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父亲

  散落天涯,是一个充满悲伤的词语。

  对于有些岁数的人来说,回身看看过去,更觉得很多别离是那么突然,那么绝望,甚至留下久久难愈的伤痛。

  我父亲的哥哥在他18岁之前就去台湾了,从此,在他们兄弟彼此的心底埋下了一个隐秘的乡愁,因为,在那个年代里,有亲人去了台湾,留下的家人是不能提的,他们兄弟五个,在后来的岁月,几乎像断线的珠子散落四方。

  岁月无常,虽然后来他们有过两次短暂的团聚,但漫长的告别,覆盖了短暂的喜悦,他们很少再提我已过世的三伯,他到死依然在海的那一边。

  昨天,我75岁的父亲终于决定回到儿时的老家,想还原他们这个大家庭最初的模样。他说:我想把家谱整理出来。

  我几次想劝父亲不要去,就算看到旧人,描画出儿时家人俱在的情景,回忆起当年的团圆,又能如何呢?但又张不开嘴,他是知识分子,教书育人一辈子,却独独不接受佛法,虽然也和我们一起放生,一起供灯,但总是不肯真正迈进门槛——皈依。我有时候看着他渐渐开始耳背,走路蹒跚,甚至开始丢三落四,心里很难过,一是最后如果他自己面对死亡,一定是恐惧万分;二是我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让他生起信心,我担心自己辜负了这一世的父女因缘。

  看看身边大多数的父母和子女的因缘,不管深深的眷恋,还是冷漠的相对,亦或寻仇似的憎恨,最后,总有那么一刻,我们要分离,开始下一场轮回,而不是解脱。这想想就令人沮丧万分,悲从心起。

  在藏地,常常看到全家一起走在朝圣的路上,父亲,儿子,兄弟姐妹,磕长头的人身后不远处,家里的其他成员拉着一辆小木车,上面有露宿的帐篷,路上的简单食物,装大茶的暖水壶。开法会的时候,更是全家老少一个不落全部都在,连抱在妈妈怀里的孩子都沐浴在法音里,仅仅目睹这些,就常常让我热泪盈眶,这才是真正的福报啊!

  我理解我的父亲,在返回故土的时候是在竭力地想把散落的珠子靠自己的回忆一点点找回来,人世间很多看似圆满的瞬间我们都不会轻易撒手,他那么认真地拼贴一个过去的大家庭,不知道又可以支撑他多久呢?

  想到明天父亲就要回来了,我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契机和他谈谈,就很焦虑。  

  坐在书桌前随意翻着手里的杂志,突然看到一个图片的介绍《佛说净饭王般涅槃经》,猛然想起两千五百年前的另一对父子,净饭王和悉达多,爱子如命的净饭王想尽办法依然没能阻止王子出家,他们之间的别离在彼此的心里是怎样的感受?在国王病危的时候已证悟成佛的悉达多王子回到父亲身边,父亲皈依了佛陀,并倾听了法要。

  忽然,我轻松了很多,因为我不是悉达多,我的父亲也不是净饭王,做为家人,在无法共享佛法的时候,恰恰是对我的考验,我必须全力以赴,让善的种子健康成长,让正法启迪我的智慧,所以,别人的问题,其实恰恰都是我自己的问题!

  明年夏天,我该带着父亲去藏地看看了。

  愿相爱的人们在无常里相爱!

  愿这一世的家人共同走向解脱!

 

希阿拉姆合十
2013年11月5日
成都  夜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