暖而强大的加持中!

  在告别上师,去成都机场的路上,我在内心一边感念净莲师兄:正是她的引荐,我才得以值遇伟大的法王,慈悲的希阿荣博上师!(特别是后来,我的生命一直沐浴在上师的慈悲的加持和关照之中,我就不禁时常深深地感念净莲师兄的恩德,我在这里向净莲师兄深深鞠躬,并真诚祝福她!)一边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充满了温暖,充满了宁静和幸福!我知道,我的心灵找到了永恒的归宿,我的灵魂从此不再飘零,我的生命的意义要开始新的诠释!

  一点感悟

  我最近总是会想:我为什么最终会皈依了佛教?而且,特别是值遇了百千亿劫难以遭遇的密法并皈依了如真佛般慈悲、智慧的金刚上师? 对于今世之外的前世因缘,因为我智浅识短,无法得知;但是今世的因缘,我还是有一些感悟。我在前面说过,我从小失去母爱,强烈的不安和忧郁和我如影相随,即使我后来长大成人,并且在学业和工作上也取得了一些在世俗看来还算不错的成绩,但是,我的内心却始终是空悬着、没有着落的!现在我回想总结起来,其实从记事开始,我就多么渴望寻找到一种精神的寄托,生命的依靠和心灵的归宿!我早年生命的悲戚忧愁、大学时代的迷茫困惑,乃至成家立业之后的苦乐感受无不向我昭示着一种其实是世俗生命永恒的“不安”和“困惑”!昭示着生命本来的“无常”本性!昭示着如我这般的世俗人内在的苦苦乐乐、是是非非的变迁!我后来越来越发现所有世俗的东西,无论是物质的还是一般意义上文化和精神层面的东西,并不能真正解决我们内心的空悬和不安——因为这些东西实际上是多么的外在,以致它们完全不能触动我们内心其实是对于“生命无常”的深深的隐忧!也许是因为我接受了比较多现代教育的原因,我其实对于许多事情都有着“自信”的见解和看法,特别是崇尚理性思维和实证推理的逻辑,因此,在早期接触佛教时很容易不自觉地拿我过去积累的所谓“科学的知识和观点”来对照更加强调“心灵感悟”的佛教;后来,我越来越觉得:我们所谓的“科学”其实不过是人类近几百年来知识和经验的总结,特别是西方文明和经验的总结,而对于我们这个广大无边、纷繁复杂的世界以及比这个世界还要丰富复杂得多的“人心”,“科学”其实又是多么的年轻和幼稚啊!这也是为什么,不断有一种新的“科学学说”推翻另一种“科学学说”的原因吧!而且,我们现代的许多学科自身就存在那么多相互矛盾和冲突的地方,以致它们之间都很难调和一致!更重要的是:我们人类自身的那么多的问题也根本不是我们所谓“科学”能解决得了的。说到这里,使我想起一件几年前的旧事。我有一个好朋友,他的岳父是一名著名的研究天体物理的科学家,中科院院士。在2003年的年初被查出得了肺癌后,老科学家似乎完全忘记了“科学”关于世界和生命的启示,在随后的几个月中完全是在恐惧和无助中度过的。我的朋友后来告诉我,老科学家其实是被死亡的恐惧夺取了生命。在我们谈论佛教和佛教对死亡的见解,特别是藏传佛教对死亡的殊胜的引导时,我的朋友非常遗憾而难过地对我说,老科学家要是在临终前听到佛法那该多好啊!想到老科学家生命最后时光的恐惧和无助,我的内心充满了难言的悲伤,同时又是多么庆幸我(还有我的家人、许多的朋友、同事)在此生此世能值遇佛教,值遇密法,值遇慈悲伟大的上师!正是众多这样的“理性思考”和“实际体验”,使得我这个崇尚理性的“理工科学生”在五台山东台一个宁静而美好的下午第一次听到希阿荣博上师的名字的时候,在成都将军街第一次见到金刚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的时候,我知道我终于找到了我一直寻找的归宿!找到了我永生永世的皈依处!

  回想起皈依佛教、皈依上师的这么多年,我一直沐浴在佛法和上师无所不在的慈悲关怀和加持中,我的生命被赋予了崭新的意义!我是多么的感恩佛法,感恩伟大的法王,感恩慈悲的希阿荣博上师啊!佛法和法王、上师对我的开示、救赎和加持,才使我从根本上认识到我们对于命运的担忧,对生死的恐惧,对于无常的不安,原来来自于我们对于生命的无知,对于生活的无知,对于无常的无知!在于我们还没有建立起正确的见解和坚定的信仰!还没有真正找到心灵的依托和归宿!还没有将所认知的见解付之切实的孜孜不倦的修行!我深深意识到:我现时生命中不安的减少和那些少许的安乐全部来自佛法的加持,来自金刚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的加持!皈依佛法、皈依上师使我的生命得以彻底改变!这是我此生最值骄傲和荣耀的事情!

  祈祷上师身健体安康

  祈祷上师身寿恒绵长

  祈祷事业繁荣且兴旺

  不离师尊恒时赐加持

  生生世世不离师

  常时享用胜法乐

  圆满地道之功德

  愿速成就金刚持

  作者:雄秋扎西 

  藏历土牛年 一月初七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